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最後一班地鐵》法國20世紀80年代最佳影片 紀實與虛構相結合的戲中戲

dean5 发布于:

电影《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美国版海报

 

1981年受到恺撒奖提名的热门影片有让-吕克·戈达尔Jean Luc Godard的《人人为己Sauve qui peut》(1980)、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的《我的美国舅舅Mon Oncle d'Amerique》(1980) 、克劳德·索泰的《坏孩子》、莫里斯·皮亚拉Maurice Pialat的《情人奴奴Loulou》(1980),而弗朗索瓦·特吕弗Francois Truffaut再一次踏上红地毯,凭借《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登上领奖台。

 

此时,49岁的弗朗索瓦·特吕弗,伴随着法国电影"新浪潮"的美誉,早已经成为世界电影界的天之骄子。他记不清,在自己30多年的电影生涯以及20多年的导演生涯中,自己已经多少次象这样,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但人们知道,这一次,由弗朗索瓦·特吕弗参与编剧并导演的影片《最后一班地铁》,已经创下了法国电影的空前记录——它获得了1981年法国电影恺撒奖最佳影片、最佳男(杰拉尔·德帕迪约Gérard Depardieu)、女主角(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美工、最佳音乐、最佳音响、最佳编剧和最佳剪接等十项大奖,这是他生命晚期最辉煌的一刻。

 

也就是说:弗朗索瓦·特吕弗的《最后一班地铁》几乎囊括了当年法国电影恺撒奖的全部奖项。

 

 

作为新浪潮电影流派的重要人物之一,弗朗索瓦·特吕弗与让-吕克·戈达尔、克劳德·夏布洛尔Claude Chabrol、埃里克·侯麦  Eric Rohmer、雅克·里维特Jacques Rivette等人共同贡献了世界电影史上最亮丽的一道风景,他们栖身的电影图书馆和至今仍在影响世界的《电影手册》是世界电影的丰碑,弗朗索瓦·特吕弗的《四百击Les Quatre Cents Coups》(1959)和《朱尔与吉姆Jules et Jim》(1962)以及让-吕克·戈达尔的《精疲力尽A Bout de Souffle》(1960)是所有电影人的指南,偏偏是弗朗索瓦·特吕弗最先背离新浪潮投身于商业电影的怀抱,他计划拍一个剧院三部曲。

 

第一部《日以继夜La Nuit Americaine》(1973),票房全线溃败,第二部就是通过描述20世纪40年代的戏剧界向大导演恩斯特·刘别谦Ernst Lubitsch致敬。影片所重现的占领时期的生活部分法国观众并不接受,认为极不真实,可是两大明星凯瑟琳·德纳芙和杰拉尔·德帕迪约挽救了影片。

 

在《最后一班地铁》这部影片里,可以发现弗朗索瓦·特吕弗的观念好像已经完全变为让·雷诺阿Jean Renoir式的人道主义了,他不提那些惨痛的战争记忆,只说人们良善的一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

 

电影《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法国DVD版封套

 

焦雄屏将这部《最后一班地铁》比作“弗朗索瓦·特吕弗的《游戏规则La Regle du Jeu》(1939),弗朗索瓦·特吕弗的《你逃我也逃/生存还是毁灭/生或死/戏谍人生To Be or Not to Be》(1942年)”。

 

《你逃我也逃》是恩斯特·刘别谦和纳粹彻底划清界限的作品,它同样也是以剧场为背景和环境的电影。弗朗索瓦·特吕弗不自觉得受“恩斯特·刘别谦笔触”的影响,尽量把这出戏中戏编排得优雅而敏感。更具体的细节是,恩斯特·刘别谦电影里常幽默地出现吃饭时播放催眠曲的场面,在《最后一班地铁》里有,在其后的《隔墙花La Femme d'a cote》(1981)中也更明显地出现了。

 

《最后一班地铁》里没有地铁。弗朗索瓦·特吕弗用片名而不是画面,指出法国被占期间人们的生活状态——人们躲在剧院或者电影院中,逃避现实,保持热情,但必须在晚上11点前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战时实施宵禁,晚间在街上游荡者至少得被关上一夜。弗朗索瓦·特吕弗在这部电影里,从没有用画面,特意渲染当时的社会状况,比如空袭、黑市交易、排队购买必需品,他都是一笔代过,直接而不刻意。

 

 

 

但于此同时,一些小典故却不放过:抵抗运动者用留声机制作炸弹、当时流行的马铃薯虫害、用两根钓鱼杆暗喻戴高乐,等等。这样一来,整个历史背景被嵌入得非常得体、自然。这必然得益于弗朗索瓦·特吕弗对历史情况做了非常细致研究,同时也得益于他在十分厉害的文学修养,并将其电影化。

 

“新浪潮”电影的特色是朴素、真实、自然、流畅。这也是弗朗索瓦·特吕弗的风格。《最后一班地铁》对这点也是继承并发扬的。片中有许多情节的描写都有历史的依据。作者把当时戏剧界发生的许多事件编织进影片的情节中。

