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长生殿主

一个伪小资的天堂电影院

http://i.mtime.com/35962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美苏对决《战争与和平》——鹬蚌相争的完美结局

长生殿主 发布于:

有人说,这部美国版的《战争与和平》艺术成就并不高,不值得一看。不过,奥黛丽.赫本的诱惑却是无可抵御的——这样一个天使般的妙人儿,演的又是原著中清纯美丽的娜塔莎,难道还不足以让人浮想联翩?所以,我买了这部电影的碟子,无须讳言,是盗版的,因为正版的似乎没得卖,即便有,我也不会去买。
三个半小时的长片,看得人荡气回肠,不胜唏嘘。我发现最让我着迷的并非赫本,却是那个在常人看起来不大讨巧的皮埃尔——原著当中的他是个高高大大的胖子,并没有讨女人喜欢的相貌,可是,我们的奥斯卡影帝亨利.方达迎难而上,生生把他塑造成了仪态万方的万人迷。男人跟女人不同,从没经过风雨的软玉娇花会叫人格外垂怜,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却只能遭人白眼。皮埃尔显然是那种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男人,起初他的肩膀看起来单薄,似乎担不起时代风雷的洗礼。然而命运就是这样改变一切的,当风云和硝烟散尽,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蓦然回首,我们才发现,原来他才是那块吹尽狂沙才显出本色的金子。小说中如此,电影中亦如是。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电影中的老皮先生比小说里更多了几分俊朗挺拔,叫人想入非非——而且还是男女皆然的那种。
印象深刻的是本来厌恶暴力和战争的皮埃尔在战场上帮军队搬运火药,在胜利的时刻跟军官们一起纵声大笑的情景。其实早在莫斯科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只是那时候他还把自己泡在酒精里无法自拔,岁月的风霜还没有让这坛好酒散发出应有的甘醇。他说过,他有太多可以喝酒胡闹的理由,可是他恨自己。所以当初他父亲一去世,当他知晓父亲对他隐藏多年的那份爱时,他的羞愧和后悔一并涌上心头。酒瓶子丢掉了,他彻底变回一个温文尔雅的公爵,一个称职的庄园领主和一个温存的丈夫。可是上天显然不甘心他就此罢休,他还要再捉弄这个年轻人一次。他的妻子海伦跟人逢场作戏,他闻讯怒不可遏,冲上去就和那人决斗,把他打成重伤,然后果断地和妻子分居,这一切是如此干净利落,简直不像是他的所为,然而确实是的。他爱娜塔莎,但是他明白自己的地位,他只能够这样告诉她——假如我比现在年轻,英俊,假如我是自由的,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投入你的怀抱!而说出这句话,是因为娜塔莎被一个花花公子欺骗了感情,她需要亲人和朋友的安慰。而他,就好像一场及时的春雨,来得刚刚好,平息了她心头愧疚和悔恨的火焰。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皮埃尔都能够应付,但是他无法抵御爱的侵袭。所以他一再地为了爱而改变自我,变得越发勇敢坚强。他看到了父亲对他的爱,让他洗心革面,不再鬼混;他看到了自己对娜塔莎的爱,决心一辈子做她的守护天使;他看到了自己对俄国的爱,对民众的爱,于是留在莫斯科,想要刺杀拿破伦,险些被拿破伦的军队处死。但是他心甘情愿,因为他就是为爱而生的。如果不说相貌,这样的男人已然是世间的极品,多少女人一生都难得遇上一个的。可是他偏偏就被娜塔莎遇上了,也本该如此,因为他的善良正和她的纯洁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退一步说,即便他不像电影中那样英姿飒爽风度翩翩,那又如何?男人在这个世界上闯,靠的原本就不是漂亮的面孔,而是挥斥方遒的铮铮气度。
