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骨头式的胡言乱语】两性-战争?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每年的这个时节,老天爷就像是在生闷气,打雷闪电,连绵不休。雨下的也大,唯恐这座城市还不够脏似得,淅淅沥沥不停。一身居家衣裳,窝在小书房里,伴着雷鸣,一个字一个字战战兢兢地读《查拉图斯特拉》……讲真,尼采大约是耶稣之后,最接近耶稣的男人。我这样讲,仿佛还有一个接近上帝的女人似得,难哪:“救世主”可不是一种温柔的追求。其实有意志有独立思想的人,刻苦专营无非求得是一个完整的“我”:完成一个人。这可能是在所有种人生中最为艰涩的一种。与那种艰涩比起来,信仰只是一座桥梁——由执迷为船去往彼岸。但至少得相信有一个“健全之人格”存在。叔本华偏偏觉得,没有所谓的“健全”。单凭这点,如果要在叔本华与尼采之间挑一个“健全的人”,我选前者。这不是因为后者疯了,而是在面临信仰的绝境面前,叔本华体现得更为豁达。

 

讲到女权,从出版《第二性》开始到现在,也有六十多年了。皇皇大世界,居然还没有出现一个彻底改变世界的伟岸女性。我都为女性同胞们感到遗憾。感觉是一个母神(女性主义)叫嚣了半个世纪,却还没有显出神迹。这让信徒们情何以堪。女性政治家倒是越来越多了,大好事儿啊,至少她们不至于热衷战争。政治家这种动物,大体上,只要不是专制政体下的产物,一般是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制造问题的人(好吧,美国总统例外)。我的意思是还不能算改变世界。乐观地看,时间还短,一种思潮、观念从发生到成熟,没个一两百年压根看不出效力来。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罗马人的故事》我也看了,盐野七生是个好作家。身为男性,我其实是个女权主义者。要是下一个救世主是个女性,我一定信得更为虔诚。尼采老是批评说,在他看来,历来最伟大的人物都过于渺小,当然,他那个年代除了神格化了、供在教堂里的圣母玛利亚,哪见过女性的“救世主”。(不过,我倒是也还没见过。)


现代都市女性,就我所见,事业心动不动比男人还重。就文化性别史的角度来讲,男性就像是败家子,躺在千百年堆积起来的功劳簿上不思进取;而新时代女性则是新兴贵族,正在玩命地试图在现世快速地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范围。甚至是女性帝国。现在美国常春藤学校的毕业生里,男女比例已经开始倾向于女性,我想这就是先兆啊。当世界第一的国家,几十年之后,被掌握在女性手上,离女性帝国的日子也不远了。当然,“帝国”这一词汇,在女性那儿应该(必然)有一个全然不同的诠释法。这是女性对数千年男权专制的反弹。说到底,也不是一个正常现象。抗争与压迫,是双生子,现在还在抗争,说明压迫还远远没有结束。就算在欧洲与北美实现了局部胜利,依旧不能过于乐观。缩小到国内范围来看,中国女性还是过于传统与保守,就算比之我们的东亚近邻相对先进,在世界范畴内还是落后。传说,在中国各个阶层中,活得最为滋润的是“单身的女性富二代”。不论真假吧,有这样的传言,我觉得都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为什么要强调是“单身”呢?而且作为富二代,女的活得比男的滋润,也不正常。这里面有重男轻女的猫腻。给块糖就甜了?


正如尼采所言:人是一种需要被克服的东西。在这句箴言的号召下,过于强烈而不知抑制的动物欲望与世俗财权欲望,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惰性就更糟了。①祭出这句话,大批人都得中枪,本是不分男女的,可我还是想指出:就我所见,中国社会人格健全的女性是要少于男性的。当然,也可以辩解说这并不完全是新生代女性的责任。客观上,在这个所有人都被物化的社会中,女性被物化的程度远远超过了男性。这你去看看娱乐周刊上的报道就知道了,女明星私生活被消费的程度明显大于男明星。②但女性不是全没责任,重男轻女的思想,不仅仅男人有,女人也有,而且未必轻。当她们想要谋求福利的时候,便祭出男女平等的理念;而当她们需要承担义务的时候,却又往往躲进“小女子”的闺阁中去了。这是现代社会女性的特有的狡猾,且绝非个例,普遍得很。这种狡猾,一方面源自“封建残余”,另一方面源自是人都有的惰性。理念这种东西,就是这么讨厌,天才可以发现它,但发现以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是庸人们为了服务自身欲望而使用的方便工具。比如我吧,现在年近三十,人活得也越来越犬儒,并也学会用历史主义的观念说话:事物得有过程。仿佛这样一想,自己便可以不去为这个世界承担什么了……但女孩子们,是得加油啊,革命还远未结束呢。

