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评论难写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年纪越大,评论性的文字便越是难以下笔。小时候书读得浅薄,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率性而注。长年累月下来,积下好些令人惭愧的句子。读书再深一层,看得高屋建瓴的好见识好文章多了,便自觉评论之难,一个不小心就把无知的尾巴露出来。过去的一年,很有几部好作品看下来,但评论的心思却是了了。年中想写《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评论文章,费了一两星期光景,起头再起头,删改再删改,到最后依旧自觉气虚,力有不逮。卡拉马佐夫哪是白给的……简直是传说中的技艺,当代小说再没有了,马尔克斯传人遍野,陀氏何续?

 

近日看民国大诗学家顾随的随堂讲稿,有一章专谈“创作与欣赏”,谓文学创作必从欣赏中来,评论绝导不出创作。对文学作品,能欣赏,那是跳出来了。好的作品会带着人走,喜也由它,悲亦由它,人全做不得主,那是迷狂,还不在欣赏的位置上。虽然欣赏也要由迷狂来的才好,恰是一路武功浸淫多年,突得福至心灵,跳脱出来了才算成势。令狐冲的无招胜有招,便是这个套路,没基础也是习不得独孤九剑的。如要写东西呢,欣赏的位置最好,自己欣赏别人,欣赏得多眼界自高,自己写起来才不致乱、混,尴尬。境界再高些,便能从“我”里跳出来,自己欣赏自己,比如欣赏上个月、乃至去年的文章,如此认真琢磨起来,精益就来了。

 

而评论是另一条脑回路。一个闲心欣赏的人,一般不会想到评论上去。这等人不评,非是无主见无观感,而是不硬求主见、观感。当代国人好观评论,好发评论,那是现代人之病。一则“懒”,万事万物,凡是得一评论得一“主旨”,便觉“尽览”了,便觉“知道”了。看知乎网上,尽是“对XXX该如何评论”的帖子,实是可悲的。不论是何艺术,岂是一则评论一句主旨所能包藏的?所谓一言以蔽之,蔽也。即便是千言万言,又何如亲炙一观?二来“憨”,半瓶水爱晃,决不甘落人后,便如个土财主,有一点金便穿金有一点银便戴银。至于那些为稻粱谋的,不在话下。

 

好的评论原不多有。这方面,叔本华最彻底,他从来看不起导读类的文字,他觉得为经典著作做评或者出一个所谓的“通俗版”,便如往琼浆玉露中灌水,不仅隔靴搔痒,弄得不好更成玷污。要理解他的思路,不妨看看豆瓣里的那些读后感,原可亲也落得可厌,乃至是可敬得可厌……而二十世纪的大通人博尔赫斯相较起来就显得随喜了。他写过好些“浅尝即止”的评论文章,最善微言大义,小处着眼,真真心细如发启人不倦。而对别人对他文章的评论,他往往不置可否,首先是觉得自己不重要,总是一副“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明明算不得人物”的样子。他对文学的看法非常的古典,古典到以堂吉诃德,荷马史诗,乃至各民族的神话传说为蓝本的程度。他明确的表示过,在小说上,他是看重“情节”甚于“人物”的。这种直接跳过他所出生的那个金色的十九世纪伟岸现实主义传统的文学观,使他的评论本身就像是某种文学的“创作”。博尔赫斯的本事是将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评出新意来,看他的《但丁九篇》,看他谈荷马,简直令人觉得似乎从未读过他们一般……他首先站立在一个完整而独立的文学观上,原本看待文学的视角、感觉便异于常人,所以怎么评都能做到左右逢源、别出机杼、不与人同。

 

木心谈中国文学的未来,谓:需要创作上的大天才,也需要评论上的大天才。什么叫评论的大天才,就我识力范围之内,博尔赫斯当然得算一个,卡尔维诺的《新千年文学备忘录》也在在是大师手笔。虽然没有尽览,但纳博科夫评价起同世代乃至前代的作品也是不同凡响!而在华文圈子里看去,单论文学评论,我最看重香港作家董启章的评论文章。他评价村上春树的《1Q84》真是一针见血,有兴趣的可找来一览。至于别的……还在找……现在可能是国人几千年下来,最不看重读书的时代了。而愈这样的时期,半吊子的书评家愈多,哗众取宠易也;愈是这样时候,大评论家愈少,众声喧哗焉能容得下大音希声的浅吟低唱;更愈是这样的节点,才愈需要大评论家……

 

用《火凤燎原》的话说:何故生不逢时?矛盾也。矛盾却也在于……时势造英雄!寄望于晚到的评论家们。

回复 (4) | 收藏 (0) | 531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