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们夫妇之间》“小资情调”遭穷追猛打“文化冲突”批判再认识

dean5 发布于:

电影《我们夫妇之间》(1951)宣传海报

 

《我们夫妇之间》(1951)地位相当特殊。制作于建国初年,1951年中上映,却生不逢时,赶上最高领袖毛泽东亲自发动批判电影《武训传》(1950)的风口浪尖,被连带着一同批判(同样遭际的影片还有《关连长》(1951)、《夫妇进行曲》(1951)等),形成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范围的文艺整风运动。

 

更为重要的是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出身旧上海的一批电影艺术家如孙瑜、郑君里、石挥等人痛定思痛、开始谨小慎微地摸索适应新中国政治环境的电影表达范式,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上海电影世俗传统的断裂。上海电影的领导者夏衍等人为此检讨,陈鲤庭等人意图大有作为的“电影文学研究所”也被迫下马,私营电影业的营运如履薄冰。此后不久,北京电影圈崭露头角的成荫说出了那句令众多电影人痛心疾首的话:“不求艺术有功,但求政治无过。”

 

导演郑君里为《我们夫妇之间》选景

 

本片导演是解放前夕执导出《一江春水向东流》(1947)和《乌鸦与麻雀》(1949)两部杰作的郑君里(《一江》是他与蔡楚生联合执导,郑君里负责现场)。从他在新中国摄制的这第一部作品来看,很有些表功心切的味道,但即使如此,也未逃被批命运,在日后的电影生涯中,郑君里几乎绝口不提这部影片。此后,郑君里还拍摄了《林则徐》(1959)、《聂耳》(1959)、《枯木逢春》(1961)等作品,成为“十七年”转型最成功的老上海电影人,又红又专的典型,并以其对于电影中的民族化风格孜孜不倦地探索而享有盛誉。郑君里的结局很惨,由于知晓第一夫人江青与早年上海电影界的一些瓜葛,文革开始便被打入大狱,两年后惨死狱中。

 

影片的两位主演大有来头。赵丹自不必多说,中国首屈一指的表演大师。但在当年,被批的两部重头戏《武训传》和本片都由其主演,1951年对于赵丹来说恐怕并不好过。女主角的扮演者蒋天流,曾在1947年的《太太万岁》中扮演一位中产阶级太太,一笑一颦、大放华彩,却在这部影片中穿起大棉袄、操起山东腔,演了一位出身贫苦的妇女干部,差异之大令人结舌。蒋天流此后似乎再未演过什么主角,但在上影厂的众多影片中仍时有露脸,如《枯木逢春》(1961)、《护士日记》(1957)、《北国江南》(1963)等,后来曾做编剧,将张天翼的童话《宝葫芦的秘密》(1963)改成剧本。

 

蒋天流在电影《太太万岁》(1947)中大放华彩

 

由于被批判,1951年后看过此片的观众,估计不上百人。《我们夫妇之间》是郑君里最不常为人提及的电影,也是建国初叶颇为特殊的一部作品。影片一定程度上匡正了原著小说的“小资情调”,在价值评判方面更加接近意识形态需求;借出身不同的夫妻之间的观念差异阐释城乡之间的文化冲突,事实上与“十七年”主流的阶级斗争话语具有潜在的一致性;将家庭与婚姻生活的常态表述与政治话语巧妙缝合,却仍未能逃脱被批判的命运。统而言之,可以看作是郑君里进入新社会、新体制后具有过渡性质的未竟之作。

 

由于影片甫一出世即遭批判的命运,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评论界囿于政治语境而对其讳莫如深。郑君里本人于影片遭到批判后不久曾发表《我一定要切实地改正错误》一文作过检讨;但在那本其身后才得以出版的自述性文集《画外音》中,作者并未像对待自己的其他作品一样,予《我们夫妇之间》以相应的篇幅。不过,据吴荫循在《画外音》的编后记里言及,郑君里的原稿自序中却曾提到本片,并再次进行了自我批评,那是1963年底或者1964年初的光景。

 

