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骨头式的胡言乱语】如果这样都死不掉,就会变强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可能确实是阅读成瘾了吧,飘在外面一个星期,也能读五百多页的书。《村上春树杂文集》的下半部两百余页,张大春《战夏阳》全本两百二十页,还有阿城的《威尼斯日记》前一百页左右。(晚上回到家,已经又看到一百五十页了……马上看完……)不过这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吧,就量来说,一个星期五百页,也只是平均水平罢了。相信看书看得比我多,书瘾比我深的人在这世上应该多得是,就像繁星一般,点点洒在黑洞洞的夜空中。只是,身为夜空中被包裹在黝黑迷墙中的我们,看不到彼此,讨厌的夜色。

 

每次阅读张大春都由衷钦佩,这家伙太厉害,怎么能这么擅写,而又这么博学呢?他时间是从哪里挤出来的?听说他还练字,还写诗,笔耕不辍,且文章嬉笑怒骂皆成,笔意纵横中每有新意。这功夫到底是从哪里练出来的?!读村上春树的杂文选,村上先生说他写译文——“用的是脑袋里的另一部分”,跟写小说的那部分是不同的,有微妙的区别。所以每天早上苦役一般在脑海的一片虚空之中努力制造出崭新的小说文字,到了下午搞喜爱的翻译工作,就又是另一副状态了,对他来说,那是极好的休息。“就像在用钢笔时代,每次写小说写久了,右手酸麻,感觉身体有微妙的失衡,就会安坐于钢琴前弹奏巴赫的平均律钢琴曲集。在慢慢研习之间,整个身体的平衡感就会奇妙的,被调整回来。”也许,张大春的多才艺也有类似的技巧在里面。

 

想苏轼曾公开表示,他的字是天成的,自己从来没有费心练过。这话可以信也可以不信。那年代的读书人,什么都只能写毛笔,哪能不练?字如其人,就苏大才子这样的文采风流,字又何须练?胸中自有丘壑。

 

胸中丘壑是很重要的。骨头有时候也反思,看那么多书为啥,同质的这么多,多看有益么……且,我还算个业余创作者,看那么多小说,有时候真个是会被那些伟大的叙事给绑票的。每次看村上春树、骆以军、董启章,就很有写小说的冲动,可一下笔,又全不是那回事。回首重看我以前写的满意的文章,大多数都是在没怎么看小说的情况下写就的。王朔是聪明人,他早早一语道破:想说自己的故事,就别听别人说了些什么。可又实在禁不住。因为觉得胸中丘壑重要。自己也觉得是在冒险、在自虐,可没办法,套用《武道狂之诗》里荆烈的话:“无论如何,如果这样都死不掉,就会变强!”村上春树也曾在他的文章里多次提到过,说他二十八岁之前从来没想过要写小说。也曾是个狂热的读者,沉浸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菲斯杰拉德的文学世界里,从小耳闻目染,从未曾想象过自己也能写出那样伟大的东西。——“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有晋身伟大行列的资格,只能安安分分的写自己的故事。”直到有一天,他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写点什么了,于是每天在忙完了爵士酒吧的工作之后,准备好纸笔,趴在吧台上写他的处女作《听风的歌》。还是那句话,胸中的丘壑是很重要的。没有积淀,即便一时能写出很强的东西,可思维的高度,很多时候便就是达不到。

 

我在等待灵光乍现,厚积薄发的那一刻。

 

旅行结束了,得谢谢在青岛和北京招待过我的人,也谢谢经历的那些事,谢谢陪在我身边的人。下一步写什么,心里没把握。跳脱牢笼般的现实生活,能短暂的感受到自由的空气,这是多么令人喜悦的事啊!这种喜悦即便再次回归,依旧没有丝毫的减退。旅行的意义并不仅停留在旅行的过程中,回到现实牢笼里,依旧有其意义。曾经历过“什么”的感觉,会一直凝绕不去,唇齿留香。旅行札记只停留在最初期,第一天过后就开始忙了,或者说是不忙却又无暇兼顾。我试着在接下去的一星期里在多挤出些只言片语吧。最后还得抱歉一下,这次骨头进京,过于匆忙。北京帮可谓是鸡飞狗跳,发生好些故事,有些我说,有些瞒着。如有什么想要瞒住的,在骨头写出来之前,记得留言警示。过期不候!

回复 (23) | 收藏 (0) | 222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4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