 

 另一方面,男性也不能总是躺在功劳谱上躲清闲。世界变了。进入二十一世纪,男性自古以来建立男性中心主义霸权最大的合法武器——“战争文化”已经越来越式微,更越来越技术流。海湾战争便是最好的例子,想要通过英勇、肢体的雄壮来决出胜负,即便未被淘汰,也开始显得天真。如果未来战争以无人战斗机为代表的信息化模式为主导,由男还是女来主导、进行、结束战局可还不一定呢。毕竟美国的高校的事例告诉我们,女科学家只会越来越多。而现今,中国男性面对的更大问题,还在于他们过多的承担了赚钱的责任。这正是“女富二代幸福说”的反面,父母往往将主导家庭财路的担子硬生生地推到男性的肩膀上,像是在说:你肩膀厚你来担吧。也全然不考虑现今的信息化社会,肩膀的厚度跟维持家业的能力并无半毛钱干系。有干系的,只是停留在人们脑海中的陈腐观念。我一直在说③:实现“男女平等”的理念对于维护女性权益诚然重要;另一方面,将男性从传统社会无理加之的“桎梏”拯救出来,其实也是极重要、必不可少的一步。

 

就我所见的,新世纪男性即便在成长教育的过程中占有了更多更大的资源,但审美却普遍不及同社会阶层的女性——因为审美无关钱路吧。而时代新女性呢?即便事业型的女性愈来愈多,可安于“家庭身份”或者说视家庭身份比社会身份(职场、公职)更为重要的女性依旧占所有女性人口的绝大多数。而且,两性在相互审视中形成了差别极大的双重标准,更可怪的是,多数人熟视无睹不以为怪。“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④居然还有很多女生、小媳妇沾沾自喜地以之撒娇,还有男人更不知羞耻地款款寄语,还自以为许下了一个情深不寿的允诺,一个誓言。他们都未曾虑见,这句话所包含的价值,将他们(不论男女)的人格拉得多么得扁平,剥削得何等寡淡。这是双重的物化。更有甚者,这种思维模式被无数次地搬上银幕或是银屏,而大行其事。在中国的影视作品中,有心者可数:男人可以不帅但没几个是不挣钱的;女人可以无能却没有不漂亮的。

 

每个人都有审美的需要,每个人都有自我实现、证明自身价值的渴望。我将这称作“健全”。如果求全责备的话,还得加上对自我超越的向往(超我的信仰)。在一个女权得不到伸张,或者说男女并不真正平等的社会里,其实损害的是双方的利益。两性的人格都很难得到真正健全、有益的发展。

 

更可怕的是意识形态的传承。五四一代的文人无一不是女权主义者一直到文革时期,国内的主流价值观中,女权意识也是极为高涨,且一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反倒是改革开放之后,贫富差距拉大,男性在家庭中的经济地位越来越高,责任越来越大,社会的女性地位反倒越来越低了。这种两性经济地位的落差与中国传统“男尊女卑”的思想可谓一拍即合,原本陈腐的观念得以死灰复燃便在情理之中了。五四一代的留学生是带回了当时西方先进价值观的先驱,而当今的海归派在我看来却并不见得在男女问题上比国内大城市的青年更为先进。甚至还更为保守……何哉?其中改革开放后新生的富二代居多。中国的新富阶层,在男女问题上的观念比之平民,似乎真的还要落后。中国大城市的中产家庭青年,一来男女双方都需要工作,且收入并不悬殊,二来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男女观、婚姻观,便更趋平等。而中国的富裕家庭(所谓的上流社会),女生嫁入男家不事生产的情况要远多于出生中产的男女。“入赘”的现象也非常普遍,白富美们因为生活无忧在婚前也不认真工作。富太们即便工作,其实际工作收入也往往远低于她们的丈夫。(我以为在中产家庭的青年中,几乎都没有“嫁入”或“入赘”这一说。)长此以往,男女观念必然形成畸化。可悲的是,这一畸化现象居然是从我们的“新富阶层”率先开始的……

 

总之,只要我们还活在“婚姻”这杆大旗的阴影之下,男性与女性的人格健全便总是休戚相关。我可以说,一个社会中健全的女性越多,健全的男性便才可能越多,反之亦然。如果只是单方面强调一个“性”,到底是条死路。谁都回不到有帝制时期了。而要在两个不健全的人格的后代中期许健全,也不见得容易。

 

2015年6月17日

回复 (1) | 收藏 (0) | 819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