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乡村故事】 榕树下

小鲨骨头 发布于:

老家门前是条宽广的溪流,偶尔有鱼,每每有虾蟹之类的,我记得很清楚,最多的是石头。。在长年累月的温柔呵护下,变得滑腻异常,却又不改粗野本色的石头。小时候,我总带着同是回村过年的镇里小孩,在这里用那些溪石搭土灶。张家李家,东鳞西爪,这边偷点年糕,那边顺些脐橙,那年头,过年还是要串门拜年的。。即便不拿人家,人家也会往你怀里塞。“吃吃吃”,一个早晨下来,一帮小盆友个个盆满钵满的在溪边集合。

 

溪水潺潺,一个劲的往东边奔,也奔不远,东边有个水库,夹在两山之间的。一座是竹山,一座杨梅山。夏天,小盆友们嘴里的紫红蜜糖都是这山上来的。冬天,每户人家的桌上都有一道冬笋!我们老家的冬笋可是出了名的,一斤在年内能卖老高的价钱,可对于我们这样的村子,又不稀罕卖了。溪边还有个茅草屋,四壁是土墙,头顶茅草,遮蔽风日。那是村口老田家的柴房,据说当年听闻有村里大户要收购这块地,连夜盖起来等着拿房钱的。。不了了之,便只能做柴房之用。

 

老家是个缺水多山的地方,村里一半壮年人都跑镇里去了,小部分去了上海,过个几年,一批老人家也步了后尘。。说是享福去,没半年多准回来。。只是家家都建了三层小楼,装上了沼气管道。烧菜煮水饮茶,再用不上柴禾了。。只有老田家,就一个儿子,早早离了家,再没回来。。听说是跟着一个过年来村里唱戏的野戏班里的青衣好上了,滚茅草地,被抓了个现行。。实际上没啥,却被死脑筋的老田头骂了出去——很多年后,还是我爷爷发了善心,主动帮他们修了房子续了水电煤。还派人打听,人找着了,蹲了五年监狱,就更没脸回来,只能在外飘着。。

 

但这些,在那年头的一众小屁孩那儿是管不着的。我们只冲着他们的柴房里的干柴奔。记得他们家的干柴削的永远齐整,摆的好。一众小盆友的到来,必然蝗虫过境,必然鬼哭神嚎。。我那时已经过了最皮的时候,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是这样理解的:若柴房有灵,必化恶鬼!这话一说,之后几日就老实多了。老田头的婆娘是个老实妇人,从不发脾气,儿子被骂出去那会儿,也是屁不敢放,只年年到我奶奶那儿拜年的时候,跟三两老姐妹叙叙,说着眼睛就红。我们在柴房里的恶劣行径,被她逮着过两次,应该说是“堵”,每次“案发”她远远见了,是不追的,溪边石头多,她怕我们跑起来摔着。。

 

煨年糕是个乐趣无穷的活计。。先用小木条稻草燃了火头,稍旺,加大些的木头,再旺就搁几块大个的,然后就水白粉嫩——很多都是刚从坛子里湿淋淋拎起来的——的年糕直接扔到烧得正旺的干柴里。实质,这样不好,应该等木头烧成了碳才扔的,一众镇上小屁孩哪懂这个。。一看火旺了就往里扔。也不要紧的,火猛了,年糕的那层外皮煨的焦黑,这时候只要在无苔的溪石上摔打,摔个五六趟,外面那层粘着的木炭就剥落的差不多了,露出黑黄相间的皮——这是最好吃的!几个已稍具淑女风的丫头,连这层也不吃(都剥了给我),她们只吃里面那层烧的酥软的迷香~这就见出我们老家的年糕好来了~橘子也是可以煨的,其乐趣稍差,因缺了摔打这一环,没了灼热与美滋味的纠葛,小勇士也少了小试身手的机会,而且,这是真个只能在木炭里煨的东东。。一早的兴奋已然过去。把橘皮剥了之后,一股甜香,再酸的橘子,亦可化腐朽为神奇!且,早就软了,像软糖。

 

可以想见,那时候从搭土灶,到舔着饭后甜点,一众衣衫光鲜(新衣服)的野孩子,会沦落的何等不堪。。蓬头垢面那就不用说了——一张张小脸被火烤的犹如满脸高原红的藏人——一个不小心,衣服裤子(特别羽绒服)都可能(很可能)烧出洞来!奇怪的是,在我的记忆里,过年因烧年糕被打的事似从没发生过。。后来一问那帮子小盆友,也说,丢了鞋都没被打过。。啧啧怪事。

 

想起来了,过年的村里,小屁孩是见不到父亲的——他们都在祠堂里、或哪个大户人家院子里开席聚赌呢!至于,我们老家的那帮老太太(现在大多已经是老太太咯),本来就当惯了“拉架”的角色——平时拦着,不然小盆友屁股开花——真让她们摆出严母之姿容,她们是绷不久的。。第一眼,那个咬牙切齿,第二眼,龇牙咧嘴的骂,第三眼,又是浓浓的惯腻了。。——回想起来,九十年代,正是我们村这帮青壮年打江山打得最狠的年代,一两件衣服裤子,鞋子袜子,或是,真不放在心上吧。。又逢着过年咯。

 

偶尔会有唱戏的,在祠堂,我跟我俩表弟妹可跟那儿一坐一下午,啃着甘蔗,磕瓜子。那是个越剧班,登台的都是女人,长得都年轻好看。也是寒冬腊月的,大多戏服里都会套件内衫,就总有那么几个年轻要好看的不穿这个,腰肢扭动起来,宽大的戏袍贴上了小腹侧腰,是过年时最唯美的景致。。有那么几年,我记得在村口老田家,总能见着一个容貌娟好的女人,徘徊在大榕树下。我磨蹭到她身边,近看脸上已有了风霜,眉眼又画着凄婉,简直就像从戏画里走下来的王宝钏。。

 

榕树边是个土地庙,每年都要拜,我最烦它,三四个钟头不得抬头的。。后来,另一个野戏班——听说是邻县过来的——跟总来我们村的这家在夜里打了起来。。那次零星听说,好多人都给打坏了。。后来者,演员就男女各半了,老生小生都是一脸青色的胡渣,望之生畏。。自此以后,那个妙曼的女人就再也没来过。而,我与我表弟妹短短的票友生涯,也就此宣告结束了。。

回复 (24) | 收藏 (1) | 693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