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青春残酷物语》——战后日本青年燥动和失落的缩影

dean 发布于:

 

在从“太阳族”电影青春浪漫的幻觉化表现向“新浪潮”作者性书写的蜕变过程中,大岛渚经历了《卖鸽少年》(《爱与希望的街》)对社会问题和心灵悲剧向度单一的探寻。最终他以《青春残物物语》将日本“新浪潮”所表现的,战后一代青年的生存现实和精神状况定格在了“残酷”之上。

 

【残酷,心灵与世象】

 

“残酷”首先是表现态度上的,它决定了《青春残酷物语》客观冷骏,近乎自然主义的风格基调。“残酷”也是心灵和世象性的,它不再只是维系于一只鸽子的反复售卖所表明的“欺骗”,而是性、暴力、人生出卖,黑社会、社会强权与灵魂麻木、精神锈损,道德沦丧的大拼盘。

 

《青春残酷物语》的主要人物新庄真琴与藤井清,新庄由纪与秋本是战后日本六十年代和五十年代青年的缩影。他们有着不同的历史与现实遭遇,却共同经历着空蚀的心灵所带来的燥动和失落。

 

《日本的夜与雾》(1962)香港版DVD封套

 

由纪与秋本是五十年代声势浩大的学生运动的积极参予者,也是大岛渚的同龄人。对那段充满激情也充满权利阶层猜疑争斗的特殊历史,大岛渚在《日本的夜与雾》(1962)有详尽的揭露。学生运动的失败和理想主义色彩的幻灭令由纪和秋本心灰意冷。消极与冷漠是他们守着残存的青春应对生活的基本态度。真琴与清没有由纪与秋本沉重的历史记忆,却有着叛逆中的青春冲动。他们的爱情纠缠着野蛮粗暴的无主性行为和无政府主义、个人享乐主义的肆无忌惮,牵延与联系了广泛的社会阶层。六十年代日本社会物欲横流,人情冷漠,倾轧利用的真实生活图景一一显现。在这样的现世生存中,真琴与请彼此相爱又彼此伤害。他们漠视家庭、学校、社会的规范,攻击社会也被社会攻击。他们私自同居、堕胎、敲诈钱财,出卖色相。他们被黑社会欺凌,被阔太太玩弄羞辱,被家庭遗弃,被警察抓捕。他们的恋爱在社会道德,家庭规范,个人欲望,黑恶势力多重力量的挤压下扭曲变形,最终开出黑色的死亡之花。当清在松木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的暴打下惨死街头,真琴跳车,横尸高速公路之时,残酷以叠映的镜像完成了它在这则青春故事中的定位。

 

 

【爱的主题;消解与存留】

 

在《青春残酷物语》的主题表现中,爱情是大岛渚赋予了结构性作用和重点观照的主要对象。无论真琴与清还是由纪与秋本,恋爱关系都是人物之间的基本联系。这一联系整体上筑成了影片的基本叙事层面,其它事件都是从这一层面开始的延伸和发展。就此而言,《青春残酷物语》也可被称为“爱情片”。但它绝非日本传统电影和“太阳族”电影以表现“终成眷属”,“浪漫幻觉”为宗旨的“爱情片”。《青春残酷物语》所表现的爱情不是男、女双方单一性的情感共鸣,它牵扯和包含了太多的复杂内容和深刻含义。请看大岛渚在影片开始部分对恋爱的表现:真琴和清相识后,在海滨漂着木排的岸边约会。清追吻真琴,真琴不从。清便将她推入水中,问听不听话。真琴说不。清一次次将不会游泳的真琴踢离岸边,直至真琴愿意屈服……。这样的细节传达的不是恋爱的花前月下,浪漫温馨,而是粗暴的施虐和两性情感关系中泛起的强权意识。类似的细节在《青春残酷物语》里有大量的铺排。这些细节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真琴和清恋爱的苍白,畸形与无奈。

 

《爱比死更冷Liebe ist Kalter als der Tod》(1969)的DVD封套

 

实际上,大岛渚对爱情事件的选择,对恋爱过程的表现是把爱情当作了透视人物内心,揭示社会生活本相的中介。透过这一介面他能够便捷有效地将战后日本青年的生存处境和精神状况呈现出来,也能够将自己的“作者”属性和“左派”色彩涂抹其上。因此对爱情的重新审视与合适定位,便是《青春残酷物语》主题表现的主要内容。大岛渚的具体做法是把爱情还原到带有自然主义色彩的真实生活处境中。为此,他以丰富的,生活化细节的原生性冷酷全面消解了传统爱情所贴附的道德性(纯洁、祟高)和审美性(优雅、浪漫)光晕。

