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日落大道》:现实与梦幻的分野

dean 发布于: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的结尾是电影史中最为经典的场景之一。在斯旺森杀害霍尔登之后,各路小报记者与警察蜂拥而至,斯旺森终于如愿以偿,再次成为摄像机的焦点。疯癫的她以为电影终于开拍,浓妆艳抹,缓缓步下别墅中那条哥特式的楼梯。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地站在楼梯四周拍摄她,闪光灯中,她就是莎乐美,奢华到夸张的服饰与现代的简洁西装形成强烈的反差。怀尔德剪接到一个主观镜头,斯旺森正在正面向我们走来,她说道:“我已准备好特写镜头了。”摄像机向前推进,斯旺森默片式的表演似乎是恶魔的张牙舞爪,她昂起头,如此桀骜不驯,狰狞枯柴般的手伸向摄像机,仿佛在索要摄像机从她身上所摄取的所有岁月,镜头嘎然而止,《日落大道》停留在了最为恐怖、最为疯癫的那一刻:就在这一刻,现实与梦幻的分野终于在摄像机之前崩溃离析,作为梦工厂的好莱坞也终于在这一刻呈现出它真正的底色。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是好莱坞大导演比利·怀尔德Billy Wilder1950年的经典黑色电影,也是他早期导演生涯中继《双重赔偿Double Indemnity》和《失去的周末The Lost Weekend》之后的第三部代表作,曾获得1951年奥斯卡最佳编剧、最佳音乐和最佳黑白片美术指导三项大奖,还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威廉·霍尔登william holden)、最佳男配角(埃立克·冯·斯特劳亨Erich von Stroheim,这是他唯一一次获得奥斯卡奖提名)、最佳女主角(葛洛莉娅·斯旺森Gloria Swanson,曾三次获得奥斯卡影后提名)、最佳女配角(南希·欧尔森Nancy Olson)、最佳剪辑和最佳黑白片摄影八项大奖提名。1989年,该片被美国国家电影保护局典藏。该片用冷酷的眼光描写了时过境迁的“灰色花园”中人心妄执的一面,直到今天仍是讲述“好莱坞往事”的最出色电影,也是唯一一部直面反映电影从无声到有声的这段发展历程的作品。片中有很多影史经典台词,比如“我现在仍是大明星!只是银幕变小了!”以及片尾的“我准备好了,拍特写吧”。2010年该片还被搬上舞台以音乐剧的形式和观众见面。

 

 

好莱坞的日落大道上,一个荒废豪宅的游泳池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故事就由这具尸体展开。讲述一个好莱坞过时明星梦想挽回她昔日的辉煌……《日落大道》由当时真的已过时的早期红星葛洛莉娅·斯旺森主演,夸张中带有辛辣。用冷酷的眼光砌底描写妄执人心丑陋的一面,是一部具有独特风格的作品。片中失意的好莱坞编剧爱上了一个无声时代老牌女星,故事也暗喻了无声电影的没落。

 

女主演葛洛莉娅·斯旺森凭借《日落大道》咸鱼翻身重新回到观众的视野中,也重新被好莱坞的新一代影人所认知及追捧。

 

年轻的编剧说:“我当时并不知道你还打算重整旗鼓。”这位曾经的电影明星反驳道:“我恨那个词。这是一次回归,回归数百万没有原谅我逃离大荧幕的人们。”在比利·怀尔德上世纪50年代的好莱坞恐怖电影中,斯旺森扮演过气的无声片影星诺玛Norma Desmond,她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似被臣民遗忘的皇后般自我中心及缺乏安全感的人物。斯旺森当时只有50岁,比如今的金·凯特罗尔Kim Cattrall还要年轻,只是当时的人衰老得比较早。她自30年代初就一直远离电影,是无声片时代的超级巨星。该剧剧本是巴特利Bartlett有关旧时代电影明星特点的一次令人怀念的引用(“我们不需要对话,我们有表情!”;“好的,德米尔先生,我准备好拍特写了”)。斯旺森说着这些带着尖刻修辞的台词,揭示演艺圈的真相。尤其是这一句:“明星是永恒的,不是么?”

