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影評人羅傑·伊伯特評《重慶森林》 對生活的理解不在保質期內

dean5 发布于:

电影《重庆森林》(1994)法国版海报

 

与《东邪西毒》(1994)同年完成的《重庆森林》(1994)是王家卫“亲民”的诚意表白,这部作品与王家卫此前其它不为人接受的那些电影,有着大相径庭的命运。《重庆森林》是嬉皮式的中产小品,处处充满可以令你会心一笑的机锋,影片中都市感和现代性之强,使人相信王家卫比所有其他香港作者,都更能准确地把握住年轻一代的脉搏。《重庆森林》说迎合又不是主动地曲意迎合,仍是王家卫所钟情的飘忽、间离,正是这写实的欲迎还拒和夸张的浪漫,让变化不定的观者感到被触动。准确地说王家卫的电影就是加长版的MV,不是指喜欢用背景音乐的缘故,是表现内容的简化,你会发现电影中的人物对白和所处的生活状态不正常,不是说他们不真实,是被简化了,抽茧剥斯,没有柴米油盐,没有尔虞我诈......只剩下导演需要的东西——爱情、孤独、欲望、憧憬......这样一个世界是一个很唯美,空灵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在他镜头里的表演者能演得好的缘故。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给我介绍并放映了《重庆森林》,并且坦言道,在录像机上看这部电影时,“我不知不觉地哭了起来。”他哭,不是因为电影悲伤,他说道。而是因为“我非常高兴我是如此喜爱这一类型的电影。”

 

 

观看电影期间,我一次也不必掏出手绢。我不喜欢这部电影的程度几乎赶上他喜欢的程度,不过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相比较故事、演员等电影表面的元素,你更喜欢电影(这种媒介)本身,那么这部电影就是你会联想到的类型。这不是一部拍给无所用心的观众看的电影,而且第一遍看完,电影大概也不会揭密所有的秘密,不过电影表明了这一点:香港导演王家卫,沿袭了让-吕克·戈达尔Jean Luc Godard的风格。

 

王家卫更关注故事的素材,而非故事本身。《重庆森林》通过讲述两个相似而又没有明显联系的故事体现了这一点。王家卫将故事的背景设置在由快餐店、大卖场、夜店、水泥广场和流行文化(一个女主角戴着金色的假发、墨镜;另一个女主角似乎沉迷父母一代人喜欢的《加州之梦California Dreaming》)构筑起来的香港世界里。王家卫的视觉画面常常通过慢镜头富有节奏感地转换于电影、录像和像素图片里,就好像角色们的非常生活有在电影媒介的原始途径里解体的危险。《重庆森林》就是嬉皮式的随意而机智的幽默小品,在各方面与巴洛克式繁复的悲剧巨制《东邪西毒》形成了对比。一言以蔽之,王家卫与杜可风的风格是典型的“万花筒、MTV、后现代”。

 

 

如果你钟情于这种风格,如果你揣摩着王家卫的拍片风格,那么《重庆森林》正对你的选择。不过你若想追随剧情,可能会觉得失落。电影开始时,我们遇上一名名叫何志武(金城武饰)的警察,辗转在城市里,孤独、沮丧,因为一个女孩离开了他而难过。他给自己30天的时间找到另一个女友,并用凤梨罐头上的过期时间进行倒计时。一个陌生的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这个戴假发的女人(林青霞饰)从事着毒品交易。

 

我们期待着他们的关系如在传统犯罪类型片里的模式发展下去,可电影却换了故事,又介绍了另一对。第一个警察常常在一个快餐店里打发时间,在那里他留意到一个漂亮的女招待(王菲饰),而她的心里只有另一个常来光顾于此的警察(梁朝伟饰)。他很少注意过她,她却拿到了他公寓的钥匙,然后乘他不在时间溜进去——打扫屋子、重新布置房间、甚至换了他罐头视食品上的标签。

 

两个故事看似毫无联系,但内在的联系却是王家卫精心设定的。王家卫用影片中细节上的相互交叉造成了故事之间的共时性,也营造了一种无序中充满偶然的效果,这也是整部电影希望表达的都市生活的特征。

 

电影《重庆森林》(1994)德国DVD版封套

 

在第一个故事中王家卫故意为第二个故事中的三个主人公安排了三个简短的:镜头,虽然一扫而过,但却表达出都市中人与人的疏离感和钢铁森林给人际交流带来的隔阂彼此的时空距离也许近在咫尺,但心灵之间的距离却遥不可及。“每天你都有机会与每个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们一无所知,但他们将来都可能成为你的知己或朋友。”这是金城武在片头说的一句话,也是《重庆森林》试图表达的一种观点。

