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杜尚:沉默 缓慢 独处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最近刚读完王瑞芸的《杜尚传》。我发觉这部传记唯一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在于作者是不是将杜尚抬得太高了。杜尚是个先驱者没错,聪明绝顶魅力非凡(我相信是的)。但杜尚同时也是一个反建制的人,艺术不艺术姑且不谈,他自己就未必愿意待在一个太高的榜样位置上,不论是被作为“艺术家”还是作为“人生导师”,乃至作为一个自悟的“禅者”。杜尚只是以他所喜欢的方式,以他聪明圆融的处世手段,性情及机缘,度过了他自觉完满的一生。但他这样做对吗?身为一个局外人,我不知道杜尚在“艺术上”的对与错、得与失,也许没错,也许错了;但以活法来说,杜尚无疑是太正确的一个人,处处透着精明。而且不是那种到处占着上风占着好处的小精明,而是在原则上远离于一切生之麻烦之外的大智慧。

 

何为真正的优雅?优雅便是聪明绝顶同时真诚善良。这是少见的,难能可贵,而杜尚便是如此。他对情感往往是疏离的,非常谨慎,用作者的话说是:既不给自己添麻烦,也不给别人添麻烦。他所有相对大胆的感情抉择:他四十岁时的第一场婚姻,五十七岁时第一次相对“激烈”而执着的恋爱,六十七岁时的第二场延续到他辞世的婚姻,都是在他年纪大了之后才发生的。(这正应了孔子那句“七十而从心所欲”么?)但即便是疏离的,也并不妨碍他对身边所有人都一贯保持的温和的同情,或者我们说那是一种慈悲。慈悲的力量是他万人迷的本质。他后期的“门徒”约翰 凯奇说他“就是个禅者”,这个角度想也似乎没错。禅虽然是大乘佛教,但与别的大乘佛教不同的是,禅是更强调“我学”的(它主张抛弃我执,舍弃自我,无差别心,在我看来还是以我为出发点只是终结在“弃”的“我学”。)它的修法也是更注重禅悟(想)、禅定(独处)、布施。这些似乎也正是杜尚一生中反复在做的。

 

他的传记作者反复强调,杜尚是很少拒绝人的。这倒不仅仅是“布施”,在他看来有时候拒绝比接受反倒要来得麻烦。他背离艺术,背弃美,却不放弃他的艺术家朋友。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艺术没有这个人的生存状态来得可爱”,由此他到了中期反倒以策展人而出名,那都是帮朋友的忙。而每次帮完忙之后,他便功成身退了,既不居功也不多做解释。他一生都不与人争吵,也不刻意加入什么派系,不执着于自己的观念想法,更不强加于人。这样的人谁又会不喜欢呢?也因为如此,读杜尚的传记,就像是在读一整部二十世纪艺术史。前半世纪的大牛(哪怕是相互敌对的)也都是他朋友,或者是同个圈子的人,而后半世纪的艺术理念又几乎都在他的预见之下。我这么说,并不是他的艺术就有多么高杆。就艺术论艺术,我并不觉得杜尚是一个“善作”的人。轮画他不及毕加索、马蒂斯、达利,论胆大妄为他也未必及得上他的那些出挑的后辈。杜尚的作品(不说艺术品)运用的是他的直觉、想法,或者说状态!到了晚年,他自己也说“现在活着就是我的艺术,一呼一吸比什么都重要”。也因为如此,他的作品虽不“漂亮”,也难见激动人心的“反叛姿态”,可同时又在在耐人寻味。


在艺术上,杜尚是一个关注“动态”的艺术家。他绝大多数作品,除了那些少量的“现成品”之外,都与“运动”有关。例如,椅子上的自行车轮,旋转的机械装置,咖啡磨具画上表示摇杆旋转方向的箭头。他大半生(三四十年)都沉迷于下棋,因为在他看来“棋的运动是特殊的”,在视觉上你不会觉得棋子漂亮,棋子的运动之美完全在人的脑海里。说到底,国际象棋对杜尚来说也许最终都不是一个艺术行为,但却是艺术的一种可能性。为什么不呢?正如他的专题作家所评价杜尚的:对毕加索暨众多的二十世纪早期艺术家来说,什么是艺术是个大问题;而对杜尚来说,什么不是艺术才是问题。前者们关注的是界线,而到了杜尚那儿,则是反界线的。而这一反,恰成了近半个世纪一来,所有前卫艺术家新的起点。


正如凯奇所说的,杜尚确实像一个禅者,也像一个禅师一般不执着,不执着于名利也不执着于“自我”。对他来说“我”只是借来用一下的工具而已,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我”,或者说“我”永远都是相对的。连自己的作品,他都懒得解释,甚至懒得完成,他是凭乐趣做的,做到乐趣没了他就停手不干。杜尚也许才是二十世纪最任性的艺术家,他不服膺于任何既成的规则、主义,轻视理性、科学。而且他的不服膺并不是“反对”,就像他说自己其实并不反对艺术一般,他觉得当“你反对一件事情的时候,跟你承认一件事情是一回事儿”。总之,他的反骨让他轻视一切看起来“冠冕堂皇”的东西,但这反叛的基础是偌大的智慧,他是看明白之后地调笑。(他的照片也好视频也好,总是一副笑嘻嘻地神情,越老越漂亮。)更确切的说,他一生当中唯一反对的是“既成之物”。不论是“艺术”也好,“科学理性”也罢。在杜尚的心里,一切“既成的”,可以被宣讲出来的,被人膜拜、遵从的,都是荒唐而可资调笑的。


正如老子所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杜尚的一生,可以说完美地诠释了老子的这一系列箴言。时间走到了杜尚辞世将近半个世纪的今天,文化界依旧放不下杜尚,也许正是为了这“夫唯不居,是以不去”吧。

回复 (0) | 收藏 (0) | 578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