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dean

尘世槛内人,终回尘土中。

http://i.mtime.com/4020546/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好萊塢的“另類”科恩兄弟的黑色趣味 《醉鄉民謠》是隱忍的人生最佳的頌唱

dean5 发布于:

乔尔·科恩Joel Coen(右)和伊桑·科恩Ethan Coen写书、拍电影、做编辑,同时因亲自为自己的电影筹钱而为人们所熟知

 

几年前,一个叫做罗纳德·伯根Ronald Bergan的电影编剧打算写一本关于乔尔·科恩Joel Coen和伊桑·科恩Ethan Coen的传记。罗纳德·伯根给科恩兄弟写信,说希望他们能答应下来。后来,罗纳德·伯根收到了一份传真,里面介绍了许多关于这对美国最有魅力但却不那么“真诚”的电影制作人遇到过的问题。“在你的简介里,我们注意到你写过关于斯坦·劳莱Stan Laurel和奥列佛·哈台Oliver Hardy的传记,”科恩兄弟写道。“如果你希望重新考虑出版这本传记的话,我们很乐意把斯坦·劳莱和奥列佛·哈台换成我们。”

 

似乎在任何时候,乔尔·科恩和伊桑·科恩总是最不怎么重视自己工作的人。当我遇到他们到时候,他们正在伦敦宣传他们的新片《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科恩兄弟对于竟然会有人对他们的工作,甚至是他们自己感兴趣而觉得不可思议。

 

科恩兄弟并不是双胞胎,但他们总是这么有默契。和科恩兄弟合作过的人都说,从没见过他们争吵过;伊桑·科恩说,他们的工作方式 “很日本化。我们最后总能达成一致。”他们似乎和我们生存在一个不同的生态系统中,他们说着和我们稍微有点不同的语言。

 

电影《血迷宫Blood Simple》(1984)剧照

 

乔尔·科恩曾讲过一个关于他和他们第一部电影——《血迷宫Blood Simple》(1984)的男主角M·埃米特·沃尔什M. Emmet Walsh的故事。“有一次我让M·埃米特·沃尔什做点事情来逗我,然后M·埃米特·沃尔什就说,‘乔尔·科恩,这部该死的电影就是为了让你开心的。’”

 

伊桑·科恩已经56岁了,比乔尔·科恩小3岁。他有红色的胡须和类似于螺旋弹簧的特性:他通常是第一个回答问题的,而且往往显得巧舌如簧或是犀利。乔尔·科恩有点憔悴和略显惊悚,两兄弟中他长得比较吓人,他最后往往会对他弟弟的意见加入一些更细致的内容,甚至是某种妥协。他们俩人一个胆汁质,一个粘液质,但他们都喜欢强调他们本质的互换性,并写出他们自己的故事。

 

“其实聊我们的工作或是剧组的事情会更有趣,”伊桑·科恩说,“因为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比如说,看报纸。”“我们很关注时事的,”乔尔·科恩补充道。“剧组大部分情况下都可以运转的很好,如果我们两个人......”“都不在那的话,”伊桑·科恩继续说。

 

乔尔·科恩Joel Coen给《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主演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aac(右)说戏

 

 “如果你在现场,你有时候会想,那家伙是谁?也许他是摄影指导的朋友,因为......”乔尔·科恩说:“他坐在那和摄影指导聊天。他们似乎在聊某个笑话。其实并不是说,你不掌舵了,这艘船就会开始原地打转不走了。”“但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伊桑·科恩总结说,“那样他们就不会给我们钱了。”

 

【电影世界里一对邪恶的骗子】

 

试图让科恩兄弟来分析他们的工作总会使他们犹豫不决,虽然科恩兄弟的16部影片都非常受各项大奖的亲睐,而且见诸于各类文学以及电影评论文章中,他们也可以游刃有余的游走于黑色电影、西部片或是另类喜剧电影之间。“我们的做法其实不算很聪明,”伊桑·科恩说。

