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 暗夜里温柔硬汉

dean5 发布于:

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1899-1957)

 

1939年10月17日,华纳公司一线明星乔治·拉夫特George Raft信誓旦旦地写信给公司老板杰克·华纳Jack L. Warner,不无怒气地抱怨道:

 

当我来您家时,您曾经告诉过我……我不必去演那些肮脏的坏蛋……我那时曾对您说,我怕制片厂会让我去演那些亨弗莱·鲍嘉才该演的角色,而您答复我说,我永远不必去演一个亨弗莱·鲍嘉的角色。

 

仅仅是5年之前,亨弗莱·鲍嘉才刚刚以一个小明星的身份与华纳公司签约;仅仅是5年之后,几乎每个华纳公司的人都憎恨他。5年前,制片人亚瑟·霍普金斯Arthur Hopkins相中了这位仍在百老汇跌打滚爬的小演员,让他出演《化石森林The Petrified Forest》(1936)中杀手Duke Mantee一角,尽管如此,他仍然不怎么看好这位相貌平凡的小明星:“当我看到这位演员时,我犹豫了好一会,因为他就是那种我从来都不会欣赏的演员。他是个少年老成的小子,他的大半生舞台生涯就是在台上穿着白裤子挥舞着网球拍。他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冷血的杀手,但他的声音(干燥而又疲惫)却像极了,这就是Mantee的声音。”

 

乔治·拉夫特George Raft一生为了维护所谓的“银幕形象”错失了不少让他名留影史的机会

 

可是,当华纳公司买下这部戏剧的版权,想把它拍成电影时,他们仍然拒绝使用亨弗莱·鲍嘉。他们希望自己的一线明星爱德华·罗宾逊  Edward G. Robinson能够饰演这个坏蛋;好在,亨弗莱·鲍嘉的好友、同为此片主角与制片人的莱斯利·霍华德Leslie Howard一纸电报:
 
致:杰克·华纳。我坚持由亨弗莱·鲍嘉饰演Mantee。没有亨弗莱·鲍嘉,就不签约。L. H.

 

杰克·华纳妥协了,但他并不想就此放过亨弗莱·鲍嘉。他告诉亨弗莱·鲍嘉,他必须取一个艺名,现在这个名字可实在太傻了。亨弗莱·鲍嘉顽固地拒绝了。

 

 

于是,这个电影史中最为人所知也最为人所顶礼膜拜的名字就这样保住了。亨弗莱·鲍嘉从华纳公司拿到了一份每星期550美元的中产工资,乐此不彼地演上了坏蛋。他的确是个坏蛋。他是个花花公子,而事实上,他的第三任妻子Mayo Methot就是这么想的。这对酗酒的夫妻用近似虐待的方式来互相折磨彼此,巴掌和互扔家具早已是家常便饭,有几次,她甚至纵火烧了他们的住所,并把刀插在了他身上。

 

在制片厂,亨弗莱·鲍嘉仍然是众矢之的。没人想演那些“应该由他来演”的角色。1939年,乔治·拉夫特拒绝饰演《一切成真It All Came True》的角色,因为这是一个“亨弗莱·鲍嘉才该演的角色”;之后,乔治·拉夫和保罗·穆尼Paul Muni都拒绝出演《夜困摩天岭High Sierra》(1941),本片女主角艾达·卢皮诺Ida Lupino“沦落”到只能和亨弗莱·鲍嘉搭档,于是,当她被选定出演下一部电影《海湾疑云Out of the Fog》时,她声称,如果制片厂仍然选择亨弗莱·鲍嘉与其搭档,那她只能坚决辞演。

 

电影《夜困摩天岭High Sierra》(1941)剧照

 

1941年,华纳想让亨弗莱·鲍嘉与乔治·拉夫特搭档出演《Manpower》(1941)。没多少日子之后,亨弗莱·鲍嘉发电报给制片人哈尔·B·瓦利斯Hal B. Wallis,字里行间不无愤怒与无奈:

 

亲爱的哈尔:我纯粹当乔治是个朋友。我知道,因为我要出演这部电影,所以他拒绝加入……我很伤心,因为这已经是第二次不能参演一部好片子和演绎一个好角色了,而这仅仅是因为有一个演员拒绝和我合作。