 

《筋疲力尽A Bout de Souffle》(1960)

 

当然,大岛渚对爱情的处置并不是绝对和极端的,他不象让-吕克·戈达尔Jean Luc Godard在《筋疲力尽A Bout de Souffle》(1960)里用告密和死亡把爱情的价值彻底地瓦解。也不象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Rainer Werner Fassbinder毫无遮掩地直言《爱比死更冷Liebe ist Kalter als der Tod》(1969)。对爱情的处置大岛渚采用了两分法,在消解其传统的道德性与审美性光晕的同时,让爱情更多地存留于向往,希望和麻木之后,人性苏醒的区间里。从真琴堕胎后清送来鲜花;清至死不答应松木一伙“出借”真琴以及真琴不顾一切跳车身亡等细节里可以看到,在历经苍桑之后,爱情已成为他们生命中最后的支撑。而对于由纪和秋本而言,爱情则是摆脱颓丧,重新寻回失去的生活的开始。

 

《御法度》(1999)DVD封套

 

纵观大岛渚的电影创作,可以清晰地看到,始自《青春残酷物语》的“爱的主题”和爱情表现的基本介面已在大岛渚持续的电影创作中演化为恒定的“策略定势”。无论六十年代的《绞死刑》(1968),七十年代的《官能的王国》、《爱之亡灵》(1978),八十年代的《战场上快乐的圣诞节》(1983)、《马克斯,我的爱》(1986),九十年代的《御法度》(1999),爱的主题和爱情介面都以不同的方式完整地存在。当然爱情作为一种二元性情感联系,在大岛渚的眼中并不限于男女之间。

 

《青春残酷物语》剧照

 

【体现两代日本普通人的不同青春】

 

影片拍摄于1960年,对此后的日本电影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是佳作频出的大岛渚最重要的代表作。真琴和姐姐两人集中体现两代日本普通人的不同青春。永远循规蹈矩的姐姐只能徒劳感叹:“我的青春是否过于平淡”,那是一段没有反抗的灰色青春记忆。这样的结局真的就圆满吗?真琴和藤井的反抗具有典型意义,他们反抗的实质是得到那些不被允许的东西,像60年代那句著名的口号:要是吃维他命犯法,我们早就吃了;反抗的形式则是对抗一切——包括自己。他们可以打碎社会确立的准则,但面对的依然是空虚。大鸟渚冷静地审视着青年的反抗和愤怒,伤感地反思着自己的青春,得出了悲观的结论。

   

本片真实地记录了被欲望,冲动冲击着的当代青年人的行为及他们的悲惨结局,突出了他们的奋斗与挣扎。影片的中心主题是关于人的异化,在青年男女可悲的青春后面的现代社会的非人性和颓废。其表现手法及深刻见解得到了广大青年观众的赞同,认为这部影片“第一次抓住了青年身上最深层的东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装作被害者的实际上是加害别人者,而自愿当加害别人者的却是真正的被害者”,所以被公认为是一部手法新颖的杰作。本片被收入日本名片200部。

 

 

影片中多使用手持摄影和舒缓的长镜头。手持摄影主要表现游行场面以及暴力场面,而长镜头则用以描摹人物关系、人物感情。那个时代,由于技术的落后,手持摄影看来晃动过多,以至视觉感受有些晕眩。但大岛渚的长镜头则非常精准且毫不令人感觉冗长。那时尚是年轻导演的大岛渚,手法已如此纯熟,实在令人钦佩。  

 

印象最深、最受感动的一场,是阿清在真琴的床边等待堕胎后的她醒来。他拿出两个苹果,一个青、一个红,他将红色的苹果轻轻在她脸颊旁游移,最后放在她梦中还流着泪的脸颊边,然后自己咬食青的那个。阿清的脸上只有眼睛处于光线中,鼻子以下的部分均在阴影里。他咬苹果的声音异常清脆,令人有说不出的哀伤惆怅。电影真是很奇怪的艺术,这一个小动作,与主线毫无关联,甚至也没有什么直接语意或影射,但却彻底打动心扉。

 

国内曾出版过的大岛渚传记

 

