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MY WAY

小鲨骨头 发布于:

之前说过,要在看完《奇鸟行状录》之后,留下随笔性的东西。。那时候,就没什么信心(毕竟之前也看过一遍),现今已看完半个月了,果然还是无话可说。。无法写出让自己满意的读书感记来。勉强写,也只是拾人牙慧。。写不出自己东西来。。毕竟是一篇超过50万字,被称为村上里程碑式的超级大作,想要在寥寥数千字中把握其全貌,还是力有不逮。奈何奈何。。

 

今天,跳着将村上的纪实性文学《地下》看完了。这书在看之前,骨头一直是犹豫来着,实在没有看纪实文学的习惯。自己国家的都不看,何苦要看一桩发生在异域,而且是在十数年前发生的事故呢?但这本书总有这样那样的东西引着我,勾着我的注意力,让骨头在慢慢阅读生命中无法忽视。(另一方面也是连续看完两部大部头想换换心情吧~)其一,是连看两遍《1Q84》之后(台版与内地版),实在想看看村上写这部书的内在动机,及关于村上与奥斯真理教的缘起。其二,则是本身对于奥斯真理教的浓厚兴趣,即在一个封闭团体中一个正常的人如何可以泯灭良知的做出那些荒唐暴虐的行为。

 

这后一个理由,也是骨头深受《路西法效应》这部关于情景效应的心理学巨作所引发的后遗症吧。。所不同的是,菲利普津巴多将那种不自觉无法逃脱的“恶”解释为,情景的力量。而村上对这个事情的看法的切入点则是“物语”这个层面上的。对于宗教性团体的恐怖暴力事件,村上的看法是:体制的作用压迫了人的自律性动机的形成,将那些无法适应体制的人看成“有病”的群体,而迫使这种群体更深一步的倒向了反社会的一边。而像麻原彰晃(奥斯真理教教主)所提供的,恰恰是一种封闭式的物语结构。只有入口,而无出口。尽管在外者看来是多么荒谬、滑稽、愚昧,乃至为之喷饭的“物语”,身在其中者,却全无办法,只能背负这一“物语”走向末路之途。究其根本,是那些被蛊惑者已然逝去了自我创造“物语”的能力,而人活着是需要“物语”的。没有“物语”的人生必然无法始终。

 

这不是村上的原话,但大概意思不错。“物语”这一词汇,简单理解成“故事”未尝不可,但恐怕生在异文化的国人难以理解。在骨头的理解里(未必对),“物语”应该是一个人的“自我实现”的剧本,人生活在其中,既是这个剧本的创造者,也是这个剧本的实践者。搜索百度,字面上的“自我实现”是实现自我的潜能。似乎是个褒义的意思。但骨头对“自我实践”的认知,却是中性的,没错,负面的潜能也是可以通过“自我实现”这一途径而达成的。就像外遇者,如果背负强烈的负罪感,总会在有一天被对方发现,这便是一种负面潜能的效果。同样,内心自卑的人,往往受人奚落;悲观者,总是遭遇不幸;嫉妒者,总有这样那样的嫉妒之因浮现。

 

“但是,你(或别人、任何人)必须拥有固有的自我这个东西才能制造出固有的物语,如同车必须有发动机才能制造出来。”

 

——《地下》P 413

 

但,生活在这种高度发达的体制之中的你我,如何摆脱这种自我塑造“物语”的能力的缺失呢?老实说,这是个无解之题。(同样关于情景作用的负面效果,菲利普津巴多博士也只能提供片面的解决方式,而无法给出一个万全之策,他和村上春树虽份数不同领域,却都扮演了一个提供坏消息的讨厌角色。)而村上却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了自己作为一个小说家所为之努力的方向性的东西,即,相对于那些封闭性的“物语”(村上认为,这种东西并不仅仅存在于那些邪教或原教旨主义者身上),他要创造出于其相反的开放性“物语”结构。这种通过他的小说所创造出来的“物语”,不单单要有入口,也要有出口,而且是多样性的出口——这就是《1Q84》的面世了。

 

最后就像《路西法效应》的副标题“一个人如何变成一个恶魔的”一般,村上在《地下》一书的后记中也有如下段落:

 

“那么,对于你(姑且请允许我使用第二人称,那里边也包括我)情况如何呢?

 

“你有没有向谁(或什么)交出自我的某一部分而接受作为代价的‘物语’吗?我们没有把人格的一部分完全托付给某种制度=Syetem吗?如果托付了,制度不会迟早想你要求某种‘疯狂’嘛?你‘自律性动力程序’会达到正确的内接点(‘内的喝一点’)吗?你现在拥有的物语果真是你的物语吗?你所做的果真是你的梦吗?不会是可能迟早转换成荒诞噩梦的别人的梦吗?

 

“对奥斯真理教和地铁沙林事件我们之所以无法彻底消除不可思议的‘不好的余味’,归根结底是不是因为上面那种无意识的疑问尚未真正化解的缘故呢?我总有这个感觉。”

 

——《地下》P 415~416

 

骨头看这段的时候,可是满脑子冷汗撒~各位如何?

回复 (9) | 收藏 (0) | 129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4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