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揭秘《地心引力》背後“艱辛”地創作過程 阿方索·卡隆為拿奧斯卡最佳導演敢於冒險

dean5 发布于:

墨西哥籍导演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

 

1月25日晚,2014年第66届美国导演工会奖在洛杉矶举行颁奖典礼,并揭晓获奖名单。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携电影《地心引力Gravity》(2013)击败其他四位颁奖季热门导演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2013)、大卫·O·拉塞尔David O. Russell的《美国骗局American Hustle》(2013)、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的《为奴十二年12 Years a Slave》(2013)和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的《菲利普斯船长Captain Phillips》(2013),最终摘走了最佳剧情片导演大奖。

 

阿方索·卡隆在《地心引力》这部作品的制作上耗费了四年半的时间。“事情持续的时间长了,人们便不会有高兴或失望的感觉,”他说,“但我不是,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完成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完成了一部难以完成的电影。”

 

黑色大银幕上先是出现了这样一段话——“在距离地球600千米处的太空,温度在258℉和-148℉之间波动”。这里声音无法传播,没有气压,没有氧气,不可能有任何生命的迹象。这段话随即消失了。紧接着,一个三维立体的星球出现在银幕上。

 

电影《地心引力Gravity》(2013)剧照

 

它的弧光逐渐吞没了你,并延伸到你的前方,侧方,乃至下方。它体型庞大,被云层覆盖着,表面色彩斑斓,安静地自转着,景象十分壮观。这时你会突然发觉,这是地球,而你,正漂浮着在银幕右下方,一个微小的点沿着这个星球的轨道面出现,由远及近。难以辨认出它是什么。通讯信号时好时坏,零零散散地听到是这里与休斯敦的通话。四周繁星点点。地球仍旧自转着,而那个点沿着轨道逐渐驶来,你也终于看清了——原来是一架美国航天飞机和一队在机舱外漂浮的宇航员——它们开始与你在同一空间沿轨道运行。

 

其中一位宇航员,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坐在个人运载器上,可以摆脱链条的束缚自由走动,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另一位,桑德拉·布洛克Sandra Bullock,身着不舒服的太空服,漂浮着进行修理工作。她松下一颗外旋的螺丝,乔治·克鲁尼向你伸出带着手套的巨大的手,取回了它。朝向打开的舱门向下看,一位宇航员系着一根松弛的细绳,像是玩杂技般开心地蹦跳着。这一场景迷茫、嘈杂却不失美感,就这样无中断地持续了12分钟,你与飞船一同以每小时17500英里的速度前行在地球的上方。这一切被一通来自休斯敦的电话打断了。

 

多么宁静美好的场景,却在瞬间变成了另一番景象:一个威胁到了人的生命的恐怖的真空环境。宇航员们必须在碎片云带来之前返回机舱,并控制飞船下降到大气层内。可惜太迟了。数以百万计的碎片,在阳光下闪烁着微光,无声地穿过一位宇航员的头顶,扎入机舱表面,撕裂开来,顷刻间飞船破败不堪,损毁严重。而后桑德拉·布洛克的绳索将她与你一同抛入到了布满星星的漆黑宇宙。

 

导演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和儿子乔纳斯·卡隆Jonás Cuarón(右)合影

 

【安吉丽娜·朱莉曾想主演《地心引力》】


几周前,我和阿方索·卡隆一同坐在距他公寓不远的一家名为“Ducksoup”的餐厅中,阿方索·卡隆俯瞰着伦敦迪安街的街景,说道:“如果一只狐狸被猎狗追赶,侥幸逃脱了,它应该感高兴吗?”

 

阿方索·卡隆的第7部电影《地心引力》终于完工后,我问他感觉如何,这部电影作为威尼斯电影节的开幕电影,几天后便会首映。那是一个阳光充沛的下午,几分钟前,他的女友谢赫拉莎德·戈德史密斯开着一辆短小精悍的蓝色宝马载着他来到这里。阿方索·卡隆十分友好,微笑着,很是迷人。他有着一头斑白的头发并蓄着胡茬。他是素食主义者,因此我们的桌上摆满了菜单上的每一道素菜。他问我是否还需要再点一些菜肴。他真是饿坏了。

 

