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等你给我一枪

我们连谈论世界末日的资格都没有了。。。

http://i.mtime.com/37614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漫长的告别:《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第二集解

白羊先生 发布于:

 

 

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第一集中,罕见地出现了全集皆文戏没有武戏的场景,而在第二集中,我们发现这一集竟然也是纯文戏集,但请大家珍惜,因为这可能是全剧最后的长文戏了。

这一集虽然是纯文戏,但幽默和戏谑的成分却降到了最低,面对即将来临的生存之战,所有人都忧心忡忡,他们相遇,他们告别,他们在享受作为生者最后的时光,因为一切,即将改变。

本集开始于一场审问,只身来到临冬城的詹姆很显然逃不过一场严格的审查,但审问的过程非常短暂而简单,因为大家都明白了,詹姆就是瑟曦所谓的“大军”,更严格地来说,詹姆已经脱离了瑟曦势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够看出一个兄弟情深的细节。我们都记得,当初詹姆和塔利父子在遭遇丹妮莉丝的突袭时,提利昂站在远处的山丘上看着自己的哥哥不畏死的冲向龙时一遍遍的低声喊着“快跑,傻瓜”;如今,在临冬城的大厅里,面对着自己的哥哥又一次面临死亡的时候,提利昂终于可以站出来,替自己的哥哥抵挡了,哪怕是要面对丹妮莉丝的怒火,他也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从来都是詹姆处处护着他,如今,他也要为自己的哥哥遮一次风挡一次雨。在看到丹妮莉丝点头之后,提利昂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因为他不知道,当初不管不顾直接烧死了塔利父子的丹妮莉丝会不会再一次对自己兄弟二人下手。


我觉得丹妮莉丝的这次仁慈主要还是因为珊莎与布蕾妮的面子,此时的丹妮莉丝毕竟是外来户,此时的詹姆已经是一个没多大本事的残废,而且又有临冬城城主出面作保,她没必要也没办法再向过去一样按自己的意志来下命令。但这也让丹妮莉丝对提利昂的不满爆发了出来,她认为提利昂那么相信瑟曦会参与到人鬼大战中来的想法不是坏就是蠢,而且此时不管不顾的站出来替哥哥辩护,明显有跟自己不一条心的想法。


而在散会后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丹妮莉丝的目标始终都是铁王座,来到北境抗击异鬼其实是出于收揽政治力量和爱的原因,而如果瑟曦此时派兵来参战,将会极大消耗瑟曦的军力,为战争结束后丹妮莉丝击垮瑟曦提供便利。但自己的首相对瑟曦的错误判断让丹妮莉丝疑心大起,她开始怀疑提利昂到底有没有能力、能不能和她一条心,为最终夺取铁王座的事业尽力。


这一点也让提里昂忧心忡忡,丹妮莉丝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和政治手腕的君主,但她有时候表现出的多疑和冷酷又让人担心,她会不会成为另一个版本的“疯王”,毕竟,丹妮莉丝的血管里流的是疯王的血。

接下来是“打铁时间”,艾丽娅来到锻造间看詹德利打造龙晶武器,顺带给他表演了一套飞刀绝技,精湛的武艺把詹德利吓了一跳,也把坐在对面的一位老哥吓了一跳,毕竟谁背后的木头上突然哐哐哐飞来三把刀谁都得吓尿了。扔完飞刀后,艾丽娅说大哥,你看我厉害不?詹德利望着艾丽娅的背影嘿嘿一笑,心说,这姑娘,太有劲了!我喜欢!!


说实话,这段剧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只能解释是为后面二人发生的剧情做铺垫的“感情戏”,只不过这个感情戏,太直男了。

心树之下,詹姆终于鼓起勇气来面对当初被他推下高楼的布兰,为自己过去犯下的罪恶忏悔。但布兰并没有责怪詹姆之意,毕竟没有詹姆的那一推就不可能成就今天的布兰,但从布兰之前看到的种种景象来看,这又是必然,所以詹姆推他下楼只是命运中的一个环节而已。此时布兰的话也暗示了我们,詹姆将会在这场大战中牺牲。而这种暗示,后面还会多次出现。


