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长生殿主

一个伪小资的天堂电影院

http://i.mtime.com/35962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奥黛丽.赫本——生为女子当如是(之二)

长生殿主 发布于:
对于赫本出演的《战争与和平》,人们历来评价不一,当年好莱坞的一干专业人士曾经一片好评,但是1968年的苏联版本一经出现,众人马上转头称赞,认为原作者故乡拍出来的才是本来的味道。这是讨论赫本的文章,我不想在这两部片子的表现手法和艺术特色上大费周章,只能短短地评价一句——人们对1957的美版《战争与和平》不满意,不是因为它不好,而是因为它没有原著那么好。1968年的苏联版本是好,简直跟原著一样好,可是这样的好不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导演在片中用了非常高超的表现手段,但这也注定了影片本身的曲高和寡,有谁会在理解力不够的情况下进影院看一场要带干粮观赏的电影,然后头昏脑胀地出来?所以,我们得带着体谅的态度来看美国的这个版本,如果派拉蒙公司按照苏联那套办法拍片子,也许无法做到极端精湛,但是艺术水准一定比现在高出许多,问题在于,拍成这个样子的电影,美国观众会去看吗?他们一向是懒得多动脑筋的,对于俄罗斯民族潜在的悲剧意识和宗教情怀,他们压根儿不愿多去理解。
如果是这样,这片子就成了只有影评家欣赏的独立电影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有谁见过投资上千万美元的独立电影?如果电影导演金.维多这样处理影片的拍摄,那就等于拿投资商的利益开玩笑,也会让派拉蒙公司倾家荡产。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电影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要是你实在心有纠结,就把它当时下流行的世界名著普及本来看吧。普及本一定不如全译本好看,但是如果原著精彩,一样可以让更多的人爱上这部作品。从这个角度上说,美国版本也可以称得上是功德无量了。
瞧我,说不多罗嗦,一下子又扯远了。其实讲这些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请大家在把两部片子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记得尊重美国版全体演职人员的劳动——包括赫本的劳动。赫本在影片的大部分情节里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但是在实际拍摄过程中,她经历了第一次怀孕就遭遇流产的巨大痛苦。能带着这样的阴影把影片完成,在我们看来还丝毫不露痕迹,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赫本不但为出演娜塔莎反复阅读和揣摩原著,而且还自己设计了片中娜塔莎的化妆和戏服,只因为对于托尔斯泰时代的华服,纪梵希也帮不上她的忙。那些衣服总共20套左右,而全片女性角色的服装达到57套之多,除了1939年的《乱世佳人》,还没有一部同时期的好莱坞电影在服装上华美到如此地步,而这些衣服里,赫本参与设计制作的就达到了三分之一,这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美国版的成功不全是因为奥黛丽.赫本,但是如果没有她,这影片是绝对不会成功的。理由还是那一个,娜塔莎是独一无二的,而赫本,也是独一无二的。
萨维里耶娃的苏联版娜塔莎略有些内敛忧郁,而赫本版的则充满了快乐的生命活力。以原著的标准来看,当然前者更贴近托翁的描写,而且萨小姐长得就好像从书里走下来一样,这也是赫本扮演的娜塔莎不可比拟的。话说回来,虽然略有不足,但谁也不会否认,赫本版的娜塔莎简直太可爱了!影片中她第一次出场时的表演,完全可以当作“少女”这个词汇的最佳注脚,而原著中娜塔莎种种匪夷所思的可爱举动,也在她的演绎下格外生动可喜。但是更让我着迷的,是奥黛丽对原著中关键场景和细节的精妙刻画。通过这部电影中的表演,奥黛丽第一次全身心地投入到另外一个陌生的人物当中去,而且把角色完成得十分到位。
娜塔莎和安德烈公爵正式相识的那场舞会,在两部电影里都有着浓墨重彩的描绘,如果说苏联版萨维里耶娃的表演像一匹柔软光洁的绸缎,那赫本的表演就如同她头顶闪闪发光的钻石。她身着月白舞衣,在钗光鬓影中旁若无人地恣意盛开着,舞蹈的技巧无疑是精湛的,但更叫人心折的是那快乐到一尘不染的清澈表情。如果那时她穿着芭蕾舞鞋,我毫不怀疑,她一定会在华尔兹的韵律里独自跳上一曲《天鹅湖》!这就是赫本的魅力,也许这段戏的长度让人感叹,美国人太爱自己的明星了,那赫本的表演就会骄傲地回应——这偏爱是值得的!