“不会,我觉得它会如释重负,”他操着一口浓重的墨西哥腔继续谈到,“这只狐狸在河边嬉戏或者和其他母狐狸做爱是才会感到快乐,”——他的“fucking”听着像“focking”——“或者与幼崽一同在草地上玩耍时。”他提醒了我,他在《地心引力》这部作品的制作上耗费了四年半的时间。就在这条街上的一间小黑屋里,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后期制作,这期间他一直紧盯电脑屏幕,动画制作师们每天都会过来坐在他身后一同工作,到最后他都不需转头去看他们做的情况而是用激光笔直接指出那些元素需要合并或是分层。“事情持续的时间长了,人们便不会有高兴或失望的感觉,”他说,“但我不是,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完成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完成了一部难以完成的电影。它只讲述的几乎就是一个人在太空的漂浮。”

 

电影《地心引力Gravity》(2013)在棚内的拍摄中,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和桑德拉·布洛克Sandra Bullock在做拍摄前的准备

 

当阿方索·卡隆还是个住在墨西哥城的孩子时,他看过电视上的阿波罗号登月,幻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名宇航员或电影工作者。“后来我了解到,要想成为一名宇航员,就先必须加入军队,然后我说,‘好吧,我想做一名导演,然后做有关太空的电影。’”他与他30岁的儿子乔纳斯·卡隆Jonás Cuarón合作写了这部电影。他们被一个寻找钩子的构思吸引,这一构思要极具看点,使他们从故事情节的苦思中解脱出来。

 

“这部电影情节很少,”他说,“我十分清楚,情节就是一人被困在了太空。而且当我们谈起它时,这显然又有一层隐喻:一个漂流在空间的人,一个是生机盎然的地球,另一边是漆黑无尽的宇宙” 这将成为这部电影的故事主轴。他们同样清楚,为了褪去英雄主义色彩,主角必须是名女性。他们很想使观众沉浸在这部电影中——利用在影片之初他们设置的条件,非凡的场景使观众置身于美丽而又危险的太空。

 

在这之前没人企图在一个模拟微重力的环境下制作电影;这个问题难倒了每个选择太空作为场景的电影人。但是阿方索·卡隆相信如果电影拍摄地的技术难题得以解决,他有能力改善并且能让这部电影比之前他的任何一部作品更清晰,这一直是他的电影座右铭。

 

电影《地心引力Gravity》(2013)剧照

 

许多技术疑难问题会在将来的电影制作过程中慢慢得以解决。“也许100年后运用超酷的宇航服和太空船及其他素材制作电影会变得特别简单。"他对我说。但这有悖于阿方索·卡隆的意图。“我们向现存技术的真实水平妥协,于是我们进一步思索:我们想让它变成一个旅行,使人们认清这个我们一直在谈论的世界。我们想把它做成一个出现意外情况的Imax纪录片。”甚至运用已退役的太空飞船都是极具意义的——他们希望观众认出“这是他们熟知的画面”。

 

当阿方索·卡隆构想“地心引力”的时候,尽管困难,但他认为仍旧认可好莱坞的运作手段:这部探险影片具备能迎合观众的潜力,再加上一线巨星阵容,拍摄制作就会顺利进行。他与乔纳斯·卡隆编剧神速。他们立即吸引了一些工作室,竟然还吸引了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他们准备开拍。“然后我们很快发现我们无法运用现有的技术去完成这部电影,”阿方索·卡隆说道。

 

所以我十分想知道,他接下来又做了什么?

 

他笑道:“我耗费了我4年的光阴。”

 

【《衰仔失乐园》改变阿方索·卡隆命运】


卡洛斯·卡隆Carlos Cuarón是阿方索·卡隆的弟弟,他记得,阿方索·卡隆差不多12岁时,在结束一个交换项目后回到墨西哥城的家里,还随身带了一台美能达相机。“他真的让人头疼,什么东西都要拍。妹妹和我变成了他的道具、特技演员,他的要求五花八门,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他却不停地说,自己以后要做一名电影导演。”

 

电影《爱在歇斯底里时Sólo con tu pareja》(1991)剧照

 

用阿方索·卡隆的话说,卡隆家的孩子都是在“中中产阶级”长大的,他们的母亲热爱艺术,由化学家转行做了学术哲学家,之后又转行成为萨满巫师。 “我们都是电影迷,”卡洛斯·卡隆说,“我母亲、父亲、奶奶,一家人都是。那时候,只要花两个比索,就能去看三场不同的电影。”他们一家观看了《人猿星球Planet of the Apes》(1968)系列所有的电影;奶奶还带着他们去看《布拉古拉》。少年时期,阿方索·卡隆决心要访遍墨西哥城的所有影院,他乘坐公交车和地铁,前往距离甚远的城区,去锻炼他所谓的“非常兼收并蓄的品味”。