至于接下来的兄弟相见,在我看来倒是没多大内涵,主要功能在于引出詹姆和布蕾妮的见面。在这里还有一个细节让我有些开心,那就是正在一旁训练新人的波德瑞克。


在前几季中,波德瑞克一直是以一个略带喜感的形象出现的,他表情木讷,为人敦厚,除了胯下功夫让人惊叹外干啥啥不行,就在上一季里还被布蕾妮在训练中打的跟孙子一样。而在这里,我们却可以看到波德瑞克留起了成熟的胡须,剑法大为精进,已经可以训练别人了,不禁给人一种“孩子长大了”的欣慰感。

接下来的“詹美对话”充满了沉重,在以往两人对话时,詹姆总是会调笑布蕾妮,但如今,詹姆身上的一切“不严肃”性格特点都被除去了,他像一个年迈的老骑士一样举止稳重,谈吐谨慎,这却让布蕾妮产生了强烈的不适感。接下来的话让布蕾妮更为震惊,詹姆说自己武艺已经大不如前,并且希望能在布蕾妮军前效力,这让布蕾妮非常意外,因为眼前的这只金毛狮子从前即使被抓也是一副誓不低头的样子,如今他主动放低身段,祈求能让布蕾妮带他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雄狮变成了小狗,这让布蕾妮一时无法接受。


而这里,也可以看做是詹姆必死的又一个暗示,因为他自己也承认自己的武艺退化的厉害,但却仍然要执意加入抗击异鬼的前线部队中,为了骑士的荣誉固然是一方面,但在我看来,此时的詹姆已经对一切都灰心了,他只想像一个正直的骑士一样,死在伟大的战争之中。

在壁炉前,丹妮莉丝陷入沉思中,很显然,在对瑟曦的这件事上,她感觉自己被提利昂欺骗了,不管提利昂是“坏”还是“蠢”,此时的丹妮莉丝心中肯定是在想着“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句话。


正所谓“想啥来啥”,就在此时,乔拉莫尔蒙闯了进来,我们能够看到,在转身的一瞬间,丹妮莉丝的脸上是充满笑意的。在乔拉进门后,他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对于提利昂能够当上国王之手的嫉妒,但他也坦荡的向丹妮莉丝承认,对于辅佐女王统治这件事来说,除了提利昂没有再合适的人了。之后,乔拉又建议丹妮莉丝,是时候跟珊莎好好谈谈了。

这是一条非常现实的建议,在进入临冬城后,丹妮莉丝这个名义上的统治者和珊莎这个实际上的统治者一直没有进行一次诚恳的交流的,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她们两人的关系此时就像是西安事变之前的蒋介石和张学良,沟通不良的话发生兵变这种事是很有可能的,虽然丹妮莉丝手握大军,但此时自己是处于北境腹地,军饷粮草都要靠北境势力供给,丹妮莉丝就算再要面子,想到这一点她也必须放下身段跟珊莎好好聊聊。

丹妮莉丝首先用提利昂打开了话题,之后又聊到了琼恩。这两个男人都陪伴过她们两人,也正是这两个男人串起了这两位女强人的关系,之后丹妮莉丝又一次给珊莎吃定心丸,说你放心,你是我大姑子,我们是一家人,咱们一家人没有两家话。


珊莎听完后很感动,马上说出了“两家话”。作为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政治家,珊莎现在是非常务实的一个人,她提出了一个让丹妮莉丝无法回避但又无法回答的问题:战争胜利后怎么办?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你丹妮莉丝心里想着的还是铁王座,现在来跟我们共同抗击异鬼只不过是出于爱和利益的考量,但如果一切顺利后你坐上铁王座我们史塔克家乃至北境又会如何呢?当年北境是在龙的威慑下被迫向坦格利安家族屈膝投降的,如今北境是我们自己重新夺回来的,现在仅仅是因为琼恩我们才联合在一起,万一这之间琼恩战死的话,丹妮莉丝到时候会怎么处置北境?到时候是不是两家会再一次重演历史,通过一场惨烈的战争来决定双方地位?


