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10年6月10日 心物交融的世界 这个时代的创见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所谓人文的世界,既是心物交融的世界。前人的心外化到物,然后由物的形式传承下来,既是文化。钱穆《人生十论》中的《物与心》所想要表明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所有的故有意识,无不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而已。而我们所能创见的,只能是被局限在社会所经历的,在此基础上才是可能出现创见。因,正如一只脚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一样,社会在不断前行中也不可能走回老路上去。正因为社会在发展(不论好坏),创见创意才是可能的。而创见的优与劣,则视乎,你在多大程度上扣紧了社会的脉搏,并把这脉搏的韵律糅合进这一创见中去。如果创见疏离了社会,则这种创见就很可能面临平庸于滞殆。

 

或曰:不也有作家是脱离现时社会的吗?而且人家不是也很成功吗?

 

董桥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说过:“一个作家只能面临两条路,一条积极的投入社会,或许,你可以在那里面找寻到你所希望表达的东西;一条则让自己抽身离开,徘徊在某个老去的时空中,那个可以让你舒服的所在。”

 

貌似有理,其实这并不冲突。史学家一生都在研究过去的时光。可我们不能说,他们是疏离于社会的。相反,一个优秀的史学家应该是一个积极参与社会理解社会的人。不论是王国维,钱穆,牟宗三莫不如是。试想一个连正在经历的现世都无法理解的人,如何去理解已然过去的世界呢?只有对现世的敏锐审视,才可能拥有对事理的深刻理解,进而才可能去还原一个已然泯灭了的时代。所以学究天人的,往往都情穷造化,分不开的。

 

回到文学上,回到董桥所概括的。骨头勉强可说,他所谓的“徘徊在老去的时空”,也是一种审视的结果。这并不是上文所指的“疏离社会”,而是一种审视之后的“抽身”。。文学与艺术,是求真求善求美的。当,他所求的无法在现世中找寻到,他只能是去到一个虚拟的时空中。他们所谓的“老去的时空”,其本质应该是一个“虚构的时空”,因为他们并不生活在那r。非如此,你很难解释,他们的创作过程。明明在此岸如何才能去到彼岸呢?所以不论他们包着何种愿望,将热情投注到这种“虚构”中,这个“虚构”都必然带上时代的烙印。非如此,他们如何才能引发普遍的共鸣,而得到成功呢?

 

写的多了,写到最后,却突然感觉像是写了一篇废话。现在,所有人都在叫嚣着“创新”,叫嚣着“紧扣时代的脉搏”。何必骨头我再来多嘴呢?嗯。。就当是这样吧~

回复 (12) | 收藏 (0) | 226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