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鲨骨头

凶残和勇猛,皆已成白骨.不灭的是我傲慢的灵魂.而我更愿意用它去换取卑微的戏谑.而这,便是我的生活

http://i.mtime.com/268267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柏拉图的千秋一梦

小鲨骨头 发布于:

如果将《理想国》作为柏拉图的一个梦境,或者学术点说当做一部类“乌托邦小说”来阅读,结果会怎么样呢?将柏拉图“传道受业解惑”的初衷撇在一边,而仅仅是当做两千多年前的一位天真可爱的怪老头,假托他老师之名,而杜撰的、用以娱人娱己的文本来阅读。也许是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我们得以轻松阅读这部殿堂之作一种另类的方式。(反正从二十世纪后半叶到如今,各种怪摸样的后现代小说,我们早已见怪不怪了不是么?)(如果词典也可以当做小说,谈话录自然也可以。)

 

如果我们带上“虚构的滤镜”来看《理想国》,会发觉柏拉图真是一个通过对话来塑造人物的天才。理想国中虽只是对话录,但通过语言,每一个人物的性格都跃然纸上。诚恳真挚的格劳孔,有点蔫儿坏、嘴巴不饶人的苏格拉底,莽撞傲慢的色拉叙马霍斯……虽然讨论看似严肃,但他们的语言是活泼的,思维有逻辑更富有想象力,在对话的各个节点上,他们情绪的起承转合都是最最自然流畅的,不以文害义也绝不以义害文。相比起来,两千年后,同样是以回忆记录自己的老师的思想言论,德国爱克曼所编撰的《歌德谈话录》,除了歌德尚算鲜活以外,其他人物都没劲得很,虽然歌德说得确是精到。我以为其中差别,除了柏拉图确是比爱克曼高明了不止一星半点之外,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虚构”与否。爱克曼太爱自己的老师了,除了忠实记录之外,难免有“为尊者讳”之嫌;而柏拉图之于苏格拉底,其爱之深绝不较前者稍差,但自身伟大,并不固步自封于“忠实还原”而无所创建。

 

以当今的小说创作理论来看《理想国》,甚至有点后设小说的意思。柏拉图在他年近40的节点,用文字重新塑造一个早在他28岁便已蒙冤而死的老师苏格拉底。而这个文字中的“苏格拉底”,在谈话过程的各个部分,都仿佛不自觉的在为自己二十余年之后的“不白之冤”叫屈。(这在文中,特别是讨论哲学家处境的段落里愈发明显。)这一真一假的两个苏格拉底,仿佛在书中形成了某种对话。我们可以说“苏格拉底”在《理想国》里成了作者的一道“真实而美好的假面”,作者回到往昔,回到与他老师学习交流的时光。这种作者与人物,人物与人物原型,作者与人物原型的“交流场”不正是小说创作的精艺么?

 

这种通过创作与前人的交流是依靠两种渠道来完成的,一种是“模拟”“重塑”,模拟本身就是一种交流;另一则是“再创造”,制造新的情景,设计新的课题,将模拟好的人物再放入这些情景与课题之中,让他活动起来、说话,甚至思考。

 

柏拉图一辈子创作、留存下来的作品,其绝大多数都是以苏格拉底为主角的对话录。这其实颇为奇妙。如果你再将他在《理想国》第8卷中,对“仿拟”行为的彻底否定考虑进来的话,就会觉得这实在是不可理喻的事情。如果仿拟真的全无价值的话,那哥们儿你这一辈子写的这些谈话录到底是几个意思?难道你持续不断地书写上百万文以你身故的老师为主角的虚构对话,就不是一种仿拟么?还是说,柏拉图真的相信,他笔下用“苏格拉底”说出的每一句“他自己的意思”,那个死鬼老头都会在冥府点头首肯说“嗯,没错,那都是我说的。我当年就是这么说的。”…………好像不太可能吧…………如此简单的逻辑错误,为什么柏拉图这样大智者,却置若罔闻呢?读《理想国》,这正是我疑惑不解,觉得叵测的地方。或者,这只是一种瘾?就像木心先生曾说过的一样:写作是快乐的,醉心于写作的人,是一个抵赖不掉的享乐主义者。(原来你是这样的柏拉图(╯‵□′)╯︵┻━┻)


柏拉图早年曾写过戏,据说——在他自己的书里说的——被苏格拉底劝阻,但看来这一爱好至始至终都未少减嘛,只是披了一层哲学的外衣罢了。《理想国》中解释几种政治形态以及与其所对应之人格类型,看着完全像是戏剧人物的性格背景素描,什么“觉得父亲本性高贵,反在外,人前人后地受人嘲笑愚弄,导致少年长大后特别的追求实质利益”这等描述,这真的是哲学家的严谨么?在我看来更像是戏剧家的洞察吧。更别提在第十卷中的“千年地狱之旅”,直接让人联想到《神曲》啊……


(旁证:

香港作家董启章曾在他的大作《体育时期》中明确表示,身为一个文学创作者,他对诗这一文体,实感无力,不论是写或是读,“都仿佛是经验意外的事物”。直到他听到日本摇滚天后椎名林檎的歌曲,并写作了《体育时期》这部“多声部”的小说。他通过小说中的人物,一首一首地写下那些歌词,他才“突然找到了一种形式,假面的形式,把心里面涌动的感觉化作声音和韵律。”而“我更愿意相信,我没有写诗,不是我写的,是贝贝、不是苹果、黑骑士,是这些角色通过我写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歌。我只是个媒介,只是乐享其成。”私心揣测,这大概也就是柏拉图在写作对话录时的感受之一种吧……“苏格拉底”只是让他的这个梦做得更为流畅而已。)

回复 (0) | 收藏 (0) | 329 次阅读 |

小鲨骨头 (上海)

男 113岁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