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随波逐流的人》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战后电影 控诉法西斯揭露教会

dean5 发布于:

《随波逐流的人》意大利版电影海报

 

《随波逐流的人/同流者II Conformista》(1970)根据意大利著名小说家阿尔贝托·莫拉维亚Alberto Moravia的作品改编。1970年代,意大利国内出现极左思潮,许多人对原有的价值观念产生改变,对许多问题产生犹豫和动摇。本片表现的正是“思想处于危机与混乱状态”下、缺乏坚定政治信念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内心状态。欧洲影评界认为本片的内容有着现实意义。影片表现了资产阶级知识份子身上的矛盾、恐惧和彷徨,是永恒性的话题。本片不仅是—部心理分析片,还是一代人的历史写照。这一代人参加了1968年的革命,当时满腔热情,以后却心灰意冷,他们不能正确去分析批判事物。有人认为本片是反映意大利现状的一幅现实主义的壁画。人物心理活动刻画细致入微,画面形象引人入胜。

 

 

与让-吕克·戈达尔分道扬镳

 

1970年,巴黎,午夜时分,贝纳尔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奇焦躁地徘徊在一个名叫圣日耳曼的杂货店门口。原来,他在等待让-吕克·戈达尔Jean Luc Godard。因为,让-吕克·戈达尔刚在法国看了《随波逐流的人》的首映。他急切地想知道,让-吕克·戈达尔是怎么看这部电影的。多年之后,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说道,“几十年来,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你明白吗?过去的很长一段日子,我一直将让-吕克·戈达尔奉为我的『真大师』。我一直认为,整个电影史应该分成高达之前和高达之后。就好像,耶稣诞生之前与之后的人类史。所以,他对这部电影的看法。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随波逐流的人》改编自阿尔贝托·莫拉维亚的原著小说,讲述了一个受压抑的,三十多岁的上流社会男人——马塞洛·克莱里奇Marcello Clerici,在墨索里尼统治时期,被法西斯主义者雇佣去巴黎刺杀异己(持不同政见者)。恰恰,这名受害者正是行刺者的前哲学老师。然而,影片并没有过多地渲染它的政治色彩。追车、谋杀、性、哲学,使得影片更像一出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认为的,法国人会喜欢的时尚惊悚片。午夜时分,让-吕克·戈达尔,如约而至。

 

《随波逐流的人》法国版电影海报

 

37年之后,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告诉了我们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对我说。他只是递给了我一张小纸片,然后开着他的小车,扬长而去。我打开纸片,上面印有『毛』的画像以及那行他曾经手写在他电影里的台词——你必须与个人主义以及资本主义,奋战到底。居然,那就是他对于《同流者》的回馈意见。我是如此愤怒。我一把捏起纸片,摔在地上,狠狠地将其踩在了脚底下。现在想来,我真有点后悔。如果当时我把那张纸片保存了下来,现在再拿出来看,那该是多好的纪念。”

 

虽然,影片对法西斯的心理世界做出了犀利的表达。“但是,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使得让-吕克·戈达尔不喜欢这部电影。剧中,当马塞洛·克莱里奇向他前任老师索要电话号码跟地址的时候。教授所报出的电影号码正是让-吕克·戈达尔的电话,以及让-吕克·戈达尔在『圣雅克街』的住所。当然,你也可以以为,我这个循规蹈矩者想借助影片『弑杀』那位激进分子。”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如是说。

 

 

事实上,“毛派”人士对《随波逐流的人》的蔑视,反而刺激了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真正地成为了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电影作者。“是什么让我感到如此骄傲,几乎总是让我沾沾自喜的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一致告诉我,是我的《随波逐流的人》影响了他们对现代电影的理解。”复杂的闪回式结构,颜色编码的符号性意义(尤其是影片的开场长镜头),使得整部影片具有一种神秘的优雅气氛。后来,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要拍《现代启示录》,特别雇佣了《随波逐流的人》的摄影师——维托里奥·斯托拉罗Vittorio Storaro。

 

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战后电影

 

1970年6月,《随波逐流的人》初次公映于第二十届柏林电影节。结果,该片赢得了当年柏林电影节的Interfilm Award - Recommendation大奖以及Journalists' Special Award大奖。1970年10月22日,影片继而在意大利和美国等地区,广泛上映。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上映的美国版比意大利版少掉了五分钟(贝纳尔多·贝托鲁奇亲自剪辑)。剪掉的那组镜头正是,盲人跳舞的那场戏——符号性地隐喻法西斯主义的见不得光。而正是这个阉割版,获得了1972年奥斯卡最佳编剧的提名,以及1972年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的提名。

