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江湖有事 爱恋无声 简评龙头凤尾

小鲨骨头 发布于:

我是马家辉的老读者了,六年前开始读他的书,最早读的是《目迷.耽美》,卷一为《江湖有事》,卷二是《爱恋无声》。没想到第一次读到他的长篇小说处女作,还真江湖有事爱恋无声哪。

 

马家辉,可称港台第一健笔。据他自述,从少年时他就开始跟在老爸的报社中忙前忙后的帮忙,年纪轻轻早早便开始写专栏,一晃三十余年写社评、影评、游记、政论无数。既接讲座,又当老师,还做主持,人脉无双,在香港文坛与梁文道堪称双璧。他自15年开始说要写一部关于香港的小说,并言名导杜琪峰已预定下版权开拍电影,可以说是未写已火。我自己也不禁好几次想象他写出来的小说该是什么样子?赌博,必须的!奇情,亦不在话下。还有黑社会,道友,恩怨情痴,果然呐!小说的楔子就从“自家外祖”的迷情往事写起,“金盆洗稔”为结。可以说是一开始就交代了题旨:那些隐没在世代长河中的“宾周往事”。小说的背景被放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地点当然是香港,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在“WAN CHAI”湾仔。


身为八零后,我们都是看着香港黑社会电影长大的一群人,杜琪峰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香港本土导演。(他也是我去读这部《龙头凤尾》的第二大动因。)这次,马家辉没有按照原先的思路以六十年代“金盆洗稔”的“哨牙炳”为线索,而是再提早,提早到哨牙炳发迹之前的老大“陆南才”——这个从广东逃难来到香港,从车夫坐起,因缘际会最终成为“传奇大佬”杜月笙钦点龙头的“小人物”为男主角。可以说的是野心勃勃,那是要写尽“香港黑社会”的前世今生哪。

 

陆南才的一生,说是一个“gay版”的“一个字头的诞生”(韦家辉97年黑帮片)也不过分。他从一开始就是个小人物,少年被叔伯侵犯,青年遭受妻子的性剥削与家暴,流落军旅又因故被“同袍”袭击九死还生。如此才像当时的大多数躲避战乱的中国人一样步入香港偷安。对他来讲,出人头地本是奢望,他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份“不被背弃”的安全。(在乱世,谁不如此?)正因生于乱世,分属贱民,一切些微的慰籍都变得弥足珍贵。陆南才的前半生(也就是曾用名陆北才的一生),一直是个随波逐流忠于情感的人。其实走完前半生,便可看出“格局已定”。陆南才空担一个“龙头”到底都做不得“老大”。果然,后半风云际会,陆北才再入香港变作了陆南才,他靠得到底是一点小聪明与弟弟陆北风的帮衬,背后的靠山是一个隐秘的情人,还有更重要的是运气,以及几次九死一生后那点“天生命硬”的自信罢了。说到底只是一个“出头人”,虚架子。而真到关节点上,就担不住事儿了。

 

“运”可以说是小说主人公陆南才一生的写照。九死还生是运,遇上异性知己仙蒂是运,遇上情人张迪臣是运,落难在广州再次遇上弟弟陆北风更是大运。生在乱世,还从过军,无运根本也活不下来。而运也有用尽的时候,由运起由运灭,也是气数。身为老牌赌棍惯间赌桌上诡谲风云的马家辉安排这等“气数”为支架的情节故事,自然福至心灵。说得再透一点,陆南才的一辈子,就是一场赌桌游戏。正如书名所寓:《龙头凤尾》?本是一个牌九的秩序名目。运是无常的。陆南才前半部,哪里都可以死,但就是死不掉,那是成全作者的写作的线索任务。但“命”就是定数了。何为命?情就是命;性格决定命运,性就是命。这也是作者给他早早安排下的命数。毕竟,小说是需要结局的,序章是需要收尾的。而陆南才这样的人,注定活不到下一个章节了。所以,当所有读者都以为他可以不死的时候,他却偏偏被一块流弹送上了西天,从而终极了这一场赌局。


马家辉对整个香港当年的历史背景可说是颇花了心思的,据他说来,虽是年过五十才动笔写的第一部长篇,但关于这部大长篇的素材却用了足足一生在积累与研究。其实有哪个小说家在其第一部大作之前不是如此呢?只是他的年岁比之一般的小说家开始的时候稍大那么一点罢了。乱世是复杂的。乱世也是说不清楚的。局于种种的历史原因,似乎中国从来没有一个作家把乱世真的写清楚过。现在也许是继续作这等尝试最好也是最后的时光了(在过几年,针对侵华战争的《战争与和平》大概再不可能实现了)我们一直在等这样一个作家出现……闲话少叙,马家辉在这部作品中能看到对这段历史真实演绎的野心。这是我认为这部作品最值得称道的地方。而这在我看来也是最让人纠结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死穴。


小说有小说的规则。历史小说最大的规则,在我看来应该是:作品中的人物与情节的设计与其所从出的历史背景不得相犯。当然要是相互烘托映衬就更好了。这里我以为最好的范例是《玫瑰的名字》,那个故事那样的人物,只可能发生在那样一个年代那样一个地域文化下才是可能的,真实的。人物与历史可以说是严丝合缝。而《龙头凤尾》的人物情节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香港,却显得有些脱节了。有些时候甚至于让人觉得有些失真。作者在刻画主人公陆南才的时候,花了很大精力强调他的情感变化。这在小说写作中自然无可厚非,但在那样的乱世诶……人身处于朝不保夕之下,真的有如此细腻的情感么?也许也有,可毕竟,陆南才可不是“色戒”中的“王佳芝”,他不仅是个乱世中人更是一个帮会的“龙头”诶……如此看重情感上的得失,真的不要紧么?就这篇小说来讲,如果要呈现这段沦陷区的历史,是不是用留在广东、更早“被汉奸化”的陆北风或者陆南才的手下哨牙炳的视角更好呢?一方面是对历史全貌的呈现,一方面是对这么个“异色”大佬的人生传奇的刻画,马家辉的第一部长篇不可谓野心不大,但在衔接这两大主题的方法上,我以为是有待商榷的。


罢罢,龙头凤尾看有头有尾,在我看来也只是序章罢了。我们还是等着他正着手写、原本就更想写的、“洗稔大会”哨牙炳的故事吧~

回复 (0) | 收藏 (0) | 474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