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马路天使》中国城市生活的巅峰之作 周璇电影和歌唱达到顶峰

dean5 发布于:

法国《电影手册》1983年曾专门介绍《马路天使》(1937),并以该片上彩剧照做为当期的封面

 

《马路天使》(1937)是由袁牧之自编、自导,赵丹、魏鹤龄、周璇和赵慧深主演的一部具有深刻的社会思想意义和极高艺术成就的现实主义优秀影片,它是新现实主义先驱,风格深沉隽永,节奏明快诙谐,它也是海派城市生活的经典写照,可以说是中国成熟的城市电影的代表作,到现在也难以超越,绝对是我国社会问题片的代表作之一。袁牧之是从戏剧界转向电影界的左翼文化人,看得出他的电影受西方电影理论影响很大,表现出很高的技巧,如《马路天使》开头赵丹饰演的吹鼓手参加游行,袁牧之根据鼓点的节奏剪出的一长段蒙太奇,就非常华丽,富于创意和很强的音乐感,且顺便交待出主要人物,以及整部影片的氛围和基调。《马路天使》中周璇和赵丹,共有一种纯净天真的气质,令这个具有悲剧色彩的故事更加让人感动。赵丹的表演既富于强烈的个人魅力,又表现出赵丹年轻时表演的独特的生动自然质朴的风格。

 

 

影片以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刻画了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妓女、歌女、吹鼓手、报贩、剃头匠、小报摊主等一群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真实地表现了他们生活的痛苦和悲惨的命运,具有深切的人文主义关怀。这些出身卑微的贫苦青年不仅在物质生活方面极度匮乏,多年的动荡与战乱也使得他们孤苦伶仃、家破人亡,然而,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由、爱情和幸福的渴望,在艰难的岁月中互相扶持、苦中作乐,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片中运用活泼的喜剧手法传达了深沉的悲剧性内容,对当时的社会进行了含蓄而又辛辣的嘲讽,其中许多细节处理上的细微变化真切地点燃了人们的情绪, 撩动着人们的神经。

 

 

周璇演唱的电影主题曲《天涯歌女》曾风靡一时,而创作者们也充分发挥了电影的视听艺术特性,使影片的编、导、演、摄、美工等都达到较高水平,成为20世纪30年代中国电影艺术发展高峰的标志。

 

《马路天使》中最大的亮点应该是不同表演风格的演员的表演融为一炉。袁牧之在演员的选择上独具慧眼,由赵丹演俏皮的陈少平,由魏鹤龄饰木讷的老王,都非常合适。小云的扮演者赵慧深也给观众留下很深的印象,虽然全片中她仅有21句台词。

 

初登银幕的赵慧深在《马路天使》中的演出令人难忘

 

而周璇的出演更是一段佳话,袁牧之认定“小红”非周璇莫属,但是周璇属于艺华公司的,袁牧之说服明星公司的老板以自家走红的影星白杨与“艺华”交换周璇,各为对方拍一部影片。而当时年仅17岁的周璇果然没有让导演和老板失望,把一个小歌女塑造得天真娇俏、惹人怜爱,《马路天使》使其早早达到了自己演艺生涯的顶峰。

 

《马路天使》是导演袁牧之的重要作品,也是上世纪30年代进步电影的代表作。影片完成于抗战爆发前的l937年,它集中了上世纪30年代电影探索的许多优秀成果,取得了较高的思想艺术成就。影片深入上海社会的底层,从一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贫苦市民的生活中,挖掘出他们内心的崇高和性格的美来。影片没有停留在漫画式的阶级意识表现上,而是通过旧上海畸型的人际关系,来揭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丑恶现实。

 

电影《马路天使》(1937)国内版DVD封套

 

《马路天使》带有很强的社会风情画的色彩。影片没有一个贯穿全片的戏剧性事件。小陈、老王等甚至从未和流氓、琴师等恶势力发生过正面冲突。影片只有一条并不十分连贯的叙事线索,好象是把线索上的一些点选出来,再扩展成面进行渲染,从一些小地方折射范围更广的生活。一个个生活片断之间有一点因果关系,但又不是那样单纯。每个片断似乎都包含了比其在因果链条中所应有的更广泛、更复杂得多的含义。迎亲、卖唱、查报纸、打官司等一系列片断都处理得相当生活化,并具有较大的思想容量。直到影片结尾,小云死了,小红他们还处在被查找的处境,这实际上提供了一种开放性的结构。在《马路天使》中,许多情节的处理兼具叙事和象征两种意义。有的甚至叙事意义很弱.而象征意义占有更重要的位置。

 

 

