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御法度》支離破碎的“菊花之盟”大島渚眼中的武士間情誼

dean5 发布于:

电影《御法度》(1999)美国DVD9版封套

 

《御法度》(1999)根据著名作家司马辽太郎的同名小说改编,它是一部情愫微妙的反武士道影片,讲述一位美貌的武士加入新撰组之后,使得整个组织都因情欲暗涌而陷入混乱的故事。当时已67岁高龄的大岛渚大胆起用新人松田龙平,让其如玉的美丽面庞在片中发挥了极致的作品,并将武士拼杀的血腥之美呈现得非常有感染力。

 

诗一般隽永的画面,深邃而迷离的配乐,妖冶的同性爱气息,使得该片气质如兰,并再次提名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并获得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剧本、最佳导演和最佳男配角三项提名。

 

大岛渚并没有视线放在政治与历史上,而是浓彩重墨地描画出这些青年的武士道精神和男人之间的暧昧感情,在这一点上似乎与他的另一部男人之间情感纠葛名作《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戦場のメリークリスマス/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1983)很相似。

 

而在《御法度》中,新撰组这个以“局中法度”、“军中法度”为规则严格整饬的所谓执法机构,不过是情欲流溢和肆意杀戮的外强中干的绚烂神话。性的仪式,将疯狂的性爱遁性与扭曲的性趋向变得神圣,变成了崇拜。

 

 

“日本的男风始自太古时期,尽管外人总认为它是在佛教从中国传来之后开始流行的。”尤其是到了近代,断袖之风蔓延整个武士阶层。在江户时代的国家权力机构中,男人之间成功谱出了纤细的情感和爱妒。却原来,菊下之盟如此忠贞,如此美妙,以致成为日本民族精神的承载(表现为片尾被砍倒的那一树落樱缤纷)。

 

这是一部所谓“菊花与剑”模式的日本电影,由当时刚出道的美少年松田龙平主演。曾经在《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中饰演日本小队长原上士的北野武,虽然已经是日本电影名导,此番也回到曾经一手提携他的恩师麾下效力,饰演威武的武士首领。

 

面如桃花,朱唇轻抿,秀媚的眼睛定定地看住人,三分冷漠,三分诱惑,还有一分残酷--这18岁的少年,竟当的个“冷艳”二字。
    
“新撰组”招募新队员,进行剑法考核,富商之子,加纳惣三郎(松田龙平饰)的出众身手与美貌引起众人注目,一向严厉的近藤勇(崔洋一饰)和土方岁三(北野武饰)也不禁温和相待,并将他划归自己属下。加纳惣三郎对此的态度则是泰然处之,俊俏的脸上凝固着武士惯常的冷静神情。

 

  
加纳惣三郎的出众继续体现,第二天,对违规队员的行刑中,他利落挥刀,头颅落地,衣服上甚至没溅上一滴血,“这家伙不是第一次杀人吧!”旁观的冲田总司(武田真治饰)暗暗忖度。在影片中,他以旁观者的面目出现,听着众人对加纳惣三郎的赞赏之词,他眉头微皱,若有所思。我们能隐约体会他的感受,加纳惣三郎,这美少年,在不动声色的镜头下,不动声色的秀美面容,似乎藏着一种冷漠---一丝无法捉摸的快意。
    
与加纳惣三郎同时加入新选组的田代彪蔵(浅野忠信饰),第一个对加纳惣三郎表达爱意。其后是汤泽藤次郎(田口智朗饰),相貌委琐的武士,他在带加纳惣三郎去妓馆,强行求欢,没有遇到抵抗。这时的加纳惣三郎,可能已经有过与男人交欢的经验了吧,也许是田代彪蔵,应该是田代彪蔵。谣言满天飞,又有证据:某日土方岁三命加纳惣三郎和田代彪蔵比武,剑法原本略胜一筹的加纳惣三郎却被田代彪蔵占了上风。注视着加纳惣三郎的大有人在。

 

有清末无聊文人为当时红牌相公评的“花榜”,看得人遍身寒毛倒竖,怎么也想不出,那些个形容词,用在男人身上,是何等形状。可是看到加纳惣三郎,就明白了,美貌到了一定地步,竟然可以不分男女。

 

电影《御法度》(1999)香港DVD版封套

  
加纳惣三郎的美,又是那么的天然,毫无修饰,相形之下,作为女色之美的代表,花魁艺妓,更象一朵人造的假花。影片中段,为了改变加纳惣三郎的男色倾向,山崎受命带他去妓馆,找来最出名的花魁。铃鼓微振,童女牵导,她出场了,花容端正,双袖齐胸,一步一摇,奇怪的步法,三四尺的路,走了将近一分钟。
    
