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戰地鐘聲》英格麗·褒曼如何失而復得瑪麗亞 好萊塢最經典戰爭愛情片幕後故事

dean5 发布于:

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DVD封套

 

1939年,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应著名制片人大卫·塞尔兹尼克David O.Selznick的邀请,偕丈夫和女儿来到美国好莱坞拍摄英语片《寒夜琴挑/间奏曲Intermezzo: A Love Story》,英格丽·褒曼饰演一个为情所困、最终选择了自我牺牲的女钢琴师。 

 

成功的演技使英格丽·褒曼闻名好莱坞,好莱坞也有意要将她扶持为“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第二”,接着英格丽·褒曼又演出了《化身博士Dr. Jekyll and Mr. Hyde》(1941)、《卡萨布兰卡/北非谍影Casablanca》(1942)、《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等影片。

 

由山姆·伍德Sam Wood导演,英格丽·褒曼与贾利·库柏Gary Cooper合演的《战地钟声》,是根据厄纳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小说改编,厄纳斯特·海明威一向对根据他小说改编的电影提出强烈的批评,而这一次,他保持了缄默。而英格丽·褒曼不惜剪掉了一头秀发,在电影公司找来的专业设计师的精心设计下,电影中英格丽·褒曼的一头极短的短发立即风麾全球。这时的英格丽·褒曼已经是全美国妇女们心中的偶像,她几乎左右着妇女的打扮喜好和穿着。


 

《战地钟声》是战时拍摄战争冒险与爱情题材经典彩色大片。故事讲述1937年的西班牙北部山区,志愿效力于共和国军事情报局的美国大学教师受命借力于敌后反法西斯散兵游勇,爆破作为国民军唯一补给运输通道的峡谷铁桥的冒险与牺牲故事。其间穿插主人公与曾遭法西斯暴徒强奸的青春美少女只留下种子的浪漫爱情。三天三夜的永恒。情节曲折跌宕,人物个性丰富,叙事老到,耐人寻味。


影片中由英格丽·褒曼演绎的西班牙美少女止不住流淌的青春和恨不得呕心的情态尤其移人情志,而散兵游勇首领之妻久经沙场、深明大义的女中豪杰形象也令人印象深刻。其间,男一号主人公支持西班牙共和国的理由是“男人为自己的信仰而战”。

 

好莱坞派拉蒙公司对改编一事也大做宣传,吹嘘它将是继《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1939)之后的又一场面最壮观的巨片。为此派拉蒙电影公司花了3年时间,有三万余名影迷投函推选人选,在公司试镜室里试过镜的名演员不计其数,最后还是按照作家厄纳斯特·海明威本人的意愿,由贾利·库柏和英格丽·褒曼(出资15万美元从制片人大卫·塞尔兹尼克手中借来)分别饰演罗伯特·乔登和玛丽亚。公司还聘请好莱坞最著名的编剧杜德莱·尼科尔斯Dudley Nichols负责改编。


 

1941年派拉蒙公司着手准备海明威经典作品改编的电影《战地钟声》,厄纳斯特·海明威提出他最认为最符合作品形象的男女演员应该为:贾利·库柏和英格丽·褒曼。派拉蒙上层当然承认这两位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无论演技和票房号召力都是无与伦比的,但他们都不是派拉蒙的签约艺人。这就意味着派拉蒙必须花大把的银子把他们“借”出来。这就会使电影成本大幅增加。

 

经过权衡,派拉蒙公司花重金把贾利·库柏从米高梅借出,但放弃了英格丽·褒曼。因为派拉蒙当时正在力捧的女影星——薇拉·佐丽娜Vera Zorina,一位金发气质美女,整体和英格丽·褒曼颇为类似,因此,公司认为她完全可以胜任玛丽亚这个角色。被弃用的消息传来,让英格丽·褒曼好不失望,于是只好全身心投入另一影片《卡萨布兰卡》的拍摄中。另一方面派拉蒙公司也开始拍摄《战地钟声》,但他们还没从英格丽·褒曼身上节省了15万美元的喜悦中恢复过来时,就发现自己犯了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当时英格丽·褒曼为没能得到扮演玛丽亚的机会深感遗憾。她很焦躁,也非常沮丧。她满以为可以跟着大卫·塞尔兹尼克拍片,可是从1940年1月他给英格丽·褒曼打电报说要拍一部描写贞德的影片以来,他连续数次延缓和改变计划,始终没有拍成。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样闲着没事干,她受不了。她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深切感到人必须工作,必须有所作为。


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法国版海报

 