 

本片是至今为止唯一一部直面反映电影从无声到有声的这段发展历程的作品。这段异常重要的电影史由片中一男一女的情欲故事折射出去,客观,深刻,坦诚而且勇敢地讨论了技术革命和艺术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同时还探讨了包括电影的本质,商业体制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尖锐矛盾等等几乎称得上是“永恒”的话题。尽管电影最终并未就上述问题得出任何答案,但这种自我审视精神无疑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即使和当今的电影作品相比,《日落大道》仍然有其独特之处:比如叙事者是影片一开始就死去的“Joe”,并且他一直是以“已死”的身份来担任影片解说任务的,这一点如同希区柯克在电影《精神病患者》中让观众投入一个角色却中途突然将她杀掉一样属于十分奇特的表现手法。但这并非是这部影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色,《日落大道》最为人津津乐道之处是它成功地模糊了事实与虚构的界限,使影片对这段电影史的反映和讨论更加真实和具力度。作为好莱坞的自我审视,影片中的角色从主角到配角都极具典型性和象征性。

 

 

当观众已经习惯观看彩色有声电影,当演员们已经习惯用“方法论演技”从姿态、声调、神情等各个方面不断以现实主义的方式揣摩人物性格时,我们已经很难想象“有声革命”对整个电影业所带来的冲击。虽然我们无法全方位地回顾这次革命所带来的影响,观看《日落大道》仍然可以让我们欣赏到默片所残留的那丝遗韵,以及从无声到有声这一巨变所带来的镇痛。

 

 

Norma Desmond就是默片时代的象征。她用浓妆艳抹来修饰自己的脸部,用金银珠宝来闪耀黑暗的银幕;她举手投足都以一种夸张的神情和动作表达自己的情感,而这,正是默片时代演员传达人物情感的唯一方式。对她而言,对话永远是多余的,电影永远大于生活,当特写镜头对准她的时候,她必须以一种戏剧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当Gloria Swanson饰演这个人物时,她甚至不需要重新学习50年代以来如火如荼的方法派演技,她只需演回那些她曾经饰演的人物。只是,当怀尔德让William Holden这个方法派血统的演员与之搭配时,他们之间剧烈的反差形成了恐怖哥特的效果:在黑暗的放映室中,他们观看着Desmond曾经主演的默片,曾经的她妩媚妖娆,可转瞬之间,虽然以同样的方式表演着,可从几十年前的银幕到现在的现实,浓重的粉底已经掩盖不住她眼角的皱纹,苍老僵硬的手透过黑暗伸入布满尘埃的投射灯光;电影总在塑造着不朽的传奇,但不朽的代价就是把岁月的痕迹封锁在遗忘的角落,无奈,Desmond并不想把自己冰封在阴森的别墅中,做一具被掏空的僵尸,拉皮、修毛、做头,她企图用现代技术来烫平时间的烙印,银幕与现实渐行渐远,可她仍然拒绝现实,她永远活在电影之中,妄图用胶片来冻结已逝的青春

与辉煌。

 

《日落大道》并不粉饰现实,虽然是一部虚构作品,但每一丝虚构都来源于真实的银幕艳史。在放映室中不断滚动的默片并非怀尔德之后的戏仿之作,而是由Gloria Swanson主演的默片《凯莉女王Queen Kelly》。这部默片巨制的导演便是曾经在好莱坞叱诧风云的大导演Erich von Stroheim。这位与Cecil B·De Mille、Josef von Sternberg齐名的默片导演曾经一手把Gloria Swanson推到了好莱坞名利场的顶端,并与之坠入爱河。在《日落大道》中,Erich von Stroheim饰演Desmond的管家Max,而其后,我们又得知,这个人物曾经就是一个导演,他捧红了Desmond,并与之结婚,当他们双双被电影工业淘汰之后,当Desmond陷入疯癫的边缘,只剩下Max一人孤守在Desmond的身边,写作着一份份莫须有的影迷信件,弥补着Desmond破碎的电影梦。饶有趣味的是,正是出现在《日落大道》中的《凯莉女王》毁灭了真实生活中Swanson与Stroheim的明星梦。当年,处于事业顶端的Stroheim想利用此片把他与Swanson的艺术成就推至新的高度,可无奈美国的观众并不买账,过大的野心使《凯莉女王》席卷了巨大的资金投入,而随之而来的失败则把他们俩推向了万劫不复的边界。虚构是现实讽刺的注脚。

 

