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蚁人】迷途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关于我跟刘三的关系,身边的朋友一直觉得非常费解。他们总是有意无意的暗示我,试探我跟刘三之间,是否早已经发展出超越友谊的关系。每次我都哭笑不得地否认,指天指地,赌咒发誓说自己自始至终,都只可能喜欢女人!可每当此时,朋友们就会露出愈发困惑的表情,好像,我果真每晚躺到刘三的床上,这事情才比较没那么怪异似的……说千道万,他们在意的只是刘三同性恋的身份,以及明知如此,还跟刘三同居的我的立场。但,说实话,与刘三合租,在我眼里看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与刘三认识大约是在三年前的暑假,那时候我在一家婚庆公司的策划部里实习,而刘三是那家婚庆公司特聘的化妆师。那时候我们所在的婚庆公司还算正规,在婚礼的操作上,我与刘三便有了很多的合作机会。在头两个月,我一直只当刘三是个正常的男人,明朗风趣,比之别个男性化妆师普遍的脂粉气,似乎更多了份男性的阳刚。直到有一次,就在婚礼的当天下午,刘三赶到新娘子家里为新娘子化妆。那时候我为了确定婚礼最后的几道程序的细节,与刘三同车前往。等到了新娘子家里,我们刚一进门,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哀嚎,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见一道黑影直直的闪进了新娘的闺房。再一看,新娘还在房间外面呢。回头环顾,所有人都在,却只少了新郎。一屋子人都是一愣,都没反应过来。反倒是刘三第一个反应过来,去看摊在茶几上的婚纱照,一看,心里便了然了。他走到我身边,我见他嘴里念念有词,便问他,这是个什么情况?他撇撇嘴,低顺着眉眼回了句,没事儿。那边厢,新娘及伴娘伴郎们总算反应了过来,还当新郎官身体不舒服呢,都急急地上前敲门。可这门是怎么也敲不开,喊也没回声,几个有力气的伴郎想着要撞门。才撞得一下,就听得里面传来消息,说是要静一静,谁都别进来。新娘一听里面还有气儿,先是放下了心,又紧跟着心头火气,却是个不好发作的态势……那边不可开交,刘三只在沙发上一坐,老神在在地抽着口烟。等一根烟抽完了,他才站起来,走到人堆里,说是他有经验,让他与新郎谈。人们见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便多少就信了几分,都将门前三尺地儿让了出来。刘三在门边只“嘀咕”了两句,门竟就开了,众人正惊喜着想上前,却见刘三只一闪就滑进了门里,又紧接着将门关上!因为有言在先是让刘三去谈,众人也没往心里去,大概又是十来分钟的样子,门才又正式敞开,新郎走出来,脸上似由有泪痕,刘三紧跟在后,却依旧是一派淡漠。

 

去婚宴的路上,我问刘三,在房里到底跟新郎说了些什么。他没说话,一直到晚上八九点,婚宴圆满结束了,他才在回公司的路上跟我交了底。原来那新郎其实是gay,还曾是刘三圈里的,跟刘三还有过一段呢……这个答案令我着实震惊,一个gay也会结婚的么?!刘三随口敷衍了两句,最后,等我那股子新鲜劲儿过了,才淡漠地说了句:这样的事儿,也常有。

 

