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呐~既然来了,听会儿歌逛逛再走吧~说的就是你~

与电影相遇,是最不可思议的历险

http://i.mtime.com/3118577/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杨·史云梅耶——可爱的老头与他可爱的另类动画(一)

无敌的圆圆 发布于:

 

 

 

 

 

 

 

为什么会去看这个老头的作品,还是偶尔看到的一句话,只要有他名字出现的地方必有的一句牛逼介绍语:

 

“影迷被分成了两类,一类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一类是看过他的作品并知道自己遇到了天才的。”

 

 

 

看到这么牛的介绍词必然把持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倒要看看他到底何方神圣。于是,在一个困倦的午后,硬是看得精神抖擞,竟然遇到这么可爱一老头,这里的可爱指的是一根筋,奇怪,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不为外界所影响的最纯粹的可爱。

 

 

早年的厌食症似乎让他对食物有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在他的作品里血淋淋,赤裸裸的展现,让观众也体会了一把看到食物而产生的不适感。所以友情提醒:某些作品饭前请谨慎观看

 

 

 

 

他的作品所蕴含的超现实主义和黑色幽默内涵是开放式的,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解读,他的作品不是以说教的方式展现,而是开启了一种新的思路,无论是深奥的内涵还是复杂的物体杂糅的形式,都能带给观众无穷的启发,至少,什么东西都能拿来拍动画,什么东西都已经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表面,在这个可爱老头的世界里,都有了新的生命,并且自由生长着。

 

 

 

 

卖个萌先~

 

 

 

 

 

 

 

 

 

 

Poslední trik pana Schwarcewalldea a pana Edgara (1964) 最后伎俩

 

 

 

 

 

 

老头滴处女短片,木头人要被玩坏了阿喂,这才是喜剧嘛,这种戏谑杂耍的舞台剧形式让人想起梅里爱,但是镜头上的处理又没这么单一,像木头鱼落进魔术师的脑袋里,落的过程以各种角度的镜头组接,极具视觉冲击力;敲鼓时突然的一个特写镜头与敲鼓声配合得天衣无缝。老头的幽默之处在于配乐以及音效与人物动作的完美结合,抛开深奥的内涵也能看得有滋有味。

 

关于内容,在他的作品里,人与人的相处似乎总是从一开始的彬彬有礼到后来撕破脸皮,露出本性,相互伤害直至两败俱伤,无论高低贵贱,都拥有一样的本能,在他后面的作品里更有深刻的体现。这部作品里除了两位魔术师的表演还有另一个线索,虫子,在作品中出现在各个角落,字幕间,脑袋里,琴弦中,等等,最后一幕以它的死作为结尾不免让人唏嘘。

 

 

 

#最后伎俩/Poslední trik pana schwarcewalldea a pana edgara(1964)最后伎俩
Poslední trik pana Schwarcewalldea a pana Edgara
(1964)

 

 

 

 

 

 

 

 

 

 

 

Historia Naturae,Suita (1967) 自然史

 

 

 

 

 

 

 

很有意思的一部作品,音乐和画面的结合充满了喜感,短片分成八个部分,分别为:水生动物(Aquatilia)、六足亚门纲(Hexapoda)、鱼(Pisces)、爬行动物(Peptilia)、鸟类(Aves)、哺乳动物(Mammalia)、灵长类(Simiae)和人(Homo),并分别配以八种不同风格的乐曲:狐步舞、波莱罗、布鲁斯、塔兰泰拉、探戈、小步舞曲、波尔卡和华尔兹。(来自豆瓣)

 

 

 

整部作品似乎在告诉我们,无论你高等还是低等,漂亮还是丑陋,大型的还是小型的,凶猛的还是卖萌的,进化成啥样,最后都是一口吃掉的命运。就连人,最后都会被吞没。被谁吞没,那就是自然,亘古不变的自然规律,无论再怎么折腾再怎么卖萌,最终都难逃自然的魔爪,化成尘埃回归自然。