《战争与和平》对赫本而言,是一部关键性的作品,因为她第一次在三个小时半的长片里完整地展示自己的演技。也就是说,不但要展现她无拘无束的快乐,还要展现战火和爱恋中女主角的痛苦、悲悯和哀伤。可以说,如果没有《战争与和平》,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修女传》和《蒂凡尼早餐》。
赫本是经历过战争的痛苦的,她甚至在战争中见证了自己亲人的悲惨死亡,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对她当时还十分幼小的心灵都是巨大的摧残和伤害。但是当摄影机要求她表现人物在战争前夕的复杂心理时,她经历过的一切伤痛都成了此刻最宝贵的财富。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娜塔莎一家人正准备逃离即将沦陷的莫斯科,娜塔莎本人出于同情,让两个伤兵上了运输家具的大车,正当她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却遭遇了无数士兵哀恳的眼神——没有人想留在已经沦亡的城市送命,他们都渴望这位慈悲的小姐能拯救他们所有的人。
娜塔莎呆住了,她披着长长的披巾,像一个修女一样款款走下台阶,和那些满脸尘土和血迹的士兵对视。她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动作,但眼神是如此清澈哀伤,似乎一向无忧无虑的她天生就能感知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然后她抬眼看了看指挥家仆搬运家具的父亲,只一瞬间,坚定了想法的她又变回了那只快乐的小鸟,飞到父亲身边,叫他把所有家具都卸下来,让所有伤兵都坐到车上去。其实她清楚这对自己的家族意味着什么,如果自己不能嫁个好丈夫,哥哥也不能功成名就,那这个家族在战争结束后就将彻底败落。可是她不后悔,在家族利益和他人性命之间,她经过短暂的思索,果断地选择了后者。这是娜塔莎的选择,相信,也会是赫本自己的选择。
赫本的这段表演自然细腻,而且由于她个人经历的丰富曲折,又为戏份增色不少,简直可以用感人肺腑来形容。或许原著中的娜塔莎帮助那些士兵仅仅是出于善良的本能,苏联版中萨维里耶娃也的确是这样表现的。但是赫本用这段表演告诉人们:我了解你们的痛苦,我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尽管我还没有看过赫本主演的《修女传》,我还是能由衷地相信,真正的修女,就该是赫本表现的这个样子。
影片中赫本的一切都叫人满意,唯一让人不满的是片子的结局。原著和苏联电影中,历尽劫波的皮埃尔和娜塔莎恰如张爱玲笔下那对男女,千山万水之后,只淡淡地说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吗?激情和拥抱是后来,在那一刻,两人眼中应当只有患难相知的默契和怜惜。但是美国的版本省略了对视的过程,赫本只不相信地对亨利.方达扮演的皮先生看了一眼,就忘情地冲上去,跟他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样的结局是所有观众都乐于见到的,也体现了好莱坞编剧一贯的善解人意,却唯独浪费了赫本细腻的眼神和潜藏的表演才华。她本来可以做得更好的,但是编剧和导演却没让她这样做。回望赫本的演艺道路,几乎所有成功的角色都是快乐天真的少女性格,也许是因为她太美丽了,所以人们不希望观众见到她哀伤的样子吧?赫本不是天使,是所有人都把她当作天使来对待,这对于渴望自由和突破的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走笔至此,文章已经接近尾声,最后我还是想提一下赫本的第一任丈夫,也是影片中安德烈公爵的扮演者,著名演员和导演梅尔.费勒。尽管他们的婚姻最终以离散收场,我却没有丝毫为赫本责怪他的想法。赫本生命中几次的流产,对渴望拥有完整家庭的她是极其可怕的打击,但是这些打击,都在费勒的帮助下挺过来了。他懂得赫本的心思,所以在赫本第一次流产之后,经过两三个月的休养,他还是让赫本重新开始了影片的拍摄。因为赫本在摄影机前展示的所有快乐都是她自己的快乐,不搀杂任何虚假,所以,也只有摄影机的转动才能让赫本重新快乐起来。即使是和妻子白头到老的丈夫,这样的体贴也是很难做到的吧?
我相信他们离婚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最后的结局一定是友好分手,否则多年后费勒接受记者采访时,又怎会面带笑意地谈起她?费勒对这段婚姻的完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就冲他陪赫本走过一段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历程,任何一个赫本的影迷都应当感谢他,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回复 (1) | 收藏 (1) | 806 次阅读 |

长生殿主 (福州)

男 天秤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