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有限的内心

翼迦 发布于:

 

 

【我】

 

原本打算看完书再与电影对比,整理出感想。某天忽然意识到,我错了。我不应该拿小说与电影作对比。电影与小说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然后,那天下午,我坐在花圃边上,等着医生开门。我翻看着随身携带的书《文学先父》的最后几篇,正好,其中一篇《看电影的人》也提到了这个问题——因此电影不应该是小说的视觉复制品。

 

于是,我决定先单方面地写下对电影的想法,然后再看书。

 

那一刻,我忽然认识到,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精神世界、过去的世界,因看不见的联系而无时无刻地交织在一起。这可不正是云图!

 

【key】

 

尤因篇:

朋友

 

弗罗比舍篇:

遇见

 

路易莎•雷篇:

守护

 

蒂莫西篇:

勇敢

 

星美篇:

喂养

 

扎克里篇:

信仰

 

 

【弗罗比舍】

 

如果没有与你相识,我不可能写出它来。

 

【路易莎•雷】:

 

我爱那条狗!

 

【蒂莫西】:

 

“我知道,我知道。”

 

【星美】:

 

“他们拿我们自己喂养我们。”

 

【扎克里】:

 

“敌人睡觉,不要割喉。”

 

【尤因】:

 

“朋友的眼睛更强大。”

“看一眼就够了。”

 

 

 

 

 

【弗罗比舍】

 

如果没有与你相识,我不可能写出它来——这部分里,我觉得最重要的一句话。即使那个老头是个讨厌鬼。

 

一个个美妙的相遇。从相遇开始,以相遇终结。

 

这些人,这些经历,无论好坏,都成为他经历的一部分,是促成他写就“云图六重奏”的不可或缺因素。如果没有这之前的一切,他可能会走另外一条路,成为另一个人,写不出“云图六重奏”。

 

没有之前的每一个脚印,他无法站在“云图六重奏”的高台之上。

 

有的人自怨自艾,有的人把当下的每一种情况都当成自己的助力。

 

我们经常会去判断眼下所做的、所身处的状况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总要做对的,要选好的。可当我们在回头望去的时候,当初对的决定也有可能成了错误。

 

他的经历里,有人们眼中的好事与坏事,正是这一系列经历成就了弗罗比舍。

 

好与不好的区分,只是“常规”——人眼中的“常规”。

 

“界限是常规,等着被超越。”

 

他默默地站在云端,用残缺衬托了美好,用“失去”教会人珍惜每一个眼前的相遇。

 

他在自己的生命之曲的未完处,果断地画下一个休止符。

 

他打破了常规,用一个不完美使得“完美”完整。

 

“我的生命远远地超越了自己极限。”

 

“我情愿变成音乐。”

 

琴弦,或线谱,变成坚韧的丝线,缠绕着弗罗比舍的足踝,像塔罗牌里的吊人——牺牲、殉道。

 

看了一半的书,遗憾的残缺。这种遗憾残缺之美,深深地渗入弗罗比舍的生命里。相遇之始,他说,真不想就这样离别;最后一次相遇,他躲在一旁,欣赏着他的最美风景。

 

不完美,是完美的一部分。

 

神之所以全能,是因为祂包含了“不全”。

 

全与不全,都是人的意识作祟。人自己妄加分别。神,或者最顶端的那个力量的眼中并没有完美与不完美。人类眼中的不完美,只是神的一部分展现。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许多人喜欢争论神是否全能,但站在人的角度去争论神是否全能,难道不傻气么?神会像人类一样去分辨“全与不全”吗?祂只管创造,一视同仁;人类只管指手划脚,分出个三六九等。

 

弗罗比舍,你是否接触了神的手指?