难以忘记,曾经锦衣玉食的他,在监狱里和衣而卧,跟马厩里的老鼠共处一室。更难以忘记,他和一大队俘虏在寒风中被驱赶着离开自己心爱的国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走到底,活下去。所以他不停地数数,从一数到一千,用乌托邦式的精神力量让自己的手脚不冻僵,身躯不倒下去。他赢了,当历尽劫波的他回到莫斯科,回应他的是娜塔莎悲喜交集的面容。老翅几回寒暑的他们,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的艳阳天,这结局虽然俗套,却有一种深沉的温暖。
再说安德烈。我并不很喜欢这个角色,他太把荣誉和品节当一回事,因为忍受不了妻子的浅薄无聊而参军打仗,最后生生让妻子死在孤独和无望的产床上,而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她也需要爱和照顾。接着他爱上了娜塔莎,可是他的父亲不接受,所以娜塔莎才会移情别恋,爱上了纨绔子弟阿纳托夫——本来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情,他偏要在一切了结以后矫情地退回了所有的信,害得娜塔莎病榻缠绵,花容失色。你的父亲不待见她,她当然有选择离开的权利,都说爱情是理想的,婚姻是现实的,一个难以相处的公公足以叫人退缩了,她凭什么要为一场无望的婚姻等你一辈子?在我看来,在小说和电影的开头,这个人物高尚,可是高尚得云里雾里;这个人物冷傲,可是傲气得有些矫情。
但是他还是可爱的,尽管之前做了那么多不近情理的事情。他在战场上是士兵们爱戴的统帅,在皮埃尔眼里是值得托付的诤友;更重要的是,到他濒临死亡的时刻我们才知道,原来他当初的绝情也是出于对娜塔莎的爱——他预感到自己早晚要为国捐躯,所以他不想她对自己有太多牵挂。他梨花一样高洁的生命终于走到了终点,可是他没有遗憾。战场上他是英雄,生活中他是个好父亲,也是个好爱人,更重要的是,他所惦念的一切都得到了完好的守护。那么,安息吧,我们可敬的公爵先生。
电影里的安德烈是赫本的前夫,著名导演和演员梅尔.费勒扮演的,夫妻之间的眼神交流果然不同,这部电影里的第一男女主角配合得天衣无缝,让人真正感叹什么叫做“人生若只如初见”。不过还好,虽然他们的婚姻已经没有了,至少还有五彩斑斓的胶片供多年以后的我们缅怀。
终于要说到赫本了,这无疑是赫本美丽的顶峰,《罗马假日》中的天真清朗里多了几分少妇的成熟妩媚,这样年纪的姑娘无疑是最招人喜欢的。她的演技无可挑剔,似乎娜塔莎这个人物从诞生之日起就等待着这样一个可人儿的演绎。她的表演层次丰富,下意识的小动作很多,细节中见精神,平和里显美丽。电影里她换了二十一套服装,件件美丽如花,她似乎天生就是来这个世界展示美丽的,再多的美丽放在她身上也不嫌多,即便她在《窈窕淑女》里把繁花和水果一起戴上了帽子,她依旧是那样光彩夺目。对她的演技和美貌无须多言,我们只需要安静地欣赏,欣赏一个天使在人间明艳的双翼,还有她白雪一般璀璨的微笑,仅此而已。
《战争与和平》的主角是娜塔莎,可是电影里却是两个男人尽出风头,这不奇怪,因为赫本的美丽人所共知,两个男人的实力演出才会夺人眼球。再回到开头的话,有些人说这电影艺术成就不如苏联版本的,我倒觉得不尽然。电影本来就和小说不同,三个小时半的电影,在情节上和人物上都最大程度地做到了忠实原著,结尾那段字幕,更是说出了托翁这本小说的精髓所在。那么,就让我们在这段文字里结束我的文章吧。