19世纪的日本,对于男同志的态度不知是怎样,从影片中看,比较姑息。这个对女人不屑一顾的民族,却极端重视男人,尤其是武士间的情谊。相信最坚贞的情谊,只能在男人间出现,隐藏在其下的同志潜流,想来也牵扯着被容忍。也是,爱就爱了,爱得嫉妒、想杀死对方,宁可死在对方手里......同性爱中,一样都不少。
    
加纳惣三郎从花魁的床上逃开,仍然未尝过女人的味道;加纳惣三郎偶尔绽放的笑容仍羞涩天真,加纳惣三郎的白衣飘飘;组中围绕在加纳惣三郎身边的情色幻想,仍在氲氤扩散;工作仍在进行,加纳惣三郎接过了任务,追查、跟踪、战斗、负伤,再一次证明他是名合格的武士。与此同时,队里开始有人死亡,是汤泽藤次郎,被暗杀。然后是曾被加纳惣三郎勾引过的山崎遇刺,现场留下田代彪蔵的小刀。

 

 

酒席上,满脸皱纹的老武士说:“要断定一个真正的武士,是看他是否有恻隐之心,浅显地说,是看他是否有感情。”那么,号称集中了有史以来最优秀武士的新撰组里,都是真正合格的武士?

 

很难说,真的很难。时局山雨欲来,维新、倒幕,冲突渐剧,传统的武士道精神逐渐出现裂纹,而人心中潜伏的欲望、野心,即使处罚严厉的“御法度”亦压制不了,又何况武士道的区区守则?
    
河源决斗之夜,真相大白,杀人行刺者就是加纳惣三郎。这一幕场景,浓雾弥漫,充满神秘幻境般色彩。所有的证据指向田代彪蔵,明知道二人的情侣关系,近藤勇仍指派加纳惣三郎处决田代彪蔵,又暗中让土方岁三与冲田总司作为助手潜伏在旁。

 

当加纳惣三郎与田代彪蔵一前一后走过来时,赫然看见,加纳惣三郎居然,导演大岛渚居然让他在此夜,身着鲜红如血的武士袍!一袭红衣映衬下,他的容颜恍如一朵沉浮在幻境里的白花,清艳得让人即使知道了他的残酷,亦无法对他生出憎恨。

 

   
山崎曾问加纳惣三郎作为富家子,为何参加新选组这种玩命的组织?加纳惣三郎抿起嘴,羞涩的微笑,回答说:因为可以杀人吧!是这样了,杀人,甚至杀掉与自己肌肤相亲过的人,在残忍的同时,会否又存在一种难以解释的快意,与.....美感?影片中的画面,又那么美,那对决,那杀戮,雨夜的刀光、雾中迅捷的身姿,长街上踩在脚下的影子.....古典与诗意。

 

加纳惣三郎利用田代彪蔵对他的爱,将田代彪蔵杀死,转身离去。目睹这一切的土方岁三与冲田总司,亦没有出来阻止。加纳惣三郎杀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是否因为加纳惣三郎的美丽,而对其继续宽容下去?影片中唯一有着阳光般笑容的人冲田总司,在此夜,讲述了一个“菊花之盟”的故事后,突然抽身远走,他又嗅出了什么样即将到来、无法抗拒的危机?或者,一切正如浓雾,仍在不可捉摸之中。
    
影片结尾,冲田总司那含着恨意与不解,劈向花树的一刀,洁白的花朵,在夜色中恍如无数发光的星星,砰然四散;想起加纳惣三郎云雨之后,安静的脸与半裸的年轻胸膛;想起织田信长的话语:人间50年,去世恍如梦幻,天下之大,岂有长生不灭者.....

 

电影《御法度》(1999)日本版海报

 

这个故事,也许与同性爱无关,只不过在讲述美;也许与美也无关,只不过在讲述杀戮;甚至,也可能不是讲述杀戮,而是关于破碎信念的记忆;最后,也有种可能,它只是告诉人,有一种原始的力量,在你我的心中,在血液里,它远避希望,漠视一切,摧毁一切,并将为之感到快乐无限。

 

当代表“超越”的“御”击穿了“法度、法律”的时候那些原本被认为固若金汤的理念在人性的爱欲面前还能存在吗?当清秀柔美的加纳惣三郎凭借优秀的剑术被新选组招募录取后,一切都有了回答。没有感情的加纳惣三郎,把爱当做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残忍而迷惘但他又何尝不是在杀掉别人的时候也毁灭了自己?

