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戏言】章三 生命不息 做爱不止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如果我们相信小陶在她晚年回忆录《八十忆旧》中的讲诉,那么亚伯与小陶的第一次婚姻便只是纯粹的性滥交的结果,是年轻人对欲望无节制的疯狂迷恋。在小陶的回忆中,亚伯在床上是一只完美的“野兽”,而她则不知餍足。

 

但后期的学者似乎很难相信小陶的说法,觉得她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谁都知道,21世纪四十年代恰是电子科技冲破保守派,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全民性体验霸权的高光时期。尽管当时还相对“保守”,但至少在小陶与亚伯结婚那年(2042年),第一代“爱巢”已几乎成了大都会绝大多数家庭的标准配置,有些年轻人,甚至就睡在那当中。随身携带的“感官机”也已经上市,并以惊人地传播速度在人群中蔓延开来。那是同类型产品还未被列为“违禁品”的黄金时代:一整列带着“气味”的地铁;音乐厅合唱团中尖亢的叫声(那不是失误,新曲子);讲台上忽然蜷缩成团的师与徒;丈夫结束了情妇的关系,回归家庭(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妻子向丈夫坦诚从未享受过与他的性(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科学家在学院楼上高声喊叫:“这是科技的时代!”他没有跳下来,却泪流满面……感官机救了他一命。


在那个年代,可以说像亚伯这样的戏言家几乎就是为了感官机而存在的。当那些在快感的洪流中陷入麻木的人们,偶尔找回自我,戏言便是他们的咖啡因。也许正因为感官的充分满足,从而激发了人们对于戏言的渴望。啊,这只是个猜测,事实如何也实在说不清楚……如果整个二十世纪是“意识形态”的蹦腾,到世纪末暨二十一世纪初则是“向钱看”的痴狂,这两者都是可解可评述的。唯独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叶,金钱崇拜让位于每个个体的感官享受,很多东西便变得无法言说了。没有什么社会学科可以用来评述感官。再优秀的社评家也无法说清楚一台“爱巢”所能引发的社会变革。所有人都在猜测,但猜测是虚妄的,在戏言家的眼中,虚妄的猜测又有什么意义呢?没人觉得那是有意义的。体验是宗教的内核,而又偶尔超脱出宗教的范畴……总之,感官是神秘的。

 

在一个被“物”所控制的感官世界里,两个陌生的男女却因为在床榻上的相互满意、痴迷而私定终身,这是可能的么?反正小陶如此写了,而亚伯也在离婚后的第一次答客问中坦率表示:“为什么离婚?那女人在床上,就从来没有满足过我嘛……”然后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感官机,轻轻摇摆着,并嚷道:“说到底,是真想明白了,性这种事还是要靠橡胶啊!”这话要是出自保守派的政客口中,无疑是光明磊落地嘲讽,而亚伯作为一个只说反话的“戏言家”,则无疑是一种个人立场的强硬宣言了。他为了这话坐了三年的冷板凳,一直到2050年,政府明令禁止同类产品地进一步生产销售与使用之后,他才披着光鲜的“先知”的外衣,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中,并成功笼络了保守派的乡愿的拥护。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进入参议院的戏言家。在那一年,亚伯的事业攀上了顶峰。

 

而在离婚后的三年间,小陶也没有闲着。她紧锣密鼓地连出了两本书,都是关于“戏言家”的。但或许是受了前夫的拖累,这两部书都并未引起什么社会反响。这也正常,在那个时代,就算是《小时代》都显得过于正经了,没人想看什么书,就算是针对“戏言家”的也不行。大家要么沉浸在感官所带来的粉色浪花与现实工作学习的夹缝中,要么便陶醉于戏言家的轻薄嘲讽里,不知今夕何夕哪。这一度令小陶陷入困闷,一方面是作家的苦闷潮流,一方面是痛失所爱的肉体空虚——如果我们相信她对婚姻的说法的话。她搬到山上小姨家处,烦闷之余,弹琴逗狗自娱。

 

一日,两个年轻人随同酷露佳一起回到山中,据闻是酷露佳戏言家时期的粉丝。一回到家,酷露佳便对着坐在客厅里的小陶笑着说道:“哈哈,你倒是来猜猜,这两个活宝叫啥?”小陶拥着桃桃坐在地毯上,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便听率先走进屋里的那个一脸莫名带些尴尬地说道:“陶女士吧?你好,我叫邓晓闲。”后进的年纪略大的绅士则有些腼腆地站在门口,并不作声。酷露佳却不停顿,对小陶说完话,便跑到楼上去了。小陶站起来,让出客厅的沙发给他们,自己带着桃桃走进厨房,她切开两只橙,剖开苹果,插上牙签,这都是她在婚内未曾做过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离婚后反倒热衷于扮演传统贤惠女主人的角色。甚至于,在她将一大盘儿水果移到茶几上的,还流露出了羞涩的微笑。那笑容在她那张并不精致的脸庞上泛起了红霞,暑气在皮肤上留下的油光荡漾着窗外池塘的水色。潘榈大概便是在那一次照面中,喜欢上小陶的。小陶以为小姨一会儿就下来,但并没有,她不得不打开话匣子,与两位男士交谈起来。


