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三十】羞涩

小鲨骨头 发布于:

也许是因为性格过度张扬,很少有人相信或意识到,在骨子里,我是个羞涩的人。我以为羞涩是一种对内心强烈欲望的遮掩,这大概是不错的。但我的情况也许有点特殊,从小,我就不怯于展露、表明自我的劣根性,那些过于直露的欲求,或因偏执而引发的偏颇之见。也就是说,我身边比较熟的朋友都非常清楚我这个人坏能坏成啥样,只因我不屑于隐瞒。我曝露底线,朋友们也大体相信我底线后的真诚。于我来说,交朋友只能是这样的模式。觉得我为人粗鄙的自会离我远去,而我也不会轻易跟不坦率抑或疑心重的人成为朋友。副作用就是,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百无禁忌的莽汉。其实,人家很害羞的……只是无人相信,或只当成是我又一个无聊自黑的玩笑。

 

我最近开始认真思考我是否真的羞涩这一问题。主观的答案,当然,没错,我就是羞涩的人。但客观行为上,貌似还真有点说不过去。比如,我从不怯于对喜欢的女孩子表露兴趣,该干、能干什么的时候也绝不扭捏作态;对着陌生人也从来不会怯场,该说的话会说,该做的事也会做,事实上我交际能力一向不错,即便不能算是长袖善舞,至少口舌便给;甚至,即便是对着看不顺眼,不愿意多做交流的人,我也不吝于微笑,关于将一个无趣之辈理所当然地视为泥雕木偶的方式,我都可以开专门课了……好吧,我承认在行为表现上,我确实算得上寡廉鲜耻,不知羞涩为何物。但难道人的自我,真的只因行为而被定义么?我对此表示怀疑。


“自我”本就是一个很虚幻的概念,它并不存在一个扎实的地基。就现在来讲,我理解中的“自我”(这一概念),无非只是人显意识中粗糙、笼统的定性。既无法回避当下的偶然性,也无法预见未来的变数,只能执念于过去的记忆与行为或“他我”的刺激。这三者加起来就是当我们说“我”的时候所意味着的一切。说来滑稽,像我这么一个“我执”深重的人,对自己其实最不信任。相比于我所能预判到的,实际无法掌握的实在多得多了。在思维方式中,“理性”诚然是我最强大也是最习惯运用的工具,但我同时并不信任它,也许是因为偏见的力量有时候同样强大。而更重要的是,我年少时曾无可抵赖地“不良”过一段,“沉沦”过一段,曾全无羞耻之念,亦无善恶之观。脾气暴躁,不论在口头上还是行为上都体现出轻度然而不容置疑的暴力倾向。视他人为蠢牛木马,而大加贬斥、横加欺凌的情状也不知凡几。

 

那些,在我成长过程中,不断摒弃不断压抑不断修正与不断尝试遗忘的凶狠动物期,我实在没有办法轻率地排除在我的“人格”以外。那是我人性的另一面,也许是因为年长后持续的写作,我总是在提笔的当下赤裸裸地面对它,想忘都忘不掉。当然,这只动物同时也提供给我写作必要的情绪与直感,但那是另一回事儿。我总是在衣冠楚楚、向着众人展现逼格的某一瞬间,透过酒杯、烟蒂,透过纵声、无礼的浪笑,而意识到它的存在,听见它的粗重的呼吸,甚至闻到它身上的味道,屎尿屁夹扎着浓浓的血腥味、汗味……说真的,我为它而羞愧。

 

在观念上,我信服这样的一套理论:“成为人”是一个不断被学会、被克服的过程。或许得罪那些护子如命的年轻父母们,在我看来,十岁以下的孩童还不成其为“人”,也就是个雏形。是否能成为一个“人”,还得看他们各自的学习结果。有些人一辈子都只是“人类”而已,但“人”?我不这样想。几十万年的演变,上万年的文化传承与积淀,人得以脱离动物而自成一类,其原因不在于他的生物性,而在于他的文化性,更进一步说,在于他的“德性”。《礼记 中庸》说道“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有人解释“尊德性”与“道问学”是一个递进关系,我倒以为是个因果关系:人有德性,自然便会“问学”。就以说谎来讲,我认为人类说谎是一种天性,诚实反倒是一种后天习得的能力。多看史书,更是一目了然,“暴力”是天性,“和平”是文化;“淫乱”是天性,“爱情”与“婚姻”无疑都是文化(当然,“单身主义”也是一种文化);“欺凌”是天性,“平等”却是文化。

 

客观的讲,在过往三十年的人生当中,我矜矜业业地积累起了足够的文化,以包裹、约束、压制、克服我的天性。但天性却不会就此迷失,文化与德性才会迷失,天性不会:欲望的标的永远清晰。而我为此羞愧,为内心的野兽感到害羞。本质上,我们都是衣冠禽兽,也许我不是“犹有过之”的那一个,但也不遑多让了……而现阶段,越来越多的文化陶冶,也仅是让“衣冠禽兽”这一词褒义性(如果存在的话)的那一面展现更为楚楚动人罢了。讲到这里,我发觉我所谓的羞涩,倒是有点基督教“原罪”的意思。当然对我来说,暂时还没有宗教的问题,而更多的倒是一种“美教”,一份轻薄而华丽的“体面”。(装逼?也许吧。可那又如何?我一辈子就没穷过,对我来讲,假装自己是“屌丝”才是货真价实的虚伪。)



回复 (8) | 收藏 (0) | 835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