 

《御法度》最后引用了日本一个很凄美的民间传说:“菊花之盟”。这个民间传说本来是用来表示“人必须忠诚守信”这个主题的。可是,却被片中的冲田总司引申为男人与男人之间爱情的承诺。这是大岛渚在这部始终阴暗的影片中留下的惟一光明:象征纯洁爱情的菊花在世俗中若隐若现,可却并非不存在。

 

 

因为每一个人都会有对爱情、对善良、对忠贞的向往。只是,那些权利、那些贪婪、那些无止境的爱欲将这些美好的向往遮掩。

 

【趣闻:大岛渚等松田龙平考完高中才拍《御法度》】


大岛渚10多年前便意欲拍摄此片,但因病一直耽搁了下来,此番终于成功将其搬上了银幕。大岛渚原本想要武田真治来出演主角加纳惣三郎,怎奈岁月催人,多年后的武田真治只适合出演冲田总司,大岛渚不得不起用新人,而初登银幕的松田龙平出色地表现出加纳惣三郎举手投足间的色气和冷酷的眼神,演活了这个令制度严明的新选组法度散乱的妖艳美少年,因而大获赞誉。

 

《御法度》导演大岛渚其实于1994年就打算开拍《御法度》,当时一切都准备好了,男主角加纳惣三郎也敲定由22岁的武田真治饰演。但临开拍前,大岛渚生了重病(脑中风),电影暂停开拍,一拖就是四、五年。导演身体完全恢复后,马上重新筹备《御法度》的拍摄工作。

 

但过了这些年,原本的加纳惣三郎(武田真治)已经超龄,不能再演加纳惣三郎,便分派他去演青年剑士冲田总司。至与戏中灵魂人物——魅力逼人的美貌少年加纳惣三郎,则一直尚未找到合适人选,故电影一直拖著没法开拍。据说大岛渚曾想过让木村拓哉担任这个角色,但终未成事。

 

大岛渚

 

后来,大岛渚无意中看到一张松田龙平在街上漫步的照片,一眼相中,认定松田龙平就是他要找的加纳惣三郎。他向同是演员的松田龙平的妈妈美由纪商量,请美田纪和松田龙平到寿司料理店吃晚饭。晚饭期间,大岛渚和美由纪热切谈论电影的事宜,而松田龙平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只管一味吃东西。

 

其后,大岛渚将剧本送予松田龙平看,并正式向松田龙平提出邀请。那时的松田龙平,虽生于演戏世家(已故父亲松田优作是日本著名演员),但一心想当足球员的他对演戏并没有什么兴趣,又因看到剧本是关于同性恋,又有床上戏,十分反感,心想“连对女人都不了解,何况是要和男人!不行!”

 

加上自己从来没有正式演过戏,唯一的演戏经验只是在学校剧社里做过“路人甲”,而如今要和北野武、浅野忠信、武田真治等一众富经验的演员一起演出,压力甚大,所以很想拒绝。

 

松田龙平跟美由纪说“我做不来”,但美由纪鼓励他说“你做得来的,因为你是你父亲的儿子,一定做得来的”。后来,大岛渚向松田龙平询问他答应与否,那时的松田龙平大概是想:像大岛渚那样的大导演,想必是不愿意等人的。

 

 

于是,他回答说:“希望你能等到我考完高中入学试再说。”谁知,大岛渚对他是死心塌地的,马上爽快地说:“好,就等你考完试再拍吧。”

 

松田龙平一愣,心想“啊~~失败了!”可是话都说到这种地步,无法拒绝了。松田龙平只好无奈答应。在《御法度》拍摄前的记者会上,松田龙平向记者说,“因为导演选中了我,所以我就拍了。”听起来不无勉强。

 

而当时大部分人只知道这位16岁不到的少年是名演员松田优作的儿子,并不理解为什么他会令大岛渚如此垂青?可是,当电影拍出来后,大家都被松田龙平饰演的加纳迷住了——那几乎不需任何表演便自然透出的媚惑力,那揉合清纯与邪恶的少年气质,活脱脱的就是司马辽太郎笔下倾倒众生的加纳惣三郎。

 

因为《御法度》,松田龙平的名字在当年的年度度电影新人奖名单上多次出现,而松田龙平自己也从此爱上了电影和演戏。

 

电影《御法度》(1999)韩国版海报

 

【《キネマ旬報》采访节选:大岛渚深度解析《御法度》创作理念】

 

“菊花之盟”最早是打算独立拍一部作品

 

Q:希腊的西奥·安哲罗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导演的稿件过来了。1995年东京国际电影节上由世界各国的电影人推选日本电影的BEST1时,他选的是《儀式/仪式》(1971)。大岛先生对西奥·安哲罗普洛斯有何印象。

大岛渚:友情、亲近感。此外,还有尊敬吧。他怎么看我呢?我想是“快点拍电影!”之类的吧。(笑)

 

Q:那么关于刚拍摄完成的《御法度》,这部作品探究了同性爱的主题,而《菊花之盟》在司马辽太郎的原作中并没有出现。记载这个故事的《雨月物语》您是什么时候读的?

大岛渚:是在学生时代吧。

 

Q:有想读“雨月”的心情?