 

“其实拍的时候你只要弄清楚感觉到底对不对就行了?它就是一种感觉,就像品尝一件美味。”“拍电影就像是回答问题,”乔尔·科恩说,“而这些问题通常都非常具体,比如说这个应该看上去是怎么样的,这个角色是不是应该穿这件衣服,应该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就像伊桑·科恩说的,这无关智力,就是你脑子里的感觉而已。”

 

科恩兄弟在他们的电影世界里就像一对邪恶的骗子。《血迷宫》中的一个角色从一开始就已经总结出了他们的电影哲学:“我不在乎你是罗马教皇、美国总统还是年度先生,但马难免有失蹄的时候。”

 

电影《冰血暴/雪花膏离奇命案Fargo》(1996)剧照

 

后来我们在《巴顿·芬克/才子梦惊魂Barton Fink》(1991)中,看到那个自以为是,感觉非常自我的编剧最后在好莱坞的一次短暂逗留中被毁了;《冰血暴/雪花膏离奇命案Fargo》(1996)中那个焦虑,怯弱的Jerry Lundegaard(威廉姆·H·梅西William H. Macy饰)成为了一场无望绑架的始作俑者;《严肃的男人A Serious Man》(2009)中的拉瑞·高普尼克Larry Gopnik(迈克尔·斯图巴Michael Stuhlbarg饰),一个看上去体面的人,但他面对的生活却是那么的残酷,乃至最后被撕成了碎片。

 

在《醉乡民谣》——科恩兄弟最新的电影中,科恩兄弟给他们的万神殿又增加了一个“无力”的反英雄角色。勒维恩·戴维斯Llewyn Davis(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aac饰)是一个民谣歌手,才华横溢但不出众,在20世纪60年代初的纽约艰难的生活着。其实最早在乔尔·科恩的脑海里是这么一副画面:一个民谣歌手在格林威治村一家酒吧后面的一条小巷里被揍了。

 

《醉乡民谣》中的主演奥斯卡·伊萨克的表演——特别可爱,令人难忘;这部电影中的音乐表演给科恩兄弟导演的这部讲述上世纪60年代早期纽约民谣境况的辛辣而忧伤的影片奠定了基础。这部关于坏运气和流浪天才的影片,就像它纪念的民谣一样,会一直萦绕在人们心头。

 

电影《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台湾版海报

 

【灵感来自《麦克道格街上的市长》】

 

20世纪60年代,“垮掉的一代”在年轻人群体中引起的思想浪潮余温尚存,“越南战争”又在年轻人中间激起反战情绪,摇滚乐、嬉皮士文化逐渐崛起,民谣音乐也从小镇蔓延至纽约这样的城市,一群怀抱吉他低声吟唱的人,与那些愤怒的摇滚乐队形成互补,或默默号召,或大声疾呼,只为远离迷惘。

 

“人们往往知道更多关于鲍勃·迪伦Bob Dylan的轶事以及他成名之后的事情,但是对他走上舞台之前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乔尔·科恩说。“这些事情还没有太多人去了解。这段历史自有它自己的魅力。来自全国各地的音乐家,有来自工薪阶层的,有来自新泽西州和布鲁克林中产阶级家庭的,他们在这里将自己重塑为民谣歌手,成为一个时代符号,他们在这里重新发现这种美国音乐。这里有很多因为他们对真实的顾虑而发生的滑稽而讽刺的事情。”

 

从音乐的角度来讲,这几乎是就是科恩兄弟描述大萧条时期的超现实主义电影《逃狱三王O Brother, Where Art Thou?》(2000)的续集。“以前,我们听摇滚乐,”乔尔·科恩说。“鲍勃·迪伦的歌已经出现在电台开始播放了,他当时已经是排行榜上前40名的歌手了。他之后重新引领了摇滚,也就是观众在《逃狱三王》中听到的音乐。我们总是对那种植根于美国本土的音乐很感兴趣。”