邓晓闲是少年人,长相漂亮,说话客气,像是世纪初便开始流行的暖男一路,当下早已成为潮流,思虑不甚敏捷,能说的话不多,不说话的时候便娴静地坐着,也不看谁,只偶尔点点头。这又像是上个世纪南方人说的“像只鹌鹑”了。而小陶其实并不知道活的鹌鹑长啥样,她只是在修辞课上听到过这个说法。另一方面,年纪偏大长相丑陋的潘榈倒是个谈话的对象,重点是,他不但是酷露佳成为戏言家身份后的粉丝,在那之前还是她的学生。只是未曾肄业,最后迫于压力学了生态保育学,他倒是知道活的鹌鹑是什么样子。不过,当然他们并没有聊什么鹌鹑。只要开始聊天,小陶便又变回了那个主导者,而她对鹌鹑,并不感兴趣。等酷露佳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她听到客厅里传来钢琴的乐声。她想不起那首曲子,不是肖邦,也许是舒曼或者李斯特。沙发里,邓晓闲正襟危坐着,潘榈则盘起了两条细细的罗圈腿,目光炯炯。看着四肢舒展,全神倾注在键盘上的小陶,酷露佳暗叹了一声:到底是个不接地气的主……

 

亚伯自离婚之后,就很少到老师家里去了。倒是酷露佳定期会到“缄园”里来找他,那每次都令他精神紧张。“缄园”是只针对戏言家开设的机构,总是建在偏远的山沟里,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机构,只是僻静罢了。在第一章里,我已经写过,戏言家是一帮不能说真话,也由此无人将他当真的特殊族群,普遍压力巨大,自杀率居高不下。另一方面,每日口出虚言,所要消耗的精神力难以想象。能在一年当中,四季全勤的戏言家少之又少,能工作半年对大多数戏言家来讲已是极限。在“农闲”时分,或是如亚伯一般坐着冷板凳的,便往往在一年中安排几个月时间,刻意在乡野之地放松心情。也许你会说,不就是乡野之地么,又何苦叫什么“缄园”呢?“缄”者,取“三缄其口”之意也。在机构所划定的范围之内——那大约就半拉村庄那么大,每个人都要带上特殊的消音装置,谁都听不得对方说话,渐渐地,话语便自动被遗弃了。

 

酷露佳来缄园见亚伯这件事,有很多不同的说法。荒诞不经的不知凡几,但考虑到他们实在没法交谈,那种种荒淫地揣测,也许不无道理。但事实上,酷露佳只是定期来向亚伯“笔画”小陶的近况罢了。酷露佳年轻时做过义工,学过手语。自印度人在三十年代发明电子神经义耳之后,手语几乎也是一门将要失传的技艺了,在缄园里无人能识,连亚伯也不知道酷露佳到底在跟他比划什么。他虽然直觉那跟小陶有关,却压根无法询问。他也无意询问,每每在酷露佳对着他急切地指手画脚之间,他总陷入一种煽情的朦胧错觉之中,像是酷露佳终于对他少年时的思慕,经历了近十年的漫长反射弧,而有所回应。尽管知道事实可能并不如此……就算事关前妻,也并不影响他的想入非非。

 

那时候的亚伯,有一个情人叫子期,年纪三十许,一张超年龄的X冰冰脸,身型局部也被修饰地尽善尽美。以至于亚伯每次与她上床,都像是与一块橡胶搏斗。每每性尽而返,便周身疼痛,确像是被人痛殴了一顿般。他坐在宿舍前的台阶上,小声地说:这是个小时代。他念叨了好几遍,缓缓用声带的震动摸索着他的发音。因为消音装置,他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语言像是出自喉腔自身的意志。他回想着在那具“橡胶身上”所宣泄的精力,回想着那具橡胶在大肌群与小肌群的衔接缝隙中流露出的缕缕细纹,回想着那张张成O型的嘴中吐露的无声呐喊……他突然意识到,也许他现下所念叨的,恰是他正式成为戏言家之后,所说的第一句实话。而他意识不到的是,这同时也是他作为“预言家”的第一句话。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时代”,降临了。

 

在这差不多的时间段里,最热门的戏言家,大约非子期莫属了。与酷露佳相反,子期全然来自她所生养的时代,没有任何家世背景,亦无引人仰望的社会地位与成就。盖棺定论地说,她也缺乏亚伯那般天赋异禀的头脑。但她憨傻的亲和力却成为了,正对那个混沌年代的利器。有人说这归功于亚伯,笔者以为是臆测,是后人对亚伯不负责任地神化效果。子期最为人所称道的表演,是在一个入学式上长达十六分钟的高¥潮仿拟秀,她并未明确否认使用了感官机,那段直冲云霄的纵声浪叫,真算得上技惊四座。一个原本安坐在主席台上的白发老教授,在子期上台的那一刻原本已打算起身离开(一般戏言家是只为学生准备的活动),但当然,子期开始呢喃、呻吟,音调变换,纤细转向沉郁,继而高亢……老教授先是没走成(迷惑?惊吓?留恋?),继而在差不多三分多钟之后,竟而晕厥过去。他趴在主席台上,而直到一刻钟后才被人发现,要不是当时同席的两个医学部教授在场,还真未必救得回来。

