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Haley

With your hook & line i still blow it!

http://i.mtime.com/1714423/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自动保存2009-06-24 15:46]极品电影“暗花”细节解读与分析

Hailie 发布于:
 
看完 1998年杜琪峰制作,梁朝伟,刘青云制作的“暗花”对香港警匪片影业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香港早期三大黑帮警匪片导演: 杜琪峰;吴宇森;刘伟强
 
杜琪峰:擅长营造黑帮人物的人性阴黯面,以及人物角色间的心理战,情节,及节奏掌握能力及强。
吴宇森:注重枪火爆破的激战场面, 以及塑造黑帮人物内在的英雄气概和情义
刘伟强:擅长塑造人物间的情谊,摄影出身的他比起另两位更注重画面构图质量(当然这方面杜琪峰也不差,个人更喜欢杜琪峰电影出来的视觉效果,因为更尽管是表现派,但是总体的感觉更具胶片感,而刘伟强的作品更具数字化影像的感觉)
 
回到讨论“暗花”的主题,有几个说法可以形容该电影,分别是:剧情新颖紧凑,节奏控制得错落有致,图片影像极具象征意义,影片主题明确,演员演技出色。是一部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优质电影。
 
观看该部电影,让观众有很强的参与感,同时观众也明白在观看的过程中既主动探索结果,同时也是被导演牵着鼻子走,(当然牵引观众用的绝对不是生硬的方法)。看过该片的朋友一定也会深有同感。
 
故事的开场就用旁白介绍,目的在于告知观众,电影是主要注重讲故事,让观众打醒十二分精神一起进入即将展开的一小时二十分钟的侦探悬疑之中。 故事发生在澳门,是一个关于黑帮间利益仇杀的故事,内容包括澳门黑白实力被两派划分,分别是基哥和佐治,两者势力渐渐强大,继而产生铲除对方的念头。然而在两势力背后却有个大老板,洪先生。洪先生是一个老头,表面看似没有任何杀伤力(片中两名主角,梁朝伟和刘青云也围绕这种看法,认为洪老,最终死于宿命----电影中许多细节暗示两主角之间的相似,越到尾声暗示越明显,很值得亲身观看,亲自体验)洪先生表面虽没杀气,然而,手下的强大另他感到地位受到危险,于是计划“清场”。 基哥和佐治为求自保决定联盟“讲数”共同对付洪老,然而此时,一个奇怪又有趣的江湖传闻传出,大联盟的内部竟有私心,基哥要出500万悬赏(暗地花红—视为暗花),刺杀佐治,继而吸引大量江湖杀手卷入该事件中。电影开场的旁白就交待了,这个注定不是一个一般的故事,请观众拭目以待。
 
故事正式开始,我们听到一段老土的公路音乐,然后一个更老土的场景出现,一个男人夜间独自驾驶在无人的公路上,我们开始怀疑,是不是一个俗套的故事。
 
然而,导演让我们失落后,很快给我们一个暗示,-----故事即将要带给我们惊喜。梁朝伟一人在座驾中,场面非常漆黑,背景完全无法辨别,只有来自方向盘方向的一盏孤灯由下以上照着梁朝伟(剧中人物叫司警司)的脸,正路地分析定光由下以上可以营造人物阴险的气氛,加上人物造型目光呆滞,脸上带须,给人猜不透的恐怖感觉。
 
然后镜头去到路的前方,唯一光源来自车头灯,前方一片黑暗,给人感觉车正向无知的黑洞开去,牵引观者主动联想,夜间,一个神秘人,开车去一个神秘的地方是为什么呢?他是个什么人呢?一定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好事。
 
镜头改变方向,由左面拍人物,暗示情况有变,他在转弯,目的地即将到达。快到达,路变为一个废墟,荒无人烟(暗示人物要做一件不能见光的事)。
 
 
忽然一盏强光射到司警司的脸上(情景剧变,暗示有剧情即将发生),画面马上接上,光源原来来自另一辆废墟里停开的车辆。
 
 
各自车中的人物下车交谈,没有称呼直入主题,表明人物间的关系。镜头由司警司的背后影向基哥的正面。交谈的内容大致是,基哥说外面有谣言说他出暗花,但是他澄清是谣言,因为刺杀佐治对他没好处,司警司关注地问“会不会是佐治出暗花啊?”态度关切诚恳,表明对基哥的衷心,而基哥说话的时候手搭在司警司的肩膀上,表示他对对方的信任-----此时我们可能会还以司警司是个有义气的蛊惑仔。然而对话内容继续,原来基哥试穿一切是洪先生的计划,并要求司警司帮他解决麻烦,保证佐治的安全以及“看住”他的儿子,冲动的阿荣。
 
 
 
