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重生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周六的黎明,男人从一汪深蓝色的海水浸泡中苏醒,脑海里一片空白。他茫然直视,那些观照着他的星星一颗颗隐去踪影,淡色的阳光随着温和的风一分分轻贴上来,将他笼罩进光幕之中。我是谁呢?我在哪里?男人趁着最后一颗星星隐去之前,轻声自问。没有人回答他,只有漫长的朝阳不容分说的侵占他的一切,逼到光明中来,光明中没有思考的余地,只预兆了重生,除了这个,它什么都剥夺。远方传来马达声,咸味在胃囊中翻滚。男人在翻滚中挣扎,生的欲望涌上来,他呼喊,又灌进更多的海水。大海不想放他走,浸在海水中的双耳似乎能敏锐的抓住海的召唤,空洞洞地轻声呢喃……直到汽笛声划破苍穹,剖开大海。

 

阿虫每次都从血腥的泥沼中惊醒,眼睁睁地直面清凉灰色的现实空气。每隔一个星期总有这么一次,赤裸裸地从惊梦中鲁莽地闯进这边的现实。阿虫看向床头的时钟,时间正指向七点,一抹幽静的阳光等在窗台。阿虫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迟缓地套上那套灰不溜秋的工作服,走出室外。初春的早晨,即便晴空万里,依旧裹挟着重重的凉意,阿虫忍着冻,站在残缺掉一半的砖造水槽前洗了一把脸,将一把泛黄的牙刷塞进嘴里来回搓动。水槽前的空地上,有一株桃树一株梅树,一株开了一株没开,梳洗完的阿虫,顶着一个鸡窝头,木然看着眼前的两棵树,仿佛间觉得自己都变成了一棵树。要真是,该多好。阿虫走回屋里翻出昨天吃剩的馒头,一边啃着一边烧水,等水开了,那大半个馒头也恰好被这辰光吞没。阿虫给自己的大玻璃茶杯里满满地沏上茶,茶叶还是前日惊蛰,刚从一新坟的祭台上顺来的……惜是未到清明,不然就有上好的明前茶可以漱口了。阿虫心中嘀咕:这便是做墓场主的好处,一年四季总能吃得上生人的供奉。一边嘀咕,阿虫一边往墓园里溜达,这是县里最大的墓场,背山面水,那水是个稍稍偏离市区的人工湖,过了湖再翻一座山便是大海。一望无际,阿虫每有不称心如意的时候,便去看海。那海边有淤泥浮沉,非涨潮时,连船都出不去,可挡不住一览无际的海,蔚蓝蔚蓝,浩浩荡荡。让阿虫来看,是永看不腻的。多亏了这泥啊,阿虫时常想,若是沙滩,定也是人满为患。

 

这天阿虫没有去看海,他转了圈墓地,在确认完新朋旧识皆安好,便回屋收拾了一袋子烟草瓜果饼干;另有开了瓶的黄酒两瓶,没开的一瓶,五个打火机,白玫瑰五束,还有不少纸钱,这些又是一袋。都是一些他用不上或用不完的东西,要拿到山脚下村子里卖的——这偏远的小县里,民风淳朴,至孝,却便宜了阿虫这个守墓的外乡人。可在阿虫看来,这也没什么,他信得过佛陀不信道士,他是信轮回的。在他那大脑门里想来,既然人皆有轮回,那我们都是由死转到生这边来的,又都要由生转到死那边去,说到底生死本就是一事,何必分这个计较。这话,他跟释性和尚说过,释性说他有悟,买他的祭品,再卖给信徒,让他们去祭,也拿好处。阿虫笑话和尚是朝外糊涂,朝内不糊涂。释性点头称善,回说,这话大有道理,世人多是朝内糊涂,而不肯朝外糊涂。其实朝外是大可糊涂的,朝内不可糊涂,朝内一糊涂,搞不好就一辈子糊涂进去了。阿虫就喜欢和尚这调调,所以他信和尚不信道士。道士在他眼里没一个好鸟。

