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霸王别急

留下痕迹,证明存在过

http://i.mtime.com/222895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夜》——对世界物质现实的还原

霸王别急 发布于:


如果说1960年一部松散的《奇遇》将“依靠真实而不是逻辑”的现代主义观念引入到了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中,那么随后的《夜》则对于物质世界的再现进行了偏重的放大。

 

新现实主义将战后意大利整体社会风貌作为叙述现实的文本与寄放社会责任的空间,而安东尼奥尼视野下的现实却总是圈框在中产阶级个体内部的精神困境,作为问题靶子的提出与状态的截取,却不试图进行阐释与解决。

 

无论男女,安氏电影里的人与人之间似乎总是铺着一层无法突围的隔离带,徒劳挣扎在难以互通的关系裂痕两侧,在一场场对时间的无度消耗中押注着彼此沟通的最后筹码,迷茫而疏离,不见希望。而这恰恰与导演追求的真实散漫、尽量避免戏剧性冲突的现实主义理念相合有度。它好像在告诉我们什么,却支支吾吾顾左顾右,到头来什么也没发生。

 

片中由让娜·莫罗与马塞洛·马斯楚安尼饰演的夫妻像两个牵线木偶一样努力维持着名存实亡的婚姻,虽然靠着外力苦苦彼此接近,却无力阻挡这场渐渐失去温度的爱情的终结。二十四小时一昼夜,两人在中产阶级派对精神吸毒的病态狂欢中迈着漫不经心的机械舞步,波澜不惊,消费着饱食后蹉跎萎靡的无尽空虚,像凝视沙漏一样静静听完一场离别的宣判。最后两个人虽然抱在了一起,却那么僵硬无力、毫无余地,因为爱情彻底没了。

 

如果《夜》仅仅将文章做至此处,那也只能说明导演拍了另一部《奇遇》。但事实并非如此。日本导演筱田正浩在观看朱尔斯·达辛于1948年拍摄的《不夜城》时曾被结尾的一幕惊到:被追赶的男主角爬到了高高的铁架桥上,镜头中演员的背景深处却出现了桥下远处网球场上打网球的人群。这明显的“戏外之物”是不经意间“钻进”镜头的吗?它为什么要大面积占据在镜头深处而扯开观众的注意力?这是导演的失误吗?而事实却是,这并非导演的刻意安排,乃无意间捕捉到并递接于观众视线的“突发”现实。

 

同样在《夜》中,当女主角从丈夫的新书发布会提前离场后,导演用了大段篇幅去“放大”与女主角眼神互动、却对“戏”来说毫无意义的一系列街头碎象:嘈杂的街上,吃东西的邮递员、赶公交的人们、街旁的喷泉、哭闹的小孩、地上的破钟、门上的铁锈、头上呼啸而过的飞机、窗子里的男人、路边的老妇、消防车、打架的人群、草地上发射小火箭的人们等等接二连三与女主角发生视线对接,导演通过演员的眼睛将平时被观众忽略的物质现实从空间网洞内一个个拉出,作为“当场被抓住的自然”和绝对的“视觉元素”而呈现在银幕之上,揭示情感与理智活动的外部根源。观众通过电影画面深切感知自然空间(已成为表演的角色)内的无限潜在力量,这或许是银幕与舞台手段的决定性区别。但对于戏剧片,这种存在于电影里却游离于镜头外的自然现象是被创作者视作废料而舍弃在画框之外的。对物质现实的消除与扭曲,是造型倾向与现实主义倾向的明显冲突。

 

克拉考尔认为:“电影与戏剧、文学等其它艺术门类的区别在于电影是开放于世界的,是对自然的探索,是对物质世界的还原与详细介绍。尽管电影具有复制一切类型的可见事物的能力,它所偏爱的还是未经搬演的现实。”安东尼奥尼则是把暧昧的、不可琢磨的现实进行选择、整理并视觉化的成功实践者,他对未知空间持续不断的兴趣与深入固然有某种社会学职能——像揭露中产阶级思想意识的真空状态——但这并不是镜头意义表达的终点,他认为:每一个映像的背后,还有更忠于现实者,而在那映像后还有另一个。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直到那绝对的、无人可及的、谜一样的终极现实。

 

安东尼奥尼处理现实的方式与西方思想界流行的存在主义哲学也不无关系。法国思想家让-保罗·萨特在小说《恶心》中曾对“奇遇”的本质有过阐述,他认为奇遇感并非来自事件,它多半是瞬间相连的方式,这也正是电影《奇遇》删除事件肢体、突出道德迷惘状态背后所折射出的微妙现实观。

 

而萨特对“存在”也有这样的解释:存在是偶然的;存在就在那里,很简单;存在物出现,被遇见;但决不能对它们进行推断。它无所不在,无限的,多余的,时时处处——存在永远只被存在所限制。无论《夜》中女主角游荡于大街上所接收的视觉波,还是整部电影的构成梯度,一切都发端于偶然,结束于偶然。导演一路所拍,没有经典段落规定的起承转合,没有逻辑使然的因为所以,就像人的眼睛不会只看见自己想接纳的意象而对其余的东西视而不见一样。现实的存在就在那里,它荒谬无常、接踵而至,与你或正面碰撞或擦肩而过,但无论你是否对此作出反应,都无法用既成的认知标准去推测与评判。

 

可以说,安东尼奥尼六十年代的“现代爱情三部曲”(《奇遇》《夜》《蚀》)是其艺术理念充分执行下的创作巅峰。导演通过难以实现的交流,让中产阶级在去往空虚与绝望的死胡同里逐渐对孤独上了瘾,却在胡同围墙的狭缝内放大了一个揭示无限的物质世界。

夜 La Notte(1961)

8 .2 / 8 .0

(1961)

影评(41)

收藏(256)

回复 (1) | 收藏 (1) | 130 次阅读 |

霸王别急 (北京)

男 双子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