 

最著名的是演员让·马莱Jean Marais为捍卫诗人导演让·谷克多Jean Cocteau,大揍剧评人阿兰·拉姆贝克斯的事件。在影片中,这一事件成为表现贝尔纳这个角色勇敢和鲁莽的重要段落,他为了捍卫玛丽安,而殴打了德国人的御用评论家达克夏。另外,躲在地下的斯坦纳、代替他的幕前导演都有相对应的原型。另外,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的舅舅也是被法西斯抓到集中营去的。他在被捕时,为了避免别的同志又遭此不幸,默默地向同志们示意不认识他。这些情景都揉到影片中去了。

 

电影《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西班牙版海报

 

片中还有一些细节的描写,或者为了交代情节,或为了烘托时代气氛。玛丽安买七公斤重的黑市火腿,她一个人哪里消受得了?但和一个藏在地窖里的男人一起享用,则是合理的需要;几个女演员在一起聊天,展露她们腿上的丝袜,原来这不是真的丝袜,而是涂在腿上的某种涂料;犹太小姑娘胸襟上的黄色星星,这些都是那个时代特有的情景。

 

当年的“新浪潮”影片,被人指责为“制作粗糙”。20多年后,我们看到当年初出茅庐的导演,如今却已成长为技巧娴熟的大师。弗朗索瓦·特吕弗在《最后一班地铁》中的艺术处理就达到很高的造诣。为了渲染时代气氛,影片的彩色不是绚丽华美,而是一种近似黑白片的暗色调。给人一种陈年往事的感觉,使人想起过去那个黑夜与浓雾的时代,灯光黯淡、黑影幢幢的情景。影片的布景富于质感,使观众仿佛置身于剧院的后台,能触摸到一面布景,能呼吸到后台的尘埃,能感受到那潮湿、阴冷的气氛。

 

为了增强影片的真实感,弗朗索瓦·特吕弗采用了纪实与虚构相结合的手法。1942年冬天以后,从贝尔纳离开剧院到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其间发生了一系列历史事件,影片人物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弗朗索瓦·特吕弗处理这一过程时,融合了纪录片手法,夹用了不少纪录资料镜头,配上旁白叙述,作为历史变迁的见证。这种处理在“新浪潮”时期也没有使用过,是一种新的发展。这种虚构与纪实相结合的手法产生了一种扑朔迷离、真伪难辨的效果。

 

如在临近解放时,巴黎发生了巷战。吕卡斯、贝尔纳都参加了战斗,在战斗场面结束以后,我们看到玛丽安走进一家医院的病房,去探望受伤卧床的贝尔纳,倾诉了一番深藏在心中的爱情。观众以为这是他们俩人之间的故事在继续,谁知突然出现了舞台的大幕,迅速从左向右拉去、合拢,占据了整个银幕。观众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戏中戏。他们又在继续演戏了。生活舞台和戏剧舞台融合为一。

 

玛丽安、贝尔纳和吕卡斯一起向观众谢幕时,舞台的脚灯和银幕的灯光也融为一体了。观众仿佛置身于剧场中,使电影观众既有看电影,又有看戏剧演出的感觉。这是导演手法的巧妙之处。

 

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是一位充满童心的电影作家。尽管他自己的童年很不幸,但这并未使他童心泯灭,愤世嫉俗。相反,却使他感到这个世间需要“爱”。

 

电影《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美国CC版DVD封套

 

他的作品中始终表现出一颗爱心,这是十分可贵的。他的某些作品中的孩童情趣往往使人忍俊不禁。如像《零用钱》中那个男孩子对一位同学的母亲一样的“爱”。《最后一班地铁》之所以具有儿童般的视域,也是由于他所表现的正好是他童年的回忆。有些评论批评他把“占领时期”表现得太美好了。

 

确实,影片的调子不是严峻的,没有残酷的场面,而是一种悲喜剧的格调,喜剧寓于悲剧的背景中,达到巧妙的平衡。欢乐与痛苦、挑战与叛卖,还有爱情的苦恼一并交织在一起,使人含泪,却又莞尔。

 

弗朗索瓦·特吕弗曾对《最后一班地铁》的剧本并不满意,认为没有一个角色贯穿始终。但是这部电影还是被凯瑟琳·德纳芙“控制了”,她赋予影片一种神秘、威严、华丽的气质。实际上拍电影前,弗朗索瓦·特吕弗自己称这部影片要完成他的三个梦想:一将摄影机带到剧场后台;二营造出沦陷区的气氛;三就是让凯瑟琳·德纳芙扮演一个“负责任的女人”。可见,凯瑟琳·德纳芙对这部影片有着“天生的”影响力。

 

 

影评们讲弗朗索瓦·特吕弗的银幕从来都是被女性形象统治着。让娜·莫罗Jeanne Moreau出现在《朱尔与吉姆》中时,弗朗索瓦·特吕弗用数个特写(眼睛、鼻子、下巴、前额)和定格镜头将她的面孔刻划在胶片上。

 

在《最后一班地铁》之后,弗朗索瓦·特吕弗新的爱人芬妮·亚当Fanny Ardant演出了他最后两部电影《隔墙花》和《情杀案中案Vivement dimanche!》(1983)。他的摄影机近乎“忠实地”跟随着她的一举一动。弗朗索瓦·特吕弗自己说,他和女人在一起时感到很自在,就像是她们的一员?