 

王家卫在《重庆森林》中将都市中的小人物设定为一种符号,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含糊不清的身份,体现出都市人在钢铁森林里的渺小,也通过剧中角色指代了整个群体。因而影片所表现的人物也是所有都市生活中人物的写照,内心深处的不安、孤寂、流离是这个群体的共同特征。而警察、空姐、杀手、店员等角色的职业都体现着一种流动和不安定,这些没有安全感的角色引起的是一种自然的恐惧和流离。

 

王家卫精心设定的地点也是都市人常去之处:快餐店、酒吧、便利店。快节奏的生活期待的也是快节奏的爱情,故在快餐店和酒吧的情感体验也如同都市快餐文化一样仅仅昙花一现,然后陷入的是自我麻醉式的悲伤。

 

 

这在一方面,导演试图表达出对快餐式爱情的叹惋,同时也表达了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在叙事方式上,两段故事所占时间比例大致相同,故事情节并不紧凑,而是通过演员大量的内心独白将剧情延续下去,这在一般叙事影片中是少见的。导演运用了大量的晃动镜头和视频的后期处理,呈现出炫目恍惚的视觉效果;光怪陆离的色彩和独特的布光,整体艳丽却冷漠的色调,加之镜头的不规则构图,制造出了后现代酷炫的感观体验。

 

在电影语汇上,王家卫大量运用特写、近景、中景,进行私人的主观叙事。在镜头运用上的独具匠心,这也要归功于摄影师杜可风鲜明的个人特色。片中两次出现了同一个画面中的快慢镜头,均为飞速流过的人群和缓慢举杯的主角,使得时间自相矛盾,营造出一种混沌不清时间错乱的感官。在配乐上,第一个故事中的追逐乐句和酒吧里的爵士乐,第二个故事中的不断重复的加州梦和轻快明亮的追梦人,恰当地建立了画面和音乐的紧密联系,实现了画面和音乐的结合,以致许多观众对观影后对配乐津津乐道。

 

王家卫在电影《重庆森林》(1994)拍摄现场同梁朝伟、王菲说戏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王家卫对某些物品和数字赋予的特殊意义让影片极具个人色彩。从林青霞的红框墨镜、假发、雨衣到金城武的凤梨罐头,再从王菲的圆形墨镜到梁朝伟的厨师沙拉,一切被赋予电影人物感情的事物被一系列阿拉伯数字的镜头特写串联在一起,构成一种独特的后现代镜头语言,也向观众强加上了王家卫导演独具一格的个人风格。杜可风用广角镜头极度夸张了城市的空间和人物之间的距离来表现王家卫想要的表现的人与人之间的隔离感。这种隔离开众人而赋予个人一个极大的空间的视觉形象也成为个人牢笼的暗示。所有人物间的关系都在黑夜中开始发生,并很快又在黑夜中结束。这种关系的一建立就具有一种悲剧意味,以为所有人本身都是拒绝与别人进行认识性接触的。可以这么说,王家卫电影中的人物只是害怕与人认识,交流,而不是所说的拒绝与人交流。

 

不得不承认,这两个故事都是用音乐录像的手法拍摄,讲述着身处大都会里的沟通的欠缺和孤独,不时穿插着一点儿让-吕克·戈达尔(图标、口号、流行音乐)和约翰·卡索维John Cassavetes(即兴的对话和场景)。

 

电影《重庆森林》(1994)英国DVD版封套

 

角色们的后来其实不是重点;电影只记录他们的旅程,而不关心他们的目的地。有种可能他们所有人都被他们造作的生活引向绝望,如果不是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们的生活似乎与真实可信的体验隔绝开来。

 

对于城市而言,每一个具体环境都是孤立被剥离的。而依附于具体环境的记忆也是呈碎片状态的。而通过不同人物在不同时期的集体记忆来塑造一个完整的城市印象。王家卫的多数电影除了表现当下时空的生活状态,也表现20世纪60年代的香港记忆。这个整体的香港印象也是通过若干记忆片断来实现的。这不仅表现在影片主人公对于自己未知过去的寻找,《阿飞正传》(1991)中张国荣始终在寻找自己的母亲,这种寻找表现在一种动态的空间之中。

 

