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生活在别处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起风了》:梦想如云又似虹,请别让大风吹

軒轅芷曦 发布于:

 

 

 

 

  有一种等待,注定漫长,注定孤独。然而,值得。因为所等待的,是永恒,是直指人心、明心见性的情与理、事与物。

 

  艺术家以十年漫漫时光,雕琢一件看似冰凉的矿物,是一种漫长而又孤独的等待,甚于怀胎十月的母亲;恋人异地暌隔,迎着岁月的骤风暴雨 ,翘首以盼,更是一种绵绵无期又心心相印的守望,它们同样漫长同样孤独。史铁生先生对于孤独的理解,为我所称赏,先生道:“孤独的背景即是我们生存的背景,这与悲观和乐观无涉,这是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的事实,所以爱情应当珍重:爱情神圣。”(《爱情问题》)。

 

  宫崎骏足称艺术家,先生善于雕刻影像时光;他笔下的多彩世界,往往有着一个古老的母题,那就是爱情:青年人真挚、执着而又纯洁的爱情。《起风了》所讲诉的,显然不止于爱情;但其中的爱情物语,足与《哈尔的移动城堡》相表里,——共同蜿蜒出一条步入人类理想的永恒之径。

 

  狭义的爱情,本身便是一种理想,一种需要苦苦等待、用心执守、牺牲自我的理想,它是孤独的。如影片中,菜穗子姑娘为了爱而负病跋涉、栖身荒凉、独自等待。而广义的爱情,无如说就是理想,宽泛到难以定义,恢宏到难以着墨,飘渺得难于捕捉,它也同样是孤独的。如影片中,崛越二郎对于设计飞机、翱翔天际的那份爱与执着,孤独得只能在梦中与卡普罗尼相晤。但纵使孤独,若心怀理想,便能超越得失荣辱、挣出岁月牢笼。留下温暖,对抗时光。

 

  宫崎骏先生以日式笔法,为我们书写下了岛国那段不堪回首的动荡年月里,有梦的青年人的真挚理想:它超越一人一国之私,又羁縻于政治的阴谋、战争的烽火;它诉说着有梦的人的那份单纯,那份单纯之中,又彰显着人性的多个维度——既饱含着善与美的理想,又潜藏着时代的膨胀的欲求,及个人的无助与孤独。然而,它毕竟是动人的意味深长的,如人类的飞天之梦,明知有去无回,仍逆风不惧、从容翱翔。

 

  影片中,更引述了法国象征派诗人瓦莱里(1871—1945)《幻美集》(1922年出版)中的诗句:“风起,唯有努力生存!”(《海滨墓园》)。大约正是基于那份相似的、对于人生的洞察和领悟,瓦莱里的诗句,历百世而不灭,越时空而不亡,在宫崎骏的电影中点睛画龙、一笔神来。面对宇宙人生、生无常,两位艺术家却对生命之不息、人生之真意,始终怀以超越而执着的理想

  风起,努力生存!梦想如云又似虹,请别让大风吹走!(影片中,多次出现“起风了”的场景:大风呼啸而至,吹走了洁白的帽子、遮阳伞,但它们每次又被男女主人公拼命地紧紧抓住。极富寓意。)

  

  那份坚毅那份执着那份无奈那份凄楚,真实素朴,诚挚动人,请允许我摘录零星片段,——那展现岛国日本人情风俗之古朴醇厚的片段,以飨读者诸君 

 

  女司仪(黑川夫人):“如是说——这一位出水芙蓉的姑娘,舍弃荣华富贵,独自一人穿越深山到达此地,敢问何如?” 

  男司仪(黑川先生):“如是说——这一位愚笨憨直的郎君,上无片瓦可遮头,姑娘若不嫌弃,还请入内。” 

  女司仪曰:“从今以后,二人结为夫妇,不离不弃,携手以终。” 

  男女新人(崛越二郎、菜穗子)跪谢:“感谢前辈,给与只身在外的我们,以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们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此恩此德,永生难忘。”

 

  从业已随风而逝的亲爱的小津导演、黑泽天皇、桥本忍君,再到如今年界耄耋的宫崎骏先生,日本的战后影像世界从未黯淡、褪去光泽,也从未失却人性的温度与厚度,因为他们雕刻着日本人身上最动人的声与影、最感人的情与思、最震颤人心的等待与孤独,并与紫式、芥川、川端、大江,一道建筑起既是日本也是世界的永恒的美的王国。 


  在推奉享乐、目迷五色的年代,文化的萧条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等待一位艺术家呕心沥血的作品,以收获那份似曾相似的感动,从而审美人生、体味人生,也同样是漫长且孤独的等待。然而,值得!

 

 

 

 

 

起风了 The Wind Rises(2013)

8 .1 / 8 .4

起风了(2013)

影评(121)

收藏(1105)

回复 (1) | 收藏 (1) | 326 次阅读 |
标签:

軒轅芷曦 (长沙)

男 30岁 狮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