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年末闲注

小鲨骨头 发布于:

电影是越看越少了。我是自小性子直率而偏颇,有一个什么乐子,拿起来总不愿轻易放下的人。当年如此这般喜欢的爱好,近年都渐渐淡了。倒未有今是而昨非之叹,只因早年看得太多,渐渐俗常的东西难入眼。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看剧,观画,饮酒,喝茶尽是一般,这是年轻时候、热衷时期未曾想到的。去年还批评说是电影的整个工业在倒退了,其实哪便尽如此呢,年轻时识浅而善感些也是有的。人说莎士比亚之后,尽是抄袭,活到这个年岁上,真觉不虚。博尔赫斯说自己的写作:创造是未有的,不敢提的,“我只是想到了写下来”如此而已。还说,诚觉千百年来,所有人都在重复地写着同样的文字。说创新,无非是记性太差。(世间并无新奇的隐喻)

 

今年,书读得比往年勤,文章写得比往年少。或是被三十的大生日逼得吧,读新作也尽是旧典,那些个每每下定决心每每提不起勇气的大部头,今年是都一气看了。可读可不读的新作品都从略,省下了时间,用来重读那些必要重读的。书架上新增的书册数量大约是创下近五年的新低吧,自己知道反倒是精进了。如此便好。自己也颇太平呢。就是长久写不成故事,有点忧闷。犯着眼高手低之病,一时哪里排解得开。刚看完《卡尔马佐夫兄弟》,谁有那个本事坐下来“写小说”了!这时候,博尔赫斯与杜尚各自的谈话录倒一并成了我的安慰剂。


年头从叔本华那儿接了一双眼睛,16年一整年看出去的风景都似自与往年不同。前头说精进了,也有这个意思在。叔本华写《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是28岁(这个脑子是怎么构造的),尼采读之是二十一二岁,陈丹青读之三十头上,我读之则是三十前的最后四个月。于今一计较,也是将满一年矣。眼睛借了,智识上可更进一层次?还到底是隔岸的花草,他山之玉也难点顽石。眼里的书多了,就是不浸脑子,脖颈到底低了些谦抑了些个还是有的。细细渐进着修行吧。古人云"大智大勇”,其实是递进的意思,吾大智尚且不能,况大勇呼。想来文章事体,小时候易下笔急就章,那是脑子浅短,无知者不知畏也。


近年读书,愈发觉得真知真见方能有活性之文。我活到三十岁上,可贵者家境富庶,生计较别家自在些;所病者或也在此。生于忧患死于安逸,千古名谶。小时候愚直,上学头痛,待人头痛,交友头痛,恋爱更是头痛,还有些个痴病随身。现在是人虽未必世故,到底手腕圆融了些,待人接物也罢,交友恋爱也罢,都渐渐圆融。活得尽兴而不尽情,滥情也无需善感……小聪明多了,头痛少了,真知真见自也就少了。趋利避害,说天性也得,到底是有碍为文的。近年写东西每况愈下,其一大病在此。此病知则知矣,改又从何改起……想来只得破格,破除了往日的为文章法格局,乃至动机习惯,推到重来,为新鲜文体脉络。我写东西,若从网上起算,也八九年了,文风数变,破格之情如此迫切者未之有。


台作家骆以军曾在脸书文字中笑谈,当年美国大侦探作家劳伦斯布洛克来台时,曾携数个石制动物塑像分赠接待的在台作家。说是,乃印第安人图腾用的玩偶,需用米粒供奉在家,朝夕礼敬,每数日祭献新米,可保居家主人文思若涌。他也宁信其有,果真在家中供奉至今。之后方有的《女儿》邪?为文者也许真要这样才对吧~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曾说:身为作家,则尽可迷信。不迷信不成事也~


简记2016年所读佳作在此:


马洛伊山多尔《烛烬》《伪装成独白的爱情》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尔马佐夫兄弟》《白痴》《群魔》


昆德拉《被背叛的遗嘱》


木心《西班牙三棵树》《云雀叫了一整天》

 

博尔赫斯《博尔赫斯谈话录》《沙之书》《阿莱夫》

 

夏目漱石《心》

 

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杜尚《杜尚访谈录》

 

翁贝托埃科《丑的历史》《美的历史》

 

叔本华《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回复 (3) | 收藏 (0) | 544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