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浅介《自私的基因》,兼论单身主义在进化论理论中的合理性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叔本华曾经在评论阅读的文章中谈到,人类有两种历史,一种是政治的历史,一种是文学与艺术的历史。沿着他个人的哲学理念,他继而阐明说,前一种是意欲(另一个译法是“意志”)的历史,后一种智慧的历史。“所以,政治的历史从头到尾让人担忧不安,甚至惊心动魄。整部这样的历史无一例外都是充斥着恐惧、困苦、欺骗和大规模的谋杀。而文学、艺术的历史却读来让人愉快和开朗,哪怕它记录了人们曾经走过的弯路。”(《叔本华美学随笔》P24)需要稍加点明的是,叔本华并不批判意欲,这在他的代表作《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中说的很清楚,他将意欲作为整个世界运转的核心驱动力。他认为不论人也好,动物也好,花草树木,天空大地,无不受到意欲的裹挟,是意欲运行所产生的表象。当然,这只是个很粗浅的说法。幸好解释叔本华的哲学,并不是这篇文章需要承担的任务。

 

过去一周主要就是读了两本经典著作。一本是新交,一本算是旧识,而且一文一理,搭配愉快。《自私的基因》作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作者是前剑桥大学教授理查德.道金斯,迄今已近四十年。我读的是06年的三十周年纪念版,与八十年代的第二版比只新增了一个作者本人05年写的一个“简介”。我得说,如果没有这个知性而富有趣味性的简介,我大概很难鼓起足够的勇气把这部不长不短的科普性作品从头读到尾。大多数资深读者都会告诉你这样一条感悟:无论怎么强调幽默感对于一个作家的重要性,都不为过。这即便不算是金科玉律,它至少也是我们初识一位作家一个极为重要的参考标准。而在道金斯先生这儿,他不但拥有着那些聪明透顶的头脑们共有的理性的自负,更有着英国知识分子特有的、带着那么点嘲弄意味的冷峻幽默感,而且通观整部著作,即便在解释逻辑性极强的案例与理论的时候,他也丝毫不吝于展现他的这种幽默感。这让整部作品,不但说理通达,且富有可观的文学趣味性。

 

《自私的基因》这部作品在过去三十年来都被誉为是全世界进化论者的必读书。不但生物学人要看(确曾被作为教材,至少是重要参考书目之一),连那些应已过时在国内却依旧大行其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也应该看看。简单说来,作者在整部书中基本都只为了阐明一个核心观点(至少前十章可作如是观):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所谓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基本单位,并不是我们能见的物种,而是不同物种乃至不同个体内所承载的“基因”。为了说明这一论断,作者从地球上的生命起源(确切的说是生命起源的假说)开始提出这个命题,然后以当下生命体纷繁的生态现象来逐步地阐释、证明这个命题的准确性。他提出了“擅于复制的基因”和“相对自私的基因”这两个概念,推论根据“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原则,富有这两种属性的基因就结果上来说成为全世界所有基因的主流的合理性。同时又细查、分析现实生物行为中,那些看似与“自私的基因”理论相冲突的利他性行为,来说明当代基因作为适者生存的胜利者的复杂性。以上,是我这个门外汉,粗浅的总结。文本中有很多精彩的案例与条理清晰的推导。更重要的是,经过了三十余年,作者的这套理念,即便不能说已经成为了学界的共识,至少也是一个主流的观点,是一个学习生物、进化论绕不过去的一个课题。


作者本人也在前言介绍中,不无自负的宣称道:“虽然有一些细节已经改变,新的例子正层出不穷,但除了一个问题外,这本书里几乎没有任何内容存在问题,需要我现在(2005年)急着将它收回,或者需要向读者致歉。”他在这段文中所说的“问题”主要指的是修辞上的问题,“自私的基因”这个题目本身就会产生歧义,而作者为了更为形象的说明他的理论,所使用的一种将“基因”拟人化的写法,更容易引发误解。其实,在文中作者自己也不止一次的强调,基因作用于生物体所展现出来的所谓“自私”,并不是说基因本身有操控力,或者说基因本身富有如“幽灵”一般的思考能力。阅读这部作品,我们要记住这是一本进化论的著作,而优胜劣汰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我们总以为自己还处于这个过程之中,或者以为这个过程是快速、简单、直接的,其实并是这样。


作为一个文科生,整部著作最让我着迷的是第十一章《觅母:新的复制基因》。(在76年的第一版中,这也是最后一章。十二与十三章是在八十年代的第二版中才新增的。)作者为了阐述他的理念,刻意发明了一个全新的单词“meme”。觅母是它的音译,意译的话,我们也许可以说这个词代表得是一种类似于“文化符号”的概念。当然,这里的“文化符号”是极广义的,甚至于使用“符号”这个词都无法包容它的复杂与广袤。作者认为人类有别于别的生物体最大的不同,并不在于高超的智能,而在于人类特有的社会文化。或者说,相较于人类在生物智能上(或者动能上)跟别的族群的差异,人类在形成“文化”上的特质与能力,才是人作为一种生命体的最大、决定性的特出点。而“觅母”在人类意识中的存在与传播,就像是基因在所有生物体中的存在的实际效能一样。简单来说,“觅母”并不只是象征性的符号(虽然它可以是),事实上,“觅母”恰恰是我们人类社会的文化本身,是人类文化传播的基本单位。

