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三十】序:尚若我的孤独是一条鱼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有时觉得,讲故事的人对新故事的渴望,是一种无病呻吟的孤独。倘若我的孤独是一条鱼,它已徜徉在回忆中无数个幽冥鬼角。故事还是很多的,但能写下来的却很少。也许是表达的欲望有所减少了。或者是故事这种东西,跟散文不一样吧,感觉还是有声音回馈比较舒服。


我从二十出头开始写作,大量的文章,到底都是写给自己的。这个博客开了五年了,一开始也是为了找个僻静无人的角落,写东西给自己看。书写对我来说,到底首先是一种思维的演绎法,其次才是对外的表达。在告诉别人什么与搞清楚自己是什么之间,我永远优先后者。这样想,还真挺有隐士风范的,五柳先生传中说言: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对的,就应该这样,能“以此自终”就好,像是把一个人活成了一首田园诗。实际怎样,“终”了才知道。(木心言:个人主义是把每个人都当成诗人来对待。)


年近三十,到底是没有女人缘的人生。这方面也挺认命看得开了。又不是不招女人喜欢,只是单纯缺乏这方面的缘分罢了。要是看上了一个,必然远在天边,钟意了一个必然横生枝节,都已经习惯了。上半年,一个懂算命的大哥推了我的命盘,说我要结婚今年六月份是一个契机,过了这辈子就难了。我五月份分手,跟前女友在一起是在七月份,得,三下五除二正好错开。 摇头。


熟悉我的朋友说我事事都看得太开,男女问题上考虑得太透,要找个伴,原本就难。可怕的是还挑剔,自我中心,人不错嘴巴却贱得出了格,再加上既无潘安之貌,又无驴样的本钱。别说成家立业,就是做个花花浪子都欠了资本……人生观中并无“敌人”的我,却蓄着一帮比敌人更恶劣的“朋友”,真叫命与仇谋。其实并没有,还是很喜欢被他们调侃的。朋友很少,贵精。

 

一直试图从这个金本位的世界里逃开,努力了十年,到底是跳开了一点距离。讽刺的是,年岁越大,身后的世界便追得越紧。按道理呢,逃开了是应该去登山的,艺术是“尖”的嘛,离了岸便应往个人的高山上挺进。但似乎是未到山腰,就快水漫金山了。是不够努力还是缺了天赋?我也说不清。对生活的理解,是越来越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至于什么是我所要的,却像是愈发看不清爽。若人生也有四季,我这是“春困”呢还是“秋乏”……


人说穷则思变,我到底没觉得自己“穷”,只是在一种极清醒的状态下迷失了。也许,个人主义的极致便是一片虚无吧。但以我这个年纪就被虚无俘虏是不是早了点?陈丹青说他的个人经验:三十岁读叔本华,醒了,诚觉一切都是徒劳,而在徒劳与虚无背后才知道自己应该去干什么。我呢,前年就读了叔本华,断续、反复读到现在,差不多都看全了,醒也是醒了一大半,但却还没在虚无的海里看清前路。


小时候,志比天高,觉得自己的世界广阔极了、也是神秘极了。自可一直一直的畅游,一直一直的探索下去,开拓开去。却不料,最终被自己困住了。“我执”,正午阳光下的影子,想不到去看他,但到底逃不掉脚下狭隘的阴影,像是一圈无形的脚链。以为已然克服的那些个“劣根性”,“局限性”,俱在其中,就趁一个疏忽大意,便卷土重来,势如破竹一般。好逸恶劳的懒散,自卑感,不安全感,行动力低下,魄力不足,说不了谎也做不了坏人倒是不错反过来看也是缺乏胆气吧……


当然了,到底是有钱的,能解决一些问题,也有限。关于钱的有利点与局限性,甚至是欺骗性,也是好早就想写篇文章仔细跟自己聊聊,毕竟是富二代的前半辈子,这事儿不聊透,总觉得没法好好活。但又时时提不起来,像是只猫灵般的邪鬼,摊在手上也摸不清脉络。搞不好还真是不知不觉被金钱腐化了也不一定,真的么?应该并没有,跟钱财打交道,我也算有些经验。简直是多年的老夫老妻,早过了互捅刀子的时候,颇有些相敬如宾的味道。但举案齐眉的情状,像是全然未发生过。想要水乳交融来着,但以我的喜好实在并不容易。前几天见一个文艺小哥,笑称也爱文学爱写东西。“然并卵,不来钱。”(原话)我想为写作辩护几句,想想、笑笑,算了。


还是说些跳脱点的意思吧。书依旧看得多且广,迷宫一般,一层裹着一层,曲折地往核心里去。(也可能是一直向外走?看从哪个角度看了。)大概是年近三十,心有戚戚——木心先生说通俗作品也要看,最好在三十岁前一气看完——最近疯狂地读侦探作品。不读新的,都是重读,心里明白再过几年肯定是要越读越少了,负气一般啃读不止。那些五六年前读的作品,读起来就像新的,记性不好有记性不好的甜点位:读旧如新。但经典作品也是一件件地缠上来,海德格尔、歌德、莎士比亚、《圣经》、叔本华、博尔赫斯、司汤达……文学的催债鬼,每过几天就给我脸色看,耶稣说“当负我轭”,这个十字架到底得背吧。(再有一个月,博尔赫斯的全集也肯定要读完了。也就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三位世界性作家,我算读全了。)

 

关于写作,我自觉写类似于这样的随笔杂谈就很开心,尽管没有写原创故事那么充满了快感。但怎么说呢?姑且一算,我也是写过四十多个疑似小说的人了,包括个把中篇和一两个小长篇,总算有些经验。独创的故事,那种设计、摆布、演绎人物推演故事的快感,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火候不到众口难调,火候过了事儿就焦。急就章诚然可怕,更可怕的是将一些未成熟的想法凑成一个故事……快感是有的,写完了就后悔。也许是人长大了,心眼儿多了。那点天赋的才气渐渐兜拢不住,像一锅粘稠的汤般搅和不起。三十岁后的写作,是养心哪~

回复 (0) | 收藏 (0) | 736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