这是英格丽·褒曼一生中最难熬的岁月。1941年8月底,她还自鸣得意,电影公司竞相要她拍片。到了1942年春,她却垂头丧气,整日郁郁寡欢。她以为自己将成为罗彻斯特最漂亮的家庭主妇,而她的影坛、剧坛的黄金时代已就此结束。凯·布朗去好莱坞回来说,那里的人们并没有忘记她,但已把她排除在5大明星之外。英格丽·褒曼并不在乎人们把她划入哪类演员之中,她只想拍戏。此时她阅读了许多瑞典文、英文和德文的剧本、脚本、长篇短篇小说、手稿等。

 

英格丽·褒曼在拍《卡萨布兰卡》的时候,就开始听到外景区传来的消息,说《战地钟声》拍摄情况不妙。


《战地钟声》女主角玛丽亚是个被法西斯党人强奸后躲入山中,后来参加了游击队的年轻姑娘。游击队和侵略者的战斗艰难残酷,女主人公得像野生动物一样在山上来回奔跑。


麻烦在于薇拉还是个芭蕾舞演员,把自己的腿脚看得很重,因此拍摄时总是小心翼翼。派拉蒙公司在审看山上拍摄的第一批样片时,这种毛病就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作出决定:薇拉·佐丽娜不宜拍这部影片。他们把她从《战地钟声》的摄制组调出来,让她去拍另一部影片。


 

他们现在完全明白了女明星和伟大女演员的差距,于是果断作出决定:放弃薇拉,等待英格丽·褒曼完成《卡萨布兰卡》的拍摄,立刻招来剧组,重头拍摄。

 

英格丽·褒曼原准备拍完《卡萨布兰卡》后就回罗彻斯特市,回家与丈夫和女儿团聚。

 

从大卫·塞尔兹尼克办事处突然传来消息:派拉蒙公司要英格丽·褒曼去试镜头。他们绝不是想试她的演技,对此他们了如指掌。他们是要问她是否愿意把头发剪短,看看她的头发剪短后的头部造型。英格丽·褒曼说,如果让她扮演玛丽亚,砍掉她的头她也在所不惜。《卡萨布兰卡》一片刚停机,第二天英格丽·褒曼就去试镜头。他们并没有剪短她的头发,只是把她的头发往后一拢,用发夹往后面别住。


导演山姆·伍德订于星期日来审看试拍的镜头,然后立即给英格丽·褒曼打电话,将自己的意见告诉她。英格丽·褒曼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她整天守候在电话机旁,不思饮食。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话机,仿佛那是一条要噬人的蛇。电话铃突然响了。她急忙拿起听筒,原来是丈夫彼得从罗彻斯特市打来的电话。


 

“有消息没有?结果如何?”她说,有了好消息就给他去电话。她放下话筒,两眼直溜溜地继续盯着电话机,一直盯到半夜。导演山姆·伍德没有来电话。英格丽·褒曼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他对试镜头的画面不满意,他难以启齿,所以没给她来电话。

 

第二天,她在华纳公司的摄影场拍《卡萨布兰卡》的电影剧照时,有人走过来说:“英格丽,请接电话。”英格丽·褒曼走过去,把耳朵贴近听筒。啊,是大卫!大卫·塞尔兹尼克的高嗓门儿发出深沉的声音:“英格丽,请你扮演玛丽亚!”

 

美国西部一家“电影迷”杂志还对英格丽·褒曼的脸部表演作了一番描述:“英格丽·褒曼在电影中美丽迷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许多人第一次见到她时,总端详她的脸庞。确实太美了。美在哪儿呢?前额、眼睛、鼻子并非纯古典式的。嘴唇呢?是弯曲的,简直美极了。可是,这些并非她全部的个性特征。她拥有巨大的精神力量和火样的热情。对啦,这就是她为什么美的原因。热情奔放,她全身洋溢着青春活力。”对此,英格丽·褒曼并不完全同意。


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西班牙版海报

 

英格丽·褒曼接完大卫·赛尔兹尼克的电话,转身就走。她的心里又像升起了一团火。华纳公司的董事们欣然同意她立即启程到山上去拍片。

 

她驱车前往450公里之遥的内华达山,途经曾出现过“淘金热”的加利福尼亚州的罗灵·坎普和波克尔·弗拉特。

 

她的汽车飞速穿过小城索诺拉,横穿索诺拉山路,来到外景拍摄场地。那里有几间专门搭起来的木房子。她一下汽车就怀着几分茫然的神情环顾四周,妙不可言的景色尽收眼底。这个拍摄外景的场地简直是上帝安排的。

 

