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窗外】江风细雨中的呐喊

小鲨骨头 发布于:

下午第二节课,自习,阿娟无趣的在笔记本上涂鸦着,画的似乎是某个漫画人物吧,纤细的手表被搁在课桌的一角。她画的并不好,但她也并不介意,原本也只是学习间隙中打发时间用的,又不需要裱起来。。

 

同一时间,星仔从校门口走进来,他刚在江边站了很久,今天是农历十五,是这个月最适合看钱塘江潮的时候。世人都道,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八,才是看潮的日子,却不知,江潮每个月都有,在十五左右。现在已近年末,星仔来江边读书三年多,也没有正经来看过潮水,连江都没正经看过。中午的时候,吃完饭,想着快要放假了吧,便不自禁的往江边走,好近的,离食堂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为什么就一直没想到来看呢?好看吗,星仔也不确定,但他还是看着那白色的浪花,良久良久,久到身上都冷透了,才起身往回走。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阵,阿娟抬头看了看,陌生的号码,屏幕上白底黑字写着“晚上有空吗”的字样。阿娟轻皱了一下眉头。她对这种骚扰颇不耐烦,当然,三年多也习惯了,她也早就放弃回复例如“别来烦我”之类的短讯拒绝。她讨厌躲在暗地的男人,她偏颇的认为这种人都缺乏男子气概,而那些直面她,向她告白的男生,哪怕是死缠烂打的磨人,惹人嫌。。她也是不至于如此讨厌的,反倒有一种莫名的情切感。尽管最后同样是拒绝。。至少,对方是勇敢的。阿娟认可这种勇气,甚至在某个暗夜里,也会想象跟其中哪位尝试着交往看看——不行就再一脚踹了呗——她尽可以有这种豁达。

 

星仔越过坑坑洼洼的江边工地,江风凌厉的吹着,割着他的脸,为了驱寒,他加快自己的步调,口中呼出白花花的热气。躯干由腋下开始暖了起来。他注意脚下,防备被不知名的路石绊倒。他喜欢走这样需要小心翼翼的路,可以停滞他的胡思乱想。是啊,他有一颗多么适于胡思乱想的丰富心房啊。在星仔的生命中,有着无尽的好奇,无数的沉迷。原本,在来到江边的这所大学之前,他是个游戏爱好者,可大学三年来,他轻易的就将这个癖好戒掉了,只因为那种沉迷过于花费时间,过于单调。这跟自制力无关,而是他贪多务得的本性使然。他还是沉迷于好多东西,好多可以同时兼顾的劳什子。星仔的思绪是杂乱的,因为当他想着某一项爱好的时候,总不可避免的触类旁通。比如漫画,他会想到电影,继而想到小说,再来是散文,由散文而游记,再想到旅游,想到旅游过程中见识过的各路美颜。然后就羞愧了,羞愧于自己的羞愧。。便是如此的胡思乱想。

 

阿娟拿起手边的《浮生六记》,翻弄着,她已经看过几次,每次都让她兴味盎然。她怀念里面的旧日情怀,她憧憬有沈三这样深情款款而又风趣优雅的男人,小姑娘哪个不向往呢。阿娟也是不能免俗的,看着身边众多女友,都一个个出双入对的,她能一点感怀都没有吗?连自己都承认是有的,可又蔑视,又有几人肯陪她一起玩味手头的这本书呢?太苛求了,能碰到个读得懂大概的都烧高香了。

 

直到进了校门,星仔才将满脑子的纷繁头绪整理清楚,他亟需找到那个方向,他自信的认为自己是找得到的。路上不时走过几张熟悉的面孔,但他并不理会,连一张微笑都摆不出来。既是为了思维的连续性,也是出于腼腆——羞涩的人并不容易对人摆出笑脸。星仔在找寻自己的生命之光,他已经找寻好多年了。枯燥乏味的生活让他感到生不如死。他习惯将自己照顾的很好,凭借有些的经济条件,达到最大的快乐和孤独——他的快乐往往是与孤独连在一起的。。他在走入校门的那刻,终于理清楚了,这才是他最大的症结。又或许,他一直是明白的:我只是在找寻孤独的快乐罢了。