 

地藏菩萨本愿经:虚妄取异相。

 

人心所取的异相,成了“常规”。

 

弗罗比舍最富有神性,他是创造者,他是“爱”本身。一切相遇,都被纳入他的创造之中。云图六重奏,也是他的生命之曲。

 

一味前进的弗罗比舍,直到他的惊世作品诞生,他有了自己需要果断守护的事物。

 

 “守护”是从这个故事延伸到【路易莎•雷】的琴弦,余音缭绕,在另一个时空里成了主题曲。弗罗比舍从思科史密斯处带走的马甲,一直守护着弗罗比舍的心。最后马甲赠给(被敲榨)旅馆老板,保住了弗罗比舍的安全,完成了终极的守护使命。

 

站在云端接触神性的弗罗比舍,从生活中窥见了那个扭曲人类心灵并控制世界的力量。

 

“这个世界被那些扭曲我们心灵的力量所控制。”弗罗比舍反抗了,他摆脱了么?

 

 

 

【路易莎•雷】:

 

弗罗比舍,至少我的死法与你一样——不知道弗罗比舍有没有摆脱,思科史密斯却在某种扭曲世界的力量手中丧命。

 

一样的目的地,不一样的方式。

谁知道,在弗篇当中,那个力量所指定的杀手,是不是弗罗比舍本人呢?那个扭曲人心的力量又是什么呢?

 

这一部分里,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爱那条狗!”

 

守护,从思科史密斯在电梯里遇见路易莎•雷的那个提问开始。

 

这一部分里的人,各自守护着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事物。

 

他们相遇,彼此守护。

 

父亲的荣耀、弗罗比舍的书信、内幕资料、真相、世界、工厂、主人、狗……

 

“我爱那条狗!”

 

狗为了守护主人挺身而出,主人为被枪杀的狗暴走杀人。

 

墨西哥妇女原来是会说英文的。有时候,装傻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他们守护的终极是什么?我想是心中所爱。爱不仅仅是爱情,爱包罗万有。

 

为了守护,于是有勇气。

 

这条“勇气”琴弦一直延伸到【蒂莫西】里。

 

 

 

【蒂莫西】:

 

“我知道,我知道。”米克斯鹦鹉什么都知道。

 

何时何地都有装傻的人。需要保护自己的时候装傻,是聪明的;如果在可以反抗可以挣脱牢笼的时候还继续装傻,那就不可救药了。

 

幸好,米克斯鹦鹉修炼成人,成了米克斯先生。他不傻。等待时机并把握时机的人,有勇有谋。

 

蒂莫西知道么?

 

他一直都知道——“没骨气,是卡文迪什家族的特征。”

 

摆脱家族之血。

 

他的兄弟摆脱了他,他必须摆脱原来没骨气的自己。

 

他回去接了米克斯先生,他又勇敢地撞向大门——你以为你会撞死对方(对方正是要你这么想),却忘记了对方也是个怕死的人。

 

在该求救的时候,勇敢求救。

 

该团队合作的时候,齐心协力,并珍惜你的伙伴。

 

牢笼已然挣脱,与心中所爱共度余生。

 

“挣脱”之琴弦,又系到了【星美】那里。

 

琴弦奏响,勇气的乐章,给了星美挣脱的力量。

 

 

 

【星美】:

 

“他们拿我们自己喂养我们。”

 

那天我看到银行,这句话忽然像大横幅一样,在我脑海中悬挂。

 

这个世界,不正是拿我们自己来喂养我们么?

 

“真相只有一个。”

 

星美离开了“速扑”的喂养,又被“真相”所喂养。

 

我们被什么所喂养?

 

许多人谈自由意志,海柱哥提到“培养一个自由意志的复制人”。

 

只不过,我们都是,也只能是被“喂养”出来的人,我们的自由意志能有多自由?