知道刘三是gay,并没有造成我与他交流上的隔阂。我反倒觉得,我们真正认识,应该是从那场荒诞的婚礼之后才开始的。因为是化妆师,刘三得以与很多漂亮的女人建立起了相当不错的交情,他同时兼着好几任少妇少女的gay蜜呢。我自觉是那种直的不能再直的异性恋直男,对女性充满了好奇,于是,女人成了我与刘三之间永恒的话题。而且,我敢说,刘三对女性的理解绝对比我周边那群号称花丛老手的糙汉子精到得多。在泡妞导师的层面,刘三一度是我最足可仰赖的偶像。相反,在刘三个人的情感生活上,他却说的很少,而我这个粗心汉也从不留意。冷眼旁观,我觉得即便在他们的那个圈子里,刘三也是一个不太受欢迎的异类。在我跟刘三交往的有限时间之中,我从来没听说刘三提起过他的什么男性朋友,提起来的都是女人。我一度以为刘三孤绝的状态,源于他自己还没有好好地正式接受自己同性恋的身份,既,有所谓的个人身份认同障碍……一直到很久以后,我们开始合租同居的生活,我才渐渐了解到真相。又或者,只是真相的一部分?没把握啊,刘三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太过难以索解,他是货真价实的“怪物”,而愿意与他同居的我又是什么呢?在这个问题上,当时的我,还远没有这个自觉。

 

时日已久,我也忘了到底是谁最先提出合租的。同居的事儿,似乎水到渠成般自然而然。在那之前,刘三一个人住的公寓到期了,听房东的意思是不想再让这么一个“怪物”霸着屋子;我则是同室的老友最终接受不了大都会的压力决定返乡。这两件事儿几乎在同时发生,所以两厢一对付,便敲定了同居协议。我们在大都会的老社区里找了一间三室一厅的屋子,房租不贵,交通还便利,房子尽管旧了些,好在我跟刘三都是呆不住家的人,只要一张舒服的床一个宽敞的客厅,其余的细枝末节,都看的不重。因为总是要参与一些时尚活动,刘三的生活作息远较我来得混乱,在最初同居的日子里,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我们,鲜有见面聊天的机会。我总是半夜,躺在床上,听到他用钥匙开门进来的声响。脚步声规则的时候,是一个人,如果脚步凌乱,则至少是两个——因为刘三是绝不会让自己喝醉的。

 

可忙碌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我后知后觉,还是听同事中的谁提了一句,说是刘三出事了。他的意思,大概是想在我这儿探点口风吧。我自然没什么新鲜热辣的八卦资料可以给他的,同事也是语焉不详。事后,我问起刘三,他皱着眉头摇头。一开始似乎并没有跟我分享的意思,直到各自灌下一瓶葡萄酒,刘三才絮叨开了。据他的说法,他撬了自己经纪公司高管的马子。他刻意用了“马子”这样的词汇,我听进去了,却未能第一时间嚼出味来。随着叙述的继续,我才愈发疑惑,刘三这家伙说的,真是个男人么?怎么这故事的起承转合,全是男女之间的套路?我藏不住话,当时就将类似的意思说了。刘三听得这话,将两片儿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良久,才接下去递出一句:你不明白,我是彻头彻尾的怪物啊……他说这话,我又不愿意听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什么怪物不怪物的!

 

什么怪物?同性恋这种事情现在很正常嘛,没什么怪物不怪物的。没想到刘三接下去说的话,才真叫我大吃一惊呢。只听他说道:可问题是,我并不真的是同性恋啊……因为高中的时候喜欢上初中的学弟,所以一度,我以为我是同性恋,我喜欢男人。可当我大学正式加入这个圈子里以后,我却渐渐感到不自在,我没法彻底融入这个圈子。这不是性取向的问题,也不是你之前跟我提的什么自我身份认同障碍的问题。而是切实的无法融入啊。刘三脖子已经有点喝红了,这已经是我见过他喝得最多的一次。这么说,你又喜欢女人了?!那不是很好么?乘机过上正常美满的人生。听了我的话,刘三却又摇头了。只听他说,我也不喜欢女人。可也并不真的喜欢男人。我自己就是个男人啊,我没法接受跟一个同样身为男人的人上床。不论谁攻谁受,我都无法接受。刘三的话,彻底让我混乱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能迟疑的抛出一张疑惑的脸,问话却是难以为继了。

 

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三才终结性的给出了答案,“其实”他说道。“我喜欢的是像女人的男人,我喜欢的,是心里住着一个女人的男人。我便是这样一个迷恋怪物的怪物啊。”

 