秘会完后,双方驾车扬长而去,暗示他们会回到他们另一个生活中的身份,为下文我们知道梁朝伟是一个警察作铺垫(司警司是个警察,但同时有黑社会背景—正如下文他自己讲他不是一个好警察,为什么要陷害他以达到目的,给钱他不就好了吗?)让观众去判断这个复杂的角色。
 
 
随后场景变换,司警司转到旁白,画面出现一些列基哥威风时的倒序,
 
以及几个洪先生的镜头,(黯淡,和光亮的对比,暗示洪先生仿佛生活在世外,不问江湖事)
旁白内容大致是,他跟了基哥那么多年,没见他怕过,但是这次他是真的怕了(从基哥刚对司警司说的话和他的脸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可以看出,他把儿子几乎托付给人,看出,他意识到自己有生命危险)。于是司警司的旁白开始了一个不屑的猜想,洪先生只是个多年没回过澳门的老头,能恶出个什么样,要是他怎的恶,我倒想见识一下。接着出现了洪先生上车的镜头(这个镜头很重要,因为他为对比片中两主角共同的宿命有标志性的意义,因为在片尾的时候刘青云扮演的光头佬角色也在此画面的旁白出念了同一番话)
 
 
 
场景剪去字幕“暗花”
 
 
随后是一个大特写,刘青云(戏里叫光头佬)镜头对着他的光头,以及颈部的暗花纹身,切合电影名字的主题,然后镜头再渐渐拉远,看见人物的衣着与人格格不入,行为举止也非常易于常人,
 
摄影机变换位置,从人物正侧面拍摄,因为他眼神谨慎而飘忽,心思细密,
 
手中那着弹球,看得出是一个有心计的“坏人”(弹球在片中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在随后的一场监房的戏中,两主角对决,光头佬暗示,他们都是别人手中的弹球,什么时候听他们都无法控制,---只是在尾声部分一个很讽刺的画面是,光头佬抓住了弹球而司警司则身处险境,只是片子最终回归,光头佬最后还是没法自己捉住宿命的弹球)
 
 
一个讲述光头佬啊东的一系列交待镜头开始了,他拿着一个运动包来到了一家旅馆,
 
随后他马上打了一个电话,对艇王说“你认不认得我不重要,你收了我的钱,今晚4点就要准时到”
 
 
 
随后一个包的特写,然后是一个中景,光头佬和包躺在一起,暗示包里的东西非常重要。 
(注意包经常出现在镜头和人物之间,相信是特意的安排)
 
 
场景变换,一个外景照着一个现在3点的刻钟,让人联想起今晚4点一定有大事要发生,强调时间,而且有一种,故事即将在未来的13小时内发生的意味。
 
大全景镜头,交待故事发生的地点,澳门,这个充满了黑帮的地方
 
镜头移至街上,人物对面,捕捉人物谨慎的眼神,以及他提包的方式。(注意前方路人老太,给主角的奇怪眼神---暗示,不只观众,甚至路人也能察觉角色的古怪,----为下文司警司在沙利文餐厅盯上他作铺垫)
 
同样的,沙利文餐厅里的人向他投入一个奇异的眼光
 
光头佬阿东进入一间怀旧的沙利文餐厅,但是更具宗教色彩,尤其是墙上的绘画,室内装修,以及角色推门而入时,透过拱门射入室内的光源。(暗示外面世界光明,,而里面却是黑暗的----为室内即将发生的打豆作铺垫----题外话:不知宗教装饰用在此处有否,神的世人都是丑恶的,以及世人在神的眼皮底下犯罪,及做尽丑陋事情的含义)
 
另一个有意思的场景,一缕光源从一个长方形的小窗内射入,让人联想到电影院的投影机(其实这里我觉得与下文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在电影的尾声将会出现一段两主角枪战的场面,那个场景的布景让人联想到电影的胶卷,正正和此处的放映机成照应)
 
主角入餐厅后又再打电话,暗示电话非常重要,而且为全剧增加神秘和悬疑的色彩,因为通过电话的方式,我们没法得知对方是什么人,只能通过猜测。
 
不过从后面的剧情我们可以得知,光头佬再次处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是荣少,就是基哥不长进的儿子,而另一个虽然此处没交待,但可以估计他是打给内应醉鸡(啊凤,邵美琪)
 
剧情片可以说是一种最为人造的艺术,因此电影的镜头包罗万象,可以很主观地表达作者意愿,从而引导观众,一下的一系列反应镜头就可以说明,短短的几分钟戏里,就可以包含无数个镜头,而这些镜头可以的剪接和顺序排列正正帮助了我们理解故事,掌握作者想要我们看到的重点。
 
下图是光头佬阿东正在喝罗宋汤,突然拱门打开射出强光,正好打在他脸上,此时他眼神向上看,处于被动和受威胁的状态,人物身上的强光和背景形成强烈对比,于是情况有变,有重要剧情即将发生(此处刘青云的眼神凌厉,仍然极具威胁性) 
 