 

星美的选择真的取决于她自己吗?在多少程度上是自由的?从某种程度上看,至少她是自愿的。

 

可是当我从致成因素上看的时候,我反而困惑了。

 

“喂养”就是致成因素,心被喂养了多少,决定了心的宽度。心有多宽,可以自由的范围就有多广。

 

她所接受的,是喂养者希望她接受的知识。她所选择的使命,也是符合喂养者期望的使命。

 

当她在那个环境里,被喂养得足够多时,她也就自然而然地到达了那个高度。她 “自愿”——只能“自愿”——地去做那个唯一的选择。

 

这里的自由意志,只能是相对的自由。因为我们无法忽略致成因素。

 

我想,与其说电影肯定了自由意志的存在,不如说是在探讨自由意志是否存在。

 

与其说是呼吁观众起来抗争,莫如说是星美在那样的环境下,只能选择抗争。这是一种存在意义的探索,而非答案。

 

当你置身那样的舞台,你会如何选择?

 

奠基,《盗梦空间》的用语。所被灌输的内容在潜意识对人类的影响比“影片一共有几个梦”更值得被探讨。

 

星美被“真相”所“奠基”。

 

所有活着的人,包括你我,都逃不过被“奠基”。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周遭的一切——经历的、接触的一切,都决定了我们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只是在这个有限的框架内作出自己的选择。在表层世界看起来,是当下的“自由”选择,在潜意识里早已经埋藏下了时空锦囊。

 

过往的一切成就今天的你我,弗罗比舍的启示。

 

我们的自由意志是有限的自由,是人性驱使下的自由。我们要谨防被利用,时刻怀疑并寻找自己自由的界限,我们才有可能挣脱牢笼。

 

星美最后的牺牲是被要求的,也是自愿的。

是必然的、唯一的选择。

她甚至连思考“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她究竟是否挣脱了这“真相”的喂养,我只能去书里找答案。

 

复制人,蒙幸纯种人的尊重,确认自己属于纯种人。

 

观看蒂莫西的故事,热泪盈眶的星美。

 

观看天堂屠宰场,满眼泪水的星美。

 

最后英勇赴死的星美,左眼的泪水即将滴落。

 

从有我到无我,从存在到虚无。

 

当复制人被倒吊的时候,吊人牌在此出现——牺牲、殉道。

 

仅仅当个肉体上的复制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喂养成思想上的复制人。

 

我注意到,整部影片对联盟会只有轻描淡写。这样片面的做法是刻意为之,这个暗示无法不令我怀疑联盟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心智未开的星美对上心智未开的扎克里,成长后的星美,在多年后成为了扎克里的信仰。他们,都在真相中选择自己的信仰。

 

 

 

【扎克里】:

 

“敌人睡觉,不要割喉。”——他怎能不割喉!

 

一开始,扎克里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割喉,老乔吉在他的耳边嘲笑他的懦弱。

 

他信仰什么?

 

恶魔。

他因为恐惧而信仰,恶魔正是他的内心中,那个嘲笑自己的另一面。一方面痛恨自己的懦弱,一方面被恐惧所俘虏。

恶魔是他的出口,懦弱的出口。

 

他对星美的信仰,远远没有对老乔吉的信仰那般坚定。因为“恶”无所不在,当“恶”夺走他亲人生命的时候,善神却不见踪影。

 

远古的信仰几乎都是恶神崇拜。人们是因为恐惧而信仰。——《魔鬼史》

 

不要向他祈祷,他已经是你的敌人。——《诸神之怒》

 

“谁的生命更珍贵?”——为了救自己的侄女,他向先知人提问,并选择面对自己的恐惧。爱使他觉醒。因为爱的存在,他不能再失去自己所珍惜的亲人。

 

因为爱的存在,他即使双手流血,也不听从老乔吉的引诱。当然,那时还有女祭司强有力的预言作为他内心最后一块正面信仰的基石。

 

可一旦登上“莲花山”,得知星美已死,他的正面信仰顿时崩溃。他看到了真相,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真相。

 

幸而爱最终引导了他。当得知星美也是个凡人的时候,对神的信仰崩溃,于此同时,他对恶魔的恐惧也顿减。

 

而后,身为凡人的星美给了他人的力量,这是信仰的新生。

 