我自觉是一个容忍度很高的人,但刘三抛给我的话,离我生活其中的世界,实在太远了。我几乎已经忘记了,我第一次听刘三坦诚自己的性向的反应了。在震惊的基础上,貌似还有莫名的释然,也许这个答案,其实也早已浮动在我的意识网上,只是从来都未曾让我正视。那天,刘三说完那些话,就回屋休息了,他拒绝再透露关于“出事”的前因后果。事情的原貌,还是我从圈子里其他朋友那儿听来的。核心人物,是个叫小西的小男生,一度曾是刘三所隶属的公关公司副总的禁脔。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就跟刘三好上了。我听后恍然大悟,心下只觉理所当然,那副总我见过,长得一副猪头样,换做是我,也宁可选刘三,好过陪头猪滚床单么……可在另一头,刘三的日子就没有以前好过了。工作量可谓一落千丈,要不是靠着之前的人脉,几乎要到了入不敷出的危险境地了。只是就他个人的生活节奏看,他倒显得游刃有余。只不过是随我去吃公粮的次数略有提高而已。好多没请他化妆的婚宴,他也美其名曰“顾问”,乐得跟我去蹭饭,不过看在他靠着一张白灿灿的厚脸皮,帮我拿漂亮伴娘电话的情分上,这点小事儿我还是愿意帮衬的。

 

老实说,那是我跟刘三关系最铁的时候。可谓患难见真情(这是他的说法),小西后来又找过他几次,该办的他也一点都没闲着。还当着我面儿,跟那粉扑扑的小男生调情,当然,我与我身后的群雌也不甘示弱。我们都各自几经尝试,在确定谁都没法将对方掰弯或捋直的情况下,我们的关系反倒还更水乳交融起来……真是有够邪恶的同居生活啊……如此这般大概大半年光景,刘三的事业又重新好了起来,甚至一度比之前更忙。可我发现他的手脚也越收越小,反倒没之前爱花钱了,我曾陶侃地问他,怎么?穷怕了?刘三也不怀好意地顶我一句,不是,是吃软饭吃上瘾了。最后又突然摆出一张恶心巴拉的幸福脸庞,对着我说,我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得攒钱养家啊……那时候,刘三跟小西的关系已经维持了一年,在他们那种圈子里,已经是相当稳固的了。

 

大概是两年前的秋冬天,刘三问我借了一笔钱,那时,他可真是豁出命的干,人都瘦了一圈了。我问他干啥用啊?他磨叽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回答我说,小西要去日本做手术,他得帮他。变性?不是,只是简单的胸部手术与荷尔蒙治疗。传说是后者比较费钱。出于伟大的革命友情,我借了他三万块。他红着眼睛冲我说“谢谢”。瘦的缘故,他的一双眸子藏得真深啊,就像一口深井,往里望去,能从腔子里油然升起一股恐惧。也是在那个时节,刘三搬出了我们合租的两人公寓。理由么,自然也是为了省钱贴他的小白脸撒……如此,我们有大概半年失去了联系。只在圈子里零星听到刘三的一些传闻,可那大多,是不可信的吧。因为借了钱给他,我也不好意思如以前般,老是动不动电话骚扰他,他可能还会以为我逼他债呢。只是,最后见到的,刘三那双眼睛,却在我心里留下了一条不大不小的阴翳,总是要为着他担着些心事的。

 

我回想有关刘三的种种,我总觉得是在隔着一张膜看他,尽管我们在一起住了这么久,但有些东西,却是我一个外人所无法触摸到的。在我看来,那是“怪物”的保护膜。这张膜,是由什么养成的呢?我想大概是像刘三这样的人,长年累月,所天然形成的,某种类似于野性之类的东西吧。身为怪物的世界,比之我们正常人来说,要严酷得多,残忍得多——我便是担着这样的心事,一直守望着刘三的再度出现,同时又是恐惧着他的再出现,害怕看到被损毁得更为严重的他。尽管只是全无更具的揣测。