 

于是,在亨弗莱·鲍嘉成为亨弗莱·鲍嘉之前,他已经濒临失业的边缘。没有人想和这位脾气暴躁的酒鬼合作。“没人可以和我温和地讨论,我总是把它变成争执。我想那肯定是因为我的声音,或者我这张傲慢的脸——这里肯定有些能让每个人都气爆的东西。没有人当看到我的时候还会喜欢我。我想这就是我总是演坏蛋的原因吧。”

 

在《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1941)拍摄时,沃尔特·休斯顿Walter Huston(左一)不太舒服,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左二)帮忙照料,导演约翰·休斯顿John Huston(左三)赶过来,而女主演丽·帕特里克Lee Patrick也赶来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或者时代使然,亨弗莱·鲍嘉艺术生涯中的阻碍者反而成了他的推手,所有他的愤怒、阴郁和暴躁反而成就了这位新一代的明星。1941年晚些时候,华纳公司决定翻拍达希尔·哈米特Dashiell Hammett的名著《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1941),由初次执导话筒的约翰·休斯顿John Huston执导,饰演剧中私家侦探Sam Spade一角的仍然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乔治·拉夫特。一如既往地,过于明哲保身的乔治·拉夫特仍然写信向杰克·华纳抱怨道:

 

正如您所了解的那样,我强烈地认为,您让我接拍的《马耳他之鹰》一片并不是一部重要的电影。因此,我必须提醒您,在我和您签署新合约之前,您向我保证过,您不会要求我出演任何片子,除非那是一部重要的电影。

 

电影《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1941)剧照

 

乔治·拉夫特对初任导演的约翰·休斯顿没有一丁点信心,并认为这只是一次毫无新意可言的翻拍而已。Sam Spade这个角色,终于在万般无奈中,落入了亨弗莱·鲍嘉的手中。

 

虽然没有选角权,约翰·休斯顿也许仍然心中暗喜制片厂还是选择了亨弗莱·鲍嘉。这两位酒鬼之间的友谊始于《夜困摩天岭》,约翰·休斯顿是这部电影的编剧,而他的父亲、传奇演员沃尔特·休斯顿Walter Huston则在片中与亨弗莱·鲍嘉搭档。亨弗莱·鲍嘉崇敬约翰·休斯顿,他显然认为这是一位天才型的编剧和导演。而对于一位喜欢酗酒和吵架的演员来说,再没有什么比一位和他同样喜欢酗酒和吵架的导演来得适合了。

 

电影《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1941)剧照

 

毫无疑问,约翰·休斯顿是亨弗莱·鲍嘉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物,正是他在《马耳他之鹰》中所塑造的Sam Spade一角,使亨弗莱·鲍嘉一举成为新一代的个性男星。我们无从得知,到底是亨弗莱·鲍嘉还是约翰·休斯顿赋予了这个人物以如此暧昧的魅力,但我们非常明确,如果没有亨弗莱·鲍嘉,《马耳他之鹰》会变成一部怎样羸弱无力的电影。

 

这是一个愤世嫉俗的孤独者。世界不断地向他发起攻击,他必须去战胜它从而得以控制自己的生命。没有人是可以相信的,“每个人都有需要掩饰的东西,”他曾经说道。Spade本人就是这样一个依靠掩饰和不断变换身份来维系残喘的人。

 

电影《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1941)宣传照

 

他说话毒辣,眼神冰冷,毫无感情地观察着这个世界,正如巴赞如此准确地描述道:“他才不是贾利·古柏Gary Cooper或者道格拉斯·范朋克 Douglas Fairbanks!无论演恶棍还是侦探,他的成功首先因为他能直击要害,而后是敏锐的洞察力。他的出击效率证明他的实力,更证明他的应对能力。他总是恰到好处,精准有力,最重要的是,正逢其时。他出手次数不多,却总能让对方手忙脚乱。接着,落入他手中的左轮手枪就成了有头脑的武器,一切争论立时哑然。”

 