丹妮莉丝一时语塞,刚才还热络的拉着珊莎的手此时也收了回来,确实,这是一个很难让人回答的问题。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刻,一个人的出现化解了这个尴尬,那就是席恩。

看到席恩,珊莎和丹妮莉丝都是一惊,因为她们都想不到席恩还能再一次活着出现在她们面前。对于丹妮莉丝来说,席恩的出现只不过是忠臣良将的回归,而对珊莎来说,席恩的出现却是又一个亲人。

我们回想一下,虽然席恩一直是以养子的身份出现在临冬城,但他也是陪伴着珊莎成长起来的一个“兄弟”,虽然两人之间一直没有什么直接情感表达,但这种几乎等同于亲情的羁绊是存在的,就如同珊莎所说“亲情是复杂的”。此时席恩说要为临冬城而战要为珊莎而战,无异于是给伸出绝境的珊莎又伸来一只充满温暖的亲情之手,所以珊莎才会紧紧的拥抱住他。


而对于席恩来说,这也是他洗刷耻辱的时刻,他曾经对罗柏说自己会永远效忠北境,但却背叛了罗柏,而他自己也接受了命运的惩罚,在经历过这些年的磨难之后,他明白了许多事情,他这一次要为忠诚而战,这也预示着,席恩将不会在这场大战中活下来。

接下来,便是戴佛斯放饭的场景,这个场景出现了一个脸部有疤痕的小女孩,虽然这个小女孩的出现很生硬刻意,目的就是要让观众陷入回忆杀,但是,我依旧中招了。


我们能看到,在转身的一瞬间,戴佛斯有一个恍惚,那一瞬间我们跟他一样,以为这个小女孩就是席琳小公主。眼前这个坚强的小女孩让人没法不想到那个曾经跟戴佛斯最亲的小女孩,但她早已在北方的冰天雪地中被烈火所吞噬,如今恍惚之中又看到席琳,是不是也在告诉我们,戴佛斯爵士也将殒命于这北境的风雪之中呢?


但这份回忆杀很快便被“塞外德云社”的归来所打断,上一集还在最后壁炉城看人体挂件的托蒙德等人此时出现在了临冬城,我不禁想问问他们是不是买了游戏《绝地求生》里面那种光脚追着汽车跑的外挂,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毕竟,留给维斯特洛的时间不多了。

“塞外德云社”的归来也带来了异鬼大军即将抵达临冬城的情报,于是号角吹响,临冬城上下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在会议室中,各路将领悉数到齐,在沙盘前进行最后的战斗推演,但琼恩很快便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擒贼先擒王,此时异鬼的王去哪儿了呢?

“当然是来找我啊”大数据之神布兰此时开口了,没错,你们知道擒贼先擒王人家夜王也不是傻子,到时候肯定会朝着布兰这个终端服务器而来,更何况夜王还在布兰身上装了个定位装置。听到这里,山姆也有感而发的说了一段话,简单翻译过来就是此时的布兰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是人类最后的图书馆、最后的数据库、最后的百科全书,他要是没了,维斯特洛大陆上人类的文明也就走到头了。

于是席恩第一个站出来说要保护布兰,我们都记得他曾经从床上推醒了布兰告诉他自己夺下了临冬城,而今,席恩又跟布兰说自己会誓死保卫他,席恩身上的赎罪精神又一次闪出光芒,也预示着他将必死无疑。

最后,会议决定了由小部分精英埋伏在心树周围保护布兰并拿下夜王,其余大军在城外迎战死亡军团。这个战术是不是感觉很熟悉?没错,在《复仇者联盟3》里,复联的英雄们就是这么干的,至于结果是什么样,大家也知道了,所以我们只能祈祷临冬城的诸位英雄,结局能比复仇者联盟好点吧。


散会后,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结局即将来临,似乎没人觉得自己能活过这场战争,提利昂抄了把椅子坐在布兰身边,漫漫长夜,不如讲讲你的故事吧。

接下来又是一场告别戏,灰虫子和弥桑黛这对在革命中产生爱情的小情侣约好了当战争胜利后,他们要一起离开,去看大海,去过好日子。但就像所有电影里面杀手只要说做完这单我就洗手不干了然后必定遭遇意外一样,灰虫子和弥桑黛许下的诺言无疑是立了一个大大的Flag,这小两口,凶多吉少啊。


镜头又来到了临冬城墙头之上,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离线N久的白灵突然出现,老老实实杵在那里,除了脑袋动别的地方都不动,就好像编剧在告诉我们“你们不就想看白灵么?就给它定那让你们看个够”