释迦牟尼曾经是人,耶稣曾经是人,他们都在人世间死去,在另一个地方永生。

 

天堂,就在人的心里。

 

力量在人手里。

 

扭曲这个世界的是人,扭转乾坤的也是人。

 

所信仰的神不存在了,没有谁会从天而降来打救,预言自然可以不理会,只顺从自己的心。

 

可这是自由意志吗?不一定。没有从前的积累,他不会割下这一刀。这一刀早就被决定。

 

女祭司看到了,可她告诉他“不要”。

 

是女祭司试图帮助他阻止未来的发生,抑或女祭司知道只有说“不要”,才能进一步促使他下“割喉”的决定?女祭司看到不可能是两个未来。

 

阿赖耶识。

 

过往的种种,决定了此刻的选择。

 

弗罗比舍在云端,看到一切联系,写下了心之云图。

 

神创世用了六天,云图有六重奏。

 

究竟什么才是我们“自由”的选择?

 

青春期的孩子口味善变,某种疾病的人会有某种脾性,有多少分是人的意愿,有多少分是生理?

 

我们只能尽量寻求真相,并在真相面前作出忠于内心的选择。无论日后如何,不后悔。

 

“选择”的琴弦系住了尤因,野蛮人的牙齿(【蒂莫西篇】里有一只被打飞)被亨利医生握在手里。电影到了这里,过去与未来衔接成一个环。像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

 

 

 

【尤因】:

 

“朋友的眼睛更强大。”

“看一眼就够了。”

 

作为朋友的医生要谋害尤因,被视作野蛮奴隶的黑人救了尤因。

 

一正一邪,一黑一白,生死临界,彻底颠覆了尤因原来的世界。

 

“我见过太多世界,当不好奴隶。”

 

星美如是。

 

尤因经此一役,当不好奴隶主。

 

他看透了肤色背后,人性的无差别。

 

无论黑白,不分贵贱。

 

尤因的世界不再按照常规行进,那抹嵌入他生命的黑色,闪耀着太阳的光辉。

 

他作出了选择。

 

蒂尔达也作出了选择。星美就义的那一刻,画面切回蒂尔达,一个左眼,一个右眼,泪水将落未落。过去与未来互相影响,所有时空事件都在同时发生,齐头并进。

 

未来即过去,过去即未来。

电影讲述的,只是“现在”。

时空是个假象,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现在。但“现在”也是假的。“现在”只在现在发生,一块块碎片由人类拼凑。

 

“相遇”与“打破”的琴弦,为弗罗比舍弹奏出一段过门与一段变奏。

 

 

 

 

【尤因】【星美】【扎克里】

 

无论白人黑人,我们都是同类,都会有我的朋友——“因为她是我的朋友。”“无论在子宫池还是子宫里孕育,我们都是纯种人。”星美。

 

人性泯灭的未来,星美是人性的曙光——尤因,也叫亚当。

 

企图阻止废奴的幽魂,戴着大礼帽,从尤因的时代到扎克里的时代,纠缠不息。

 

思想可以解放人,也可以奴役人。

 

恐惧与无知,是统治人心的手段。

 

可人性会发光,无论老乔吉们如何恐吓、蒙蔽,企图使人性泯灭。

只要给奴隶们一句充满力量的话,便可以成为信仰的咒语。那句咒语必将引领他们,看到更多的世界。于是星美明知是不归路也要争取话语的机会。

 

 

【弗罗比舍】【蒂莫西】【路易莎•雷】

 

家族的叛逆者(自杀)——摆脱家族之血——继承父亲的勇敢。

逃出疗养院——摆脱老音乐家——摆脱追杀——完成云图六重奏——完成自传——揭露阴谋。

背心的守护——书信的守护——真相的守护——爱的守护。

他们相遇,像一把乐器碰到另一把乐器,像一个音符碰到另一个音符。

陌生人、朋友、爱人、敌人,碰撞、延展成崭新的乐章。

 

 

【我】

 

