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历史上的八卦】聊一聊那场有名的三角恋吧

小鲨骨头 发布于:

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我已经读了十来天了,刚读完第五部《凯撒时代(下)》。凯撒死了,那场有名的三角恋,以三人先后殒命而最终悲剧收场,顺带跟着一道死的还有凯撒与克娄巴特拉非婚所生的儿子——时年十七的凯撒二世。他被自己名义上的兄长屋大维赐死。倒是马克 安东尼的双胞胎活了下来,被送给安东尼的原配、屋大维的亲姐姐屋大维娅抚养……而他与克娄巴特拉婚内所生的小儿子也被送到罗马。

 

说道围绕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展开的这场西方世界里最为知名的三角关系。我在阅读这部书之前只是略有耳闻,连“知其大概”都说不上。那部有名的电影“埃及艳后”也仅在电影频道上看过一些片段,留下的印象基本停留在伊丽莎白泰勒的惊世美艳上。对她的野心(和智慧),并未留下丝毫的印象。在下意识里,我总觉得太漂亮的女人,不太容易成为野心家。而在真实的(史家所言的)历史中,“野心”成了酿成这位当时——算上罗马也算上东方的大汉朝——最有权力的女人的人生悲剧。在她最初遇见凯撒的那一年才21岁,空有女王的头衔却在王室权力的斗争中落在下风,靠着凯撒,她成功继承了王位。并仿佛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凯撒的情人。那一年的凯撒刚52岁。根据史料的记载,克娄巴特拉并不如传说中那般美艳,但天性聪明好胜的她,为了王位的继承而主动投靠了凯撒,并用青春的狡黠成功地变身为“凯撒的女人”。在当时埃及的政治格局里,在同为王室成员的四姐弟中,她果然脱颖而出成为凯撒钦定的埃及王室继承人。

 

对此,作者盐野七生也不禁插了一大段分析与揣测,并在结论中这样写道:“总之,对凯撒来说,即便和克娄巴特拉没有发展到情人关系,他还是有很多理由选择扶持她来做埃及的王;而克娄巴特拉则认为这些是因为自己的魅力!这样想也并非毫无道理,比起事实来,女人是那种更愿意相信自己是凭借魅力获得成功的动物。”而也是由于这份下意识地误解,才埋下了她后半生悲剧的伏笔吧。

 

但不管怎么说,21岁时的克娄巴特拉无疑是幸福的。尽管凯撒远比她大很多,长相也不好恭维(略秃),却也是个自年轻时代便出了名(超级有名)的花花公子。他不仅情人众多,更难能可贵的他还能让众情人和平相处,甚至跟情人们的丈夫和平相处……在这一点上,我不知道凯撒是不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治家,但他毫无疑问他是有史以来最令人咋舌的情场高手。与后世的唐璜之辈,动不动还要杀死情人的丈夫或者父亲比起来,他绝对是在另外一个层次上。我想,对于52岁的他来说,要驾驭一个21岁的小姑娘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也许你会说,既然是驾驭,那身为女方的克娄巴特拉怎么会感受幸福呢?提这话的人,大概还不太了解女人这种动物。在两性关系中,女人感到不幸福往往不是被一个男人驾驭着的时候,而是在她们觉得对方驾驭不住她们的时候。就这样,我想他们应该是度过了和谐愉快的四年吧。克娄巴特拉不仅为凯撒生下了他唯一的儿子,还以埃及女王之尊,不远千里地跟随着凯撒去到罗马居住。直到凯撒遇害为止。


看完这整个故事,我总不禁喟叹。对那个时代来说,凯撒的遇刺身亡,不论对谁来讲都是一个悲剧。①其实不论是身为凯撒情妇的克娄巴特拉也好,还是身为凯撒左膀右臂的马克 安东尼也好,都算得上是人杰。尽管都各有能力及性格上的缺陷,但在凯撒伟大人格的护翼之下,他们是安全的。就算不能成为当代第一流的人物吧,至少不致命,不会是输家。如果我们假想凯撒还活着,克娄巴特拉便一辈子都会是埃及的女王,而且在她死后,凯撒的儿子会继承王位。而安东尼也会作为凯撒手下最值得信赖的助手,在屋大维即位之后成为罗马新帝制时代一块坚实的基石。他们的人生不会是历史书中所书写的那个样子。可惜历史容不得假设。也许有人会说,如果凯撒不死,他们之间那场伟大的爱情不也就不会出现了么?嘛,那就得看我们怎么样来理解爱情了。

 