 

电影《逃狱三王O Brother, Where Art Thou?》(2000)剧照

 

他们觉得这个在明尼苏达州长大的犹太男孩和鲍勃·迪伦有某种联系么? “一点点,”乔尔·科恩说。“我们的这个男孩来自郊区,”伊桑·科恩说,“他来自Iron Range的北边,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如果你也来自那里的话应该能够懂我的意思。他就像是一个标志,一个我们竞相追逐的标志。而且他确实也是那个年代的一个符号,但《醉乡民谣》发生在一个不同的世界。”

 

这部影片的灵感也来自于《麦克道格街上的市长The Mayor of Macdougal Street》这本回忆录,正是这本书的作者美国民谣歌手戴夫·范·容Dave Van Ronk教会了鲍勃·迪伦如何真正的演唱“日升之屋House of the Rising Sun”这首歌。影片插曲《Hang Me, Oh Hang Me》由奥斯卡·伊萨克演唱,这首歌的原唱即是戴夫·范·容,歌曲在美国经久不衰。

 

这位死前鲜为人知的民谣大师戴夫·范·容,正与鲍勃·迪伦有着诸多渊源。戴夫·范·容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当然,这些远不如他的另一个身份著名,他是鲍勃·迪伦的吉他老师。简单点儿说,戴夫·范·容就是美国民谣界的叶问,在世时一生跌宕起伏,经年后凭借《醉乡民谣》才重放光芒。

 

科恩兄弟在电影《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拍摄现场难得轻松下来

 

但是戴夫·范·容的人生更具自我意识,而《醉乡民谣》中勒维恩·戴维斯则显得缺乏幽默感和“笨拙”。“所有你触碰到的一切都变得……”一个已经被他弄大肚子的女孩(凯瑞·穆丽根Carey Mulligan饰)说,“你就像国王Midas的白痴兄弟。”勒维恩·戴维斯明显不是那么讨喜,但他的故事有着类似于在出水孔不断打着涡旋的水流一样催眠的魔力。这部影片看上去引人入胜,就像是从1963年《放任自流的鲍勃 迪伦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专辑中借来的一块五颜六色的调色板。

 

值得一提的是,奥斯卡·伊萨克虽然没有片中另一位主演贾斯汀·丁伯莱克Justin Timberlake在音乐界的巨星地位,但在《醉乡民谣》里的音乐表现能力无可挑剔。其干净的音色比戴夫·范·容的原声少了些乡土的味道,沧桑感阐释的却一点都不差。相比较下,凯瑞·穆丽根的献声就更像打酱油,远不如她在《醉乡民谣》里大爆粗口的直爽可爱让人印象深刻。

 

【科恩兄弟钟情于失败的故事】


和鲍勃·迪伦一样,科恩兄弟也是在明尼苏达州出生和成长,然后前往纽约发展的。他们对鲍勃·迪伦很感兴趣,但很抵触拍摄传记片,于是两人就虚构了一个角色,他有着鲍勃·迪伦的才华,但是没能像鲍勃·迪伦一样取得成功。

 

电影《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剧照

 

《醉乡民谣》的剧本起初更多地把笔墨放在了主人公的神经官能症上,描写他如何严重地缺乏自我意识、不能将自己的局限转化为艺术特色,不过随着一遍遍的修改,故事的重心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观众期待着一部充满民谣音乐的电影,科恩兄弟便顺势而为做出了调整。

 

《醉乡民谣》很好地平衡了艺术与商业、黑色与喜剧,很多看过该片的观众都不由地将其与科恩兄弟以前的作品《巴顿·芬克》相提并论——两部影片说的都是一个年轻人无法像他同时代的人一样,超越自己的性格缺陷,将自己改造成别人。

 

这对兄弟似乎十分钟情于失败的故事。“你总会对某些类型的人物很感兴趣,”乔尔·科恩说。“在讲这个故事的过程中,你不需要时时刻刻都强调这个故事的意义,而是在你自己感兴趣的地方点到即可。”伊桑·科恩说:“是的,没错。难以想象我们会坐下来思考一个人在演艺圈是如何成功的。”乔尔·科恩说:“除非......”“......有些很惨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我们很幸运,”乔尔·科恩说。“其实还有很多很优秀的人存在,但是他们却没有成功。这是为什么呢?”