电影中唯一不太喜欢的是几个过于直白表现主题的场景,尤其是阿清和姐姐与姐姐的初恋男友在两个分割的小空间讨论青春意义的一段。或许这也是由那个时代的一个标志吧,激进的人,激进的青春,以及激进的电影。

 

【“新浪潮”语境中的叙述与表现】

 

《青春残酷物语》是日本“新浪潮”的代表作。在制片方式,题材取向,叙事表现,镜语风格众多方面,《青春残酷物语》都直接受到了缘起于法国的“新浪潮”潮流的裹挟。在总的观念层面,作者电影的核心观念被完整地过继过来。低成本,灵活多变的制片方式也为日本的“新浪潮”创作采用。《青春残酷物语》虽然还是“松竹”的出品,但制作上已是属于电视电影低成本摄制的产物。而且从大岛渚六十年代整个创作活动来看,《青春残酷物语》显然是他两年之后,彻底脱离“松竹大船”,走向独立制片的前奏。《青春残酷物语》的拍摄完全放弃了大公司惯用的棚内拍摄方法,大量采用实景,采用轻便摄影机灵活运动的拍摄方式,追求总体的日常性基调。叙事结构采取非戏剧化处置。情节的片段化和细节铺排的横向扩张,使叙事重心由事件的戏剧性结果偏向了生存现实和精神状况的揭示。

 

 

虽然真琴与清的恋爱仍是贯穿影片始终的事件,但大岛渚并未将其进行戏剧化地提纯由此形成明晰的主线。相反他频繁地插入真琴或清引出的其它事件。使恋爱故事在开放和松散的状态下联系了丰富的社会生活层面,这种广泛的联系将恋爱纳入社会的大平面,两人把持的爱情和处于社会境遇中的爱情被同时呈现。从在海滨清对真琴的逼迫;清无奈地对松木一伙的屈从,(许诺以救真琴诈得的5000日元为代价赎回爱情);清委身政枝;清与真琴合伙诈骗;警察抓捕;政枝与政界的关系到清与真琴的惨死。爱情在社会强权,金钱利益和青春冲动的网络中起落沉浮,凝聚和吸附了大量的信息。

 

《青春残酷物语》的剧照

 

其实,《青春残酷物语》所选择的题材事件,本身就具有相当的戏剧性浓度。故事中出现数次的犯罪事件——“色情勾引后的诈骗”以及清与黑社会团伙的冲突,清充当阔太太政枝的情夫等具体事件都是天然的“戏剧性看点”。但是大岛渚在处理这些事件时,并不挖掘和强化固有的戏剧性效果。影片中几次表现“诈骗”的段落都是交待性的,不作渲染和铺陈,其中一次甚至完全用远景来表现。相反在清看望堕胎后的真琴这个毫无戏剧性可言的段落中,大岛渚却使用缓慢移动的长镜头,耐心地表现啃着苹果,一言不发的清,声带上只有清发出的,啃嚼苹果的单调声响。

 

英国版DVD封套

 

十分明显,大岛渚把自己叙述与表现的重心彻底转向了从个人生存体验出发的认识呈现上,在真切关注战后日本青年现实生活与精神状况的过程里,大岛渚以鲜明的作者立场摒弃和改置了同类题材电影商业意味和道德化色彩浓厚的叙术表现。从真琴和清的身份看,他们都是在校的学生,可是《青春残酷物语》却丝毫没有“太阳族”电影“校园青春剧”的轻松与明丽。在驳杂严峻,冷酷无情的社会生活面上,青春在残酷中发育,催生着死亡。这正是大岛渚透过真琴与清的恋爱故事和悲惨结局所要展示的真实意蕴。为了更进一步地强化自己的表达,大岛渚在影片的结尾,用真琴和清惨不忍睹的尸体叠化出一个“人”字造型。

 

导演大岛渚在拍摄现场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331802/《楢山节考》:今村昌平对女性弃生从死寓言式的褒扬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210881/《切腹》 打破日本时代剧电影臼壳之作 仲代达矢凭此片获无数最佳男主演奖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738905/日本核灾难大片:关注核困境真实和虚幻的影响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604207/爱喝清酒的日本电影巨匠小津安二郎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187384/松田优作的传奇人生 英年早逝堪比詹姆斯·迪恩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368053/浅野忠信 90年代日本电影的救世主

回复 (3) | 收藏 (2) | 1522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