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Hit by a feeling

梦里不知身是客

http://i.mtime.com/17687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似水流年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闪光的流言(之一):“百花里”的大公子

feeling 发布于:

 

文字·意淫

 

善言之,朱利安·贝尔是个情种;恶言之,他是个情场浪子,说不清在他短暂一生中曾有过多少个情人。他喜欢给自己的情人按字母顺序“编号”,当1935年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时,他遇到了自己的K——中国女作家凌叔华。

 

193510月,已经出版了两本诗集的朱利安受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陈源(即陈西滢)的邀请,来武大任英国文学教授。朱利安是怀揣着“中国将发生影响世界的大事”的期许来到中国的,他甚至准备好了遗书和氰化钾。然而武汉大学提供的优越生活和闲适氛围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他那无处倾泻的革命热情转而投入到了浪漫关系中——他爱上了院长夫人、年长他8岁的凌叔华。

 

凌叔华既善写作也通绘画,她的“新月派”作风更是与布鲁姆斯伯里颇为贴近,两人的投契水到渠成。这对情侣无视国籍、身份、年纪的羁绊,陷入疯狂热恋。虽是爱上有夫之妇,朱利安却从未将其视作需要遮遮掩掩的丑闻。他对朋友说,自己“同一个有生以来遇见的最好的女人”陷入了微妙的境况;他给母亲去信,声言“她是我所见过的最迷人的尤物,也是我所知道的唯一可能成为您儿媳的女人”;他写信给伍尔夫,称“爱恋……已经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这迫使我不得不辞职”。

 

这场沸沸扬扬的恋爱终于传到了陈西滢的耳朵里,最终以朱利安的主动请辞作结。19373月,他回到了英国。这段情事也在很多人默契的缄口不谈中渐渐隐没。


凌叔华

 

 

恋爱风波中的三位当事人

 

1991年,一位美国学者帕特丽卡·劳伦斯借由索斯比拍卖行拍卖的一些信件发现了二人之间的私情。她坦言自己就如同拜雅特小说《隐之书》中的主人公,通过这些书信“走进重重迷雾包裹下的某种关系”,揭开了一段中西文学交往中尘封已久、罕有人知的情事。她后来更由此为基础,写成了研究著作《丽莉·布瑞斯珂的中国眼睛》,勾勒出英国布鲁姆斯伯里与中国新月派的文化往来交错。

 

其实二人的相恋不仅是情感碰撞,也同样是文化邂逅。朱利安不仅将伍尔夫的作品介绍给凌叔华,更鼓励她用英文写作,并帮她翻译修改文字。朱利安去世后,凌叔华开始和范奈莎、伍尔夫保持通信。1953年,在布鲁姆斯伯里友人的支持下,凌叔华的英文自传体小说《古韵》由伍尔夫夫妇创办的荷加斯出版社出版。第二年,凌叔华还在伦敦举办了个人画展,朱利安的初恋、时为艺术史学家的安东尼·布兰特也有去观展。

 

这段跨国情缘不仅适用于研究,更先天具有博人眼球的本色。1999年,旅英女作家虹影以此故事为蓝本出版了小说《K》。这是一本近乎“真人同人”的小说,地点、人物、背景的几近原封不动都在明目张胆地招徕读者进行对号入座。书中颇多的风月情色描写更成了瞩目焦点,将女主人公K写成道家房中术传人之类的意淫终于引来了官司。两位已入英籍的女人把官司打到了大陆——陈源和凌淑华之女陈小滢把作者虹影告上了法庭,最终法庭裁决此书有损死者名誉。再出版的《K》更名为《英国情人》,故事发生地由武汉变成了青岛,林变成了闵,程变成了郑,只有朱利安·贝尔依旧是朱利安·贝尔。他的名誉没人在乎。不过我猜想,如果他泉下有知,恐怕也确是不会在乎的。

 

去年逛书市时,在某处甩卖书架上看到了《英国情人》。不过五元钱,翻了翻里面还配有不少原型照片和画作,于是买下。小说于我而言堪称失败之作,借他人躯壳抒发一己之意淫,令我深深怀疑书中的女主人公不过就是作者的自我代入。最糟糕的是,作为一本爱情小说,它却毫无动心之处。

 

小说《英国情人》,朱利安·贝尔与自恋的女作家被尴尬地并置于同一封面

 

 

剑桥风云 Cambridge Spies(2003)

8 .3 / 8 .0

剑桥风云(2003)

影评(23)

收藏(113)

回复 (11) | 收藏 (12) | 10110 次阅读 |

feeling (北京)

女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