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Luc 不看电影, 还留在法国干吗

电影就是每秒24次的谎言,我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http://i.mtime.com/19702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在珠峰面前,生命一文不值

Luc_Fr 发布于:

 

挑战自我的极限,这才是登山的意义所在,毕竟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的渺小,他们所能做的,只是最大限度的不犯错误,保住随时流失的生命。当世界最高峰发脾气时,没有英雄,只有幸存者。

 

《绝命海拔》根据1996年珠穆朗玛峰大事故的真实历史改编,正如片尾的照片所示,影片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曾经历那场灾难,有的人奇迹般活了下来,有的人永远留在了山峰上。在那场2014年之前的最严重的珠峰登山灾难中,因为自然气候的突变和一系列的人为失误,南北坡共造成了包括两个领队在内的8个人没有回来,同时也见证了一个“死而复生”的生命奇迹。这场事故的来龙去脉因随队记者乔恩·克拉考尔的著作《Into Thin Air》而举世皆知,也因为他对另一个领队布克里夫的指责,陷入了前期组织和后期救援不力的指责之中。参加救援者甚至著书来反驳,布克里夫却又在其他事故中遇难,真相也就此埋没了。导演巴塔萨·科马库显然不愿陷入双方各自的立场之中,所以尽量采用了纪实的心态来重述事件,中立客观的记录了当事人的对话和行动过程。除了领队罗布和幸存的贝克,其他登山者虽都有描写,仅限于自我介绍的了解程度,导演没有过多深入内心剖析,团队配合也仅限于行动本身,而这,也正是临时组建的商业登山队的普遍情况。对于缺乏登山知识的观众而言,登顶前那些细碎、重复,漫长的工作描述,难免有流水账的平淡和冗长;登顶后的遇险固然揪心,但一味使用困在珠峰与家人期盼的平行剪辑,手法上也有些中规中矩的老套。

 

但需要明确的是,贝克一家的劫后余生,罗布一家的临终遗言,都是当时发生的真实,导演并没有像《逃离德黑兰》那样去篡改历史,加入“战友式的鼓舞和互救”,渲染“英雄主义的牺牲”,那些在风雪中早已冻僵,分不清神情和角色的面孔,又如何让几位大明星去发挥演技呢?平行而论,作为一个技术流的导演,科马库并不善于在群戏中分配情感重心,大部分角色塑造一笔带过,就连费舍这样颇具个性的“登山明星”,吉伦哈尔的出彩也仅限于出场时的“晒肚皮”。可就是这样在人物刻画上做减法,才有助于聚焦事故本身的过程,用实拍+CG的搭配,事无巨细的重现这个商业登山队所犯下的错误,以及不幸中的万幸。

 

即便是在珠峰大本营的实拍,对于非专业登山的剧组人员也是个巨大的考验,海拔六千米以上连保险公司都不负责了,导演的坚持,主演的勇气,值得敬佩。拍摄这部影片在技术上的难度,可从电影中的关键场景找到答案:因为贝克妻子通过美国大使馆向尼泊尔政府强烈要求,最后派出了军方直升机去营地接回贝克。而贝克自己爬回的第四营地根本不可能有直升机上去,生命力顽强的他在别人的帮助下返回了第二营地,即便如此,也从未有直升机飞到如此高度。这需要飞行员具有高超的技术,丰富的经验,以及人道主义和牺牲的勇气。影片中卸掉所有人员和负重的直升机,艰难的在营地前的空地上降落,全凭老飞行员的沉着冷静,稳住飞机接上贝克,几乎是贴着山体飞行,稍有不慎机毁人亡,这才完成了影片中唯一一个好莱坞式的温情结局。

 

由此可见,第二营地之上的景致,完全不可能航拍,也很难找到机位拍出全景,只有靠摄影棚内搭景,类似的低海拔雪山借景,以及CG建模来完成。摄像机绕着珠穆朗玛峰顶盘旋的一幕,即便是靠特效模拟的,视觉上也具有开放性,俯视着罗布带着登山队艰难的爬向最高点,这无疑点燃了所有登山者的激情,人物的近景和特写则可以靠肩扛摄影机捕捉。毕竟现在有大量的测绘数据,实拍照片作为素材,特效人员足以近乎完美的构建出整个珠峰八千米以上的数模,渲染出来的效果如此逼真,能够获得任何角度的取景,甚至比真正的航拍还要震撼。当然,这种数码特效也是双刃剑,一味依靠CG构建的镜头,即便再险峻也是纸上谈兵,绿幕前的表演即便再逼真,也不符合登山者的探险精神,更无法传达出身临其境的真实体验。

 

“上山容易下山难”,整个登山的过程遭遇了一系列的险境,导演科马库采用了多种镜头的组合,来展现外部环境的难测,而登山队员自身的错误判断,也加重了危险系数。美国人贝克和“邮差”道格的身体条件不佳,精神状态也并不合适,不仅让自己遭遇险情,还一度拖累了他人。在登山队踩过冰爆的小高潮时,导演不仅使用了俯拍和环绕镜头,还给了一个从沟底向上的仰拍,这种其实降低了危险感的视角,衬托的是贝克内心的“恐惧”(如他妻子所言)。讽刺的是,正是这种藏在心底的害怕,对身体机能的心知肚明,让身为病理学家的贝克没有继续逞强,保存了最后死里逃生的体力;反而是不愿再次放弃的邮差,不仅耗尽了体力,还连累领队错过了下山的最佳时机。《绝命海报》对于5月10日发生的情况都一一点到:四只队伍的拥挤,呼叫系统的不畅,夏尔巴人的稀缺,希拉里台阶的缆绳,下午四点才的返程耽误,费舍去而复返浪费的体力,氧气瓶状态的错判...这一系列错误都让队员们离死神更近了一步。由于问题太多了,导演没来得及逐一解释背景,在更猛烈的暴风雪前甚至有意回避了责任和理性,这多少是个遗憾,只有对事件背景有所了解,才能读出其中的反思和总结,否则就只剩下感伤了。

 

事实是在1996年灾难后,尼泊尔政府和国际登山组织加强了安全保护,提高了夏尔巴人的配备数量,在危险路段增设了梯子。譬如影片中的重头戏,8839米的希拉里台阶就是个真正的“死亡关口”,这个险峻且不宽敞的通道,的确可以在低海拔或棚内完成拍摄,但危险感和紧迫感并未削弱,且多了份悲壮。尤其是当道格因体力透支而放弃时,爬过台阶的罗布只是默然的回望了一眼,没有情绪的宣泄,哪怕最常见的俯视深渊的“跌落镜头”,导演都没给一个,只剩下被风雪盖住的幸存者背影。这才是真实的登山运动,领队和夏尔巴人并不是游泳池的救生员,关键时刻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和潜能来拯救。《绝命海报》其实还回避了许多残酷的现实,例如那个途中被背下山的夏尔巴人,第二天就衰竭死了;救援队发现贝克、恭子等人时,他们都还有意识,却被认为无法救活而留在了原地;即便是贝克自己爬回了营地,也没有人认为他能撑到下山,他几乎是靠惊人的求生本能和对家人的思念意志,创造了奇迹(也失去了双手和鼻子)。导演借贝克的眼神,重新审视了这个劫后余生的世界,从白茫茫一片的珠峰,到绿意盎然的河谷,纯净、壮丽,充满了危险,也留下残酷的希望。

绝命海拔 Everest(2015)

7 .0

绝命海拔(2015)

影评(90)

收藏(1242)

回复 (1) | 收藏 (1) | 405 次阅读 |

Luc_Fr (巴黎)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