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孤独患者】刹那芳华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我很少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人,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有数之不尽的事情要做。心闲不下来。电视看久了,便觉得时光虚掷……一个人呆在书房里,喝茶兼且看书兼且听音乐,时间恨不得剥开三层乃至四层来用。口耳鼻舌身,无一处不舒坦。我这样的人,怎么好找恋人呢?孤独感,只在茶干,乐终,书罄的片刻芳华,才突如其来的侵入心扉,带来一丝空落落的凉意。继而,又被滚烫的新茶、雄辩的乐句,和锋利的言辞给填满了。我这样的人,怎么好找恋人呢?

 

我人生中所经历过的,最彻底的孤寂,是在我十九岁那年。高中毕业,大学考的惨不忍睹,我随一位远亲去爬雪山。我们从四川的松潘出发,一行八人,外加四五位马夫,和十几匹壮年川马。我们骑马上山,雪宝顶上没有公路,车是开不进的,仅有马道。我们要在山上呆上三天两夜,每天在马背上坐四五个小时,住住在丛林的夹缝中,青草绿水之畔。时值盛夏,山上俱是松柏之类的作物,可见山上到了冬天得是怎样的严寒彻骨。有鲜嫩的花骨朵,属于高海拔地区特有的植物,紫红蓝绿各色皆有,瓣儿嫩得冰清玉洁,从石缝中挤出来的,而在石缝的周边可能还覆盖着去年冬天落下的已然暗哑的雪栈。形貌奇诡,扭曲成别扭的相貌,浑然天成又像是画中之物。它们争着从石缝中挣扎出来,要争夺一年中短暂骄阳。

 

我们第三天将近中午时分,才爬到雪宝顶的大本营。说是大本营,其实那只是一片雪宝顶下的碎石地。海拔四千五,寸草不生,空荡荡无一丝杂色。只有高处纯净的白,与低处灰黑色的岩层。空落落好一处天地!壮哉!马夫说,再往左侧侧峰上爬,登几百米有一处高原湖泊,是附近藏人的圣湖,也有守护神祭坛的功能,有藏塔、经纶。好去处!我跟大哥已经被这天地的壮丽,激发了些豪气,变得有些得意忘形,便一意孤行说要上去看。同行的法国人与他的两个儿子也说要去看。留下三个女眷,我们五人慢慢的往前走。根本没有所谓的路,只是不断涌现的大块碎石,或深或浅的沟壑。由此之故,我们走得慢,脚掌似叶,颠簸流离,肩膀有千斤重。大哥身型最是矮小,下盘低,也最是矫捷,他走得最快。两个法国弟弟(一个十六一个十八),高头大马,拼着一股热血紧随其后。倒是老男人走得最稳,双手负在身后,一步步扎实的往前踱,他落在最后面。到了往山上攀登,总算有了像路的小碎石地,像是被踩出来的,依着山形,蜿蜒而上。

 

我腿长且细,原本就不适合爬山,在加上高原地貌,氧气稀薄,攀行没十数步便有种欲大汗淋漓的眩晕感,流不出来,不得不放慢了脚步。很快就被法国人超过了。我将步幅尽量放小,不敢抬头,既是怕看漏了虚掩的石缝,也是畏于山高路险,怕被吓得裹足不前,就此放弃。待攀到半山腰,总算是额头见汗,可气息愈发急促,在一个拐角,看到十六岁的法国小男生正坐在一块凸出来的巨岩上,悠闲的晒着阳光。我向他挥挥手算是打个招呼,他冲我粲然一笑,但没说话,只朝前方努努嘴,似是在说,风光眼前独好,愿与君共享。我冲他点点头,不过没有回过头去看,两条大腿筋大概是由于缺氧之故,酸麻得紧,除了惯性的向前踱步,已无余暇做多余的动作。我转过那个拐角,地面上是巨大的阴影,像一层隐形的皮肤,每条石缝中似乎都有寒气涌现,撩拨我的躯体,路旁是奶黄色的雪栈。雪宝顶盛产水晶,天然的,据说越是高处近雪栈的地上,越是多,前日已于落脚的营地附近村郊野寺周边探究过,确是有些收获,可当下也实在无法顾及这些。之前稀奇万分的夏日雪栈,现下仅是浓浓地仇视。身体的疼痛,胸口的愤闷,激起仅是无边的恨意!这该死的山!我已经被远远的抛在后面了。再行几十米,一个阴影蹲坐在一块巨岩脚下,我没有正眼细看,只能凭依稀的印象揣测对方是十八岁的哥哥。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正低头喘息,也许是刚刚停下,也许已经停了很久,我觉得我自己的气息并不比他好到哪去……