 

 

 

#自然史/Historia naturae, suita(1967)自然史
Historia Naturae, Suita
(1967)

 

 

 

 

 

 

 

 

 

 

Zvahlav aneb Saticky Slameného Huberta (1971) 荒唐童话

 


 

短片开头是一首诗,名字叫《Jabberwocky》,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作者Lewis Carroll自创的诗,Jabberwocky也是作者自创的词,翻译过来就是“无意义的文字游戏”,诗歌中很多词汇是由作者自己创造。所以。。。听不懂看不懂也不用怀疑自己英语白学了,这里列出原文和译文供大家玩味:大意是一个男孩打败巨龙的故事。

 

 

                                     《JABBERWOCKY》原文: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Beware the Jabberwock, my son!
    The jaws that bite, the claws that catch!
Beware the Jubjub bird, and shun
    The frumious Bandersnatch!"

He took his vorpal sword in hand:
    Long time the manxome foe he sought--
So rested he by the Tumtum tree,
    And stood awhile in thought.

And, as in uffish thought he stood,
    The Jabberwock, with eyes of flame,
Came whiffling through the tulgey wood,
    And burbled as it came!

One two! One two! And through and through
    The vorpal blade went snicker-snack!
He left it dead, and with its head
    He went galumphing back.

"And hast thou slain the Jabberwock?
    Come to my arms, my beamish boy!
O frabjous day! Callooh! Callay!"
    He chortled in his joy.

'Twas brillig, and the slithy toves
    Did gyre and gimble in the wabe:
All mimsy were the borogoves,
    And the mome raths outgrabe.

 

 

贾文浩、贾文渊版译文:


空洞巨龙光滑如菱鲆,蜿蜒蠕动,缠绕如藤萝,转动裕如,摹仿诚可信,真伪难辨,反应虽敏捷,难掩愚蠢。 行文旅途谨防空洞巨龙,误受其害难免裂肤伤心,书林漫步远避鸣禽聒噪,浮华伴侣不啻鬼怪妖精。 强壮双手紧握修辞利剑,精悍青年依傍简练树干,犀利明眸搜索冗赘敌手,片刻沉思脑中获益匪浅。 他的思路正在驰骋纵横,空洞巨龙此时乘风来临,一路飘来依然废话连篇,眼冒凶光俨然咄咄逼人! 砍剁突刺好个翻飞宝剑,修辞利刃一如雷鸣闪电,空洞巨龙终于身首异处,年轻英雄这才挂剑凯旋。 空洞巨龙毙命他的寒剑,年轻英雄回到我们身边,欢呼庆贺难言胸中喜悦,欣喜骄傲绽开他的笑颜。 光滑如菱鲆,蜿蜒蠕动,缠绕如藤萝,转动裕如,摹仿诚可信,真伪难辨,反应虽敏捷,难掩愚蠢。

 

 

 

如片名,这是一部童话,荒唐的童话,在开头悠扬悲伤诡异的音乐中,一个孩子开始了成长之旅,接着,童声念起了久远的传说,男孩终于打败了巨龙,那在这部成长的荒唐童话里,孩子能否打败那个所谓的恶魔,最终长大成人呢?

 

当愉快的幼年结束,孩子们欢快得去上课,而上课的内容,就是把你放进机器里碾压,磨平,磨平后成长为淑女,装进笼子里。而成长到一定阶段,仿佛又进入了叛逆期,走到哪里都是刀锋般尖锐,最终刺伤了自己。最后,残酷荒唐的成长终于结束,欢快的音乐伴随着纸飞机迫不及待得冲出窗外,最终走出迷宫的解脱和自由之感化成黑线把那个象征着权威的头像涂成了怪物。

 

恶魔是什么,在结尾被关起来的黑猫,也许是在你试图去寻找所谓正确的道路时不断摧毁你的梦魇,似一团怨念的化身,集合了身边所有限制你,压制你,使你无法自由生长的人或事。又或者是你的本性,恶的一面,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被压制,其实它一直存在,只是当你把自己包装得衣冠楚楚时,它被关起来了而已。

 

也许,成长到最后,你却变成了那个当初最讨厌的人,这不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吗?