当然,墙头上的“黑衣人三兄弟”还是挺让人唏嘘的,当年三人还都是懵懵懂懂的少年,一同在心树下宣誓效忠守夜人,而今三人中一个是前任总司令,一个是现任总司令,还有一个成为了博学多识的人,时间真是改变了太多太多东西。

“最后一个活着的,记得烧了另外两个”,忧郁的艾迪用这句话作为墙头谈话的结束,但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说出这句话,在第四季的第八集里,他也说过同样的话,只不过,那时候还有他们的好兄弟葛兰和派普。


墙头上“黑衣人三兄弟”在回忆过去,屋里面“敌对者联盟”也相谈甚欢。詹姆和提利昂兄弟俩、“美人”布蕾妮和波德瑞克主仆俩、“洋葱骑士”戴佛斯、野人托蒙德,这几个人可以说都曾跟史塔克家族敌对过,如今却齐聚史塔克家的家堡,为这座城池而战,命运还真是喜欢捉弄人啊。


在这里,托蒙德讲了一个“巨人之奶”的故事,讲完了还猛灌一大口,把旁边的暗恋对象布蕾妮以及其他人给恶心的要命,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千万不要在自己喜欢的人和潜在的情敌面前做什么自以为很MAN的事,因为这会让所有人都不舒服。


尴尬过后,几个人又闲聊了起来,由托蒙德引出了本集的主题“七王国的骑士”,一生都在以骑士信条要求自己的布蕾妮被点出了仍然不是一名真正的骑士的遗憾,而詹姆立刻站了出来,以一名骑士的名义行使了赐予布蕾妮骑士身份的权利。

“起身吧,塔斯的布蕾妮,七王国的骑士”,说出这句话的詹姆满脸都充满着骄傲与自豪,而这一瞬间也让我泪崩,因为我不但是为布蕾妮终于获得骑士身份而感动,更是因为想到了书中描写詹姆受封骑士时的场景,本想把自己活成“拂晓神剑”那样的骑士的詹姆,却度过了一塌糊涂的一生,如今他相信布蕾妮会成为另一个“拂晓神剑”,而詹姆在这一刻,也似乎看到了当初骄傲的赋予自己骑士身份的亚瑟戴恩。


在我看来,这里也是詹姆必死的又一暗示,他的使命已经完成,这个人物的工具性作用已经结束,剩下的,就只有光荣的牺牲了。

至于另一边墙头上艾丽娅、猎狗和闪电大王的见面,则有些毫无道理,无非就是体现出艾丽娅长大了,为后面出现的床戏做铺垫。

接下来,就该说床戏了。虽然艾丽娅早已成年,但在我心目中她永远都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鬼头,因此在看到艾丽娅的床戏时内心的老父亲情节无法控制的爆发,一时间无法接受,而且这场戏来的特别突然特别硬,仿佛艾丽娅要是不脱这剧就算白演了一样。

不过艾丽娅有句话算是给这场戏提供了一个稍微合理点的解释,那就是她想在死之前知道性爱是什么感觉。我们都知道,经历了无面者训练后的艾丽娅早就成为了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此时她却想感受一下男欢女爱,这说明艾丽娅是真的害怕了,她怕自己真的无法逃出死亡的手,所以在此时,她要珍惜最后的时间。


最后,波德瑞克唱起了一首悲剧民谣《荒石城的简妮》,在歌声中,每个人都在做死亡来临前最后的准备,此情此景像极了《指环王3:国王归来》中皮平在米纳斯蒂里斯守城战之前唱的那首歌一样,为这部剧披上了一层史诗般的悲壮面纱,歌声结束,琼恩也终于对丹妮莉丝坦白,自己其实是坦格利安家族现存最后的男性,就在丹妮莉丝还在震惊之中时,异鬼的大军已经开到了临冬城下,生与死的较量,即将开始。


你做好准备跟自己喜欢的角色告别了吗?



权力的游戏 第八季 Game of Thrones Season 8(2019)

8 .1 / 7 .0

权力的游戏 第八季(2019)

影评(16)

收藏(65)

回复 (12) | 收藏 (6) | 2358 次阅读 |

白羊先生 (烟台)

男 白羊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