张国荣不断的将别人拉入自己的记忆时空(张曼玉和刘嘉玲),而自己却始终不愿意呆在一个固定的空间当中,火车车厢,汽车车厢这些流动的空间表现了他躁动的内心世界。而张曼玉这个角色却始终呆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不愿流动。在王家卫的电影中,每个人物都会以为自己的性格而产生不同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又有着确定性或者不确定性的去向。

 

 

《重庆森林》中的阿美会渴望去加州,而梁朝伟的女朋友又是个到处都去的空姐,这种去处的不确定性就决定了其与每天固定去快餐店买特点晚餐的男友注定没有完美的下场。同样影片最后当王菲和梁朝伟决定去同一个地方的时候就意味着两人爱情的成功。这种中国传统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成语似乎在王家卫电影中得到了完全的印证。

 

王家卫电影中的人物都是城市中的孤岛,内心流离失所,他们大部分是没有亲人和固定交际圈的,即使有,也是支离破碎的。《重庆森林》中亦是如此,里面的两个警察也不正是带着编号的流浪者吗。因为没有朋友,他们只能用独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内心,这种方式已是王家卫惯用的手法,例如凤梨罐头启示,就是一个经典独白。此外,还有一种就是对死物说话,梁朝伟内心空虚无法排挤,就对自家的毛巾、肥皂、玩具说话。

 

在画面表达上,王家卫也别具匠心。例如金城武在追人时,焦点落在他身上,而周围的人群模糊不清,这营造了它固定不动,而人群像河流般高速运动的错觉,技术之高让人称奇。另一个是梁朝伟和王菲在快餐店作为后景,人群的黑影作为前景,黑压压的人群流动,而主人公却用慢镜头,也正营造了这种感觉。

 

 

《重庆森林》王家卫只用了两个月完成,但无心插柳柳成荫,这部影片在国外反响热烈,为王家卫开拓了国外市场。听说,这种前景后景的互动,曾让国外观众为之轰动。可能王家卫做梦也没想到,这部无心之作能给他带来如此大的收获。

 

昆汀·塔伦蒂诺如此喜爱这部电影,因此他与米拉麦克斯营业公司签订合同成立他自己的放映公司后,选中的头两部电影就是《重庆森林》以及另一部王家卫电影。现在有很多有意思的香港电影,但是香港电影主要还是以具有商业号召力的吴宇森和成龙这样的导演为核心。王家卫更多是一位文艺片导演,把玩着作为媒介的电影,带着情节交错的故事里支离破碎的片段,裹挟着流行文化演绎着。

 

全球化是个用滥了的词汇。我甚至不能说香港这样一个四不像的地方是全球化的产物。香港真正的文化活力和上海一样,仅在市井间尚存一息罢了。这座城市的表面和洋气的上海一样,被一种深刻的装模作样的气息笼罩着。所有的痛苦都那么精致,那么文艺,那么不值一提。

 

电影《重庆森林》(1994)日本版海报

 

只有市井肤浅小人物才配得上欢笑,像香港的那位周星星电影里那样的小人物——欢笑和眼泪都能在脸上那么扭曲的心痛。只有在那些人身上你才会看到那个土地上,一个被抑制了一百年的文化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活着。当然,看着法国文艺片长大并立志成为欧洲人的王家卫自以为自己秉承了更全球化的忧郁血脉。抑郁症是一种高贵的病,只有装得很像的人才配得上拥有。

 

在1960年代和70年代早期让-吕克·戈达尔正当红时,有一批追捧这类风格的观众,不过那时也有电影社团和保留剧目剧院打造和培养这样的观众。现在去影院的年轻一代观众,口味受到录像带商店狭隘选择的限制,已经没有当初那般好奇、那般视野广阔。他们可能仅仅对《重庆森林》有些困惑,而不会大呼不解。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出现何种情况,看《重庆森林》这样的影片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大脑体验:你喜欢是因为你对电影媒介的了解,而不是《重庆森林》对生活的理解。

 

还有,要是昆汀·塔伦蒂诺看到票房数字的时候,可能还会哭上一场。

 

电影《重庆森林》(1994)美国蓝光版封套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551392/《春光乍泄》只谈电影音乐不谈杯具的情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13337/香港電影:從“港片時代”到“華語時代”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12698/雙城雙鏡像:香港懷舊電影中女性形象的都會戀曲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92395/王家衛 徘徊于華麗和冷漠的導演 唯美主義武俠片的代言人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89488/《花樣年華》王家衛的年代記憶與戀物情結 如花美眷的 “對倒”及“重像”

回复 (4) | 收藏 (1) | 3221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