 

 

 

 

#荒唐童话/Zvahlav aneb saticky slameného huberta(1971)荒唐童话
Zvahlav aneb Saticky Slameného Huberta
(1971)

      

 

 

 

 

 

 

 

Moznosti dialogu (1982) 对话的维度

 

 

 

这是我看的老头的第一个片,全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永恒的对话,可以概括为:啊呜——吧唧吧唧——呕——啊呜——吧唧吧唧——呕——啊呜——吧唧吧唧——呕。。。啊呜——呕——呕——呕——

 

没错,他把对话赤裸裸得表现为吃,两个不同的主体间的对话,必然很难平等,一方被另一方压制同化,在吃上面则表现为吞没,再次吐出来的已经被碾压,揉碎,经过残忍的洗礼,新生事物的思想已经完全改变,而这样的新生思想又去吞噬别人,一次次得互相吞噬,最后大相径庭的事物都变成了一模一样的人。这个故事有很多解读的可能性,因为这是一个普遍的真理,换作很多情况都可适用,比如教育制度,比如社会规则,比如政治隐喻。

 

 

所以,杨老的作品对任何人都可以有所启发,并且他开发了做定格动画的思路,什么都能拿来做动画,你可以从中看到很多熟悉的器具。。。比方说刀叉盆,各种蔬菜,鞋油,蒸笼架。。。这些生活中最常见的物品在它手里完全超出了原来的价值,整个物质的世界在他手里变成了精神世界,也许,他是另一个次元来的。是多大的兴趣使得他能把这些杂七杂八的物件都组成在一起,想来就觉得好玩,还耐着心,一格一格得拍,我想,厌食症的杨老,在大肆碾压切碎食物的时候,应该玩得不亦乐乎吧。

 

 

第二个部分激情的对话,此番对话来得快,去得也快,走了爱与恨的两个极端。在责任面前,人性赤裸裸得暴露。

 

 

 

第三个部分真实的对话,这是个人最喜欢的一个部分,怪异的音效,两个人头狰狞的眼神,嘴里吐出的各种物品,从相互配合到出现错误,再到蓄意捣乱破坏,最后两败俱伤。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很多,两个粘土人头,吐出各种生活中随意可见的物品,却重组成了一个极富哲理的小品,当所有人都被教会这些东西的正确使用方法时,又有多少人会试着去破坏它的既定规则,用卷笔刀削牙膏,用牙膏挤在面包上,用鞋带绑铅笔。。。这些东西快被杨老玩坏了,几乎所有组合都试了一遍,总之,本人看得热血沸腾,也想这么玩一回。

 

 

 

#对话的维度/Moznosti dialogu(1982)对话的维度
Moznosti dialogu
(1982)

 

 

 

 

 

 

结尾:老头的片子总有一种既定的规律或者框架,周而复始,但是内容上可能层层递进,或者结尾跳出原有的框架,可以看到,他并不是任凭想象杂糅各种思想而使作品晦涩难懂,而是遵循一种既定的规律,在某一个世界,某些东西都是以这种规律在运作,而结果往往逃离这个规律。

 

杨老头拍作动画的物件都是平时的收集,不会为了拍什么而专门去找东西,可以说,把手边的东西都赋予新的意义融合进动画中是非常有创造力的事情,在他的眼里,这些物件全都是有生命的。也许,你手边的东西重新组合剪接也会变成一个另类的故事,孩子们,动手吧~

 

 

杨·史云梅耶 Jan Svankmajer

9 .3

杨·史云梅耶

影评(38)

收藏(577)

回复 (14) | 收藏 (7) | 844 次阅读 |

无敌的圆仔 (武汉)

女 天蝎座

日志标签
更多 >>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