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Hit by a feeling

梦里不知身是客

http://i.mtime.com/176879/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似水流年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上海话

feeling 发布于:

 

 

 

这两日读北岛的《城门开》,看见这么一句:“在上海期间,母亲与二姨来往最多,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乘三轮车出门,我坐在她们中间,领教了上海话的语速和密度。”顿感“语速”与“密度”深得精髓,不禁会心一笑。

 

虽然与北岛年纪悬殊,但我们幼年的成长经历倒颇有几分相似:父母都是一口上海话的上海人,当年听从国家调派,奔赴首都工作,于是我们这样的下一代就成了北京生北京长的新北京人。这样父母外迁来的孩子往往是在单位大院里长大,区别是北岛所生活的大院靠近市中心,周围遍布老北京的胡同,对胡同文化自然耳濡目染;而我生活的大院当年可谓偏远(如今却属于寸土寸金的三环地带),周围没有胡同,只有分属不同单位的大院。

 

大学后、工作后,常有同学、同事在知道我是北京人后表示诧异——因为听我说话没有北京味儿。大院里的孩子,父母来自天南海北,但是口音的区别在我们这一代得以弥合:我们都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我父母在家也讲普通话,但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上海话也常会说。我们兄妹三个虽然讲不来连贯的上海话,但是听懂都毫无问题。

 

由于是家族中唯一落户北京的,我们家自然就成了所有上海亲戚来京时的落脚点。那年月大家都不富裕,来北京玩不会住旅馆都住到我们家里,父母肯定是好吃好喝好招待。于是,那时候我挺烦过暑假,暑假就意味着一堆一堆的上海亲戚,意味着我得被挤去睡沙发,意味着还得陪着和我年纪相仿的小亲戚出去玩。这对于一贯害羞认生的我来说,简直是受罪。

 

所有上海亲戚给我留下的共同印象就是能说会道。声高,语快,轻脆,上海话高频率地在亲戚们的双唇间释放,连带着我父母的口齿也加速起来。他们的快言快语越发衬得我木讷寡言,自卑时就不免幻想,如果我生在上海,是不是也会这般伶牙俐齿。如今回想,这样的对话不啻是一种高强度的沪语听力训练。

 

我们家父母孩子通用的上海话集中于各种食物菜肴上。前些日子看《舌尖上的中国》,看到了无比亲切的腌笃鲜,用普通话来念感觉颇怪异,在我们家的餐桌上它永远是标准的上海发音“yi du xi”。我们全家都喜欢吃螃蟹。即便我幼年时代全家省吃俭用,但每到金秋时节,父亲是一定会让我们都吃上好几顿大闸蟹的。我至今称呼大闸蟹也还是喜欢说“dou ze ha”,似乎只有用上海话发音才能淋漓尽致地体现它的无上美味。

 

父母习惯说上海话的另一场合是训人的时候。说你傻就是“戆大(gang du)”;妈嫌爸固执就说“蜡烛”;对孩子常用“侬等着吃生活是吧”,意思就是“你找揍呢吧”;最严重的威胁就是“两耳光袭过来”(lia nv guang xi gu lai),我后来给我小侄子翻译这句话时就逗他:“意思就是说两个耳光西瓜就来啦”。

 

如今上海亲戚很少来了,来了也至多到家里坐一坐、吃顿饭,再也不会住。我妈的上海话可派上用场的时候已经非常少,都消磨在和我上海小阿姨打电话的时候。时常挂掉电话后,她开口依旧一口上海话,仿佛沉浸其中,遗忘了语言模式的切换。

 

前些年,表姐带儿子一起来北京。八九岁的小男孩把上海话讲得生龙活虎,我听起来竟颇为吃力。而后猛然意识到,父母的上海话早就停留在了几十年前,脱离了上海的现今生活,成为时光的遗迹,再也不会前进了。

回复 (13) | 收藏 (1) | 5332 次阅读 |

feeling (北京)

女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