 

勿庸置疑,凯瑟琳·德纳芙是《最后一班地铁》的核心,联系着爱情和艺术,联系着情人和丈夫,周旋于沦陷期间、演艺圈中的人际关系里。弗朗索瓦·特吕弗用最细致的笔触去描绘她,用最华美的镜头去表现她。杰拉尔·德帕迪约回忆拍这部电影时第一次见弗朗索瓦·特吕弗就不客气的说:你的电影太布尔乔亚,《四百击》真造作;弗朗索瓦·特吕弗则回答:行,我知道了。杰拉尔·德帕迪约转而又不得不承认:他懂得如何去爱。

 

电影《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意大利版海报

 

当然,弗朗索瓦·特吕弗也懂得如何表现爱,就算我们接受让-吕克·戈达尔对他晚期作品的种种指责和批判,但是对于“他懂得如何去爱”这一点,我们无法否认。 他懂得,如何去撩凯瑟琳·德纳芙神秘的黑色面纱,然后展现一场暗涌的倾城之恋。

 

在弗朗索瓦·特吕弗那里艺术永远是至上的。在《日以继夜》中,他自己扮演的导演在电影里告诉扮演演员的让-皮埃尔·李奥Jean-Pierre Léaud说:“电影的行进就像火车一样。电影比生命还要和谐。但其中并无任何的支撑点。个人问题无关紧要,电影已经控制一切。 ”这是弗朗索瓦·特吕弗的宣言。

 

在《最后一班地铁》中,同样个人的生命被置之脑后,只要戏剧可以演下去,人们几乎可以做出任何牺牲。当吕卡斯第一次出现在电影中时,玛丽安告诉他有一个坏消息,他首先的反应是“戏是不是被禁演了”,而不是自己能不能逃出去。

 

弗朗索瓦·特吕弗将《最后一班地铁》做得辉煌华丽,叙事手段和剧本结构都模仿了好莱坞,比如开头的故事旁白和结尾的戏中戏,这一切都是新浪潮极力排斥的东西,弗朗索瓦·特吕弗却全盘接受了。影片没有几个地铁镜头,地铁只是一个影像符号。由于拍摄了《最后一班地铁》,让-吕克·戈达尔至今不肯原谅弗朗索瓦·特吕弗。

 

 

让-吕克·戈达尔在大学讲演中,用自己同样表现电影真实性的《轻蔑Le Mepris》(1963),来驳斥《日以继夜》的虚假。他认为“这部影片让人认为在揭露电影的真实面貌,其实在隐藏。”让-吕克·戈达尔觉得弗朗索瓦·特吕弗“完全听任电影的摆布,最后变成了自己原本最讨厌的德性。”

 

有一种观点是,《最后一班地铁》是弗朗索瓦·特吕弗对让-吕克·戈达尔不断咒骂的回应,指出“真正的政治效果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艺术家拒绝自己的专业,忙着讨论政局、批判社会,指挥制造坏的政治和坏的艺术。”

 

当年让-吕克·戈达尔拍《精疲力尽》才30岁,弗朗索瓦·特吕弗拍《四百击》也只27岁,到1984年弗朗索瓦·特吕弗患癌症病逝时年仅52岁。《电影手册》曾经试图做一个纪念弗朗索瓦·特吕弗的专辑,但遭到让-吕克·戈达尔的拒绝,他认为新浪潮年仅五岁就夭折弗朗索瓦·特吕弗要承担主要责任。

 

路易斯·布努埃尔Luis Bunuel说“除了让-吕克·戈达尔,我丝毫看不出新浪潮有什么新东西。”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更是将弗朗索瓦·特吕弗排斥在新浪潮之外,他说:“全世界的新电影中至少有一半是让-吕克·戈达尔式的电影,也就是说他们遵循效法着让-吕克·戈达尔提出的法则和标准。”

 

电影《最后一班地铁Le Dernier Metro》(1980)日本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96834/《八美图》载歌载舞的杀人事件 峰回路转的意外情节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432188/《阿黛尔·雨果的故事》自古多情空余恨爱到最后伤碎心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479875/《朱尔与吉姆Jules et Jim》:赞美自由及不可企及的爱的哀叹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437278/左边的引力——解码让-吕克·戈达尔在“五月风暴”前的电影实践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93285/《羅丹的情人》卡蜜兒·克勞黛哀怨的終結伊莎貝爾·阿佳妮巔峰之作

回复 (6) | 收藏 (3) | 1124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