 

后来阿方索·卡隆进入墨西哥城电影学校学习,在那里,他开始与几位同学合作制作电影,其中一位就是艾曼努尔·卢贝兹基Emmanuel Lubezki,他比阿方索·卡隆要小几岁。他俩从少年时代就已相识,是在一家艺术片电影院外遇到的。在电影学校时,艾曼努尔·卢贝兹基开始作为摄影技师参与阿方索·卡隆导演的影片,而他如今依然保留着童年时代的绰号“山羊”。(他们二位自此合作不断,而艾曼努尔·卢贝兹基因与阿方索·卡隆、蒂姆·波顿Tim Burton、泰伦斯·马力克Terrence Malick[6]的合作,曾5次得到奥斯卡提名。)

 

他俩——以及其他一些后来在好莱坞取得成功的墨西哥同学——都在毕业前被学校开除了。“在墨西哥,人们对那件事的起因有很多阴谋论的揣测,”阿方索·卡隆告诉我,“而我确定,这些观点里有很多是正确的。真实情况是,我认为,我们这些人是大家的眼中钉。因为我们与学校的规则背道而驰。”他笑道,“即便学校有开除的理由,但我们不觉得自己有错。”

 

电影《小公主A Little Princess》(1995)美国DVD版封套

 

阿方索·卡隆20岁时,他的女友怀上了乔纳斯·卡隆。他开始接受当地一些低水准的电影工作,搬运麦克风,最后成了助理导演。 “这种进入电影界的方式非常‘蓝领’。”他说,“电影变成了我的谋生手段。”他向那些平庸的导演妥协,帮助他们制作糟糕的电影,这让他越来越没耐心,越来越无法忍受。之后他执导了一部名为《标记时间La Hora Marcada》的电视剧集——很像是墨西哥版的《阴阳魔界Twilight Zone: The Movie》(1983),干了一段时间,他感到灰心丧气,认定自己再也不能忍受了,于是,他和卡洛斯·卡隆合写了一部黑色喜剧,讲述的是一个性瘾者遭到一位他曾抛弃的恋人戏弄,相信自己得了艾滋病。艾曼努尔·卢贝兹基也签约成为这部电影的摄影师。

 

在墨西哥,按照惯例,政府是电影的主要投资方,政府同意制作后,这部电影——《爱在歇斯底里时Sólo con tu pareja》登上了1991年多伦多电影节,评论家们在放映后也纷纷起立热烈鼓掌;随后,这部电影公映,卡洛斯·卡隆还记得,“影院的半数观众都中途离场了。”活跃分子对其大加抨击,称它轻视了艾滋病(今天再来观看,这电影仍然无比入时)。“我们发现了一点,正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在他一部电影中所说的:悲剧加上时间便构成了喜剧。”

 

卡洛斯·卡隆说,“我们在悲剧的时代发行了一部喜剧。”虽然这部影片在墨西哥吸引了一批邪典影迷,但政府基本上拒绝与阿方索·卡隆再次合作。而阿方索·卡隆的感受也相似:“我把政府当做合作伙伴,”他承认,“可他们只是我的少数派伙伴。”

 

电影《爱在歇斯底里时Sólo con tu pareja》(1991)墨西哥版海报

 

在多伦多,兄弟二人一直从迎宾套间里偷三明治和胡萝卜吃,他俩身无分文,对下一步发展也毫无把握。有几个经纪人带着他们去吃免费午餐,并邀请其前往洛杉矶发展,卡洛斯·卡隆和阿方索·卡隆决定到那里要好好干。可是在加州生活很艰难。“洛杉矶会把你异化,因为在那儿生活,你需要汽车、信用卡,还有社会地位,可我们当时一样都没有。”

 

卡洛斯·卡隆回忆道。他们就寄宿在别人家的沙发上。最终他俩还是买了一辆汽车,1973年款的丰田塞利卡,但它就像一块磁铁,吸引了当地警察和移民审查人员的注意。随后,《爱在歇斯底里时》不知怎的受到了西德尼·波拉克Sydney Pollack的关注,他开始将一些剧集交给阿方索·卡隆制作。

 

其中一部是1993年由“秀时刻” Showtime电视网播出的短剧——《堕落天使》,这是部将背景设在20世纪40年代洛杉矶的黑色电视剧,好莱坞多位著名导演、演员参与其中,并且每位导演、演员只拍摄剧中独立的一集。阿方索·卡隆是这些导演中唯一一位不知名的。但是由他指导、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掌镜的那一集,却赢得了该剧唯一一个业内奖项。

