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不可抗力】萧瑟秋风转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我曾经为了一个女人,杀了一个男人。”周末的夜晚,阿果对我说。

 

阿果跟我是一个项目部的,不过分属两个不同的公司。简单来说,我属于甲方,而他是乙方。在我们合作的那几个月里,我不止一次逼到他开脏口,当然,他把我气疯的时候也有……可总的来说,我跟他关系不错,作为各自行业里,有潜力的新人,相互敬重。只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一直都不曾穿破专业的这层窗户纸,聊过私人的事情。他跟我说他的那段往事,是在一次项目部聚餐结束之后。其他人都各自散了,阿果喝得有点多,我留在咖啡馆里陪他。

 

也许是喝醉酒,令他有些感性、过于随意,才向我曝露心声的吧……他说:“我曾杀过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

 

“所谓的‘杀过’是指?……”“就是杀过嘛!”“怎么杀的?”“忘记了,只知道切切实实的杀掉了。埋到坟墓里了。”阿果低头喝水,一副颓唐样。蓬松茂密的头发,瘦削的脸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趴在吧台上,默默饮水,看着像只可怜的啮齿类动物。我觉得他是喝醉了,便没去在意他的话,也知道搭腔可能更一发不可收拾。

 

简单说来,阿果的故事是这样:

 

在四五年前,阿果有一个非常好的弟兄叫阿杰的。他们是高中的死党,大学又是同一寝室。他们都各自爱上了同一个社团的社长,名字是……我没听清楚,大概是类似于阿花、梦蝶之类俗艳的女性化名字。姑且就叫阿花吧。确实,大学年代,他们三人好到形影不离,是不可分割的密友。所以,也像常见的两男一女的密友团体一般,三角恋的苦痛如约而至。而根据阿果的说法,最后,为了得到阿花,他将阿杰杀掉了。

 

他说:“跟阿杰去爬山,在营地里,我将开山的铆钉钉进了阿杰的脑袋里。他死了。”“尸体呢?”“埋了嘛,山上正好有个墓地,我开了一个新坟,将阿杰的尸体人进去,再将坟头重新埋上。就是这样。”“没有后续的麻烦?”“没有,没人知道他是跟我去爬山,警察找上门来,推搪过去了。”

 

到这里,我依旧不觉得阿果说的是真事儿。只觉得,他喝醉了,且酒话说的不太高明。人民警察哪是如此好糊弄的。

 

我将阿果送回家,将他扶到公寓门口,他用钥匙开了门,走进去。就在分手的时候,我突然心有灵犀地问了他一句:“那那个女人呢?追上了?”阿果沉默半响,才一脸厌弃地回答我道:“去年的时候,得抑郁症死掉了,大概是到地宫与杰再续前缘去了吧!”原来如此,我点点头。

 

回到家,我将阿果跟我说的匆匆在日记上记上几笔,我也醉了,而且远比我以为的严重。醉后写日记,是我让自己回复清醒,至少清醒到可以去睡觉的惯用伎俩。我也不知那晚,我在电脑前记了多久,只记得第二天扶着混混沉沉的脑袋坐到电脑边上的时候,屏幕里密密麻麻写满了一大堆字,只见我写道:

 

…………九月,天空中飘着雨,到了中午时分,雨势愈大。阿果撑着一把折伞走进湖西墓地的一角,鼻尖仿佛能闻到三年前,棺木里的那股腥臭。他不自禁的想到:是他知道我来了吧……阿果在那块陌生人的墓碑前,点了根烟,在伞沿的遮蔽下,等着烟自己慢慢的燃完了。在这过程中,阿果默默在心中祷念,这一刻,他没有愧疚,只是深深的怀念。他将还有十九根的烟盒塞进一个防水的塑料袋中,轻轻地搁在坟头上。“这是今年的份儿了,你好好受用吧。”阿果对着坟头轻叹,在脑海中重新将阿杰最后的身影推到眼前,那张年轻而明亮的脸,失血后的惨白通透,有一点呆滞、别扭的躺在狭小的棺木之中,面朝天,嘴巴微张,似乎正做着最后的道别……