 

《随波逐流的人》美国版电影海报

 

1996年,该片终于以足本的形式再次在美国上映。2006年12月5日,美国的派拉蒙影业发行了该片的DVD。其中,不仅收录了111分钟的原始版,更是包含了“The Rise of The Conformist: The Story, the Cast”、“Shadow and Light: Filming The Conformist”、“The Conformist: Breaking New Ground”等大量花絮(导演与摄影师的访谈)。该版本的DVD,威信有出过,有兴趣的影迷不妨去找来看下。不过,该DVD的中文字幕做得不大好。

 

几年之后,根据Rotten Tomatoes网站的统计,在42位专业影评人的打分下,《随波逐流的人》获得了平均分为8.8分(满分10分)的极高分数。2010年,《随波逐流的人》又在《帝国》杂志举办的“100部世界最好的影片”榜单中排名第八十五名。

 

《随波逐流的人》DVD封套

 

尽管让-吕克·戈达尔轻蔑了《随波逐流的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流转,英国《卫报》将这部电影誉为意大利最有影响力的战后电影。《卫报》报导: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借影片,重新审视了意大利法西斯的过去,并将主角的性功能障碍作为影片的核心隐喻。那失落在1968年的乌托邦之梦,使得片中的人物动机有一种荒凉的愿景。大胆的视觉风格、复杂的叙事结构,使得该片与《教父The Godfather》(1972)、《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1979)一样,堪称拥有诸多神来之笔的杰作。

 

风格化的叙事

 

时至今日,《随波逐流的人》可谓法西斯主义心理学的影像模板。由于非正常的家庭背景,以及童年时的性创伤,影片男主角马塞洛·克莱里奇的身上处处透露着丧失人性的官僚主义作风。根据希腊政治哲学家塔基斯·福托鲍洛斯Takis Fotopoulos的观点,“《随波逐流的人》里的马塞洛·克莱里奇向往着舒适的生活以及普通人一般的社会身份认同。但是,由于他的政治背景以及与生俱来的创伤,他的生活注定是与众不同的。”

 

 

《纽约时报》的影评人文森特·坎比Vincent Canby特别欣赏该片的剧本以及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掌控能力,他写道:“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终于做了一部关于中产阶级的电影。他将传统的叙事电影注入了一种优雅的气氛。尤其是影片中那巴洛克式的、富有诗意的摄影。在这样的镜头面前,任何评论语言都是苍白的。”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说道:“其实,马塞洛·克莱里奇是有意识到他是不同的。但是,他却无法接受这种事实。在最后的场景里,他明白了他为何会变成一个法西斯。因为,他想去隐藏,或者说他想去遗忘他内心最深处的自我潜意识。影片告诉我们,即使是一个法西斯,他也有他的潜意识。”

 

最近,著名的影评人詹姆斯·伯洛戴利James Berardinelli指出,“影片的摄影机与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共同打造了具有大师水平的摄影。影片的光线布置以及阴影投射,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这已经不仅仅是拍摄电影,这是艺术——一种有力的、漂亮的、使人印象深刻的艺术。那场森林戏,那些洒落在枝叶间的光线,更加凸显了影片的叙事冲突。因为,如此的背景之下,尽然上演了一出极为残酷的谋杀。”

 

《随波逐流的人》日本版电影原声封面

 

《洛杉矶时报》的特约撰稿人凯文·托马斯Kevin Thomas同样指出,“这是一部叫人眼花缭乱的电影。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的这部电影,似乎通灵的费德里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电影的雄壮风格,卢奇诺·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电影的华丽设置(影片的艺术执导Ferdinando Scarfiotti曾与卢奇诺·维斯康蒂合作过《魂断威尼斯Morte a Venezia》1971),以及埃里奥·贝多利Elio Petri电影的政治批判,更甚的是,《随波逐流的人》并没有表现出一种沉溺自我的矫情。” 

 

 

忠于原著,背叛原著

 