 

子期的那段视频,在事发一个小时之后,便以几何倍的速度在网络上疯狂蔓延开来。那位可敬老教授的不幸遭遇作为突出的戏剧化背景,成为这段讲演最大的推力。很多人以为,如果不是老教授性命交关的那一幕,子期的那场秀就算表演得再惟妙惟肖、再销魂蚀骨,恐怕也无法在那样一个视“性”为等闲事的年代里享有如此决定性的成功吧……话就让别人说去吧,总之,子期成功了、红了。至于用何种方式,是不是伤风败俗、是不是有意外条件的客观推力?那都压根不重要,就跟在2015年一样,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红了,而谁又真的通过红而攀上了人生的“巅峰”。重点是——哦,也许子期本人并不觉得如何重要——亚伯也是通过这次决定性的成功而认识子期的。当子期在几百目光注视下,发出第一声嚎叫,亚伯便像当时暨事后通过视频影像而欣赏到的一众男屌一般觉得她实在太性感了!沉浸在男性身体内在的原始冲动被激活,沛然莫之能御。

 

回过头来看,身为戏言家同行的亚伯对子期的这段成名作的态度,仿佛他人生中诸多环节一般,是暧昧不清的。特殊时期的成功与失败,子期与亚伯这对狗男女恰好走到了各自的两级。但,酷露佳对子期那段表演的看法,我们是可以知道的。那时候,她曾对小陶闲谈起那段知名的事件,她说:“如果你以为这场表演是在为这股感官的盛宴锦上添花,那你就错了。事实上,这既是战曲亦是悼词……”就像之前说的,作为前戏言家的酷露佳说的话,小陶实在不知该当真与否,但也许是这段话过于奇特,她尽管不理解倒也记住了,并数次在她回忆小姨的文章中披露出来。而多年之后,当亚伯看到那段文字,他对着跟在他身边为他的言行做记录的弟子们说:“小崽子们,看到了么?这就是人性无可揣度地纵深哪。当科技的激增与感官的激爽令人迷失,顽强而不朽、深睡在我们体内的动物,便会跳出来,几巴掌打醒我们,到底,我们有着怎样鸡巴的人性,又是怎样神圣的动物!”人们对此的说法也是莫衷一是。因有了预言者与戏言家的双重身份,没有人摸得清他的路数,真妄咸宜。换个角度讲,也是越来越没法好好说人话了……


同样的,子期对亚伯的评论,我们同样无法知道。但问题倒不像亚伯那般复杂,她死于2051年春末,享年35岁。与众多从高耸的声浪云端跌落的戏言家一样死于自杀。传说,她死在家中匿藏的“爱巢”之中。被发现的时候,浑身湿漉,下颚脱臼,原本被固定在她脸上的胶化物整个撕裂崩坏,原本被小心藏匿于下的血管贲张突起显出紫色……据亚伯的秘书说,当得知子期的死讯的时候,亚伯少见地沉默有顷才徐徐叹道:“这一别,感觉再不会爱了……”是年秋天,亚伯再度遇上挽着潘榈的小陶。他们狭路相逢在一条市郊的林间小道上。据小陶的《八十忆旧》所录,当时亚伯刚跟她对上眼便轻率地嘲弄道:“再无足言道的,也要一个殉道者啊……”据言:“要不是当时我怀着蟠桃(小陶的大女儿),我真想上去踢他一顿解气!”可她同时又承认,她是在那个当下才重新发现,自己其实还依旧爱着亚伯的。否则亚伯说的那么一句仿佛全无芥蒂、事不关己的恭贺话,又为什么能激起自己如此大的情绪反弹呢?


这里,笔者不得不插一句。照笔者的研究判断——据现有的文献来看,还未曾有人做过类似的解析——其实在这不足半年的两段话,亚伯只是相互颠倒了一下说话的秩序罢了。当他想为子期的死而由衷感叹的时候,说的却是对小陶另觅新欢的哀怜(当时他肯定已经知道小陶与潘榈的恋情了吧);而当他想真诚表示哀怜、自悔之意的时候,出口而出的却是对发生在半年前的一位故人的自死而引发的慨叹……如果顺序正确,他的两句话都是实话呢,可这不就违背戏言家的准则了么……“混沌时序”,我想早在那个年代亚伯便已经清醒而精明地开发出了他晚年无往而不利的“预言暨戏言家”大杀器哪。也就是说,小陶尽管在亚伯的一生人中可算是最亲近的一位(分分合合),但在她青年时代最重要的一场情感觉醒上其实完全误解了亚伯的意思。可,那又如何呢?词义的错判却并未错判了真心……哎,不论在哪个年代,两个恋人之间的情爱纠葛,也都是充满着这样的诡谲哪。

回复 (1) | 收藏 (0) | 457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