同样的强光,镜头剪到沙利文餐厅中另外一桌人,其中一人望向门处,即光源出 (其实人物望的是镜头,但是这样的望光源处理手法可以凸显人物受敌,以及画面是从门外人物视线所得) 
 
同一时间的第三件事情,司警卫走入餐厅,并整理他的证件,暗示他是一个警察(情节的一个突变,因为前文交待他与黑社会有私交)
影片的开头对观众判断电影里的一个人物有很重要的意义,在这里,首先我们认为司警卫是个重义气的江湖人,但是他却是个警察,那么肯定他就不是一个好警察,而且下文我们得知他心狠手辣。尽管如此作者还是赋予了这个角色让人又爱又恨的一面(江湖人物永远都是让人又爱又恨的)
 
司警卫的跟班把门关上,截断光源,剩下室内黄绿的光线,显得神秘又诡异,很明显,这班警察的办案手段是不能见光的,配合司警卫坏警察的身份。
 
中景反应镜头,人物若无其事,故作镇定,但是右边人物明显坐直,以示情绪的不安。
 
再剪辑回光头佬,脸色变化不大,遇到如此事情仍面不改色,说明此人背景复杂,不是等闲之辈
 
司警卫的面部特写,留意前两张,室内除警察一班人以为,其他人都被强光处理过,暗示,犯人在明,警卫在暗的猫鼠游戏。以及再下一张光头佬的头部特写,构图位置与上一个司警卫的镜头位置完全相反,暗示了两者的敌对关系。
 
 
司警卫的一个重要特征,时常用一条大毛巾察汗,说明此人内心很紧张以及烦躁。
 
人物背景特写,脸部右侧,说明他有向后瞄的意图(因为想看清敌人)
 
此处司警卫永远处与上风,所以他的特写永远都是正面,被威胁着(如上图)则背对镜头。
 
人物惊慌回头,警卫站在暗处,再次表现,敌在明警在暗(其实这些都是极大的讽刺,因为警察代表行事光明磊落,但此处为配合人物,刚好相反)
 
人物中景,不需要经过对话,不需要说明人物是否犯罪,司警卫直接举枪。(此处表现他为人的狠毒与阴险)
 
对手被自己手下所制服,其后他拿起对方的枪,念对白,观众此时明白,司警司恐吓的目标是为暗花而来的杀手。(这一幕,他就在是这一个动作开了看似很不经意的一枪,暗示他对人命的不屑)
 
光头佬喝汤的手不由一抖,因为他也对司警卫如此狠吃了一惊
 
可是随后他又恢复镇定,定了定神
 
后继续喝汤(留意此处,从听到枪声后,他的反应都只有肢体反应,而没有面部表情反应,是一个杀手的特质)
 
一个用于比较的反应镜头,座上的另一个杀手则被吓得不行,他眼部突出瞄着对准他自己的枪口
 
然而司警卫则很享受折磨对方的内心,他喜欢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猎物的感觉,此处的构图是两条对称的平行斜线,分别是三个人物成一斜线,天花上的两盏绿灯形成另一条平行斜线
 
杀手抬头,斜眼看枪,不用说都知道暗示了什么
 
这又是电影为交待情节所用的古典剪辑方法,先拍人物,然后拍目标物件
 
再拍众人现场的反应
 
一个镜头捕捉他的快速回身,背景失焦,以表示此动作之快
 
手触枪
 
被司警卫发现,他有些惊慌失措,因为他的自信差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重新制服对方后,使用了一个仰角镜头拍摄警卫,从下而上使人物更具威胁感,此时的司警卫已经失去理智,因为对方刚才的投机行为已经羞辱到了他日日紧绷的神经(司警卫神经过敏,胜过在压力之中,从他日常擦汗的习惯和一场他洗脸,以及日后他交待他7年来天天穿避弹衣的经过得知)因此可以解释他接下来的一系列变态的殴打犯人的行为。
 
 
光头佬在画面情景继续喝汤,司警卫等人失焦成为背景。凸显光头佬的异常冷静,再次印证此人不简单。
 
画面回到平行的角度,画面比重严重偏左来凸显居右的司警卫(他用番茄酱猛打对方的手,而且是不公平的暴力,因为他被另两警员钳制住,而红色的番茄酱更代表血肉模糊式的顶级暴力)构图再此凸显司警卫利用职权为求目标,为人全无半点良知及怜悯之心的特点。
 