 

举个例子,我们说自己是中国人,凭借的是什么呢?当然,我们会说中文,因为我们说中文,所以我们大多学过“床前明月光”,我们知道谁是李白,孔子是先秦的哲人,我们有特别的伦理观念——传宗接代、孝悌、夫为妻纲,(当然,遵不遵守那是另一回事儿),还有老子,还有禅宗……如果要罗列下去的话,那可以没完没了。这些都是一些文化符号,不过没有关系,觅母也可以是文化符号。事实上,能够成为文化符号的觅母,恰恰是最为成功的觅母。如果历史到退回几百年,在李白刚写出那句“床前明月光”的时候,那时候的《静夜思》还无法成为代表中国人的符号,那么它是什么呢?用道金斯的理论来说,这就是一个觅母,由一个叫李白的人创造的觅母。但是等等,李白为什么可以创造这样一首诗?最为基本的,他得有一个格式——“五言绝句”。但五言绝句并不是李白发明的,五言绝句始于汉乐府,历经汉晋南北朝,直到李白用它作诗,之间跨度达到六七百年。我们只能说“五言绝句”便是一个极其成功的觅母的典范。(我们到现在依旧可以随口吟唱不是么?)这是一个高大上的例子,但觅母也可以很浅显卑微。比如说类似于“屌丝”之类的网络词语。事实上,我们日常生活中,吃穿用度所有的一切,都“其来有自”的有一个最早先的觅母。中国人坐的椅子,源于马凳,是外来器具;裤子,也源于游牧民族;“紧张”最早是日本人翻译出来的;“T恤”整个词包括它的含义都来自国外……

 

我觉得身为中国人,我们只要稍稍研究一下汉字,就能清楚的理解觅母的演化过程。如果问“旦”和“日”哪个字更早存在,我想稍具理性的中国人都会说是日早于旦。我想这是汉字作为觅母,最早期的一个融合的范例。在这个范例里,“一”作为地平线的代表是一个觅母,“日”作为太阳的代表作为另一个,日在地平线之上,便是“旦”——一个全新的觅母。简便易懂。但渐渐的“一”作为地平线代表的觅母“式微”了,而“旦”作为前者的衍伸觅母却得以保留到今日,成为通用字。(另,“一”作为地表的象征,还有另一个浅显的例子:“生”是“屮”从“一”里长出来的意思。)但中文作为象形文字有趣的地方在于,任何觅母即便式微也不会彻底消失……我们没法在当代字典“一”字的词条看到“地表”或“地平线”的释义,但这个“觅母”依旧保留在“生”与“旦”之中。

 

作者明确地表示:一个觅母一旦产生,它便和基因一样,是一个被动的、被选择的过程。而这个选择过程的“时空、场域”,便是无数代人类的大脑。根据进化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原则,觅母作为人类文化的基本单位,就像基因作为生物的基本单位一样,也会无时无刻面临被淘汰。同时,也是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新的融合(合作)与再创造。觅母的运作规律,与基因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运作周期。觅母的诞生乃至人类的诞生,都要远远晚于基因的诞生。但对于人类来说,觅母作为新的“复制基因”,它的实际效能却可能已远远超过了我们生物性基因对我们的“控制”。比如,单身主义;比如,丁克一族。不管它多么小众(在发达国家已经不能算是小众了),这种文化本身不可能是人类生理基因的作用,而是一个漫长的觅母衍化到21世纪的“结果”。

 

人类不生育的文化作为觅母最早起于何时呢?虽然没有研究,但我想至晚不会晚于几千年前的巫文化时期,据我所知很多早期的巫师就已经是不婚育的了。然后是众所周知的佛教与基督天主教、道教等宗教“祭师”、“修道者”,那些和尚道士神父修女们。他们也是不生育的。这些有案可查的晚期范例,共同的出发点基本都是”绝尘“、“出家”与“侍天”。“神”与“巫”作为自远古时代起便存在的觅母,发展到中世纪,因各个地域、文化的不同,发展出了“上帝”、“佛”、“梵天”、“真主”、“玉皇大帝”等,它们经历相互的融合与各自的发展,形成不同的宗教文化,也可视为各个自成体系的觅母群。而“保持独身以敬神佛”的文化即便到现在都是这些宗教觅母群中的成功觅母,为普罗大众所熟知。而有趣的点在于为什么原本只在宗教领域中发挥作用的单身主义是经历了怎样的演化,而蔓延深入到凡俗社会中的呢?


