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狐狸的电影巢穴

蠢回帖,不回复

http://i.mtime.com/213764/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影评是什么?

悉尼卡通 发布于: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其实心里非常没底——从最开始作论文,就接受这样的教诲:不写大题写小题。这么大一个范畴的事情,是我的知识储备能够企及的吗?是我的逻辑思维能完成自洽的吗?是我能条理清晰得阐明清楚的吗?这明明是足以写一本书,而且相当厚一本书的事情呀。所以,做这篇的目的不指望将问题讲得多么明白,只希望以一家之言激千层浪。在下面的几千字里,我可能会将我的偏见与盲区完全暴露出来,但若能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我也不在乎献丑一把了。

 

 

想起这个问题,是基于前阵子的一个困惑:我为什么要写影评?

 

 

为了对电影艺术或者行业本身产生反作用,从而刺激出新的火花?大部分影评显然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这对影评创作的目的来说或许带有作者的幻想,但除非自身一举一动有行业内的影响力,否则基本难以作数——作数又怎样,那往往是来自影评之外的东西。

 

 

为了给观众推介,帮助观众甄别?这个或多或少在影评中间体现出来,大部分观众是否愿意看、看得到、不仅看而且信姑且不论,如果以此为目的,所有影评基本在300字内都可以终结:这部影片是个什么故事(类型),它的水平如何(打分),适合哪类观众(受众)。又何必加上那些想得累、写得累、读起来更累的分析?如果是作为产业流水线上的影评一环,或许须承担起此职能,但这也只能算影评汪洋中的一滴水而已

 

 

为了解读影片,分析影片中不为人知的微言大义,挖掘出深刻内涵?这就更扯淡了。首先写影评不是写论文,要真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不把成片拖出来逐镜拉个几遍,怕是连资格都没。其次,我不怎么赞同巴特所谓的“作者已死”,这或许给所谓解读者太大的阐释空间,导致误读不断。像马亲王那篇写葫芦娃的名作《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明摆着是大家都能看明白的戏仿倒也罢了,很多正正经经看起来也颇有有模有样但实则离题万里的文字,就让人哑然了。如果真冲着这样的目的来写影评,恐怕需要一个理想状态:不仅需要对文本自身有着透彻的了解,还需要结合作者论对创作者有着全面的认识——这里可不只是导演哦,制片人、演员、编剧、摄影等等可能对作品产生重大影响的创作者,一个都不能少。

 

 

了解人的同时,还得了解事儿。最好能对影片筹划、写作、拍摄、后期、发行、放映等等过程中诸多变故也了解得清楚一点,对于影片创作的大时代背景更要清楚。因为电影这玩意的创作很工程,即便是严谨制度化下的类型片创作,每部之间也存在着或大或小的创作差别,一个跟电影内容风马牛不相及的变故,很可能会带来影像上的大转变。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导演中心制”就可以让你随意地说“这部影片中导演如何如何”,其实我所了解的几部影片创作,大部分都是在各方势力相互角逐、妥协乃至合作下完成的,如果不清楚细节,很难说清楚到底谁起的作用更大一点。这样一个创作过程实际上对写作者的要求非常高——一方面是历史的角度,你要像一个侦探一样,拼起花瓶的每一个碎片,寻找真相,另一方面又是建构的角度,通过你自己的想象,将碎片融合起来,使之尽可能看上去无懈可击。你知道得越多,你说话越谨慎,同样,你知道得越多,你越敢下结论。不过,我的妈呀,如果按照这样的完美模式,那一篇影评的诞生也不亚于制定一份详尽的作战计划了,又有多少部电影当得起这种待遇呢?如果不这样做,你做的功课,充其量也只能算“我认为的影片内涵”而已。

 

 

那么,可不可以,我看完电影,就是想发发牢骚,疏泄疏泄被影片勾起来的表达欲望呢?电影充其量只是催化剂,并不参与我情绪的反应,我只为自己而写,与影片有没有关系都无所谓。你愿意写,当然可以,不过这种状态下写的是影评吗?我不想板着脸充权威指指点点说“这个不是影评,那个才是”,不过这种文字恐怕大部分只能成为“与电影可能有关的散文”吧?

 

 

注意,上面这段有句话算点到一个关键:“我只为自己而写”。既然是写出来的东西,总会有人去看吧?你写的时候如何期待,指望哪些人去看,恐怕从受众角度反问一下,有助于我们接近内核吧?若论及受众,除去无敌的为自己写之外,无外乎为创作者写和为观众写。

 

为创作者写,上面已经讲过了。我觉得这种写作大部分并不是基于“你写了什么”,而是基于“你是谁”这种冰冷实际的人际甚至权力关系。如果不存在私人关系或者权力等级,单纯是因文字内容而产生对话甚至互动,这种情况至少当下我看到的不多。即便能产生些许推动,但与其你在岸边摇旗呐喊,为何不亲身下海?某种意义上,手册派的先人们一直激励着影评人们朝这个方向发展,但如果编辑部里没出个x虎将亲身实践他们的理论,这种推动又何能实现。当然,我不否认文字本身的内涵与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很多这种类型的文章写得非常棒,会让人觉得眼界甚至远超过一些电影的直接创作者,但如果真来说反作用的效果,恐怕是微乎其微。

 

 

为观众写,这个范畴其实已经很大了。上面提到的那种,其实是直接作用于大众传媒,为最广大的观众群服务,某种意义上来说,要求观众对电影知之不多但又具有理性思维。这种或许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如果真的那么有用,恐怕票房就要完全跟着影评人的打分走了。