大岛渚:有的。

 

Q:其中特别注意了《菊花之盟》?

大岛渚:唔,不过提起《雨月物语》肯定会想到《菊花之盟》吧。

 

日本老牌电影杂志《キネマ旬報/电影旬报》出版由田中千世子编写的《大岛渚》一书封面,其实就是电影《御法度》的专刊

 

Q:这次的作品中在冲田总司的话里出现了《菊花之盟》是因为?

大岛渚:顺序恰好相反。简单说来,本来是想把《菊花之盟》独立拍成一部作品,就在大家经常说的我那13年(没拍电影的)漫长期间里……。德国的一个女制片人来问我要不要拍电影,那个企划的题名是“EROTIC”。也就是说全部都是关于情色,爱与性的故事。好像我经常以讲情色故事为己任嘛。(笑)那是个不错的提议。主题非常明确。还拍《感官王国》那样的就没劲了,我就想做一下关于同性的题材。于是就想到了《菊花之盟》。女制片人听了很高兴。跟我说这个一定要拍。……也写了剧本。总之是企划出来了,预定要拍了,结果筹备当中出现了经济问题。

 

对方希望能把成本压得更低,因此搞得有些不愉快,于是就散伙了。的确是因为经济上的问题而作罢的,不过作为我是很想拍这个东西的。

 

Q:那是30分钟的短片?

大岛渚:是的。

 

Q:有个以“EROTIC TALES”为题的短片集锦,是那个吧。我看了1和2,米卡·考里斯马基和Jos Stelling(荷兰导演)都有参加。

大岛渚:为这个企划前后通信联系了一年。

 

《大岛渚》一书内页中的访谈

 

Q:当时的剧本中的人物设定和《菊花之盟》原作的一样?

大岛渚:差不多。

 

Q:原作中同性爱的味道就很浓厚吧。

大岛渚:我是那样认为的。

 

Q:在《御法度》里,您借冲田总司之口讲出《菊花之盟》的故事,有什么含义?

大岛渚:我并没有太深的考虑,不过加入这个故事在我看来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当我想到可以将这故事植入其中的时候,我才决定拍摄《御法度》。

 

Q:西欧对同性爱的理解基于柏拉图所说的“对理智(真理)的向往”,那么对于日本的同性爱“众道”,您有什么见解?

大岛渚:我没念过多少书,你这么说问可把我难住了。(笑)

 

Q:日本的“众道”是和死相连的么?

大岛渚:在我的理解里,同性爱是更具西方色彩的东西。而且我发现,当将其作为西欧式的东西具象化时,就会感觉到它非常美。总感觉我自己内心也有一种对西欧的憧憬吧。

 

 

Q:所谓同性爱,是男人之间的爱,还是说也包含的对抗斗争的因素?

大岛渚:两方面都有吧。如果是单纯的爱,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关系就不会有那么深。到底还是爱恨各半,或者以八比二,或者七比三这样的比例同时存在,这样才有意思嘛。

 

Q:听说《御法度》中表现了您私人化的一面。

大岛渚:不,恰好相反。开始拍摄之后,会想“啊,这么说来那个应是这样,这个应该是那样。”诸如此类……就是说会让我回想起自己人生中的各种情景。这些都是后来想到的,电影这东西就是这样。并不是先于它有联想。特别是电影完成之后接受各种采访,要说明作品的时候,就会借自己的经历来说明,这样顺手些。说明之后,作品的意义也更会变得更清晰。

 

Q:新撰组出现的幕末时期是日本走向近代的胎动期,这次的影片给人一种屏蔽外界环境,只展现新撰组内部个体的印象。就日本的近代写剧本的时候……

大岛渚:我对那个没兴趣。

 

Q:您是说冲田总司就是冲田总司,加纳惣三郎就是加纳惣三郎,只是作为个体?

大岛渚:嗯。

 

Q:早期的《青春残酷物語/青春残酷物语》(1960)就是一部激烈表现和时代之间碰撞的作品,现在也仍在您作品中看得到这种力量。和那个时期相比,您对电影的理解有变化吗?

大岛渚:我感觉自己没变的部分更多吧。从那时起我就只对个体感兴趣。

 

电影《御法度》(1999)日本DVD版封套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08479/大島渚——“日本新浪潮”开山祖师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342271/《青春残酷物语》——战后日本青年燥动和失落的缩影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15192/《聖誕快樂,勞倫斯先生》戰俘營裡的同性愛 反思戰爭與文化衝撞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36115/《真夜中の弥次さん喜多さん》:在超現實主義中找到真正的同志之愛?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633268/《日本の夜と霧》日本影史上的一部革命性電影 左翼運動慘烈抗爭“反體制”

回复 (3) | 收藏 (0) | 2030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