影片一开始,镜头就从高楼大厦摇到上海的“下之角”,开始一段长达数分钟的迎亲队伍的段落。它虽然交代了小陈、老王、小红的职业和某些性格特征,但总的说来这还是一个象征性的段落。

 

那旧式的幡幛、花轿、呆若木鸡的新娘,刺耳的锣鼓唢呐和喧闹的洋鼓洋号,以及那西服、布衫、瓜皮帽组成的围观行列和路边不中不西的招牌广告等等,正是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畸型文化的一个生动写照。小陈和老王为救小红,“上天堂”去找律师,这是一个充满笑料的段落。但是所表达的思想内涵却十分严肃。它不仅有力地揭露旧社会法律制度虚伪的本质,而且对当时的文化进行了辛辣的嘲讽。透过小陈老王的笨拙和律师的傲慢的尖锐对比,其象征意味十分明显。这种象征和隐喻性的表现,不仅存在于叙事过程中,它们也以各种方式浸透在影片的各个方面。几个好友为搞清“有难同当”的“难”字,从半个天津、上海、汉口,引到报纸上“国难当头”的大字标题。

 

魏鹤龄和赵慧深饰演一对苦命情侣

 

当人们走进弄堂时,镜头慢慢摇到工人正在粉刷墙头“太平里”中的“太平”二字,构成了一个“粉饰太平”的隐喻性意象。象这样独具特色的隐喻和象征性处理,在影片中还有不少。它们使得影片传达出比故事情节更广泛的思想含义。

 

《马路天使》中无论叙事内容连是思想内涵的表达,都是通过电影艺术的手段表现的。作者十分注重给电影镜头以应有的艺术表现力,住画面的构图、光影、镜头运动和组接等各个方面都作出了较好的探索。在开始迎亲的场景中,摄影机象一个灵活的孩子跳上跳下,机位、角度、景别的变化,摄影机和人物运动的配合,以及剪辑点的选择等多种多样、富于变化,造成强烈的艺术效果。在这部影片中,光影也有其艺术表现方面的明显目的。

 

赵丹周璇(右下)和魏鹤龄赵慧深(左上)在《马路天使》(1937)中大胆之吻,热烈奔放自然,比起当下的国产电影电视界那些艺人要好很多

 

小云这个人物的出现每次都处于明暗对比强烈的光影之中,较好地烘托出人物的心理和情绪。小陈等夜晚偷偷带着小红出去玩时,小云忽然出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在路灯光线的照射下形成强烈的剪影效果,这不仅符合环境光源的真实情况,也有力地揭示了人们当时的精神状况。

 

其次,影片对环境的选择和设计都较好地实现了真实性和视觉表现力的和谐统一。拥挤的马路、幽深狭窄的弄堂、阴暗的亭子间和地下室、贴满了旧报纸的墙壁、吱吱作响的楼梯,它们既为故事提供了符合主人公身份的环境,又成了影片意义表达的主要部分。

 

电影《马路天使》(1937)的歌单

 

《马路天使》制作的年代,正是中国无声电影向有声电影转变、有声电影的艺术经验正在摸索的时期。袁牧之是对中国初期有声电影艺术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一位电影工作者,在《马路天使》中,在声音运用和声画蒙太奇的结合方面,也都作了不少有益的探索,如迎亲队和理发馆里中西乐器与敲板凳的嘈杂音响,“上天堂”时律师办公室外不时传来的打字机声等等,声响已参与到了剧作中。小红偷听流氓与鸨母密谋时,对话内容的选择与窗内外两个空间的镜头切换的互相配合,小陈屋外楼梯上几次走动的画外音处理等,在当时的电影声音处理上都是颇有特点的。

 

《马路天使》中几首歌曲的运用,是更明显地作为影片整体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存在的。《四季歌》和《天涯歌女》前后三次出现,都与情节进展有着直接的关系。《四季歌》随着小红第一次出场而出现,对介绍人物起了重要的作用。

 

 

小红的家世和生活地位,天真活泼的性格和流亡生活造成的心理压力及对家乡的思念,都通过唱歌的过程传达出来。第一次唱《天涯歌》突出的是欢快活泼的情绪和生活气息,并在唱歌的过程中穿插着喂鸟,做针线、扔抹布、切苹果等动作,在交流中细致地表现了小红、小陈两个人物间的关系。而第二次是小陈生气逼她卖唱,整个音乐节奏比前次拖长了一倍,成了真正的哭诉。同一首歌,在不同的情境下唱,产生了强烈的情绪对比和不同的艺术效果。这些歌曲象上世纪30年代许多优秀电影歌曲一样,不仅在影片中占有一定的地位,而且又是相对独立的优秀演唱歌曲。如《四季歌》以优美的民歌曲调,唱出了东北人民流落他乡的痛苦和哀思,表现了他们反抗侵略的心情和希望,因而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