不一会儿,英格丽·褒曼看见一个魁梧英俊的男人从山上朝她走来。他看了英格丽·褒曼一眼,英格丽·褒曼也瞅了他一眼,英格丽·褒曼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他就是贾利·库柏。他先向英格丽·褒曼打招呼:“喂,是玛丽亚来了吗?”英格丽·褒曼的脸又红起来了。他又说:“我们最好一起找山姆·伍德去。”

 

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导演山姆·伍德Sam Wood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卡蒂娜·帕西诺Katina Paxinou贾利·库柏Gary Cooper(从左至右)在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外景地合影


找到了山姆·伍德后,他们把英格丽·褒曼送到安排她和鲁思·罗伯茨住的小木屋去。山姆·伍德用手往门外指了指,她看见那里站着一个高大的橡皮人,原来是他们用橡皮人充当战场上被击毙的“士兵”,“士兵”的脖子上还挂着一块纸牌,上面写着:“欢迎玛丽亚!”

 

过了一会儿,英格丽·褒曼手拿剧本走出屋外,贾利·库柏凑到跟前。他还没有拿到剧本。他倚着旅行车,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褒曼,说:“喂,要不要先练一下我们的对白?”她觉得,用这种眼神看她的人,在好莱坞并不算多。她说:“好吧!鲁思·罗伯茨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在一起练吧?”


说着他就练起对白来。英格丽·褒曼还以为贾利·库柏在和她闲聊呢,因为他的声音和刚才说话时一模一样,并没有摆出演员的谱。英格丽·褒曼反复对他说:“对不起,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他带着几分责备的口气说:“我在练习对白,那是对话。”英格丽·褒曼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哦,是对白。”

 

 

贾利·库柏不论跟谁一起排戏,都使人感觉得轻松自如,也没有什么演戏的感觉。他不是在排戏,脸上也没有什么特殊表情,或者说他是用眼睛在说话。他只是淡淡一笑,说话也没有明显的抑扬顿挫。怎么能这样呢?英格丽·褒曼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拍完片子后,她还在反复唠叨:“这难道是在排戏?他根本不是在演戏。”

 

后来她看了样片,银幕上的贾利·库柏个性突出,感染力极强。眼神和脸部表情细腻、含蓄。只有在银幕上才能看到这一切。英格丽·褒曼觉得他真是出类拔萃。她还没有和表演如此含蓄、细腻、自然和感染力如此之强的演员合作过。

 

英格丽·褒曼十分喜欢玛丽亚这个角色。从她打算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起,就十分卖力地为演好这个角色而暗自努力。作家厄纳斯特·海明威在小说中对这个姑娘的深刻描写,她都心领神会了。一连好几天她独自在屋子里琢磨怎样演好这个人物。她坐在拍片场地,双目含笑地凝望着贾莱·古柏, 揣测着玛丽亚对他的深情。这次合作非常愉快,贾利·库柏曾说:“英格丽·褒曼小姐是最好合作的女演员之一。她从不孤芳自赏,更不会左顾右盼,而让我一旁久等。她根本不理会诸如发式之类的小节,总是那样从容自如,落落大方。”


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美国版海报

 

1942年,他们在内华达山区度过了一个美丽的夏天。战争仍在进行。他们没有忘记战争,因为他们这批俄国、波兰、法国、希腊和南斯拉夫的演员中,许多人尝尽了战争的痛苦和折磨。英格丽·褒曼也在为自己的祖国瑞典担忧,担心祖国也会遭到纳粹的践踏蹂躏。

 

生活在这僻远的群山中,他们就像在战争避难所一样。他们大家各住一间小屋,演员们轮流做饭。在这里,闪烁的群星和巍峨的峰峦构成了一幅自然和富有浪漫色彩的图画。入冬之后,千里冰封,这块静土完全与外界隔绝了。

 

这里冷热分明。清晨寒气格外浸人;中午骄阳似火;夜晚却滴水成冰。英格丽·褒曼喜欢拍戏时的全套服装:一条褪色男裤和一件旧上衣。她用裤子围腰,腰间束上一根绳子,时而卷起双袖,时而把袖子放下来,这就是她的换装绝招。他们在山上呆了很长时间,从夏到秋,共两个多月方把外景拍完。拍摄期间,大家和睦相处,合作得很愉快。

 

虽然《卡萨布兰卡》和《战地钟声》是当作姊妹篇来拍摄的,但两部影片的发行和有关影评的发表却相隔9个月之久。《卡萨布兰卡》首次上映一举成功,每篇影评都充满赞美的声音。《卡萨布兰卡》一片发行后一直很受欢迎,票房价值极高。


 