 

最后的几十米是最难爬的,体能已到极限自不必说,山势也陡然雄起,倾斜达四十五度以上,已经没法仅用双脚行走了。其实这样正好,可以用上双手真是求之不得。我将整个躯体匍匐于山体上,这一块山坡陡峭的平坦,像是古时大户人家的大厅屋顶,我就像一个正匍匐于鱼鳞瓦上的跳梁君子或夜行人,四肢如壁虎打埋伏,缓缓向上攀行……眼前仅是层层灰色而干净碎石,耳畔有阵阵的山风凝绕,心脏发出巨大的重音,像破碎的鼓点,勉强呼应敷衍着由风组成的弦乐激荡。这是背阴面,我知道只要爬过这段,便是阳光,便有青草与娇嫩的花,便有那传说中栖息着神灵的圣湖。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有多余的体力能走完这最后一段路,脑中的眩晕已转化为轻微的钝痛。拼着口血气,就最后几步了!

 

等我最终到达山坡顶上,瘫软在绿草地,我感觉我已经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我听着胸腔中的震动轰鸣,天上细碎如丝缕般的云。坡下不远便是那个传说中的湖泊,宝蓝色,看得见湖底的白泥,就像是一块带皮的蓝宝石,一把玉制土耳其弯刀,看不到波光,也无有人际,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这没让我有多得意,反倒有恐慌,说实话,我能爬得上来,可却完全没有把握再爬下去……我已经筋疲力竭了……耳畔有花,一朵三瓣,玫红娇艳,花蕊又是嫩黄的,像是兰花一类,可枝叶远比兰花来得纤小,似有魔性般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我在山坡顶上不知道躺了多久,最终又传来人语声,两个韩国的小姑娘一边笑着一边爬上山来,站在我不远处,用一种疏懒的语调大声说着话。我勉强转过头去看,看到她们一人戴着一顶白色大檐遮阳帽,在遮阳帽的阴影下,隐约可以见到她们白嫩的皮肤。她们没有看过来,说了一会儿话,眼光就落到山下,看着湖畔。我勉力微微支起身子,发现山坡下有个男人脖子上挂着照相机,正在拍照。这帮人的体力真好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法国老男人也正坐在不远处,两只手笼着膝盖,神态静穆,像是在沉思着什么。韩国女孩依旧大声地说着话,音量有点让人不耐烦。我好奇大哥去哪了,支起身子四面环顾,发现对面的山崖上,有不大不小一块阴影,他已经走到那么远了么……

 

那天,具体是怎么下山的,我也不很记得了。我回到大本营的时候,另外四位男士已经都在了,反倒是三位女士不见踪迹,听说是到雪宝顶脚下去采水晶了。等人员到齐,我的体力已稍稍恢复,眩晕感不见踪影,胸腔中激烈的鼓声也渐渐偃旗息鼓,仅余遥远回响。拍了合照,其他人还得在雪山上多住一天,我跟大哥为了赶晚上的飞机,就先走一步。我们又骑了四个小时的马,回到松潘,再从松潘坐车去九寨沟机场,晚上到成都。

 

夜半时分,我泡在浴缸里,洗掉三天来的气味,脑子里还是不自禁的回想早晨的惊险一刻。可其实,那些艰苦的事情,我都记得模糊了。脑子一直回荡的反倒是那微微摇曳的花骨朵,如此短暂的静谧而美。对我来说,那就是孤独的真貌吧。刹那芳华,可寄人生百年矣!

回复 (31) | 收藏 (0) | 317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4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