 

就在那时,有一天,阿方索·卡隆待在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洛杉矶的家中,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把自己得到的一个电影脚本递给了阿方索·卡隆。这是一部正在筹备中的儿童电影,改编自弗朗西丝·霍奇森·伯内特Frances Hodgson Burnett1905年出版的小说,故事讲的是,一个女孩失去了母亲,父亲又在一战中失踪,于是在纽约一所贵族女子寄宿学校沦落为奴仆。

 

电影《小公主A Little Princess》(1995)美国版海报

 

“我当时大概读到了第30页,”阿方索·卡隆回忆说,“然后我说:‘我要做这部电影。’”他给自己的经纪人打去电话,告知了这个想法。经纪人则提醒他,这部电影正由华纳兄弟公司筹备。而阿方索·卡隆当时暂定与另一家制片公司合作,正在筹拍另一部电影。“那就告诉他们,我不干了。”阿方索·卡隆对他说。

 

虽说《小公主A Little Princess》(1995)在迪士尼制作的《风中奇缘Pocahontas》(1995)面前显得相形见绌,而且只收回了1700万美元制作成本中的1000万,但评论家们却十分追捧它,各界人士都称其是“一部让人震撼的电影艺术杰作”。珍妮特·玛斯林注意到了阿方索·卡隆在这部电影中的专注投入,在《时代》杂志上她称赞道:“与其说这部电影好在演员的演技,不如说是胜在一幅幅精美的画面,”她写道,“它那视觉上的表现力远远超越了故事的局限性。”

 

将近20年之后,如今的阿方索·卡隆有些怀旧情绪:“我的朋友们都说电影就像自己的孩子。而我的电影却不像自己的孩子。我拍过的电影就像前妻:我那么爱她们,她们给予我那么多,我也为她们付出很多,但现在结束了,我不想再见到她们。然而我对《小公主》的回忆却是美好的。”他曾尝试过一次与影院观众一起观看自己的电影,此后就再也不去看自己的作品了。但如果硬要他选出一部最爱,那么非《小公主》莫属。

 

电影《远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1998)剧照

 

阿方索·卡隆的下一步电影改编自《远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1998),这是一部不算忠实于原著、反映当代生活的作品,主演为伊桑·霍克Ethan Hawke和格温妮斯·帕特洛Gwyneth Paltrow;评论者赞赏其艺术表现力,却批评它的故事内容,对此阿方索·卡隆也认同。挫败之下,他打电话给卡洛斯·卡隆,而卡洛斯·卡隆当时已经搬回了墨西哥城居住,他俩重拾了一个已经讨论了10多年的想法。

 

这是一个充满情色意味的成长故事,讲述两个小伙子沿公路穿越整个墨西哥的灵魂之旅。卡洛斯·卡隆飞到阿方索·卡隆居住的纽约,接下来的10天,卡洛斯·卡隆待在哥哥的花园中,两人一边听着无限循环的歌曲——弗兰克·扎帕Frank Zappa创作的《复活节干草里的西瓜》,一边完成了剧本。他们以微薄的预算来拍摄这部影片,选择了当时默默无名的盖尔·加西亚·贝纳尔Gael García Bernal,及迭戈·鲁纳Diego Luna作为两位主演,两个男孩邀请一道旅行的那个年长女子则由玛丽贝尔· 瓦度Maribel Verdú饰演。

 

“我们觉得这部电影会很失败。”卡洛斯·卡隆说。阿方索·卡隆则在考虑,将墨西哥作为电影背景应当把握的分寸;在影片中,对话全是墨西哥西班牙语。为了避免在美国被评定为NC-17级,该片没有定级。

 

电影《衰仔失乐园/你妈妈也一样Y tu mamá también》(2001)剧照

 

《衰仔失乐园/你妈妈也一样Y tu mamá también》(2001)全片滑稽粗鲁、肉欲横流,还有一个毁灭性的结局,2001年上映后,成为墨西哥影史上票房收入最高的电影,它横扫各大电影节,还同时登上了几乎所有国际影评人的年末电影推荐单。这部电影为卡隆兄弟荣获了当年奥斯卡奖最佳原创剧本的提名。

 