派拉蒙为了使厄纳斯特·海明威满意,下的工夫确实不小,仅仅为了使女主角的发型符合作家在书中的细致描写,特别请了七名专家来改造英格丽·褒曼的头发,搞出了在全美风靡一时,甚至还成了全世界妇女战时的标准发型的“玛丽亚发型”(关于英格丽·褒曼的发型还有另一件秩闻,当年影片《卡萨布兰卡》中杜利·威尔森Dooley Wilson弹唱那曲“时光流转”的经典一幕在试映时,华纳公司的决策人曾打算将其删去,后因英格丽·褒曼拍摄影片《战地钟声》剪去了头发致使这一场景无法重拍,这才让这个经典的段落留名影史)。


《战地钟声》公映后,被列为1943年美国《每日电影》举办的十大佳片的第二名,片中饰演琵拉的卡蒂娜·帕西诺Katina Paxinou获得了1943年第16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当报纸上刊出《战地钟声》第一篇批评论文章时,大卫·赛尔兹尼克给英格丽·褒曼拍了电报:“最亲爱的被保护人:评论家们的评语超不出我多年来反复说过的话。相信你能想象得出来,我感到高兴和骄傲。其实,他们仍未能跟上我的预言。星期天晚上,我对25个人说:在今年以前你始终将被誉为空前绝后的杰出的女星。如果这一荣誉不会冲昏你这位漂亮的瑞典人的脑袋的话,今后不会有任何东西能使你失败……爱瑞典女人的男人。”

 

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意大利版海报

 

厄纳斯特·海明威对这部影片的态度是很明显的。他从中国回来以后,有一次英格丽·褒曼见到他,满怀希望地问:“你看了电影《战地钟声》了吗?”

 

厄纳斯特·海明威说:“看了,看了5次。”

 

英格丽·褒曼听了很高兴,便说:“啊,5次!你很喜欢吧!”

 

“不,我不喜欢。我进去看了5分钟就看不下去,走了出来。他们把我小说中最精彩的那些场面都删掉了,毫无道理。过一会儿我又进去看,因为我感到必须把整部电影看完。我看了一会儿又走出来。就这样,我进进出出一共5次才看完这部电影。”


《战地钟声》发行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银幕上的玛丽亚是个传奇的角色,一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尽管大卫·塞尔兹尼克在电报中这么说,可是影评中看法不一。《纽约先驱论坛报》称:“该片将文学巨著改编得极好,超过了原著。”而凯特·卡梅伦在《每日新闻》中说:“影片中有许多美丽的、动人的、极其有趣的镜头……可惜全片过于冗长,不是‘引人入胜’,而是‘如同嚼蜡’。”


在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的摄影棚内,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和贾利·库柏Gary Cooper休息时一个看剧本一个修补造型

 

《时代》杂志作了概括性的评论:“尽管有人摆弄绳子或用布把钟蒙起来,这位27岁的瑞典女人还是勇敢地把钟敲响了。自从她的同胞、大名鼎鼎的葛丽泰·嘉宝把半个世界的人的魂勾住以来,人们还没有听见过如此铿锵有力的钟声。”

 

英格丽·褒曼在自己的日记中对《战地钟声》却有自己的评价:“那是我拍的第一部彩色影片。我们在山地拍了12周,后来又回到摄影棚拍了12周。这是派拉蒙公司拍摄的影片中的巨片,耗资300万之巨。我个人欣赏这部影片,特别是贾利·库柏的出色演技。影片的不足之处是,我高兴的心情居然在银幕上有所流露。我实在太高兴了,因此我不能忠实地表达少女玛丽亚这个悲剧角色的形象。”

 

贾利·库柏在影片《战地钟声》中,饰演的青年国际主义战士是一百一十年来世界电影历史上面,难能可贵的一个血肉饱满的国际主义英雄战士的形象。贾利·库柏一生从影40年,所演形象大都属于正义凛然,不畏生死的志士仁人。

 

《战地钟声》目前有三个版本:170分钟的剧场版、134分钟的重新发行版和168分钟的恢复版,通行版本为恢复版。

 

电影《战地钟声/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1943)日本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411556/和贾利·库柏Gary Cooper一起合作过的女星们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503153/把美丽留在时光里——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杂志封面辑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206477/《爱德华大夫》银幕上的精神分析心理学 开辟了类型影片的新境界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060153/《正午》“独撑危局”的现代寓言 世界电影史上第一部实时电影作品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147525/《蓝天使》使玛琳·黛德丽一举成名 “施虐狂”“恋物”营造“色情奇观”

回复 (2) | 收藏 (0) | 1081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