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Redrum

Wendy...Here's Johnny!

http://i.mtime.com/4014845/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罗杰·伊伯特评《闪灵》

喋血情枭 发布于:

  本文翻译自罗杰·伊伯特于2006年6月18号为《闪灵》所写的影评,他为这部库布里克的大师级作品给了四星满分。英文原文链接:http://www.rogerebert.com/reviews/great-movie-the-shining-1980

  本文由本人亲自翻译,未经许可,也可转载,但请至少说明出处并附上这篇的链接。 

 

以下是罗杰·伊伯特影评的正文:

 

  斯坦利·库布里克冷峻的恐怖之作《闪灵》抛给了我们一个难题:究竟谁的视角是可靠的?谁的主观感受是值得相信的?在影片一开场的面试场景中,这些角色似乎都是很可靠的,不过对话还是显得特别正式,这让我想起了《2001:太空漫游》中在宇宙空间站的对话。我们见到了杰克·托兰斯(杰克·尼科尔森饰),他打算带他的妻儿在这儿与世隔绝地住完一整个冬季。他将看守这所将被大雪隔绝的远望宾馆。他的老板提醒他说以前的一个看守人曾在这杀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然后自杀了。杰克向他保证:放心吧,乌尔曼先生,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至于我老婆嘛,她可喜欢看鬼故事和恐怖片了,我把这事告诉她她肯定会觉得很有意思。

  谈到现实中发生的惨案,正常人会这么说话吗?她的妻子会觉得很有意思吗?他甚至有把这件事告诉妻子吗?正当工作人员因冬季准备关门停止营业的时候,杰克和妻子温蒂(谢莉·杜瓦尔饰)还有儿子丹尼(丹尼·劳埃德饰)一同搬进了这所巨大的宾馆。有个厨师叫迪克·哈罗兰(斯卡曼·克洛瑟饰),带他们参观宾馆各处,特别强调了存放食品的储物室。(“你们可以在这吃上一整年,都不会有重样的。”)后面一家人就与世隔绝地住在这儿了,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杰克总是坐在大厅的打字机前,没完没了地打字,而温蒂和丹尼则过着平凡的日常生活,吃早点,玩游戏,看电视。这三个人在一起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相亲相爱的家庭。

  那么丹尼的视角可靠吗?他有一个想象出来的朋友,叫托尼,托尼是以丹尼低沉的嗓音说话的。在之前有一段简短的对话,哈罗兰警告丹尼要离237号房间远点,那是惨案发生的地方。他还告诉丹尼他们两个都有“闪灵”。一种能读心,看到过去并预见未来的超自然能力。丹尼告诉迪克,托尼不想让他说这些。谁是托尼?“一个住在我嘴里的小男孩。”

  托尼似乎是能让丹尼获得闪灵的媒介。丹尼通过闪灵看见了血水从宾馆电梯门涌出的恐怖画面。丹尼还看见了两个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小女孩。被杀死的两个孩子,姐姐应该是比妹妹要大两岁的,但这两个小女孩看上去一样大。假如丹尼的视角是可靠的,他怎么会看到与事实不符的画面呢,丹尼所看见的,应该是他自己对于发生过的事的想象和理解。

  那就只剩下温蒂了,在影片中的大多数时间,她都是一个很平常的妇女形象,谢莉·杜瓦尔在罗伯特·奥特曼的《三女性》中也是如此的演绎方式。她陪伴在丹尼身边,是丹尼的玩伴,她关心杰克,但杰克突然粗鲁地告诉她不要打扰他写作。再后来,在令人背脊发凉的经典段落中,她发现了杰克写作的惊人秘密。我相信在那时她的视角是可靠的,并且直到她把杰克拖到储物室里,都是可靠的。

  但《闪灵》(1980)有一段被剪掉的戏,让我们不禁怀疑温蒂的视角是否可信。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杰克在寒夜里追杀丹尼进入了树篱迷宫。他儿子逃出来了,而早就被球棒打伤的他,蹒跚前行,最后倒下了。我们看到第二天他已经冻死了,脸上有着苍白的狞笑。在倒八字的眉毛之下,他的眼神往上看,这种表情库布里克在他的电影里已经用过很多遍了。而据影评人蒂姆·德克斯报导,后面还有一段被删减的场景:“一经试映后,结尾一段两分钟的戏份就被删了。温蒂在医院与宾馆经理说话,然后她被告知她丈夫的尸体没有被找到。”

  如果杰克真的在迷宫里冻死了,他的尸体肯定是找得到的,尤其是迪克·哈罗兰之前还警告了森林协防人员宾馆会发生严重的事故,应该很快就会找到尸体。既然找不到杰克的尸体,那是怎么回事呢?根本就没有尸体?还是杰克回到了过去?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杰克会出现在最后那张1921年的照片中。还是说杰克追杀妻儿的事其实完全只存在温蒂的幻觉中?抑或是丹尼的幻觉中?甚至是一家三口共同的幻觉中?

