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最终幻想

如果您读了我写的东西,非常感谢。

http://i.mtime.com/231728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芳华》:那个不被善待的人

普鲁斯特 发布于:

         《芳华》讲述了一个时代,那个时代的悲欢离合,那个时代的喜怒哀乐。但就像《霸王别姬》《杀人回忆》等充满年代感的作品一样,它真正要讲述的是不随时代的变迁而改变的东西。

从电影院里出来,脑子里总是那一句,越是不被善待的人,越是能够看清什么才是真正的善良。像一个鱼刺卡在喉咙一样。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们是一个办公室组织一起看的电影,当我听到那句台词时,我多希望坐在我不远处的那个成天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还不给钱,干这个干那个还在背后和领导说我坏话的人也能听到这句台词,并能够好好反省,从此以后不要再欺负我了。不过我恍然大悟,万一他也觉得自己是那个不被善待的人怎么办?这就很有意思了。

从小时候起就不曾被善待的何小萍本以为参加了解放军进了文工团就能不再被欺负了,就像每一个在办公室被欺负的小职员幻想着可以换个工作环境就能解决问题一样。关键在于,这不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现象,它必然发生,如果不是何小萍,也会有张小萍李小萍。哪怕一个办公室只有三个人,也会有一个人平白无故比另外两个干的多,这其中原因有很多,可能他想博得别人的好感(比如刘峰),也可能是因为他最年轻,当然,也可能仅仅是因为他爸爸不是军区司令或是他岳父不是省长。何小萍并不是因为什么具体的事才被人欺负的,大家欺负她只是因为她身上有汗味儿,而这个汗味儿似乎代表了一切,她是谁,她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她是谁,她从哪里来,对于这两个问题,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但是对于第三个问题,她要到哪去,这就是他们所不容的。他们不允许带着汗味儿的何小萍和他们去一样的地方。就军装照事件而言,就像林丁丁说的那样,你要是和我借我也不会不借给你,但是你偷就是不对!似乎林丁丁说的也没错,但是林丁丁心里终究还是没有正眼瞧过何小萍,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何小萍没有向她借而是选择了“偷”。人类真是很奇怪的生物,如果仅仅是两个人相处,也许会相安无事,但是十几个人在一起,就会出现其中一个人被欺负的现象,而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大家一起去欺负那个人。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说过,人类最终喜爱的只是他们的欲望,而不是得到的东西。如果没有军装照事件,假胸垫事件也会有别的事件发生。这件事看似是偶然事件,比如部队临时出发等等,但是它终究是要发生的,这是一种宿命。

这种宿命的因果来源于成长环境,何小萍相信在官二代云集的文工团里有一种社交规则,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玩笑能开,什么玩笑不能开,该和谁走的近,和谁走的远,怎样做能让领导看见等等等等。别人提出休假显得自然,顺理成章,而你提出休假就显得突兀,不合时宜。可悲的是,这些规则除非是父母的言传身教和成长环境的潜移默化,要想真正明白其中的一套规则,在规则中如鱼得水,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聪明的人付出的代价要小一些,顶多就是并非真正的快乐,比如《天才雷普利》和《赛末点》。而对于不是那么聪明甚至是有些执拗的何小萍来说,就是一场悲剧了。她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把本职工作做好了就能得到同事们的尊重与信任,所以当大家去游泳玩乐时,她在练舞,当大家吃冰激凌闲聊时,她还在练舞。若是她的母亲也是文工团出来的,或是机关大院的,也许会告诉她,在单位里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工作,而是与人搞好关系,不要落单。也许都不用她妈妈告诉她,因为她妈妈自己就是那样的人,她自然也会有这样的本领。可是没有人告诉何小萍该怎么做,她的继母不是打她就是骂她,童年的不幸剥夺了她社交的自信。世界对于她来说,非黑即白。对于不知道该不该说的话,她选择不说,对于不知道该不该问的问题,她选择不问。她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钟大家欢声笑语的像一家人一样,下一秒钟就为了一个入党名额暗地里攻击别人互爆黑料,但是见面之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久而久之,这种积郁于心的苦闷加上她执拗的性格,使她对这个圈子感到厌烦,疲惫和失望。就像《穿普拉达的女魔头》中的女主一样,她热爱自己的事业,但是不喜欢自己的单位。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变的和单位里的人一样。何小萍热爱舞蹈,但是她讨厌文工团,更讨厌文工团里虚伪做作的人。刘震云的小说《一地鸡毛》和《单位》里真正的悲剧不在于办公室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而是挣扎过后大家选择了妥协,老何成为了老李,小林变成了老何。想明白之后,她不再徒劳的试图融入那个终究不会接纳她的圈子,而是选择了被放逐。在血肉模糊的野战医院里,在拼命奔波的抢救伤员中,自己才第一次感受到了被需要的感觉,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时代的作弄,让她无意间成为了英雄。她不解为什么自己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应该做的就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认可、尊重和善待。巨大的落差推到了她全部的信念,迷失了自我,陷入了崩溃之中。在一次故地重游的汇报表演中,她以精神病人的身份观看演出,当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来自心底的召唤,这个声音在告诉她,她是谁,该往何处走。她起身来到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在洁白的月光下独舞,不为取悦任何人,没有领导,没有骑兵连战士,只是她自己,这一刻,她找回了自我。就像罗杰伊伯特评价安东尼奥尼的《放大》时所说的,人只有做他擅长的事,才会得到真正的快乐。

不管是什么年代,时间会给出一切问题的答案。芳华中的四个女孩中有三个最后都离婚了,只有何小萍和刘峰相互依偎取暖,走过人生。越是不被善待的人,越是能识别善良;越是不被认可的人,越是知道究竟什么才值得被认可;越是不被尊重的人,越是懂得尊重自己。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还说过:人,终究还是要对自己怀有敬畏。

 

 

芳华 Youth(2017)

7 .6 / 7 .0

芳华(2017)

影评(205)

收藏(1407)

回复 (1) | 收藏 (2) | 110 次阅读 |

普鲁斯特 (北京)

男 32岁 巨蟹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