——最困难的事情,但也是最根本的,是热爱生活,热爱它,即使你正在遭受不幸,因为生活就是你的全部。生活就是上帝,热爱生活,等同于信仰上帝。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美国版本的先声夺人让前苏联也按捺不住,于是耗资无数,历时5年,拍出了这部获得1969年度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旷世经典。全片场景奢华,群星璀璨,仅仅群众演员就动用了十万人次以上,战争场面的拍摄即使在今天还令人称道。前苏联著名导演邦达尔丘克扮演男主角安德烈公爵,功勋演员吉洪诺夫(后来曾主演《春天的十七个瞬间》)扮演皮埃尔,当时的新秀萨维里耶娃扮演娜塔莎,至于影片中出现的其他角色的扮演者,我们无从考证,但是可以肯定,一定是当时前苏联最顶尖的演出阵容。
和美国版不同,苏联版本的开头严格忠实原著,是从宫廷女官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尔的家庭沙龙上开始的。苏联版本场景的奢华丝毫不亚于美国版本,而且大多是实景拍摄。在这个地方,三个重要人物隆重出场,皮埃尔、安德烈公爵和埃莱娜公爵小姐。吉洪诺夫甫一出场,我就感觉原著当中的人物在现实里还魂了——发型、身材、长相,无一不酷似那个善良中带着点笨拙,智慧中含着点软弱的皮埃尔。说到这个角色,就不能不提到在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版本中给他配音的著名配音演员乔榛,他实在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配音艺术家,把皮埃尔前期的善良、软弱和后期的坚强、沉郁配得非常到位。尤其是那段皮埃尔对娜塔莎表白爱情的经典段落,他配得含蓄而深情,让银幕下的我看了都感动不已——“假如——假如我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漂亮,最有才华的人,假如我是自由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那么,我现在就会跪在你的脚下,乞求你的爱,请你和我结婚。”这样一席话对于正处于失恋痛苦中的娜塔莎不啻雪中送炭,这个人物的忠厚善良也在乔榛浑厚的声线里展现无遗。
更难忘的是皮埃尔当了俘虏之后的那段面对天地的内心独白,乔榛的声音炽热而富有激情,他这样说道——“你们抓住我,把我关起来,想关住我伟大的灵魂,可是你们办不到!——生命就是这样,从一点扩散开来,不断繁衍,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影片在这个段落用了意识流的镜头,一个绿色的光点迅速扩大成一片绿茵茵的草原,草原被包裹在一个圆润的球体中央——看了这样的一场戏,我由衷地为苏联电影人感动,也为皮埃尔的精神感动。是啊,阶下囚的遭遇改变不了一个人伟大纯洁的心灵,这正是文豪托尔斯泰老先生告诉我们的醒世恒言。
再说邦达尔丘克的安德烈公爵,这位1920年出生的电影导演在影片完成那年已经整整48岁了,所以化妆师无论怎样精雕细刻也无法掩盖他的眼袋和皱纹。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用他精湛的演技向大家证明,他就是那个冷峻忧郁的公爵,是托翁笔下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他扮演的公爵,高贵中带着一种清冷的气质,跟萨维里耶娃的对手戏演得十分到位,很好地体现了这个贵族后代丰富的内心世界。而给他配音的是上译厂著名的配音演员杨成纯先生,他的声音高贵冷峻,跟原片中的人物非常吻合。尽管这个人物获得了世界影坛的广泛赞誉,但是我还是觉得,年龄感的把握上,美国版的梅尔.费勒更为到位。
邦达尔丘克作为一名电影导演,在镜头语言和叙事节奏的把握上有他的独到之处。他认为托翁的原著已经具有电影的某些特性,所以在拍摄中严格遵循原著精神。由于原著有大量的思想和心理活动的描写,影片中运用了大量的意识流和特技镜头。尤其值得玩味的是四部电影的片头,每一部都有其象征意义。第一部的开头是广角的航拍大全景,从云层上俯视俄罗斯大地,暗示了影片探索世界和人生终极意义的严肃命题;第二部的片头同样是俯拍镜头,拍的是水中的明月,这个意象代表了安德烈和娜塔莎之间镜花水月的爱情;第三部的开场是黑白镜头中的老橡树,暗示了俄罗斯不祥的命运和安德烈公爵最终的死亡;第四部的开场是关于俄法战争的版画,跟前景的硝烟叠映,反映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伤痛和苦难。而结尾的镜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绿色森林,接着重新回到高高的云端,首尾呼应,构思精巧。