 

课堂里突然有了骚动,原来是楼下的一个低年级小男生又来了,为了教室中的一位学姐。那个热烈的仿佛还散发着蒸腾热气的火红脸膛探进来,引来教室的一片喧哗。前排的急急向后看,后排的更是站起来起哄,小男生得了这个声势反倒放开了手脚作势要走进来。另一位当事人忙忙的站起来要去撵,嘴上抗拒着,体态又是宠溺的,又引来一片嘘声。阿娟看着这一切,脸上浮现浅浅的笑。待那两位三分钟的明星出去了,低头四顾,却发现在那些在那些欢乐的嘴脸里还是夹杂着暗哑的脸孔,皱起的眉头,老学究般“世风日下”的神情。阿娟心里一揪,嫉妒也别摆在脸上啊。。

 

路过一号教学楼,星仔默默的望向三楼的某一扇窗口。这就是症结所在了,那根藏了两年多的刺。这个下午,吃完中饭,他本该是在那里的。可为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原因,他去了江边,现在站在了楼下,并且还没有上去的念头。看着楼前寒风中尤显得贫困交加的灌木,星仔发现原来自己是恐惧那个空间的——那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漠视,那些莫名又意有所指的浅笑,还有某段刻意的距离和某张冷漠的嘴脸。他想呐喊。

 

窗外下起了细雨,细密粘稠,只瞬间就将窗外的景色披上了一层朦胧。阿娟放下书,看着窗外印进来的光,粉色是对面教学楼的墙体,红色是远处的操场跑道,黄和绿是花坛,边上灰色的是花坛里的水泥甬道。有人撑着伞急急走过,也有站着不动的,阿娟正想细看,桌子上的手机又震响了。白底黑字的写着“有空吗,我是篮球队的龙。”阿娟低头想了想,上个月班里是组织去给学院里的篮球队加油来着,龙?哪个龙?莫非就是那个黑瘦的后卫?阿娟摇摇头,她并不讨厌篮球队员,但她记得那场校际球赛打得并不干净,还差点爆发冲突。算了,阿娟是顶讨厌冲突的,她只想过太太平平的日子。这也许跟她父亲有关,一辈子兢兢业业的老好人。或许并不那么出类拔萃,却又温和体贴,识情识趣。可这种素质,大学校园里,那些荷尔蒙过剩的男孩子身上,往往并不具备。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是会有的,但不是现在。想到这里,阿娟叹了口气,同时感到奇怪,这一个下午,自己叹了好几口气了,难道仅仅是为少一个人。。

 

呐喊声被堵在了嗓子眼,星仔长大了嘴巴,却吐不出一丝声响。斜风细雨中,他张着嘴,标枪般的伫立着,简直像一座现代派的雕像艺术。他不可避免的再次回忆起,当年那场心急火燎的告白,以及那轻描淡写却显得愈发火辣的拒绝。雨水打在星仔的脸上,化成点点泪珠,江边的寒气不一会儿便再次爬满了全身。星仔继续伫立着,好久好久,直到他突然发现,他又在自怜了!他这样站着,无非只是为了,期许那个人能偶尔将目光瞥向窗外,看到他,怜悯他。。。星仔惊恐于这种期许是如此热辣,简直要将他冰冻的身体融化。同时又深深的自卑了,难道我就只是这样的男人吗?!他想到。。又是良久,他认命了,默默地拖着潮湿的衣衫往教学楼门厅走去。。

 

突然,他猛一回身,将仅有的所有热力都嘶吼出来,不断的嘶吼出来,吼叫得连的肺都凉了,肝都痛了。。星仔还是继续,最后他只能蹲下来,把脸埋在地里,低到尘土里。校园中漂浮着那些声嘶力竭的字句,穿透每一扇窗,每一个教室,震荡着每一个人的耳膜,在这江风细雨里:

 

“钟晓娟!我爱你!我爱你!钟晓娟!钟晓娟!钟晓娟!我爱你啊!”

回复 (24) | 收藏 (0) | 183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