  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可靠的应该是迪克·哈罗兰的视角。但自他回到宾馆以后,这个唯一客观的视角也就戛然而止了。这就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谜题:困在大雪中的宾馆里,一家三口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精神错乱和幻觉,他们中任何一个所看见的都不能被看作是客观发生过的事实。正是因为有多种解释的可能,使得库布里克的这部电影是如此费解。

  的确电影中一些幻象是可以解释的。杰克自认为看到了其他人的时候总有镜子出现,他是在和自己对话。丹尼看见小女孩和血水时,他是通过闪灵感知到发生在过去的惨案。温蒂觉得他丈夫已经疯了,可能她想的没错,但也有可能,是几年前因父亲暴力而深受伤害的儿子,通过闪灵施加到她脑中的效果。但如果最后根本就没有尸体,那又该如何解释呢?

  所以库布里克把结尾那段给删了是明智之举,把故事里很多没有必要的猜测给省去了。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要让观众相信托兰斯一家三口在那个冬天确实住在宾馆里,相信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发生过的。又或者说,应该要让观众相信电影的角色们以为发生了的事情,都是真的发生过的。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读过斯蒂芬·金原著的观众批评说,库布里克把原著很多情节都给删了,并且以剩下的情节作为素材,来拍他自己想拍的东西。库布里克讲了一个含有鬼的故事(那对小女孩、以前的看守人、酒保),而不是鬼故事,因为这个故事里可能根本就没有鬼,鬼只存在于杰克与丹尼的想象和幻觉中。

  这部电影讲的不是鬼,而是讲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人的疯狂可以被放大到何种程度。杰克本是个酒鬼,是个虐童者,尽管他五个月没喝酒了,他一点也没从酒精中走出来。当他幻想自己见到酒保然后喝酒的时候,他就像真的喝到酒一样醉了。那不存在的酒精释放了他潜在的恶魔,导致他产生了那段最后演变为梦魇的色情意淫。哈罗兰察觉出丹尼具有闪灵,这是真实可信的,但显然丹尼并没有控制闪灵的能力。闪灵把他父亲的疯狂和两个小女孩被杀的事实结合在一起,让他害怕遭受到杰克又一次的攻击。温蒂对发狂的丈夫的害怕,恐怕也是被这闪灵给影响的。他们全都是被幻象给蒙蔽现实了。当然,电影里还是有我们可以相信的事情的:杰克的打印稿,杰克被关在储物室里,杰克从储物室里出来了,还有他砍门时那句著名的“Here's Johnny!”。但是就电影内容而言,想要百分百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怎么发生的,又是因何而发生,是不可能做到的。

  库布里克将这种不确定性表现在了电影中,而在拍摄过程中,演员们自己也感到非常不安。有一段斯卡曼·克洛瑟的戏份,因为库布里克重复拍了160次而闻名。这是因为库布里克的完美主义,还是因为他故意要让演员们也觉得困在这座宾馆里,和一个疯子,也就是他们的导演待在一起。库布里克一开始就知道演员们的难受会在表演中体现出来吗?

  “和库布里克合作,是怎样的感受?”电影拍完10年后,我这么问杜瓦尔。

  “几乎无法忍受。”她回答说,“日复一日的拍摄过程就像酷刑一般,杰克·尼科尔森的角色必须一直保持发疯、狂怒的状态,而我的角色在最后九个月的时间里,每周有五六天都要保证一天哭12个小时。我在拍摄地待了一年零一个月。电影杀青以后,似乎没有人评价我在片中演的怎样,甚至提都没有提我。所有的影评都在讲库布里克,就好像我没出现在电影里。”

  就好像她没出现在电影里。

 

 

 

 

 

 

闪灵 The Shining(1980)

8 .3 / 10 .0

闪灵(1980)

影评(1011)

收藏(3091)

回复 (21) | 收藏 (2) | 1592 次阅读 |

喋血情枭 (南昌)

男 23岁 双子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