 

 

在这种之外,为观众写可以进行更多细分。例如为专业观众写。你在对受众进行预设时,已经把普通观众排除在外了,你希望你那些懂行的朋友们读你的文章,你希望那些真的对电影感兴趣的观众们能从你的文章中得到启发,你希望能在你的同行和朋友中引起共鸣与交锋。如果说上一种是带有工业流程性质的为大众写作,那么这种则是为小众与圈子写作。你的文字可能也会出现于大众传媒上,但你在乎的还是那一小部分人会有怎样的反应。其实,这种影评可以被看成是一种电影催生的高等社交游戏。在写作与反馈的过程中,电影催生了你的写作情绪,而通过电影你得到同好的激赏或批评,在一波波的回环反复中,会让你更热衷于这个过程——电影成为你的社交平台,而这种社交又让你更加着迷于电影。从这个角度讲,影评就成了从电影中衍生,但又独立于电影的游戏形式(如果非要认定这是写作艺术的一种,倒也无可厚非,不过这恐怕又要涉及“艺术的门槛”云云,这里姑且不论了)。

 

 

离开这个圈子,它的价值可能无法被认可(它的价值是要随着这个圈子的价值升降的,好比诗歌酬唱,如果诗歌自身不具备相当的位置,再好的作品恐怕也只会被认为是有规律的字而已),但在这个圈子里,它就是电,就是光,就是唯一的神话。这样来看,影评就出在一个比较怪异的位置上:它是因电影而生的,内容上全是电影,功能上又实际与电影无关。它就好像是电影在一个平行世界里的映射,倒不是写作者期待的影评对电影产生作用,而是自身从电影中持续获得快感,来维持和推动这个圈子的生产与分享。

 

 

这个问题算是稍有些清晰了,那么,怎样写影评?

 

 

这也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尽管我在上面已经做了一些苛刻的界定,但充其量不过是类型一种。从广义上来讲,我的观点是只要是围绕着电影,谈的话题,凑的文字确实是与电影本身有直接关联的,都可以算影评。

 

 

做了这样一个极宽泛的界定后,恐怕还得追加说明:虽然我圈了块广阔的场子,但我眼里的地可是相当的良莠不齐哦。我首当其冲厌恶的,便是中小学语文教育总结主题思想式的文字。这类恐怕也是最多的,因为它的存在才会让人觉得“影评人人会写”。这里不仅指那些本来样貌就幼稚不堪的拙劣文章,很多看起来文字功底尚可,“主题挖掘较深”的作品,骨子里照样一窍不通。怎么判断?很简单,这种文字往往完全无视电影的艺术个性。看看这些文字,想一个问题:如果不看影像,给一份详尽的故事大纲,你能否同样写出来。说白了,还是把影评当成高考语文式的阅读理解题来做而已。写影评,你总得大约清楚电影是个神马玩意吧?如果这样写就算数,那你看一部电影,与看一篇小说、读一部剧本又有何异?当然,这里我是矫枉过正,不是所有涉及主题与内容的评论都是恶评论,而内容也好,形式也好,二者说白了还是为表达意图服务的,只是如若电影就是个总结陈词那么方便,那还要拍出来做什么呢?

 

 

第二类令我反感的影评是某些学院派作品。摆旧书摊一样晒理论姑且不说了,令我反感的是一些理论本身——电影研究当然要讲理论,但作为独立艺术,电影需要的是自己的理论。本来文学研究哲学化已经是一件自作聪明的蠢事了,这种风潮又不幸被很多电影研究给沾染了。其实,那些理论在哲学领域或许是可以说通的,但放到电影这里不仅平添几分迂阔,而且说到最后压根儿和电影没多少关系——与其说它是研究电影的理论,不如讲电影成为这些理论的应招女郎,需要印证一下的时候一个电话随手拈来,在文字游戏高潮后,连钞票都不点就忙着轰人了。而这些未必会被当成异类,相反,电影让理论显得容易入门,而理论又给一部其实压根儿和它毛关系没有的电影进行了萨满仪式般的神秘主义镀金,其实彼此的阳具和阴道尺寸并不一致,但还在硬撑着媾和,至少表情很爽。

 

 

不用做什么猜想,上面两棍子虽然抽得凶,但第一下就打的我自己。正因为我感到自己曾经在这里面走了太多弯路,看了过去的文字,简直想自抽耳光,所以才在这咬牙切齿。不管做怎样的影评,电影必须作为主体出现,评论这电影的词句最好是要干货充当基础(这方面尤其需要严谨,我自己也常犯禁)。如果要找个范式,巴赫金的文学评论可以算我心中的完美标准——几乎每个阐释与读解都有充分的论据与史料,但通篇读下来又恰形成一个全新而自我的体系。这样的影评写作是很艰难,但这条路值得去坚持。

 

 

想到这,我也算看开了,说白了,写影评这事儿,根子上只为两面:一是为电影,这是力量之源,写影评就像对神的献祭,从自然的慷慨中得到的,当然要有所回馈,只是人家多半不领情,到头来祭品还是献祭的哥儿几个自己分了吃;一是为自己,对于因电影而生的思考、情绪与回忆,如若不有所纪录,似乎就亏欠了自己,浸淫在电影中,这种表达冲动已和吃饭、性交一样理所当然。

 

 

ps:我已经赤膊上阵了,下面要看各位了。

安德烈·巴赞 André Bazin

9 .6

安德烈·巴赞

影评(21)

收藏(129)

回复 (36) | 收藏 (53) | 3850 次阅读 |

悉尼卡通 (南京)

男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