 

山下,释性和尚不在庙里,寺院里的小和尚跟他说,和尚上县里办事儿去了,一时半会不见得回来。阿虫将东西让小沙弥先收起来,自个儿站在禅寺后院里愣神,禅寺的桃花反倒是开了,风一吹有几片落到屋顶的瓦上,淡粉色的,何兆?和尚赶去谁家破淫戒去了?阿虫心里胡乱想着,总觉得这一早上过得不得劲儿,他也不知是怎么了。若说是那梦,血色红泥滚了几回了,这三年来不下百次,也不曾像今日这般不能将息。他又不禁想到老和尚释性给他解的这梦,说他必是有前缘未了,生死来过这么一回,孽还存着,没得解脱。什么债呢?不是债,是孽。不用还的,解脱了,就没了。说起来,阿虫是在这禅寺里醒过来一回的。那一回,他躺在县医院的床上昏睡了三天三夜,明灭之间,被释性拾回了这院子,一天后醒了,也都忘了。释性说他有佛缘,他不信,在庙里不僧不俗打了半年杂,搬上了山做了墓园管理员,于今也有两年了。孽,又是何孽,是什么放不下?

 

小庙香火鼎盛,香客往来不绝,坐堂的是个上了年纪的老道士,专事解签。有避讳,不着道装,长袍马褂,一把老长的胡子上头终年架着付宽大墨镜,其实他一点没瞎,打牌从来没出错过。有人说,老头解签赚的还没他打牌赚得多,这话阿虫信,去年上半年的工钱都叫这老道买了酒喝了。为此,他还去勾搭人家王寡妇。王寡妇是老道士的小女儿——没人见过他大女儿,传说是老道士早年不讲究,天机泄得多了,讨个老婆、生个女儿都被天收了去,对此,他们一家都讳莫如深,实际如何,没人知道。王寡妇早年守寡,丈夫出海打渔,没了,于今十年,也不知怎么被老道骗的,不改嫁安心伺候老父。漂不漂亮另说,毕竟是个雌儿,人大路,村里不少光棍惦记。传得难听,真的可能就十之一二。阿虫在她身上办事儿的时候,神游天外,只觉得这女人上道,对她爹赢他钱的事儿,便不那么放在心上了。过个半月去想,才又委屈,便又趁老道不在家,摸上寡妇床。这天赶上阿虫心情不好,对王寡妇说话,便更难听几分。寡妇不理他,由他说,到底是被窝暖和,阿虫再不高兴也跑不了。完事儿了,阿虫躺在床上看着王寡妇的立起的裸背,午后的天光打在上面,油亮亮的像一块倒挂的火腿皮,阿虫想起前几日在杂志上看到的一张封面,杂志仿佛是坟头摸的,照片里也是一个如此这般丰腴的女体裸背,特别的是,在两边的腰子上分别画了一道卷曲的浓胡子……阿虫嘴里不禁喃喃道:这是孽啊……这也是孽啊……王寡妇不理他嘴里的胡诌,抬着左右两个浑圆的胳膊来回审视,原本宽落的眉间平原挤成了个小“川”,雪白的牙齿咬上了轻薄的唇,嗔道:作死啊!都给我咬出红印子了!说着还将胳膊递到阿虫眼前让他瞅,可不是,上臂上红彤彤一片。阿虫心里也有点愧疚,讪讪地不好意思,更不答话。其实他想说,要换了是别人一天到晚滚血泥,搞不好都开始杀人了……

 