 

电影《抚养亚利桑那/宝贝梦惊魂Raising Arizona》(1987)剧照

 

当他们还在明尼苏达州的小时候,科恩兄弟开始拍电影用的还是超8mm胶片。他们的父母都是学者:他们的父亲是一位经济学家,他们的母亲是一位艺术史家。他们有一个姐姐,她是一位医生,目前仍然住在明尼苏达州,那里就像乔尔·科恩描述的一样,像一家“西伯利亚家庭式的餐厅” 。

 

他们的父母都非常支持他们的儿子拍电影的理想,虽然他们对这个行业还很陌生。 “他们都非常支持我们的电影,”乔尔·科恩说。“他们对于我们在电影圈做出的成就感到很高兴,”伊桑·科恩补充说。“非常好。干得不错,“乔尔·科恩说。

 

这对兄弟为了筹集他们第一部电影的资金敲了不少人的门。“当时电影圈没有人会听我们的,”乔尔·科恩说,“因为我们都还没做出过什么成绩。所以,我们向那些个人,小企业,企业家,一点一点的要钱,最终终于可以拍电影了。”他们总共花了75万英镑拍出了《血迷宫》。“因为大家都有份投资这部电影,所以所有人都很高兴。”

 

科恩兄弟和电影《阅后即焚Burn After Reading》(2008)主演们一起合影拍摄宣传照

 

我想知道,明尼苏达州的这些拥有黑色幽默的良好自由民用他们的那些黑色趣味都帮助他们自己创造出了什么? “我不记得,”伊桑·科恩说。“我们是在哪给他们放映这部电影的?”“郊区的世界Suburban World,”乔尔·科恩说。“这是一个拥有美丽名字以及星座灯的电影院,而且它真的很老了。”伊桑·科恩说:“‘郊区的世界’其实并不在郊区,它实际上就在市里。”

 

第一部电影为科恩兄弟订立了一个标准:他们决不会为钱是从,在创作时不用过分受其他人指指点点。他们接下来的3部电影《抚养亚利桑那/宝贝梦惊魂Raising Arizona》(1987)、《黑帮龙虎斗/米勒的十字路口Miller's Crossing》(1990)以及《巴顿·芬克/才子梦惊魂Barton Fink》(1991)都是由第一次赞助他们的那些人赞助的。

 

“如果人们真的想要我们的电影,他们会愿意付钱的,”乔尔·科恩说。“这里面有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的电影真的很便宜,所以他们也就不怎么会对我们做太多的要求。”他们还很便宜么,我问道。“是的,是的,”伊桑·科恩咕哝道。

 

奥斯卡·伊萨克Oscar Isaac出演了科恩兄弟最新电影《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中的一个反英雄角色

 

他们真正的突破应该是1996年的《冰雪暴》,这部电影总共耗资500万英镑,票房为1800万英镑。这部电影讲了一场越走越错的绑架的故事,这部电影应该也算是科恩兄弟电影中的一个“异类”吧。

 

因为这部电影的一个主角竟然真的懂得如何去爱: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饰演怀孕的这个警察玛姬·冈德森Marge Gunderson(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嫁给了乔尔·科恩——他们在拍《血迷宫》时相识,而伊桑·科恩则和电影剪辑师翠西亚·库克Tricia Cooke结婚了)。影片的开头标题就声称这部电影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的,并且“对逝者示以敬意”。

 

【让人惊艳的《醉乡民谣》】

 

我告诉这科恩兄弟说,我曾经认识一个人在发现这部电影并不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时候,暴跳如雷。他们都笑了。“我们一直以为这部电影始终一致的叙事方式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这部电影的故事并不是真的了,”乔尔·科恩说。“这有点像走直线(一直走直线是很难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当他们得知被欺骗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感觉自己被夺走了什么一样,”伊桑·科恩说。“是啊,这很有趣,”乔尔·科恩说。“现在看看我们得到了......”