不论是历史上还是文学上,故事总是告诉我们,爱情是危险的,更是叵测的。两千年来,每一个读过关于埃及艳后的那一整段罗马史的人,都不禁会心存疑问:在克娄巴特拉的心里,凯撒与安东尼,她到底更爱谁呢?且每个人得出的答案可能都不太一样。从明面上看,大概很多人都会觉得她爱的是安东尼吧。谁让她为了安东尼生了三个孩子呢?且,以女王之尊,不顾安东尼已婚的身份执意嫁给了他。并在死前要求葬在安东尼的身边。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么?我当然不能断言说,埃及艳后并不爱安东尼。但她对他的爱,也确实是值得商榷,至少是不纯粹的。那场爱情,以克娄巴特拉的立场来说,更像是一场围绕权力的豪赌。且实在赌得没什么必要。以地位来讲,她是埃及的女王。在当时,埃及还只是罗马的同盟国,女王只需承认罗马的霸权(连行省税与贡品都不用交),在地位上丝毫不逊色于尚未转型成帝制国家的罗马最高领导人——任期仅有一年且需要两人同时担任的执政官。在财富上,从我们“埃及艳后”那部电影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当时的埃及经济之富裕是罗马所无法比拟的。②在屋大维荡平安东尼暨克娄巴特拉之乱之后,他用埃及的国库——其实就是女王的私蓄,著名的“托勒密财宝”——用作军费,不但有余还一度破坏了罗马的金融市场。这笔财富之“无法估量”可见一斑哪。更为重要的是,在政治资本上,她可算是凯撒的半个未亡人,而且谁都知道(尽管凯撒没认)她生下的男婴是凯撒的独子,即便凯撒没传位给他,他至少也是屋大维名义上的兄弟。对于各自认作凯撒继承者的屋大维与安东尼来说,不管哪一方胜出,都不可能去损害她的利益。她完全可以不趟这趟浑水,也不可能会是那个输家。她投向安东尼无异于给了屋大维一个铲除潜在政治威胁(凯撒独子)的口实!而事实上,她的这场豪赌也确实牺牲了年仅十七岁的小凯撒。

 

在对克娄巴特拉后半生的评价中,作者盐野七生也不禁感叹说:“同样身为女性,笔者本不想用‘浅薄’等词语形容女人。然而当跨出决定性一步时(与安东尼结婚),克娄巴特拉已32岁,笔者也无法以‘年少轻狂’这样的理由为她辩解。”

 

浅薄与年少轻狂,确实是世袭的王侯(不论男女哪)最容易犯的错误。但在克娄巴特拉身上真的如此么?从她年轻时的经历来说,如果我们相信那些史料是真实的,至少这位女王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至于年少轻狂如果用来形容她那位先不知轻重杀死败将庞培后轻易对凯撒宣战的弟弟,也许恰如其分。但只要我们想想年仅21岁的克娄巴特拉便懂得运用美色主动勾引凯撒,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我们确实不能用年少轻狂来形容她。或者,我只能将她定义为一个投机者。正如盐野七生所揣测的那样:克娄巴特拉自以为是凭借个人的魅力而征服了凯撒——这个大地中海最有权势的男人,而凯撒却其实只是做了一个“顺水人情”:这从凯撒遇刺之后所公布的遗书之中,一字不提克娄巴特拉及他们的孩子,便是明证。而在遗书公布之前,克娄巴特拉大概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吧。

 

可以想见,凯撒的遗嘱深深伤害了当时身在罗马的克娄巴特拉的自尊心。这个男人宁可传位给一个八竿子打不着并只有17岁的少年屋大维,而自己的儿子却连第二顺位的继承人都没捞着……对于拥有“神之血脉”③的埃及艳后及其子嗣来说想必是一种耻辱!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那样的情境下,克娄巴特拉作为一个女王、地中海世界最富有的人、整个埃及国土的持有者,并天性好胜骄傲。在她的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忍了,离开罗马回到富庶的埃及,一辈子背着这个耻辱默默将儿子养大,想的话养几个男宠什么的,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就是复仇!摧毁那个给自己带来耻辱的男人,所留下、安排好的一切。而很快,她的机会就来了。

 

说起马克安东尼,大多数人只觉得他是个鲁莽的武将。这大约没错,但有趣的是,我觉得他其实跟他最终深爱的女人在面对凯撒的态度上惊人的相像。如果说凯撒的遗嘱第一个伤害的人是克娄巴特拉,那么第二个觉得受伤害的,大概就是马克安东尼了吧。这里要对凯撒的遗嘱,稍微做一下介绍。在遗嘱的重点部分,自然是订立继承人——屋大维。而他的附加部分则是,万一当时正在战场上服役的屋大维遭逢不测,作为第二继承人的是布鲁图。一位在那个时代与安东尼同为凯撒左右手的少壮派,就凯撒遇刺时的官职来说,还略逊于安东尼。更滑稽的是,他也是在元老院刺杀凯撒的“持刀人”之一。④在遗嘱中,只提到让安东尼做辅佐的工作。

 