 

果然,大概半年后的一天,我在一个婚庆现场又偶遇了刘三。我看到他,给他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等我。我在后台忙碌半天,心里想着新刘三的样子,我发觉他压根没怎么变,身子又胖回了原来的体态,见到我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波动。这会不会说明他活得还不错呢。那他大半年未联系我,只是为了,不想还钱?!也无所谓了。八点半,台上的活动结束。我走到幕前,刘三果然依旧坐在刚刚的位置上等我。我一脸诡笑地走到他身边,肚子里盘算着该用怎样的话来嘲弄他躲债的卑劣行径。可走到身前,刘三却先将一颗炸弹抛给了我,小西跟他分了。“那小子一到了日本,就跟我失去了联系,手机停了,博客删了。我联系了他家里,他家里说,也没法跟他取得联系。可能是骗我的,但也可能是真的。小西一直就被自己家里人当怪物,让他跟家里斩断关系,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是啊,就像她当年抛弃汪总一样,他一直就是一个心硬的孩子,一门心思只有自己的。”刘三的话里,几乎听不到情绪上的波动,可由是如此,才愈发让人心痛。

 

我与他坐在红彤彤的圆桌前,枯坐半响,我才好歹捡着话安慰他道,至少当年小西离开财大气粗的汪总跑来跟了你,说明,至少是在那时候,他还是爱你的。他与你的关系,也不尽然一开始就是欺骗吧……刘三嘴角牵引出一点笑容,摇了摇头,回答说,不是的,小西是看准了汪总只是拿他作为一个泄欲的工具,才会招惹我这个傻瓜。他跟我一开始,便是想清楚了,要利用我,“洗心革面”,重头开始的。刘三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我们又坐了一会儿,吃了点婚宴上的菜,他才起身跟我说,想出去走走。我自然奉陪。我们沿着黄浦江东线一岸走走停停,不时闲聊几句工作与生活。他现在至少工作是比之半年前更稳定了,偶尔还会以机器人自况,他说,现在乘年轻拿命换钱,将来年老了,如果能用钱来换命,这辈子也算不枉了。我听着,也只能点点头。走累了,我们在沿江的露天咖啡馆里坐下,点了根烟。炎夏之中难得的清凉,我们看着来往的行人,不咸不淡的扯着些闲天。

 

刘三喟叹着问我,你觉得我们这样活着是为什么呢?他也不等我回答他,便又自顾自地接下去道,小西离开后这两个月我想了好多。像你们,这些正常人,活在这个世上至少还有传宗接代的使命要完成。你们的生命得以用另一种形式得到延续。而像汪总这样的人,他靠着个人的能力,也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将自己的事业做大做强,死了至少还能留下点什么……而我呢?小西呢?我们既没有你们正常人传宗接代的职责,又没有汪总那样开天辟地的能耐。我们又能成就什么?在社会中,在人群里,我们的存在,我们这些怪物的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是社会中无谓的虚耗、牺牲?!面对刘三的诘问,我能安慰他什么呢。临分别的时候,刘三跟我抱了一下,以前都没抱过,这已经是我与他之间有史以来最亲密的肢体接触了。他将头靠在我肩上,跟我说,等我忙完这一段,我们再一起住吧。我说好啊,如果到时候,没女朋友,就一起住。

 

那天晚上与女友上完床——说起来,这马子还是刘三帮我要的电话呢——趁着女友冲凉的间隙,我将犹缠绕在下体的橡胶甩进垃圾桶,抽了一口烟,听着厕所里传来的水声。我居然不期然的升起一股子伤感来,既是为了刘三的,也是为了我自己。说到底,大家都只是怪物吧,都背负着各自宿命的罪,行使着各自的苦役。忘却了因何而来,也望不见前去的路。只是这样,倔强地维持着自己的棱角,磕磕绊绊地往前趟……翻滚着,永不停息。

回复 (21) | 收藏 (0) | 239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4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