关于梦的事,阿虫只跟释性和尚说过,对着别人,他不好意思。倒也不单纯是怕,他早想明白了,就算真是个杀人犯,大不了以命抵命,死过的人不怕死。那怕什么?他说不出来。人总该有些得怕的东西,什么都不怕,就该进庙里当和尚了。他才不进,他脑子里还念着寡妇的娇喘;“海港城”屈老头做的“鳗鱼鲞炖咸肉”。传说,墓场所在的山,古来是石头山,山势蜿蜒婀娜,乃蛟龙所化,且非是土生的,要往西方内陆走三千里,得一湖,湖下有江,自古在江中称霸,作威作福逍遥自在。也不知啥年月,一散仙过江,舟儿被那孽障一口吞了去,闯了祸。散仙道行未够,奈何不得它,便假意亲近,在江边设宴吃酒,与蛟龙述说东三千里外的东海龙宫如何如何。蛟龙心动,欲入海,便踏云而起,日行千里,三日夜,终力竭,翻不过最后一道山,委身于地,龙骨化山,这才成了县南一块屏障,更是风水宝地。这事儿正是屈老头跟阿虫说的,这老头真是老人了,老人老脸,在县里是个人精,啥都知道。他跟阿虫说这事儿的时候,“海港城”还没打烊,屈老头已经打烊了,跟阿虫这孤魂野鬼坐一桌,抽烟眯着眼喝两口自家土酿的小酒,人老了话多,可阿虫愿意听。他常在人前抬举屈老头,为的是要说道士的不好。他觉得屈老头那样才叫老得正经,不像王道士那般为老不尊,老了老了还出来坑蒙拐骗……唯独在屈老头面前,他不说这话,人老了是听不得别人数落“老人”的。


“鳗鱼鲞炖咸肉”是县里的家常菜,别看是下三滥上不得台盘,那也是有绝活的!屈老头就靠这一手菜撑了“海港城”这么大的排场。那菜的妙法,无法说,没吃过的人想不到,说“鲜”?说“肥嫩”?说“嚼头”?……怎么说都对的,又都说不尽。就这么一道菜,他们祖孙三代吃用不尽。要说,这老屈家也是够衰,第二代死绝了,第三代就剩俩,大孙子还染上了隐疾没得生养,小孙女貌比无盐,早年离异,三十有二也没个着落……屈老头老是对阿虫说:是祖坟没安生好啊!我要死了一定住到山上去,你给我做伴,万一绝了户,到时候你可得多帮衬……他是真存着这心思,阿虫也乐得装糊涂吃鱼鲞,满口子答应,可其实呢,他还是存着万一的想法:万一哪天我醒了,非但不是个黑户,还是个地道财主呢?我还真一辈子终老在山上?!


人得有念想,有念想就不用去当和尚。阿虫如此这般想着,眼睛瞅着天顶上明晃晃的吊灯。日头已经向晚,王寡妇在厕所里洗洗弄弄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完。阿虫突然想带寡妇去屈老头的“海港城”下馆子。屈老头大概会不高兴吧?他还老想着阿虫能哪天娶他那个仿佛永远都嫁不出去的孙女儿呢……可谁又知道呢,人家财雄势大,屈大姑娘长得遗憾可治家挣钱可是把能手,她哥是个窝囊废,偌大的一个“海港城”,明眼人谁不知道其实是屈大姑娘一人照应着的。指不定哪天,我想通了就把这“金钵钵”给娶了!阿虫想到这儿又觉得荒唐,嘴角不自禁的便裂开了一道坑。王寡妇恰在这时从厕所出来,远远望见阿虫脸上挂着的那一抹古怪的笑意,心里稍稍放下点心事。她最怕的就是阿虫一整天绷着脸,也不说事儿,一副谁都欠他钱的样子。她走到阿虫身边的时候,看着这个四仰八叉躺在自己床上的男人,裸着上身,肩膀上一块块结实膨胀的肉块,一条粗壮的血管裸露在皮肤表层,一路隐到咯吱窝里,那曲线柔美极了……她时常说阿虫是域外来的水手,走失了的娃娃,天真到了不知世故,眼窝里又藏着一双饱经世故的瞳子,像庙里高鼻深目的菩萨,看着叫人安心。


回复 (17) | 收藏 (0) | 402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4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