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LausDeo

MTLs Movie Travel Lovers You&Me Together Forever

http://i.mtime.com/252173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心灵的信件

movielove 发布于:

今年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天,把我2010年写的最长的一篇作文安置在这儿了。老师要我们写关于 遇见 的,于是我到阿姆斯特丹去遇见梵高了,就是这样一个背景。下面就是它了。

 

                                     心灵的信件

     

                                        暮夏向日葵  

我最爱的季节就是夏天了,拉开木门,几只小鸟因为受到惊吓飞了起来,渐渐成为阳光下的几个黑点。这种感觉就像在市中心的广场,钟楼低沉的回响,广场上的鸽子都飞了起来,像灰白的幕布,越飘越远,直至我再次看到太阳。

                   

提奥站在离我不足五步的地方,乡邻们都说他和他哥哥完全不同,但在我看来,他们的灵魂是缠绕在一起的,成为一体。我拉上门,向这深深的忧郁走去。他不说什么,只是望着那老旧得快要站不住的邮箱。我去打开邮箱,这似乎都成了一种习惯,暮夏的金阳照不到的地方,我能看到唯一一个灰黄的信封,旁边还有另一个包裹,长长的探了出来。“洛,进来吧。”提奥走了进去,后来的我把这些东西放在有些拥挤的矮木桌上,像往常一样,他开始读信,看了一眼落款,不出我所料,又是文森特.威廉.梵高,提奥那至亲的哥哥。他及其认真的读那短短一封信,我也看过不少,大部分都是在说自己怎样花每一分钱,怎样节约每一分钱之类的话。这次,在信角他还多写了一句:亲爱的弟弟,快点寄钱来吧。确实,提奥就是他的一切物质来源,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提奥绝对会给他哥哥寄钱去。

提奥打开另外的包裹,那的确是一幅油画,说实话,我喜欢油彩的味道,甚至有淡淡的花香。在不太光亮的小屋里,我的眼被橘色的花瓣所侵占。当画展开,油彩的浓烈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这是一瓶金灿的向日葵,有的仰面,有的低垂着,都插在一个釉还在发亮的大陶罐里。这些向日葵给我感觉无比逼真,就像我手边的雏菊,可以触摸,可以捕捉到他们的芬芳。

提奥对我说过,梵高小时候很喜欢鸟巢,还善于幻想。再看着那瓶向日葵,我瞬间感到一股炙热,那感觉,就像刚才看到的太阳,它在旋转,有生命在跳动,勃勃的生机。

我无法数清这是梵高给提奥写的第几封信,但这一次他让我看到的不再是忧郁,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握着画笔的手有温度。他有一种向往,向日葵,永远面向太阳的花,我似乎能感觉到文森特就坐在我身旁,他向我们讲述着他对于太阳的幻想,对于暮夏时那个旋转的、炎热的、光亮的天体的一种热望。

也许从未有人像他一样,如此急于表达自己的想法,向日葵用花瓣把我团团围住,它们还在诉说。我突然看到,那忧郁的外表下,原来是一颗光亮耀眼的心,被镀上了太阳的光环。

天色暗了,暮夏的向日葵还在闪着光。

提奥要我和他一起去镇上,为的是给他哥哥寄点钱,顺便给那幅油画寻个买家。

 

                                           星月夜

除了暮夏的金阳,阿姆斯特丹的秋夜也让我倾心。这时的天空,没有夏天的宁静,但又不如冬夜的明澈,银河只是隐隐约约,星云也是朦朦胧胧。我躺在田地间,闭上眼睛,还能闻到淡淡的雏菊花香。秋天就是这样,一切都像褪去了棱角,如此温和,抚平人们的心。秋风带来的不只有雏菊花香,还有丝丝寒意。我站起身来走向夜幕中微微反光的屋子,一抬头,看到北斗七星了,如此明亮耀眼,我甚至都能听到它们努力闪烁的声音。我径直向屋子走去,感谢黑夜送我的这份礼物。

一大早,提奥就在门外叫我了。这是入秋以来文森特给提奥写的第一封信,不知过了多久,除了灰黄的信封外,又有包裹了。确实又是一幅油画,和上次不同,画卷展开时,不再溢出夺目的光彩,我看到的,只是一种宁静,整个画面,由灰绿色、黄色和黑色组成。河岸的灯光映在水中,一圈圈晕开,直到对岸将它们全部收容。河中还有两条船,虽是空船,却丝毫不显得孤独。草地上一对夫妇正沿着河岸散步,顿时觉得画面是如此温馨,一片宁静。其实,除了灯光,水中还有别的,那是星光的倒影,天幕中,七颗星星像金勺子般发亮。又见到这我再熟悉不过的北斗,只是比起昨夜的它,更美了。

信中还提到了他现在住在法国南部的阿鲁鲁镇,他所描绘的是罗纳河畔的星夜。我多么高兴他能这样和我们交流,画中那对夫妇正祥和地笑着,文森特此时一定也是笑着的。再看看那每夜与我相伴的北斗七星,第六颗的位置,是的,他的确没有忘记,这是曾经我们躺在草地上用来测视力的北斗六,它拥有两颗星的光晕,罗纳河上空的它,异常明亮。

提奥还是常常收到哥哥的来信的,我想文森特不会找到比他更知己的人了。一切都如往常,收到信后,我们便到镇上给他寄钱,顺便卖画,但提奥从来都没在信中提过,没有一幅画能卖得出去,也许未来会有一幅吧。

钟楼低沉地回响,我抬头看到太阳,又是另一个夏天了。

我们从镇上回去,小路边野花开得很烈,这样的路让脚底有些痛了。我们找树荫坐下,提奥突然说他哥哥住院了,这是我不知道的。“就在圣雷米……是他自愿的”,他又补充道。他把信和画从包里拿出来,我明白,又没卖出去。文森特说这样也许对他有好处,他很平静,医生允许他白天外出写生,他在圣雷米又画了一幅星月夜。“我在圣雷米期间,对柏树产生了兴趣,我不断想起丝柏树,我很诧异竟然没有为这些树作画,我想要以描绘向日葵的手法描绘它们,丝柏树的线条和比例像极了埃及的金字塔,”他在信中这样写,“虽然我已经舍弃了对传统基督教的信仰,但宗教,可以说是我非常需要的,于是,夜晚我出去画星星。”

这幅星月夜中的星斗异常明亮,似乎在燃烧,星云像波涛一般滚滚而来,右上角的月亮,不是满月,却放出阳光般耀眼的光束。以两棵丝柏树连接,通向圣雷米的村庄,似乎受到了上帝的佑护,宁静,祥和,在天穹的臂弯中熟睡,唯有教堂的尖顶高耸,钟声回荡。

在这样近乎虚幻的表现中,我都忽视了阳光的炙热,只剩下文森特心中宁静和躁动的强烈撞击。

乌云遮住了刺目的阳光,我们不想被雨淋的话就得快点赶回去了。今夜无法看到星空,但我想我也不能入睡了。

我想给他写一封信,愿上帝保佑他一切都好,提奥也会这么想。阿姆斯特丹等着你回来。

 

回复 (11) | 收藏 (0) | 207 次阅读 |
标签:

movielove (大理)

女 26岁 天秤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