萧也牧小说《我们夫妇之间》书封

 

时过境迁,距影片遭受批判已经超过十年,纵使文艺舆论的权威指向并无多大变化(事实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也无迹象表明当年的批判话语发布者对于艺术家郑君里这一“历史污点”紧纠不放。

 

但无论被忽视、被平反,在何种年代被寄予怎样的时代征候,有一点却无从否认:那即是《我们夫妇之间》在“十七年”的影片阵营里是颇具特殊性的。今日观之影片尤令人感动之处也恰出于此。某种程度上,这部影片可算是新中国银幕上最早有意识地以夫妻家庭生活为主要书写对象的作品之一,尽管其情感传达还颇为拘谨、且交杂着明显的政治用意,但它将典型化的婚姻关系隐遁于政治策略包装之下,力图质朴自然地表现出具备时代特征的常态生活的努力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夫妇之间》所遭受的批判力度不及《武训传》,除却影片“症结”本身的差异性和权力阶层的引导方面之外,至少还有两点缘故。

 

 

一来是影片问世相对《武训传》晚了几个月,对于《我们夫妇之间》的批判被理所应当地纳入对《武训传》批判的后续、余波或者称作连锁反应,处在峰顶之后的趋缓态势中;二来也在于早在本片诞生之前,文艺界已经展开过一场针对电影原作——萧也牧的同名小说的批判行动。待到影片出台之际,面对同一题材,影片并未提供某些可供批判之用的新的“兴奋点”。

 

萧也牧小说《我们夫妇之间》发表于1950年1月出版的《人民文学》第1卷第3期,起初获得了一定好评,作家李国文就曾激动地回忆道:“这大概是建国后第一篇产生热烈反响的短篇小说,很快在年轻人中间不胫而走,口碑载道。”但是一年多以后的1951年6月,风云突变,《人民鈤报》、《文艺报》同时发表文章点名道姓地展开批评。是时,郑君里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想必也已完成,面对小说突然遭到否定这一情势,郑君里的内心里又激荡起怎样的情感波澜?

 

 

影片被一棍子打倒,影响十分巨大。建国初期的私营电影业本就处于一个微妙的局势之下,像郑君里这样的电影人,尽管身居左翼阵营,但毕竟是大上海,与来自解放区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比起来,还是显得不那么“根正苗红”。面对新政权,他们迫切地希望以作品说话,“为自己正名”,从而赢得进一步的发展空间。而起初,像《我这一辈子》(1950)、《腐蚀》(1950)、《两家春》(1951)等片确实也得到了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可,但是,随着《武训传》被冠以“改良主义”、“反动历史观”;《关连长》被批作“以超阶级的人性论取代无产阶级人性论”;“污蔑工农兵”、“将政治主题庸俗化”几顶帽子又扣在《我们夫妇之间》头上,接二连三,对孙瑜、赵丹、郑君里这样的电影工作者的震动可想而知。“拍历史题材挨批,拍当代题材又犯错误,大家迷惘了。”基本上宣告了过渡时期私营电影业迎合主流意识形态的期待落空。这种形势下再反观《我们夫妇之间》,即便同小说相比已经“主旋律化”不少,却也已经变得无关宏旨。

 

导演郑君里

 

在创作者的眼光里,固然男女主人公的婚后矛盾是由于不同的出身背景和生活习性所决定了的,但催化其矛盾爆发出来的,却是源自于“进城”这一动作的契机。李克和张英并肩坐在军车上开进大都市时,编导有意使用了一个近景长镜头,将二人表情直接呈示于银幕之上,李克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希冀,张英则目光游移、时而低下头去,明显顾虑重重。以此来一窥两人的不同心境,就为后来更为剧烈的吵闹、矛盾的激化埋下了伏笔。

 