这里理查德道金斯教授在文中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见解。他认为人类当中往往存在一些才智超群的个体,他们不但被动的受到觅母的影响,同时又具备自我创造觅母的能力(至少是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比如说一些杰出的艺术家、作家、思想家、科学家。对于这些个体来说,他们有时会觉得自己所创造出来的觅母比他们本身的基因还要来得重要。这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道理,但事实很可能确实是这样。我们可以透过两个方面来分析这一现象:就基因的角度来说,你的子女只能继承你一半的基因,而且你的基因的哪一部分在ta身上会显现出来你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当然也没法知道ta会继承你的配偶的哪些基因,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要生育一个后代的时候,就某个角度来说,他是在跟天赌一次命……反观觅母,首先觅母跟基因一样,他的性质本身是“自为”的,这跟ta的创生过程有关系。人每天在脑海中会转过无数条思绪(其中就蕴含着无数的觅母),其中哪些是有价值的,哪些则没有,并不受人的主观筛选。ta是在潜意识里运作的,你甚至不知道ta已然存在,也许会有点感觉。这就像诗人是先有诗意,才会作诗一样,甚至诗意都不是一时兴起的,我们看到的一时兴起,其实在出口之前,已经在诗人的心底潜藏了很久。总而言之,一个重要的觅母ta在草创期的时候,并不受到创作者的保护,它是自然发展出来的,到ta行将成型的时候,我们才能第一次见到ta。而从它创生到让我们见到,ta其实已经打败了无数的对手。因为ta才“真正的重要”,而其他是不“重要”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对于一个杰出的思想家、学者、艺术家来说,他的一生事业是由无数个对他来说“重要”的觅母组成的。


而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基因给予人类生育繁衍的基本欲望(性欲、母性、夫性),可残酷的是其实真正得到传递的是你的基因而非你个人,因为传递的代数越多你个人的基因被保留在你每个后代身上的数量便越少!我们都知道孔子的家谱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保存最为完善的,但如果计算两千年后的孔子后人,他们每一个真正保留着孔子的基因的比例有多少呢?按照每历一代,便要稀薄1/2的话,到现在84代孙,有四百多万人,但他们每一个实际值保留着孔子的基因只有百分之(1/2的84次方),那已经是小数点后二十多位了……他们的相似性实在可以忽略不计——就生物层面来讲,中国人传宗接代的说法是多么的荒谬啊。当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可道理就是这样。基因在某个角度来说是不朽的,但作为基因的载体——人类却是速朽的。任何一个人即便选择生育后代,他的七代孙跟他的基因相似性都不会超过百分之一!(当然,近亲结合不算在内……想想《权力的游戏》里的“龙妈”一族,他们为了保持基因的纯粹性一直选择兄妹或姐弟结合。看起来不道德,也不卫生,是的,但就生物性上来说,这是保证基因纯粹性的唯一手段。)

 

而觅母的传播繁衍似乎是更接近永久性的,而且越是伟大的觅母ta越是可以像李白的诗、贝多芬的音乐一样保留ta本然的样貌。孔子以及他的后人们努力的生儿育女,其实并没有为孔子本人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些什么(基因倒是确实传播开去了),要说留存也是留存下了“中国最尊贵、古老门第”的这样一套特殊的历史文化觅母;反倒是孔子的弟子们为孔子写的《论语》,相比起“孔家”来我以为是更能代表孔子本人及其思想。当然,你也许诘问会说孔子在基因与觅母上两不耽误啊。是的,原本这两者就并不存在本质性的矛盾,如果说两者利益在一个个体身上会引起尖锐的冲突,那也是由这一个体所承载的觅母的性质所决定的。孔子继承也好,传播也罢,他头脑中以“仁”为核心运转的文化觅母,也许反倒促成了他婚育也不一定。孔子一生就生了一个孩子,而且至少留给我的印象是,在孔子的心目中,他的众多弟子反倒要比他的独子重要。(孔鲤没有随孔子周游列国,死得比孔子早,一生未见有何建树。)在古今智者的范例中,心疼弟子甚于子嗣的范例非常普遍,其实用道金斯的理论作为参照,也就不难理解了:孔子没有弟子哪来的《论语》?耶稣没有门徒哪来《新约》?释迦摩尼身边的僧团,先知默罕默德身边的秘书,担当的实在都是同样的工作:为智者传播他们的智慧(觅母)。


总之,如果一个人他秉持的观念是觉得自己所能够生产继而传播的觅母比他本人的后代还要来得重要,那么他的心思、精力就会很自然地更多的放在他所能创建的觅母身上。生育后代是很繁琐的工作,需要消耗人大量的精力、时间,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关于生育叔本华会说,这是一种意欲的行为,因为它无关智慧。他认为,人类真正的价值在于“文化”,也就是在于“智慧”,在于“觅母”。当然,他没有反对生育的意思(虽然他是彻底的独身主义者),本书的作者理查德道金斯也没有这个意思。他们共同的观点是,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是可以超越“基因”的桎梏,而在新的“复制基因”觅母那儿,达到真正的自由。(顺带一说,其实佛陀也表达过同样的意思。)

回复 (9) | 收藏 (0) | 507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