电影《云图》是一个整体,喜欢展示自己拼图智慧的人,会将故事分开来,理顺来龙去脉,拼接成一个个单独的故事。这样的人也是可爱的,因为总要有人写说明书。说明书必不可少。

 

对于习惯外国小说以及发散思维的人,电影的跳跃性并不难懂,该说的已经说得很清楚。

不需要耗费时间按顺序串连,又花笔墨去慢慢补完。一节一节的,当我们从碎片中窥见全貌的时候,震撼力才是最大。

 

弦外之音胜过长篇大论。

 

 

至于自由意志,如果说它不存在,那为何当不同的人面对同一件事物的时候,有的人会深深地被其吸引,有的人会兴味索然?

如果说它存在,那么我们又是在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自由”?

我想,我们只能在不断地追寻真相的过程中,去不断地扩展自己有限的内心,最大限度去行使自己的自由。

 

 

真相只有一个,但不是只有一方。

 

统一部有真相,联盟会有真相,天鹅颈岛有真相,女神星美有真相……在“自由”地决定之前,我们必须了解所有真相。

 

谁也不敢说自己当下的决定与过往是毫无联系的,一个选择并不是只取决于此刻的自己。一个自称已经摆脱过去的人,他所作的也会有一部分是为了显示自己已经摆脱过去。

即使失忆,也会受“失忆”这件事情以及失忆后所遭逢的际遇的影响。

 

比如,某某在婴儿时期就被鞭炮吓过。长大以后,这份记忆一直存留在体内,所作的选择就会受到过去的左右,不喜吵闹,不喜激烈。

遗传也有关系,神经衰弱的体质继承下来,自然会作出让自己避免使自己受到惊扰选择。

 

这样的选择是自由意志吗?

背后那根控制我们的线,我们看不到。

 

人,是泥巴,女娲(基因之蛇、时空之蛇)不断地捏造着。

 

“自己”是什么?“取决于自己”又是什么?

 

我想电影探讨的,是人这一存在,在不同时刻、不同情境下,他那有限的内心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人这一存在是什么?是什么造就了人?

 

意志有多自由?

 

人性的反应倒是自由得多,往往反过来控制了意志。

越无知,越被刻意磨灭,人性的疯狂面就越会膨胀。

现在这个社会的种种谁不能看得明白?

 

电影中星美的故事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利用一个复制人,“创造一个有自由意志的复制人”,本就是把她当成工具。

星美有她所追求的真相,她也顺利地利用这次机会,影响到世世代代的人。

星星之火。

汪洋里的一滴水。

 

我们眼下最能行使的自由意志,就是克制人性中的恶,信仰人性中的善。相信每个人自身的力量,去争取人性应有的尊重与权益。

 

我们要先找到心中所爱——值得守护的东西,值得用一生去追寻、付出的东西,每个相遇的美好时刻,勇敢的豪情,挚爱的朋友,跨越一切的爱情。

 

从小事做起,从个人开始,与星美、尤因他们一样;团结自救,守护心中的爱,与雷、与蒂莫西他们一样;不要做梦会有神从天而降,赐尔等一个理想国,与扎克里一样;然后我们会写出壮美乐章,像弗罗比舍一样。

 

一个宏伟乐章,需要每一个音符共同去拼就。

一出《云图》,需要每一个碎片去凑成。

它们之间互有引力,互相影响。

这是你我。

 

 

【云之巨人】

 

Atlas ,希腊神话的擎天巨人,阻止天地二神交媾。

 

每个人都有自己背负的重量。把剧中人的角色抽掉,他们就只是人,背负自己生命的重量。

 

人,如云起云散,在不同的负重下呈现不同的状态。

 

人与人组在一起,巨人诞生了。

 

 

 

 

云图 Cloud Atlas(2012)

8 .1 / 8 .0

云图(2012)

影评(802)

收藏(3228)

回复 (0) | 收藏 (0) | 43 次阅读 |

齊乖 (杭州)

男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