他期望与人接近,可他的多疑和统治欲却颠覆了这种虚妄的美好。和Sam Spade这个人物一样,亨弗莱·鲍嘉总是紧张地收缩着他的双手,随时准备着,当有人质问他的权威时,他会把手指绞得咯咯响。当敌人被打败后,他会对着他狰狞地笑,或者朝他的脸吐出一缕烟圈。

 

电影《碧血金沙/宝石岭The Treasure of the Sierra Madre》(1948)拍摄休息时,从左至右为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导演约翰·休斯顿John Huston和父亲沃尔特·休斯顿Walter Huston

 

这种近乎执迷的举动与其说是用来攻击人的,不如说是自我保护。为了那种危在旦夕的男性气概。在影片中,当Spade第一次亲吻剧中的蛇蝎美女Brigid时,他用手深深地掐住了她的喉咙,一场温柔瞬间成为恐怖,容易使人想起亨弗莱·鲍嘉与他前三任妻子之间的关系。他总是在躲避危险的亲密,用暴力重申着男子对女子的肉体征服。的确,没有人能够了解亨弗莱·鲍嘉,“他每次开口说话都让人琢磨不透。他那副下巴叫人忍不住想到一具活死尸合不拢的嘴巴,一个即将带着微笑消失的忧愁男子的最后表情。那是地地道道的死亡的微笑。”

 

如果说在Spade与Brigid的关系中,亨弗莱·鲍嘉只是男性气概的具象的话,那么,在Spade与彼得·洛Peter Lorre演绎的开罗之间,这种男性气概的隐喻则成为了一种抽象:当他俩初次遭遇时,Spade正在舐舔着烟纸制作香烟,而后者则踏着轻佻的脚步抚摸着手中的雨伞,这显然是一个同性恋式的角色。

 

电影《夜长梦多The Big Sleep》(1946)宣传照

 

之后,Spade口中叼着烟,狠狠地揍了开罗一顿。在亨弗莱·鲍嘉的精彩演绎中,这个场景具有了某种暧昧的施虐/受虐的性质,Spade这个人物是如此恐惧自己的男性气概的丧失,以至于把对同性恋的恐惧反而转化成为了具有强烈性暗示意味的场景。

 

无论是《马耳他之鹰》中的Spade,还是其后同样著名的《夜长梦多The Big Sleep》(1946)中的Marlowe,亨弗莱·鲍嘉所饰演的人物总是强硬的、内省的、感情受到压抑的,并喜欢香烟与威士忌;他总是那个被命运做决定的男人,酗酒在他脸上留下的线条揭示了“驻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的被判缓刑的尸身”。他既是死神,也是对死神的绝望反抗。

 

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生活照

 

理解亨弗莱·鲍嘉诚如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cois Truffaut和安德烈·巴赞André Bazin者,总是会指出亨弗莱·鲍嘉成名的必然性:他的银幕形象总是和战后美国普遍意志的消沉有关。他命中注定被那种叫做黑色电影的类型片被捆绑在一起。他的存在与其说是为了表现对中产阶级价值观的轻蔑,不如说是一种为了存在的存在。在肮脏的地下世界,或者在同样肮脏的好莱坞,他存在,是为了幸存下去,没有人,比亨弗莱·鲍嘉更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与辛酸。“他一出场,已然是又一天光线昏弱的破晓时分;在同天神的惨烈搏斗中侥幸胜出后,他脸上布满他的所见,写满他所了解的全部内情给他压上的沉重负荷,已有十次他都死里逃生,不用问,为了我们他会再撑一回。”巴赞动情地说道。

 

电影《卡萨布兰卡/北非谍影Casablanca》(1942)的宣传照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818689/《江湖侠侣》:“假戏真做”的惊悚爱情片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51517/《马耳他之鹰》最伟大的侦探片 点燃“黑色”风潮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0975/爱是一种互动——好莱坞黄金时代明星与他们的孩子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362682/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 好莱坞最伟大的男明星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7837/劳伦·巴考尔Lauren Bacall无敌眼神美娇娘回眸杂志封面赏

回复 (4) | 收藏 (0) | 791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