郑君里在影片的改编过程中,将所在城市由原著中的北京替换为上海,这显然是一种有所思虑的做法:一来作为“城市”,上海是中国近代以来的工商业中心,其“资产阶级大本营”的典型意义甚于北京;二来,解放了,北京作为无产阶级新生政权的伟大首都,更应凸现的仿佛是瑞金——延安——西柏坡这一脉相承的革命传统,若在影片中呈现为与乡村相对立的“落后、充满不平等、方方面面都亟待改造”的城市代表,于现实语境等诸多方面都是不相称的。这一改动,体现了郑君里有意识地剔除不合乎主流意识形态需求之枝节的“政治智慧”。

 

 

从另一方面而言,影片之所以显现出将城市和乡村对立起来这一态势,归根结蒂是阶级斗争话语的作祟。但可能会引发怀疑的又在于:郑君里虽然是进步的左翼电影工作者,但毕竟不具备解放区的生活体验,怎么会熟稔于这一套阶级意识和话语规范呢?但联想到前作《乌鸦与麻雀》,导演仅仅通过一间阁楼的空间结构就直观、生动、高屋建瓴地完成了对于“上、中、下”的阶级分野描述的先例,那么,在《我们夫妇之间》里如此这般地建构起“乡村/无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的潜在想象关系是不足为奇的。

 

影片之所以仍被批判,主要是当时有人对电影之中某些夫妻日常生活细节颇为指摘、尤其对于夫妻之间吵吵闹闹更是不满,认为“只选取了一些琐碎的私生活的现象”,同“主题是不相称的”,是将“政治主题庸俗化”的表现。而今看来,由于缺乏对于作品艺术特征的考量,而不问青红皂白,一切从政治出发,恰恰是陷入了一种“庸俗社会学”批评方法的泥潭之中。革命者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时时刻刻斗志昂扬、乐观向上,他们也有像普通人那样的喜怒哀乐、嬉笑烦愁。这也就是《我们夫妇之间》在今天看来较之其他一些作品更为亲切也更为通情达理之处。

 

 

对于婚姻的另一项核心步骤——生育,影片的处理也可谓巧妙。仅通过两幅窗花的叠化,小两口的形象被一个大胖小子所隐去,就简练而生动地揭示了这一过程。“更重要的是在这一处理所带来的对张英怀孕过程的必然省略之下的丰富含义:我们确实很难想象让张英这样一个如此坚定的革命者极尽扭捏之态,以现闺房之乐。”而避免了授人以“资产阶级人性论”的把柄。

 

比如妻子给丈夫捎来一件毛背心、并配上寥寥心语的情节就颇令人感动。“希望你穿上这件毛背心,就不再发胃病,好好为人民服务……”将儿女情长隐遁于宏大的政治话语之下,是一个新婚妻子体贴丈夫的略嫌羞涩的情感流露,质朴至极,蕴含着细腻的心理刻画;再比如一些富于世俗感的吵架:在李克提出要分开家庭财政后,张英立即反唇相讥:“今晚就不兴盖我的被子!”其生动性恐怕令今天的观众也能会心不已。由此联想到另外几部中国电影史上的类似题材影片:《遥远的爱》(1946年陈鲤庭导演)和《李双双》(1962年鲁韧导演)都是夫妻之间思想改造的主题,前者宣告了西方观念在中国陷入悖论当中,后者将政治命题予以喜剧演绎;而《我爱你》(2002年张元导演)以夫妻无缘由的吵架贯穿全片,折射出现代青年家庭的一种另类况味。联系起来可以做一种有趣的参照和比较,窥中国婚恋与家庭关系变迁之一斑。

 

电影《我们夫妇之间》(1951)上了当年的《大众电影》封面,由于该杂志在对上海电影方面的“嗅觉”不够敏锐,以致后来的封面基本是以“北影”“长影”及“八一”的电影为主了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342162/《太太万岁》张爱玲写的最好的电影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5307/《舞台姐妹》“台外有台” “戏中有戏”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4711/《武训传》不是禁片是“批判式放映” 一直未被官方正式“平反”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5836/《姊姊妹妹站起来》中国妇女的沉沦与解放“学者导演”陈西禾成名作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4106/《关连长》史上首个富有立体感的解放军形象 石挥被舆论大肆批判歪曲英雄行为

回复 (9) | 收藏 (0) | 924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