 

阿果走回停车场。车里的女人浓妆艳抹地坐在副驾驶席上,一脸不耐。等阿果坐进了驾驶室,她急急问道:“怎么这么久啊?!这里埋着谁啊?前女友?!”阿果没有回答她,只是点点头,隔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她:“不是,阿花埋在另一个地方。”…………

 

文章实在草率,不像是我写的。如果让我来说阿果的故事,也肯定不会这样去说……我想我会从好多年以后,阿果和阿杰再聚首开始说起。两个为了一个女人谈崩了的老男人,在极偶然的情况下碰上了,两人的脸上增加了一定量的皱纹,肚子上长了一定量的脂肪,头上也肯定白了一定量的头发,坐在某个不知名的咖啡馆里,重头去回忆那段时光。诚然老梗,可这样的叙述角度,肯定会让这个故事更为传神,而有张力。我甚至可以预想到,其中最让人绝倒的情节——不论是变成中年以后的阿果或是阿杰,他们都已经想不起来了,想不起那张脸、那个名字,到底是阿花还是梦蝶呢?

 

那一夜之后,阿果在我面前消失了一段时间。听说是去旅行了,大概一个月后,等到他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问他有关那晚上大家聊过的话。果然,他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当然不是真的,我这次旅行,就是去见阿杰的嘛!”“那阿花也是假的吗?”“阿花是谁?”“就是当年,你跟阿杰争执的那个女孩儿啊。”“人家叫江梦媛啦!”“结果如何了?”阿果叹了口气,想要掏烟出来,摸索了几秒钟,才若有所悟的停了手,无奈地说道:“我忘记,我已经戒了……”

 

在清醒的阿果嘴里,我了解到,原来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当年,那位江梦媛喜欢阿杰,而阿果又爱江梦媛爱的死心塌地。最终,退出的是阿杰。身为三人中最体贴的一位,阿杰觉得自己没法像阿果那样的去爱梦媛,所以,他大学一毕业,就跑到了遥远的北方去发展……留下无法离开的阿果与梦媛。阿果真正感到愧疚的,不是杀死了阿杰,而是因为对江梦媛的占有欲,在明知阿杰主动退出的情况下,也没有做出丝毫的挽留。放他去远方……

 

“现在,阿杰成了一个一百八十多斤的胖子,娶了个新疆人,找了情妇,开了茶馆,养着一大家子呢!厉害厉害!”阿果喟叹着,陶侃道,“反观我,喜欢的女人到手了,早早结婚,早早生子……老婆在前两年得了产后忧郁症,我也跟着被折腾的形销骨瘦,又为了儿子戒了烟。过着苦逼的日子。”“你想说,你不那么爱你老婆了是么?”“爱啊,我爱我老婆,也爱我儿子。不爱,我这么辛苦地是要干嘛?……”“那你为了什么去找阿杰呢?叙旧?”“我也不知道,我说不好,只觉得,是时候去见一面了,就当是,跑去做了场汇报吧!”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不了了之了。

 

不过我觉得他最后那些话其实没有说完。我想阿果也许真正想说的,或者,真正让阿果感到遗憾的,是那段青春已逝——曾经的朋友、恋人,那些曾熠熠生辉的面庞,一场风花雪月事,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洪流,飘散殆尽。不是么?人啊,最经历不起的,便是时间。一生最爱、挚友、亲情、事业,跨过遥远的时间河流,遥望之下,所剩下的,仅是石牌——那些一座座静静停留在墓园中,等着后来者祭祀的碑石,而大多,只能在秋风秋雨中萧瑟……便,只是如此而已。

回复 (33) | 收藏 (0) | 373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4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