打完左手打右手,打到对方双手残废为止
 
一个电话的特写,电话第三次在电影中出现,暗示电话的内容和电话里的人对剧情发展有极重要影响。
 
阿东回头望,看到他们专注地折磨疑犯,决定去接电话
 
 
一下两幅图,构图明显背景人物失焦,而前景人物则清晰,目的在于把前景和背景人物分开,以强调阿东的不正常的沉着。也暗示本场戏的结尾,阿东会被司警卫盯上。
 
 
镜头回到殴打的场面,此时构图剩下三个警员,司警卫面对镜头方向,其他人则背对,而被虐待者则在镜头下根本无法辨别,构图的作用在于,司警卫站中间站领导和主导的地位,背对的人则是帮凶而已,而被打者被推出景框外,更是为了凸显司警卫变态的权威,以及他视生命为一钱不值的态度。
 
回到之前用过的角度,暗示他已经打了很久。
 
打完后司警卫靠近疑犯,恐吓挑衅他,“如果你还能开枪,回来找我”(极其阴险,恐怖)
 
再回到阿东若无其事喝汤的镜头,暗示了他全程都若无其事
 
强光出现,前景被司警卫的背影占据,而阿东处于一个被威胁的位置。光也代表了另一个含义,这场戏的开头是光源,现在再出现光源可以代表这场戏即将结束,矛盾也将展示被放下,更多的剧情将在后面
 
司警卫对一个陌生人居高临下挑衅说“不是很喜欢你的样子,尽快离开澳门"
 
警察离开,走向室外的光源,表明这场戏已经结束
 
留下阿东继续喝汤,此事他不再用勺子,大腕地喝(不是喝西汤的方法,因为冲突完了,快喝完就走了)
蓝色的滤镜也是一个突出点,暗示特别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以上的内容都是电影前12分钟的开场具体细节分析,目的是为了解释一下即将发生的具体精彩剧情而用。(理解一些拍摄手法对理解电影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像这一部剧情复杂,逻辑结构缜密的好片)
 
剧情线索分析:
以上截图描述的是,离开沙利文餐厅后司警卫继续追踪外界为暗花而来的“盲毛”杀手,突然途中被一个叫祥叔的人招来(此人是帮派中的一位元老),祥叔捉到一“反骨仔”并且认定就是此人放风陷害基哥,说基哥出暗花,反骨仔坚持,没有爆出谁是幕后指使(。(祥叔和二五仔两个人物都有引导观众的作用)
 
 
 
随后司警卫又上演了一场毒打,这次的招数更加狠毒,他命令手下挑光反骨仔的指甲,等他供出主谋后,将其杀害,残忍之心由此可见。
 
 
毒打完后,司警卫同祥叔进行对话,从对话得知,两人同时站在基哥一边,不想江湖上有事发生,他们说佐治今晚12点会从关口回到澳门,希望同心协力保护佐治,过了今晚,所有事都会雨过天晴。
 
看到这里,观众难免会被司警卫的情绪牵动,以为已经到了全戏的最高潮,因为我们都不由地从司警卫的角度去相信,事情就是要保护佐治,而电影的目的可能就是阻止佐治被杀,因此电影一开场的一段段毒打,以及明快的背景音乐节奏,都很容易被误解成已经到了电影的高潮,可是接着下来可是有更多的高潮在等待。
 
从祥叔处离开后,司警卫本计划继续追踪“盲毛”---此时的他不停察汗,他以为最艰巨的任务很快就会完成,他身上那根弦绷得紧紧的,还以为很快可以放松。
 
谁知道,初期意外的事开始不断地发生,途中,他又被突发事情扰乱了形成,他接到电话后,迅速地驾车往自己家赶。
 
此时他精神紧张,唯一想的就是尽快把事情了结,不断发生的意外让他烦躁不已。
 
狭小的空间更加象征了他此刻的心情。太阳墨镜为了掩饰他心中的压抑和不安。
 
回到家后,他先是下了一大跳,随即开始心中愤怒。
木无表情的脸背后,除了愤怒,他开始觉得事情不对了,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家中出现了一具无头尸体,身份无法辨别,是被别处杀害,然后移动到司警卫家的,而且警员是受到匿名电话而来,很明显此举是特意冲着司警卫而来。(更奇怪的是,做这件事的人没有说明目的,只能让司警卫和观众猜想,成为本片的一条重要剧情发展线索)
 
尸体的手中有一个107的号码,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然而在以后的剧情中却又指引性的意义。
 
此处的构图,又下而上的仰望镜头,使得司警卫更加恐怖,此时他收到打击,开始意识到,他有可能被陷害,到底是谁要陷害他,准备怎样陷害他,他开始疑惑。决心要杰斯地理地查清楚来龙去脉。
 
电影神秘的侦探剧情正式开始。
 
 
 
暗花 The Longest Nite(1998)

8 .1

暗花(1998)

影评(369)

收藏(1485)

回复 (47) | 收藏 (26) | 10373 次阅读 |
标签:

Hailie1714423 (悉尼)

女 31岁 双子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