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记五月底的两次演奏会

小鲨骨头 发布于:

2017年法国广播爱乐乐团的音乐会,是我听过的最慌张的一次音乐会经历了。早早买的票子,早早设得闹铃提醒,事到临头从书架上拿了票子看都没看,就坐地铁去了东方艺术中心。进门7点二十分钟,才发觉居然赶错场子了……票上明明写着上海大剧院嘛╮(╯_╰)╭又搭地铁,又骑车去到大剧院。进门已经八点出头了……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已经演奏到第一乐章的尾声。年轻钢琴家马斯列耶夫的演绎精湛而情深。要在拉二如此技巧艰涩的音乐中,适恰的表现曲子艺术情感的厚重、缠绵并不容易,俄国小伙则做得不差。毕竟是同宗同源,下手不凡,味道纯正。至少以我听到的那一半来说,是如此……- -

法国广播爱乐的演出水准还是不错的,尽管算不得一流的乐团,但以国内的标准来说满足国内听众的耳朵是够富裕的了。我特别喜欢他们的指挥米卡.弗兰克,一个坐在椅子上指挥的小胖子,金发碧眼的芬兰人。(上半场我错过的开场曲就是西贝柳斯的《克里斯蒂安二世组曲》…= =)除了他坐在一把搁在指挥台上的椅子指挥整个乐团之外,他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从容与克制。德彪西的牧神午后与大海,都可算是印象派的杰作,弗兰克的演绎,从他指挥的动态与其让乐团发出的音色,都像是大手笔的画家在听众的面前画着一副印象派的油画。再绚烂也是静态的。全无丝毫的矫揉造作。说实话,乍一听他演绎的《大海》,我都有点不适应。听惯了家中阿巴多的激情澎湃的演奏,弗兰克克制冷峻、暗流汹涌的海,就像是芬兰冬夜悬崖上伴着极光的涛声。颇堪咀嚼,要是有这哥们儿的CD我倒想买张来听听,一定很有意思。

 

与他相较,去年上半年我听过最令人失望的就是那次伦敦交响乐团的访华演出,演绎的是马勒第七,指挥的也是一个据说冉冉升起的指挥新星,高个子帅哥,样子非常迷人。但他手下的马勒就令人不敢恭维了。矫揉造作得令人作呕……过多的修饰,被无益拉长的节奏,炫技似的自由速度……好好的马勒被毁了!可惜了那么好的乐团水准与我那六百多的票钱……更可笑的是,观众给予的那山呼海啸般的掌声╮(╯_╰)╭那是给名气的,他们真的有那么欣赏么?i don't kown!

 

与此相对应的是5月31号上海爱乐乐团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的演奏。指挥汤沐海,钢琴元杰。那真是一场物超所值的演出啊,票价便宜,演出更是精彩纷呈,而即便如此,音乐厅的上座率居然不到7成……上海人的精明在他的崇洋媚外面前也败下阵来。汤沐海是我非常欣赏的一位国内指挥家,技艺精熟,在指挥台上魅力四射。开场曲徐振民的交响诗《枫桥夜泊》,一下子就将所有人拉入的张继的意境之中,特别是高潮部分一个穿长衫的尺八演奏家的出现,他缓缓地从舞台的右方步入,吹一段,幽幽地伴和着乐团零碎的奚落音程,再走,再吹一段,前后者三,直到从左侧步出舞台。整段表演,从音响到意境都让人悠然神往。接着元杰上场,门德尔松第一钢琴协奏曲,作于作曲家二十岁前夕,绚烂的音色在元杰的演绎自如的倾泻,一曲而下自然是满堂彩。

 

下半场,最让我惊喜的是李斯特第二匈牙利狂想曲交响版。我第一次听,那有时沈静有时癫狂有时幽默有时激情四溢的乐章,在指挥汤沐海的演绎下彻底活过来了。拼命鼓掌叫好的同时,心里也不禁想,那才是古典乐的黄金时代啊~有李斯特这样又能弹又能编又能写,还帅出天际的纵世天才,超级明星。现在的古典乐人谁能梦想能有李斯特当年的光辉!

元杰的再度登场也是全不令人失望的,他的柴可夫斯基第一钢协,与乐团配得非常好(我觉得激情澎湃的乐章似乎特别适合汤大智慧),弹得也好。或者说,太好了一点。元杰可以说是中国青年钢琴家的杰出代表,也就是技术超群,搁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这指法技艺都不落下风。可问题是,手指厉害到一定境界,是有可能喧宾夺主的。他在处理第三乐章的时候,在我听来就有点快过头了……(居然弹得比霍洛维茨年轻时候录音的那个版本还要快……)虽然就演出效果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他在结束老柴钢协之后的安可曲,又是一连几首超炫练习曲,弹得都无可指摘,声情并茂。但,还是会不禁令人疑惑,真的有必要炫技到这个程度么?在我看来,这似乎隐隐透漏出对听众的某种讨好……说到底还是不够自信哪。

 

记得我第一次听张昊辰钢琴独奏音乐会的时候,他在曲目的安排上就合理得多,虽然也有炫技的段落,但还是能听到斯特里亚宾的音诗(美得令人心醉),而在安可曲里则有一首肖邦的《雨滴》,风味绝佳。在大型奏鸣曲(他弹得是李斯特降B小调,超难而又超赞的曲子)之后,这样的收尾才更有风度不是么……音乐会说到底是一种体验,就像最高档的西餐一样,不能每盆都是大菜,得有前菜,得有甜品才对嘛~

 

回复 (2) | 收藏 (0) | 365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