影片取景于罗马的斗兽场、圣安吉洛大桥、法国巴黎以及奥赛的码头。根据纪录片《光影的魅力Visions of Light》(1992)的描述,《随波逐流的人》的视觉效果在当时得到了广泛的褒奖。影片由摄影师维托里奥·斯托拉罗掌镜(《革命前夕Before the Revolution(1964)》的焦距调整师),他利用色调浓郁的,产自三〇年代的真实道具,进行拍摄。不寻常的取景角度以及流畅的运动镜头,俯首皆是。电影评论家Robin Buss写道,“影片的摄影技巧,暗示了Clerici无力去适应所谓的『普通』生活。对于他来说,现实的时间是反常的。”与此同时,影片的摄影风格,综合了德国表现主义以及诸多法西斯电影的摄影美学。似乎,到处都能看到上世纪二〇至三〇年代德国电影的影子。诸如:莱妮·里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的《德意志的胜利Triumph of the Will》(1935)以及弗里茨·朗Fritz Lang的《大都会Metropolis》(1927)。《随波逐流的人》极尽“线条美学”之猖肆。我们可以多次看到,人物被线条分明的门框等物,“框住”一旁,则是曲线分明的古典主义绘画—抑或,复兴古典主义的文艺复兴之作。象征线条的男主角,被象征曲线的女性角色,编织在了一个圈形的舞蹈之中,好似坠入漩涡。而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充分地利用光线所制造出的阴影,分割,男主人公与外部世界的联系。

 

《随波逐流的人》波兰版电影海报

 

直到15年之后,贝纳尔多·贝托鲁奇仍旧对影片的行刺段落感到心神不宁。那场行刺戏,拍摄于白雪皑皑的皮埃蒙特山岭。“以前,我们从未拍摄过动作电影,所以当我们拍摄教授被刺的段落时,我们在那里高呼,『哦!我的天啊!我们都做了什么!』”其实,原著小说里的刺杀段落,马塞洛·克莱里奇是不在场的,小说里的他此刻正在罗马。但是,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让马塞洛·克莱里奇成为了这场谋杀案的参与者/目击者。在开拍这场戏之前,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对原著作者阿尔贝托·莫拉维亚说:“为了忠于你的原著,我必须背叛它。”想不到,阿尔贝托·莫拉维亚一口答应了。

 

影片上映之后,阿尔贝托·莫拉维亚大大地赞扬了贝纳尔多·贝托鲁奇。他说:“目前为止,我只满意两部拿我的小说改编成的电影。一部是你的《随波逐流的人》,另一部是让-吕克·戈达尔的1962年电影《轻蔑Contempt》。”要知道,当初派拉蒙指定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改编原著的时候,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根本就没读过原著。一周之后,他开始了剧本创作。我们更需要知道的是,影片杀青之后,是剪辑师Franco Arcalli对镜片中的长镜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剪辑,重构了影片的闪回结构。剪辑之后的影片效果,完全是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在拍摄影片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随波逐流的人》英国版DVD封套

 

当然,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对原著小说的改编还不止这一处。小说的结尾是,墨索里尼倒台之后,马塞洛·克莱里奇跟他的家人一起逃到了罗马。有一天,一架飞机从天而降,机上机枪对他们进行扫射。贝托鲁奇认为这个结局太过说教,就好象上帝惩罚罪人一般。于是,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将影片的结尾设置在罗马的圆形斗兽场。那里,马塞洛·克莱里奇重新又见到了那个在他童年时猥亵他的司机。而且,他一直深信这个司机已经被他击毙。马塞洛·克莱里奇简直疯了一般地狂喊起来——那个人,那个人就是法西斯。到这里,影片依然没有结束。

 

 

影片最后的镜头是,马塞洛·克莱里奇与一个小男孩隔着铁栅栏独处在一起,镜头越过小男孩那裸露的半边屁股,马塞洛·克莱里奇回过头来望着镜头——望着男孩。所以,很多影评人以为,马塞洛·克莱里奇猥亵了那个男孩。最后,马塞洛·克莱里奇那受压抑的同性欲望,得到了释放。此时此刻,马塞洛·克莱里奇已经清楚地明白自己到底是谁,自己是为何会成为法西斯的。

 

大多数影评人认为,《随波逐流的人》不仅控诉了法西斯的无人道,更是揭露了教会的虚伪。还有人认为,个人存在感的讨论——柏拉图的洞穴理论,或许才是整部影片最为具有文本分析价值的地方。谁人又不似那转瞬消失在阳光下的影子,无声地存在过,又无声地消失了。

 

《随波逐流的人》蓝光版封套

 

http://i.mtime.com/4020546/album/257004/《随波逐流的人》海报剧照辑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518717/《水手奎雷尔》:世界尽头的勃起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515546/《A片猛男日记》:不是每个爱恋都有美好结果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457959/《迷离劫》陶醉在混乱中的记录片 紧身衣给张曼玉带来创造性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37063/《水中刀》水上版的公路之旅 引发内心世界失调 曝露人性阴暗面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028394/《夏日惊魂》是好莱坞拍过的最怪诞的涉及同性、邪恶等内容的电影

回复 (4) | 收藏 (0) | 526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