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方聿南

独观影不如与众谈影

http://i.mtime.com/188665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叶问最后一战,是功夫电影的新希望

方聿南 发布于:

(文/黄小易)


2008年12月,《叶问》上映。


2019年12月,《叶问4:完结篇》来了。



无论是出于对演员、对叶问,还是对港片、对功夫片的情感,这个完结篇,都不得不看。

 

它不负所望,漂亮地画了一个句点,让人感到很满足。

 

更准确地说,不仅仅是观感上的满足,不仅仅是爽燃,它以由小入大的视角,触动了更宏大的情感,也激发出了它在本体之外的复杂意味。

 

头两部的动作戏,是洪金宝弄的,第三部和这部,动作导演是袁和平。



各有所长,各有看点。

 

《叶问4:完结篇》里,打小混混,是小料。叶问的咏春,与万宗华(吴樾)的太极切磋,与哥连(高战)、巴顿(斯科特·阿金斯)两位美国海军陆战队人员的对打,才是逐步升级的大料。

 

动作戏如何,永远是检验功夫动作片的一个标准。以前的一些港片,动作戏甚至是催生、催动整片的主体。这个系列,一直不是纯然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型动作片,它的文戏与打戏,比较均衡。《叶问4:完结篇》打戏不含糊,捍卫了港式功夫片的尊严,既有套招的美感,也有实战的真实感。



叶问被外部事件推动着,遭遇一场接一场对决,行至最后一场,甄子丹与斯科特·阿金斯,是这个叶问系列的最后一战,也是巅峰一战。

 

系列电影必须竭力抵抗新鲜感的递减,在这点上,动作片更为拼命一些。完结,为《叶问4》带来了天然的稀缺性,至此,甄子丹和他的叶问,正式落幕。

 

当他口中咳血,身体濒临崩溃,我们可以依稀看到一种永不褪色的老港片精神,在眼花缭乱、拳拳到肉的动作尽头,升腾起无法抑制的热血。

 

叶问不是暴力狂,他不是那种骨子里被危险所吸引的病人式角色,他是不得已出手,遇到不公义的事,看不下去,也不躲避。

 

他性格温和,迈入家中的画面,有种生活流电影的平静美感。

 

他思想包容,不把其他门派视为敌人,也不排斥与洋人切磋交流。

 

他像一个宗师,他也确实是一代宗师。



导演叶伟信说他是把这片当文艺片来拍——我是这么理解的,对于一个香港导演,“文艺”不意味着闷,是指剧情上的细致,以前的功夫片故事经常过于简陋,这片明显不是。

 

叶问怎么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打上的?

 

李小龙邀请他去美国,他一开始婉拒了。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儿子又处于叛逆期,他想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后来还是去了。去了后,需要拿到推荐信,进而与万宗华打上了交道,之后卷入与美军的冲突。

 

整片就是叶问的一次美国行,叫《唐人街往事》,也是可以的。

 

叙事的起点很小,是个人,是私事,循序渐进,升阶到武术之争、民族歧视等大问题。



为打而打,为大而大,直接奔向大,反而可能得不偿失。从小处开始,进入大的漩涡,“大”像是意外之果,这样的叙事更为牢靠,更为奏效。

 

在后面,叶问的行事动机与表现,也不是急眼的莽汉,他依然从容不迫,事出有因,践行个人原则。

 

他不忘初心的侠义精神,与打破民族偏见的宏大命题,准确地合到了一个拍子上。



精细的叙事策略,与精巧的武打设计,是《叶问4:完结篇》的一体两面。


叶问是武人典范,这片也尽力做到了得体。

 

孩子与父辈的矛盾,师徒情谊的交集,华人内部的冲突,六〇年代的种族问题,当时在美华人的处境,叙事引出的各个支线,有头有尾。

 

主线在递进中保持简单,服务于动作片避免复杂的类型要求,支线则润出了丰富的质感,让或小或大的情绪,激发后有落地的着陆点,有可供咂摸的细节支撑。

 

李小龙是行动派,主动促进交流,没有种族之分,广收门徒,不像万宗华他们但求安全,固守一隅。叶问虽长居香港,却也包容,格局一点儿也不狭隘,宗师就是宗师。



吴建豪饰演的赫文一角,在美军中努力推广中国武术,现实里,后来美军的训练课程,也吸纳了中国武术。



戏外,许多年以后,港式功夫动作片,引一时世界潮流。袁和平、元奎、洪金宝等动作指导,丰富了好莱坞乃至世界电影的动作语法。

 

我想,平和的叶师傅,如果能亲眼看到咏春和中国功夫的璀璨贡献,也会骄傲的吧。

 

《叶问4:完结篇》最令人烦扰的一个地方,就是在此之后,我们还会看到好的系列功夫片吗?

 

甄子丹说这是他的最后一部功夫片。我相信,他还会拍动作片,但可能不会再拍功夫片了。

 

这挺让人伤感,关于港片,关于功夫片,关于远逝的武林。

 

如此情绪,与《叶问4:完结篇》无关。

 

它尽了功夫片的本分,延续了港式功夫片的生命,甄子丹、袁和平、叶伟信发挥了各自的长处,让我们看到了功夫片再次闪烁的光芒。



或许,我们可以乐观一些,一代人尽一代人的使命,一个类型片自有它的历史命运。

 

万宗华不接受女儿喜欢啦啦舞,叶问不打算让儿子习武,但他们也改变了观念,各安天命。这不是迷信,这是更尊重个体,更体贴现实。

 

功夫片将何去何从,也没有必要过于悲观地相望。

 

总有人热爱功夫,总有人再造高光。

 

看到收尾处的回忆混剪,想起一路看下来的时光,很难不动容。



事实上,《叶问》这个系列诞生的时间,已是港片式微的年代了,它就是在落没之时崛起的。

 

所以,不妨像叶师傅一样,豁达一些。

 

《叶问4:完结篇》不是功夫片的挽歌,它是这个时代依然可以输出靠谱功夫片的明证。

 

叶问4:完结篇 Ip Man 4(2019)

7 .0

叶问4:完结篇(2019)

影评(118)

收藏(390)

回复 (0) | 收藏 (0) | 85 次阅读 |

方聿南 (杭州)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