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武侠故事】复仇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方竹走进骆家庄的时候,已经三十七岁了。。距离他反出武当已经十年。细密的秋雨将这个地处南陲的小村庄染成灰蒙蒙的,遥看犹如一堆土疙瘩。方竹左手攥着剑柄,那还是当年武当三杰亲传的精钢铁剑。只有摩挲着这柄剑,才能让方竹回想起自己在武当的日子。物是人非,事事非。。仅为了一个诺言,方竹已经漂泊了十年。。小师妹也嫁做人妇了。。孩子生的早的话,大概也到了学剑的时候了。想到这里,方竹笑了笑,右手轻抚脸颊,颊上有须,眉眼间满是风霜。最后一程了!想着,他挺直腰背,笔直的往前走。

 

走过一条溪流,村口有几个佃农家的孩子玩着竹马木剑,土色的衣衫,童子的汗水挥发着蒸汽与细雨水乳交融。远处四个村妇在屋檐下,绕着炉火围成一个圈子,交谈着什么。。语声轻慢,穷乡僻壤,俚语乡音,听不真切。方竹趋前,踱到一丈距离,为首的两个妇人注意到这个外乡人,抬起眼来。奇怪的是,一个鹤发童颜,一个发乌,却颓唐病容。

 

“客官来此何事?”病妇人问道,却是一口干净的北方官话。

 

“我找严先生。”方竹启口道。

 

“严先生?”病妇人看看身边的老妇。老妇手上拎着个水烟管,眯缝着眼睛,徐徐吐出口烟,道:“怕是那个编竹篓的老烟头吧。。”病妇人一听,点点头,附和道:“不错!前年老二家摆酒,老烟头上过礼,署的似正是个‘严’字。”

 

“老烟头?”方竹不禁一怔。

 

“客观有所不知,我们骆家庄,乃洪武年间逃难来的,全村都姓骆。一共也就四户外姓人,两家姓李,两家姓罗,这姓严的只可能是那孤魂野鬼!”坐在病妇人身旁的年轻妇人接口道。

 

“就你话多!人家老烟头做着正经买卖,起早贪黑的,虽是晚景凄凉,也轮不着你这个做后辈的数落!”老妇看来是那妇人的婆婆吧,呵斥了一通,复又向方竹道:“乡村野妇没个规矩,让客官见笑了。”

 

“哪里哪里,”方竹连忙拱手道,“却不知这老烟头,住在哪里?鄙人乃其故人之子,受父之托特来探望的。。”

 

老妇看了看方竹腰上的三尺长剑,水烟管子往山腰上一指,说道:“那边小路上去,一里路。看到个窑洞,就找着老烟头了。”说完,又抽了口烟,方竹正待道谢,她又接着说道,“那地方没睡的地儿,探完了你还下来,这屋是咱家的,来我们屋里住,晚上媳妇跟我睡,你睡正屋。客官意下如何?”

 

“这怎么敢劳驾,乡野寄客,有个屋檐遮风挡雨便可!”方竹推却道。

 

“寄客。。”老妇复又抽了口烟,眼睛眯起来,“谁不是寄客。。客官就莫要推辞了,这季山里寒得很,我让媳妇给你烧个热水。。你回来好驱驱寒,就这么定了吧!”方竹还待再行推辞,见老妇一副垂目闭眼的样子,便不好再出口,剩下的三个妇人也只是看着老妇,并不表示什么。只能长长一揖,转身往山上走去。

 

山路上,松柏尤多,密密实实的挤在道旁,远处却是无边竹海。秋雨还在下,不一会儿工夫,就将方竹刚从火炉边沾来的暖气,刮个干净。老烟头?!当年那个弑师的天下第一剑客,居然成了一个编竹篓的老烟头?!方竹皱起眉头。。不禁回想起当年师傅临终前的话。。

 

十五年前,江湖中用剑的有三大高手,方竹的师祖武当三杰暮云子便是一个,只是成名极早,已二十年不与人比剑。在此之后,便是他习剑的三弟子孔杰,也就是方竹的师傅,弱冠踏足江湖,十年百战未尝一败,号称一代剑豪。。武当,短短三十年间出了领袖江湖的两代剑豪,可谓风头无量。但依旧掩盖不住另一个天纵奇才,左手剑——萧一!

 

萧一是个很神秘的剑客,作为称雄十数年的大宗师,江湖中并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他某年某月又杀败了多少多少剑客。能知道的,只有三件事:

 

第一,他是唯一一个跟暮云子斗剑百合而不败的人。暮云子曾坦言,若要胜过萧一,只有一个办法,一条胳膊换他一条命。那也是他的最后一战,其后便封剑归隐,并留下,武当弟子不得与此人比斗的禁令。那年,萧一二十三岁。

 

第二,他曾为了跟孔杰比剑,在武当山足足等了六年。等暮云子去世,孔杰不再需要遵循那条禁令为止。至于结果。。没人知道。。只知道,那之后,孔杰和萧一都有半年没有出现在江湖上。。当江湖上以为他们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了时,他们又双双出现,并宣称结为异性兄弟,生死之交。

 

第三,他是两广盟主“镇南山”石雷的女婿。石雷能当上这两广武林第一人,便是他一剑独挑岭南八寨挣回来的!侠骨铮铮,那年月,一提起萧一,群雄莫不变色。。可奇怪的是,自他四十五岁成亲之后,便匿迹江湖。

 

俱往矣,方竹摇摇头。十五年间,暮云子病逝;石雷得罪西厂汪直被抄家灭族;孔杰去世十二个寒暑;至于萧一,江湖中只有方竹清楚知道,他已经在十五年前,身中十八剑,死于自己独创的左手剑法之下,下毒手的,正是其一生唯一的嫡传弟子——严开!

 

 窑洞并不难找,路的尽头便是。窑洞前一个宽整的平台,铺着青石板。窑并不大,跟西北边的窑洞比起来,这里根本不像是住人的地方。。而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废弃窑厂。墙壁上满是曾经被烟熏黑的土疙瘩。。所谓的门户,却只有半人高。。方竹实在无法想到严开会住在这样的地方。这十年间,他遵循师傅的遗嘱,精习萧一的剑法,帮萧一清除了十几个生前仇家。他们现在,无不是权倾一域,荣华富贵之人,当年在江湖上也是声名显赫之辈。。只是舒坦日子过久了,身手难免懈怠。方竹有时候觉得,根本不用动用萧一的左手剑法,单靠他那几招武当剑法便足以收拾了。。但这一个,会不会跟他们正相反呢?想到这里,方竹更不敢怠慢,左手搭在剑柄上,扬声道:“严先生在吗?”

 无人回应。。方竹稍待片刻,提气再问了一声,音调陡变,句子转为一声清啸!啸声如离弦之箭穿过松柏,继而转为黄钟大鼓压下淅淅沙沙的竹林,在山谷间回荡。少顷,窑洞中传出一阵“乒呤乓啷”器物摔地的声响,继而,一把略带沙哑的女声说道:“哪个小子在外面如此放肆?!”

 

 

回复 (28) | 收藏 (1) | 842 次阅读 |
标签: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