 

话说袁牧之曾在拍摄《风云儿女》(1935)时就对周璇有一个良好的印象,而《马路天使》剧本中设计的女主角歌女小红,无论是从角色定位、演唱才能还是从票房价值等方面考虑,周璇都是最佳的人选。

 

电影《马路天使》(1937)正式海报

 

她是如何抓住这个使自己在演艺圈里大红大紫的机缘、进入《马路天使》剧组的呢?有一本书里说,是金山推荐她加入《马路天使》剧组的,这种说法靠不住。最可靠的说法仍出自当年她自己给《万象》杂志写的文章:

 

“我有个哥哥叫周履安,他是我养父所生,曾演过话剧,在明星公司拍过戏,和袁牧之是朋友。袁牧之在明星公司导演《马路天使》时,他提议向‘艺华’借我客串演出,这是因为剧中人适合我的个性,他估计我能胜任这个角色。当时‘明星’和‘艺华’说好条件,由‘明星’借白杨给‘艺华’拍一部戏。‘艺华’答应我在‘明星’客串一部戏作为交换……” 这样,周璇就顺利地进入了《马路天使》剧组。

 

 

这里有必要再提一笔,周璇养父周文鼎的亲生儿子周履安这个人,他是中国最早期的明星电影公司的台柱,无声片时代的大明星,据当时的报纸介绍:“胡蝶只不过是一个配角的时候,周履安和四大明星之一的张织云,已是银幕上的一对情侣,他的潇洒风流,聪明和努力,使每个导演都非常愿意导他的戏。” 周璇的养父母家绝不是像以往人们宣扬得那么不堪,而她能在旧上海滩的复杂的演艺圈里出人头地,与这个家庭也有一定的关系。

 

1937年,周璇在电影表演和歌曲演唱事业上达到了第一个高峰。在《马路天使》拍摄的过程中,曾出现过这样一个小插曲:有一天,片场上轮到周璇扮演的歌女小红上场了,可是忽然到处都找不到她人,最后还是赵丹发现,她在片场外和一个小朋友趴在地上打弹子。这个拍戏过程中的花絮,在圈内外传为笑料。

 

 

但是,我们难道从中没看出这位年仅17岁的少女、在大明星云集的剧组里,显示出从容不迫、举重若轻、完全放松的表演状态吗?

 

周璇一进片场,果然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使和她演对手戏的大明星赵丹、魏鹤龄等人惊叹不已。编导袁牧之也认为周璇把他在戏里设计的人物歌女小红完全演活了,分寸感把握得相当准确。周璇的表演自然、松驰、质朴,没有丝毫刻意和雕琢,把歌女小红、这个她所熟悉的角色演绎到了极致。影片在金城大戏院放映后,引起轰动,也就毫不奇怪了。

 

电影《马路天使》(1937)中的两位女主演周璇和赵慧深上了《明星》杂志封面

 

应该看到,《马路天使》的成功很大部分要归功于影片中的两首插曲:《四季歌》和《天涯歌女》。这两首电影插曲,是由当年风华正茂、才华出众的田汉作词、贺绿汀编曲的。这两位后来成为新中国文艺界的泰斗的老人回忆当年与周璇的合作经历时,都对周璇赞不绝口。

 

贺绿汀在拍《马路天使》前就认识周璇,他说,周璇在拍《风云儿女》时还是一个小角色,没想到一年后,在讽刺喜剧《狂欢之夜》(1936)里,已成了挑大梁的主角了。更令他称奇的是在《马路天使》中和周璇的合作,他这样高度评价:我发现了她的音乐天赋和使人奇异的艺术才能。

 

 

贺绿汀回忆当年与周璇的交往时说,周璇很单纯,很天真,很聪敏,也很忠厚,是个本分人。她很有上进心。对待艺术、也很严肃。演戏也好,唱歌也好,她都是认认真真,老老实实,毫不做作……她的衣着很朴素。在那个时代,能做到洁身自爱是很不容易的。

 

对于周璇的演唱,贺绿汀这位音乐权威如是说:她很灵,领悟力强,唱得很有感情,很有味道。

 

电影《马路天使》(1937)法国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352322/关于周璇和30年代歌坛的五大天后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62792/一代歌后周璇“封”采依旧秀甜美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65327/周璇在老南洋时期的电影广告及宣传单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605614/如果周璇没在1957年9月22日离去,她的命运会是怎样?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80637/《大团圆》 与《小城之春》齐名的国宝级电影 孙道临蓝马韦伟等合演珍贵的群戏

回复 (12) | 收藏 (1) | 1350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