Desmond与Max的悲剧并不是Swanson与Stroheim两人所独有的,它属于好莱坞整整一代人。在Desmond的居所中,我们发现几个曾经如此熟悉、现在却已苍老到狰狞的面容,巴斯特·基顿Buster Keaton,Anna Q·Nilsson、H·B·沃纳Warner,他们每个人都是默片时代中不可磨灭的巨星,而如今只能在布满尘埃的空洞居所中打着桥牌渡过余生。在影片中,Joe称他们为“蜡像”,这些更加应该摆设于蜡像馆的人物似乎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部1950年的电影中,他们的优雅、他们的谈笑、他们的举手投足,他们仿佛如幽灵般侵入这部有声片,我们从来没有听他们说过一句话,而现在,当声音从他们的口腔中传出,那仿佛都不属于他们,而是属于那个已经死去、现在却被招魂的时代。

 

Desmond坐着她的老式轿车,来到久违了的派拉蒙制片厂大门。除了一位老看守,已经没有人认识她。可是对她来说,“没有我,就没有派拉蒙。”正如在《日落大道》的选角过程中,制片方强求Swanson做一次试演,可Swanson却拒绝道:“我为派拉蒙拍摄了20部电影。为什么他们还要求我面试呢?”无论是Desmond还是Swanson,她们都“曾经是大明星”,可对她们自己而言,“我现在仍是大明星!只是银幕变小了!”镜头已经容不下她们脸部的特写,制片厂需要的只是她们老式的豪华轿车。她们的服饰、她们的别墅装点、她们的生活习惯,早已成为时代剧所追溯和怀想的片段,却需要以不断的压抑来作为代价,而非像《日落大道》这般把封尘的历史触目惊心地呈现在50年代的加州阳光中。

 

 

 

演员:葛洛莉娅·斯旺森 

扮演诺玛·戴思萌的女演员葛洛莉娅·斯旺森也和片中女演员诺玛一样,在10年代末期到20年代初期是好莱坞的一线巨星。但20年代末,有声电影完全取代无声电影的大潮势不可挡,大批演员因为发音问题从银幕上消失,葛洛莉娅·斯旺森也是这股潮流中渐渐隐退的一部分演员。但1950年的《日落大道》,斯旺森凭借精湛的演技又回到了观众的视线中,但也只是昙花一现。记得片中有一幕是诺玛·戴思萌模仿卓别林取悦乔,我们可以看出默片明星葛洛莉娅·斯旺森对表情和动作语言的表现几乎是完美的。卓别林本人也在《日落大道》问世两年后拍了他职业生涯的倒数第三部作品《舞台生涯Limelight》(1952),影片同样是说一名默剧演员努力想要复出,最后却失败的故事。《日落大道》呈现的是明星制的残酷,昔日的巨星走向了自我毁灭,甚至在毁灭前都不发在想象的海洋里惊起。而诺玛·戴思萌唯一的一点儿希望——她和乔 的这点儿爱情也如同她的复出一样,走向了绝望。乔不仅是她的伴侣、宠物,也是她最后的一位观众。

 

好莱坞在那一时期似乎很乐于拍摄这种老女人和小白脸的故事,《欲望号街车》、《春风秋雨》等都是那一时期的产物。老的女演员跟比自己小很多的男演员配戏,限制会大很多,不过她们老辣精湛的演技也有不少出彩的表现,女主人公一般都比较独立和强势,与男演员的青涩相得益彰。而《日落大道》中葛洛莉娅·斯旺森的纯属演技让她周围的任何演员都黯然失色了。

 

无容置疑,怀尔德是经典好莱坞时代最伟大的导演之一。但过于更多的评论家来说,怀尔德却不是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当希区柯克教会我们如何用影像来讲故事时,怀尔德却仍然是一个重对话、轻影像的剧作家。的确,无论是《日落大道》还是怀尔德的其他电影,都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最为经典的台词,但这并不说明怀尔德并非一个影像大师。怀尔德是确立黑色电影影像风格的导演之一,而《日落大道》则是他黑色电影系列中视觉风格最为张扬的一部。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12753/ 《日落大道》海报剧照辑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188561/ 葛洛莉娅·斯旺森Gloria Swanson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12775/ 葛洛莉娅·斯旺森海报剧照辑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07381/ 威廉·霍尔登william holden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719778/《桃色公寓》——脏兮兮的童话故事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12460/《桃色公寓》海报剧照辑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07198/ 杰克·莱蒙Jack Lemmon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12131/ 雪莉·麦克莱恩Shirley Maclaine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187943/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707985/ 梅·惠斯特Mae West 美国电影和舞台上的野女人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186234/梅·惠斯特Mae West

回复 (3) | 收藏 (2) | 1242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