在战争场面的拍摄上,比起美国富有冲击力的镜头语言,苏联版本更注重战争本身的残酷和庄严。影片动用了大量的部队和群众演员参与战争场面的拍摄,连美国影评人都说,这简直是把1812年的战争再打了一遍。在镜头语言的运用上,苏联版大量运用长镜头和高空航拍,镜头色调以灰色为主,渲染场景的残酷,把战争场面拍得十分真实壮观。
该说说萨维里耶娃扮演的娜塔莎了,这位美丽的少女在进入影坛前是一名舞蹈演员,巧合的是,1956年版中扮演娜塔莎的赫本也曾经学习过芭蕾舞。原著中的娜塔莎能歌善舞,找这样两位有舞蹈素养的美丽女子出演正合适。有趣的是,萨维里耶娃的娜塔莎无论品貌还是造型都酷似赫本,这一方面反映了赫本版娜塔莎的成功,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苏联电影人和好莱坞较劲的微妙心理。影片拍摄的五年,恰好是女主角从少女向青年女子过渡的一段时间,所以苏联版本严格再现了原著当中的年龄跨度。当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小娜塔莎推开橡木大门的一刹那,那如油画一般古典清纯的面容一下征服了全世界。
给这个角色配音的是大名鼎鼎的丁建华女士,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甜美深情,把这个女孩从天真烂漫到成熟稳重的全过程演绎得十分感人。个人以为,这个角色不输给那位赫赫有名的“茜茜公主”。
都说美国版的艺术成就不如苏联版本,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但是,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第一,美国版的片长只有三个半小时,而苏联版长达七个小时,在情节容量上苏联版就占了优势。第二,两国社会体制不同,苏联拍电影是国家出钱,而美国是市场操作,必须要兼顾经济利益,这就让电影的编剧把小说上册的内容大量压缩,而把叙事的重点放在戏剧冲突更有可看性的下册上。第三,拍摄技术和时代特征的不同,二十世纪后半叶是电影技术一日千里的时代,而两部电影之间有着十二年的时间差距,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举例来说,苏联版中出现了大量的航拍镜头,而这样的拍摄手段在上世纪50年代还是十分罕见的,意识流的镜头语言也是当时的好莱坞电影不可能具有的。第四,拍摄场景的区别,美国版拍摄于冷战时期,只能在意大利和加拿大取景,而苏联版本则不同,莫斯科的宏伟建筑就在身边,完全不必搭景就可以放心拍摄。对比一下两部电影的美工就知道,美国版本运用了大量俄罗斯风格的装饰,而苏联版本则没有运用多少,这体现了美国电影人在表现异国题材上的小心翼翼,远不如苏联人那样底气十足。据说在拍摄过程中女主角赫本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自己设计了娜塔莎的多套服装,这说明美国电影人的艺术态度还是值得称道的。第五,两国的文化差异让美国版和托翁的精神始终存在距离,影片主题也从人生的终极价值变成了美国人习惯的“热爱生命”,而赫本版的娜塔莎更是说出了那个时代几乎所有好莱坞女主角都会说的台词——真不公平,只有男人们才能这么起劲地玩。
最后说说两部片子的结尾。其实两个版本都把原著尾声部分的结局删除了,以娜塔莎和皮埃尔的团圆收场。美国版本的结尾是典型好莱坞式的,两人拥抱亲吻,然后携手同行。而苏联版本则是本土的含蓄风格,用闪回镜头表现两人的内心活动,影片在两人的对视中画上了句号。
就演员阵容来说,两部电影各有优劣,美国版本在演员性格的演绎上很到位,基本上一看到演员就能知道他扮演什么角色。而苏联版本则重视演技的展现,但这也带来了演员年龄偏大的弊端,这个弊端在埃莱娜这个角色上表现得尤其明显,我很难想像一个皮肤松弛的中年女人能够演绎出彼得堡第一名花的迷人风采,相形之下,美国版的性感明星安妮塔.埃可要靠谱得多。至于皮埃尔,两个版本都很不错,美国版做了适当的美化,但尚能接受,而论表演,显然是吉洪诺夫更胜一筹。美国版美女众多,服装精致,仅主要女性角色的服装就达到57套之多,这也是苏联版本所不及的。
无论如何,我们都得感谢这两部电影的制作者,在带给我们视觉享受的同时,也引导我们对人生进行深入的思索。正如皮埃尔所说的那样,我们想知道人是什么,什么是幸福,生命的价值何在,这是人们永远的探索和追求,也是电影艺术表现的永恒主题。

让我们庆幸两国电影人进行了这次角力,如今摆在我们眼前的,是鹬蚌相争的完美结局。

回复 (5) | 收藏 (0) | 1162 次阅读 |

长生殿主 (福州)

男 天秤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