需要补充的是,在凯撒与同为罗马一代名将的庞培的内战过程中,安东尼有很长一段时间作为大后方罗马的主要政治决策人。这就略等于,父亲在外打仗,留下信得过的长子看家一样。如果说,坐上女王的宝座、生下凯撒的独子让克娄巴特拉错误的理解了她在凯撒心目中的地位;那么,这段留守大后方担当稳定政局的重要使命的经历,也让安东尼错误的预估了凯撒对自己的看法。他大概从来未曾想过,凯撒也许自始至终没想要将衣钵传递给他……写到这里,我不禁也要感叹一句,凯撒得“神君”之称号真是当之无愧,他的“神”不仅仅表现在他在短短二十年间所立下的绝世功业,更在于他的“深不可测”。古来,越是伟大的人物,越是不可估量——海水不可斗量啊。木心先生说:只有天才才能理解另一个天才。而在凯撒那个年代里,还真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包括他的左右副手,也包括他最切身的情人,他们靠得再近也分享不到、看不到凯撒所能看到的世界。而就历史之后的演进来看,真正继承了凯撒政治理念并将它彻底实现的,还真就是那个在凯撒家中长大,而在凯撒去世时只有十七岁的屋大维——那个未来的“奥古斯都”!⑤

 

我们只能说,凯撒的知人真是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但凯撒一生其最大的戏剧性也体现在,如此伟岸、清醒、知人入微的人,杀害他的主谋者暨操刀者却又大多出自他自己的党羽……这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吧!实在荒谬、不可解,但若强为解之,我们只能说凯撒并不是死在了自己的知人不明,而是死在了他的伟大上。他胸襟广阔,容得下不同政见者在他的羽翼下成长,最后却长成了一条毒蛇……一个人因为他的高贵,而死于阴谋,这也说得通,天上飞的鹰是不会知道老鼠是怎么打洞的。

 

当然,安东尼的愤怒与克娄巴特拉的愤怒还是不同的,他最初也许只是觉得郁闷、不甘,而那时候的屋大维(除了凯撒继承人的头衔外)又实在太无足轻重了。第二继承人布鲁图又成为了整个罗马世界的公敌。这一切都不可抑制地助长了安东尼的野心。但奇特的是,自凯撒死后,不论是他还是克娄巴特拉都一一令人咋舌地犯下了一系列愚蠢的错误。简直就像是台语说的“走钟”了。也许是他们都确实不具备真正政治家的器量吧……还是来自“神君”对忤逆之人的诅咒?

 

让我们跳过他十数年中一步步地堕落,最终兵败的过程。在亚克兴海战战败后,他紧随着早他一步逃跑的克娄巴特拉回到埃及。接着,屋大维到了。他出兵迎敌、哗变,另一头皇宫中的克娄巴特拉情知必败,她派遣一个奴隶跑到前线去说自己已死。安东尼自尽,一时不得死,艳后却后悔了,又派一个奴隶去说自己未死。安东尼欲绝,想见妻子,他的亲信卫兵拖着他将死的身躯去找克娄巴特拉,后者躲在神庙密道里只是不见。无奈何,只能将身体托着扔进去。夫妻见面,安东尼死在克娄巴特拉的怀中。屋大维到了,密道被攻破。先软禁,婢藏毒蛇于果篮,偷渡入宫,蛇吻而死。死前提了一系列要求,屋大维只同意了其中一个,把她葬在了马克安东尼的墓旁……那一年,克娄巴特拉四十岁,马克安东尼四十七岁。

 

关于爱情,我们还能讲什么呢?之所以要跳过这对同命鸳鸯,十数年间一幕幕、如跳梁小丑一般的滑稽戏剧,并不是不精彩,而是太可悲。假如我说,这两个人的悲剧是源于爱情,可能也没有那么过分吧?至少是克娄巴特拉彻底搅乱了安东尼基本的判断力。牵引着,一步步将他——那个凯撒曾经最出色的手下将领——变作自己的傀儡木偶。并在关键时刻,先后两次弃他与不顾。⑥可即便这样,也许我们还是只能承认,克娄巴特拉确曾爱着并最终爱着这个男人。是最终密道临别,将死的安东尼说了什么而最终俘获了女王的心么?我想不是,早于此,更早于此。也许是在那场滑稽的,在亚历山大(埃及首都)举办的凯旋仪式上,安东尼拜倒在她——已经是妻子了——脚下的时候?或者是安东尼远征不顺,在叙利亚颓废不振的时候,她千里奔去安慰?是安东尼为了她抛弃妻子么?又或者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还是仅仅初见……过程有太多假设,但似乎都并不重要。重要的,仅仅是两个人相爱着。

 

讲真,关于爱情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而且,又为什么要讲?说清楚也许只是我们这帮后世文人的一厢情愿吧。艳后泉下有知,大约只会桀桀冷笑:小子,又给你添了笔谈资了吧。转瞬一嗔目哂道:你没资格!是啊,自然是没资格,那舍生忘死(安东尼)、孤注一掷(艳后)的爱情。确实不是我这辈文人所能随意评价的吧。


回复 (0) | 收藏 (0) | 477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