 

电影《缺席的人The Man Who Wasn't There》(2001)剧照

 

这俩兄弟总是热衷于各种误导别人。比如说:在他们所有的电影中都可以看到一个叫做罗德里克·杰恩斯Roderick Jaynes的编剧,他目前居住在海沃兹希思Haywards Heath,时不时的会对科恩兄弟俩的工作抛出一些犀利的意见。“剧本里面的那些错误的想法,”他在一本科恩兄弟剧本的书的序言里面写道,“至少在被科恩兄弟那愚蠢的镜头拍下来之前总算被遏制住了。”

 

罗德里克·杰恩斯当然也是他们俩的得意之作了。(当在1997年,他们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剪辑时,他们让阿尔伯特·芬尼Albert Finney代表罗德里克·杰恩斯出席颁奖典礼,但是却因为学院关于代领奖项的相关规定而无法实现。)

 

表面上看,罗德里克·杰恩斯出现的原因是因为这两兄弟比较谦逊。“我们的名字在电影上已经出现过太多次了,”伊桑·科恩说,“换一个称呼就像换了一种口味一样。”但这也是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看法的一部分:他们的电影中也许会令人觉得冷酷无情,里面的生活经常是徒劳无功,但我们至少可以自娱自乐一下。

 

电影《醉乡民谣Inside Llewyn Davis》(2013)美国版海报

 

“头衔这东西,你知道的,有点无聊,”伊桑·科恩说。“在影片结尾的时候我们得写上各种工会和公司的名字和他们的标志,所以我们在电影后面盖上了'犹太逾越节'的印章。”“事实上,它是电影史上唯一一部被认证犹太逾越节的电影,“乔尔·科恩说。“承董事会命,”伊桑·科恩说。“虽然董事会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有科恩兄弟在,注定了《醉乡民谣》不会是部工整沉闷的传记片,事实上科恩兄弟再次将改编的故事变成了“科恩的电影”。片中科恩式符号非常明显,巷子里始终看不清脸的神秘男人、爱抱怨的秘书老太太,甚至那几只神出鬼没、与勒维恩·戴维斯的情绪行为一度息息相关的猫,都被赋予了科恩式的荒诞和黑色。

 

不管是循环结构还是极简主义舞台美术的运用,影片每一个场景都充满了思考和丰富的创造性,讽刺和黑色幽默无所不在。

 

在影坛纵横了近30年,科恩兄弟依然科恩兄弟,可已经有了沉淀的味道,荒诞的部分多出了岁月的智慧。岁月让他们的讽刺不再那么锐利却愈见陈厚,悲悯更显。《醉乡民谣》这部电影,和它让人惊艳的电影音乐,如同醇厚美酒让人沉醉其中,愈久弥香。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767573/历史学家眼中神秘的鲍勃·迪伦Bob Dylan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6703505/《巴顿·芬克》:好莱坞剧作家的幻境与自嘲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5703694/鲍勃·迪伦Bob Dylan如何改变六十年代和美国文化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82093/山姆·佩金法Sam Peckinpah 将暴力血腥劈开的先锋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387804/比利·怀尔德Billy Wilder成功秘诀:左手黑色,右手喜剧

 

http://i.mtime.com/4020546/blog/7462169/《謀殺綠腳趾》一起失控的綁架鬧劇 科恩兄弟的新派黑色片

回复 (1) | 收藏 (2) | 1311 次阅读 |

dean5 (横滨)

男 金牛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