对于很多人来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公平——一个刚刚拍摄完一部小成本外文情色片的墨西哥导演竟要执掌电影史上规模最大、最具幻想力的特许改编电影。但对于拥有《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电影特许制作权的华纳兄弟来说,阿方索·卡隆已经在一部儿童影片中初试牛刀,也有可能为通常来说平庸乏味的系列巨片增添内涵。

 

起用他的成果就是2004年发布的《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最后,2004年发布的《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成为了其系列电影中,风格最为黑暗、商业收益最少(尽管有着8亿美元的惊人票房)的一部作品——但对于几乎所有的影评人来说,这部电影却是该系列最好的一部。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阿方索·卡隆都只是将其视为一个机遇。“我并不因为一部影片是好莱坞制作,或者是大片,就觉得那不是电影了。不像在电影院里,人们的口味会随这些客观因素而变。”

 

电影《远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1998)意大利版海报

 

小时候,转遍全墨西哥城电影院的他不仅着迷于卢奇诺·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的作品,同时也迷恋着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电影拍摄技巧。“这个机会之于我只是有如一张崭新的画布,”他说道。由于生长在一个缺乏本土影片,只能观看国外电影的国家,他带着局外人的心态来到了好莱坞。不过他也一定欣喜于这样的因果报应——一个被墨西哥电影学校开除、之后又被墨西哥电影界排挤的小人物将要驾驭好莱坞的一大巨作。

 

【独立电影的成功使阿方索·卡隆没成就感】

 

在《远大前程》之后,阿方索·卡隆和所谓“传统的导演方式或和画面规则画面制作手法”产生了激烈的摩擦。卡洛斯·卡隆回忆道:“我还记得当时在构思《衰仔失乐园》的时候,他打算拍摄一些长镜头——明显是受到了法国新浪潮的影响。”

 

盖尔·加西亚·贝纳尔如今几近要成为卡隆家族成员,他不仅主演了阿方索·卡隆的电影处女作,还在上个月签约了卡洛斯·卡隆的电影。他回忆起拍摄《衰仔失乐园》片尾高潮的场景时:他、迭戈·鲁纳、玛丽贝尔· 瓦度,这三人的对话激情四射(他开玩笑道:“就在之前他们都已把对方上过了”),他记得,那一段完整的台词至少使用了8页纸。即便达到了效果,这一场景能否与影片剩余部分的节奏相互衔接,也成了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他们就这个场景排演了6个小时,而后拍摄了将近20遍,彻夜未眠。

 

在电影《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2004)的摄影棚内,导演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左)和演员丹尼尔·雷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中)加里·奥德曼Gary Oldman(右)在交流

 

回忆过去,盖尔·加西亚·贝纳尔仍为之动容。“这部影片没有特写镜头,没人敢在片子里这么做,尤其是感情戏,”他说。“我记得那是(玛丽贝尔· 瓦度饰演的角色)来到镜头前,然后她就开始跳起舞来,仿佛打破了第四道墙。”这一幕有着摄人心魄的美丽,以至于他自己都称这个镜头“能被载入电影史册”。

阿方索·卡隆的好友之一,电影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之前在墨西哥城做过DJ,他在起草《爱情是狗娘Amores perros》(2000)时向阿方索·卡隆寻求帮助,由此与阿方索·卡隆相识,这部影片后来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说,阿方索·卡隆在拍摄过程中致力于运用长镜头,与其说是因为对精湛技巧的追求,不如说是因为哲学思考。“我们的生命是具有连贯性的,只有当我们睡觉的时候才会被暂时切断,”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说道,“我们并不是在剪辑自己的生命。只有我们认识到生命的存在,我们才能对其加以剪辑。阿方索·卡隆更想看到这种拍摄角度,即观众的视角与人物的视角融为了一体,不做任何诠释。这更纯粹。”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说:“阿方索·卡隆很看重一件事情,就是观众的思考和角色的想法之间无声的交流,这看上去要更为纯净些。”

 

电影《衰仔失乐园/你妈妈也一样Y tu mamá también》(2001)韩国版海报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818689/《江湖侠侣》:“假戏真做”的惊悚爱情片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74016/《无罪的人》首部宽银幕哥特式的惊悚 心理恐怖片的经典作品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63722/《凶手M》史上第一部连环变态杀手影片 开创黑色幽默电影先河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552921/《移魂都市》二十世紀偉大科幻電影之一 反抗集權統一化的自由訴求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51997/影評人羅傑·伊伯特評《銀翼殺手最終剪輯版》 光影印記的思維遙控

回复 (1) | 收藏 (2) | 1324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